[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和解的智慧》序言/冯崇义、丘岳首
(博讯2005年11月25日)
    丘岳首更多文章请看丘岳首专栏
     冯崇义 丘岳首
     (博讯 boxun.com)

    这是探讨中国政治和解与民主转型的著作,作为《中国自由主义论丛》第四辑出版。我们之所以选择中国的政治和解和党国的民主化作为我们思考与学术探索的主题,原因皎如日月。盖中华民族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现代化事业,尽管阻力重重、艰难曲折,但总归拨乱反正、峰回路转,逐步接近历史潮流确定的目标,从器物、制度到文化都形成了深厚的积累。一旦通过政治和解而走完政治民主化这最后的一步,建立起国人梦寐以求的民主宪政,中华民族便完成了现代化的伟业而彻底告别治乱循环的千年轮回,实现跻身于世界文明先进民族之林的宏图夙愿。
    
    除发表于其它报刊的两篇短文外,这些文字是我们师徒今年初以来联名或单独署名发表于网刊《真话文论周刊》的学术评论。头三篇是对中共党内两位民主派前辈功业的评论,和对当今中国政局及执政当局的分析。接下来的的五篇是对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潮的阐释和对新保守主义的回应。其余九篇则是我们对政治和解及党国民主化的思考评析以及具体建议。执掌朝纲的一些党国领导人当比我辈更加清楚问题的症结及其严重程度,我们更为担心的是他们由于知识结构、治国理念及道德魄力等方面的严重缺陷,无法确立合乎时代潮流的因应之道。
    
     我们也顺便将《真话文论周刊》的几份文告附于书后以飨读者。我们有志于将《真话文论周刊》办成中国自由主义学派的理论平台,因而我们的政论毫无隐讳地采取自由主义的立场和视角。我们将“促进政治大和解以实现中国向民主宪政的大转型”作为我们办刊的宗旨。因而我们在创刊公告中指出:“中国正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大转型:从指令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从专制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从大一统文化向多元文化的转型、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转型、从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的转型,这种宏伟的转型给人们带来无穷的希望和期盼。与此同时,社会大转型也引发种种矛盾与危机。失范现象遍布大江南北的每个角落,处处显示出现有党国体制无法适应社会大转型的需要。…… 为此,我们渴望并将致力寻求一次‘壮丽’的和解——体制内外、海内外不同政见者基于宽容理性和政治多元化等自由主义基本价值理念的和解”。
    
     实现民主宪政的大转型,是中华民族实现现代化、从而跻身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的最后一道门槛。近代以来命运多舛的中华民族,曾几度与跨越这一门槛的历史机会失之交臂。在此全球化及民主化大潮汹涌澎湃、和平发展凯歌高奏的大时代,历史及我们的智慧都不允许我们再次错失良机。当代中国政治一个特别引人瞩目的现象是不断地制造冤假错案。“改革开放”时期的开端是相当程度的政治和解,伴以大规模的“平反冤假错案”和对“地、富、反、坏、右”等冤屈了几十年的“阶级敌人”(“政治贱民”)的摘帽。然而,由于“阶级斗争”和“专政”的过时观念未除,政治和解半途而废,而且在“平反冤假错案”的同时又不断地制造新的冤假错案,只不过是给被迫害者换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敌对势力”之类的新名称。按照现代政治文明的标准,任何对政治犯和良知犯的处罚和治罪都必定是冤假错案。现代民主政治的底线和基本前提,是普世人权和全体公民的权利平等。一旦突破这一底线,按统治者的意志任意将国民区分为“人民”和“敌人”,自由民主便无从谈起。政见不同的国民有表达意见参政议政的完全同等的权利。任何剥夺这种权利的行为都必定是制造冤假错案。我们热望中华民族民族能早日迎来政治大和解,民族同胞兄弟姐妹不再你死我活,而是推己及人相忍为国,用现代的文明方式善待国人、解决分歧。
    
    我辈本是书斋中人,直接出面干预江湖中事,实是情非得已。知我罪我,悉听尊便。除了为维护特权而野蛮地残害忠良的国蠹民贼、以及象李斯那一类怂恿当权者用专政手段诛杀同仁的学界败类,我们完全无意树敌于江湖。甚至对那些闭目塞听几乎不可理喻的朝野人士,我们也哀其不幸而不愿放弃对他们某一天突然开窍豁然开朗的期待。我们的目标是,社会各方慈悲为怀相忍为国,以实现最大限度的和解,并由此而开创中华民族自由民主之新局。若因择词不慎出言不逊而冒犯任何人士,还望海涵。
    
    冯崇义 丘岳首
    于悉尼科技大学
    
    (《和解的智慧》已由明镜出版社出版,读者如有兴趣于此书,可向明镜出版社邮购。)《真话文论周刊》www.zhenhuanet.com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期望胡锦涛能在“节骨眼”上奋力一搏/冯崇义、丘岳首
  • 世纪老人的心路历程及其启示—也论巴金/冯崇义、丘岳首
  • 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丘岳首
  • 冯崇义 丘岳首:想起了李填之的“能否有共产党A和B”
  • 冯崇义 丘岳首:党“立”何处,方能“为公”?
  • 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丘岳首
  •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冯崇义,丘岳首
  • 丘岳首:从捡瓶子做起--贺"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筹委会)成立
  • 勉为其难,舍身为道/丘岳首
  • 丘岳首:“盛世”的矿难
  • “教化”就是专制政权对民众的奴化/丘岳首
  • 丘岳首:就赵紫阳评价答希望之声记者问
  • 丘岳首:矿井,我们黑色的家
  • 丘岳首:也从“有”“无”说读经
  • 丘岳首:让自由激活生命——袁红冰作品读后
  • 冼岩:“中国化”自由主义者的论辩方式--简答丘岳首先生
  • 丘岳首:“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的要害—从冼岩的话语展开
  • 丘岳首:自由如何“适量”?——再与冼岩先生商榷
  • 丘岳首:优化体制优先
  • 丘岳首:中国为何没有反战的民众示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