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让民意从地下走出来
(博讯2005年11月24日)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不愿意被别人代表,他们迫切希望在公共生活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以维护自己的利益,可是在现在的制度框架内,民众的声音只能在地下存在着,这种声音无法在公开的场合里存在,因此民意就无法对公共政策施加影响。现在的各种听证会也约请各方面的人士参加,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民意仍然无法对公共政策产生影响。
    
     一些民意代表的意见并不能代表现实中的民意。最近杭州就出租车运费涨价举办了一次听证会,在听证会上,20名听证代表中有大多数的人都同意出租车涨价。有人认为,杭州的大多数人未必就同意那些听证代表的意见,所以真实的民意并未反映到听证会上。(盛翔:《为什么我们总被别人代表而不能自己代表自己?》原载《中国青年报》2005.11.11 (博讯 boxun.com)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财经委员会和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举行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改听证会结束以后,就有专家指出,参加听证会的民意代表的意见并不能代表现实中的民意。乔新生在《听证会制度的历史使命》(原载《民主论坛》)一文中说:"...由于人们不知道这些陈述人到底代表多少人的意见,不知道出席听证会的人在表达这些观点的时候,是否真正考虑到他所在地区或者所在行业的普遍情况。不少陈述者在发言中强调,'个人表示赞同','我个人认为比较合理',这说明陈述者意识到自己的发言并没有民意基础。这种不具有民意基础的意见是否应该影响到人大代表或者常委会委员的立法决策,是否应该通过听证会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参加听证会的代表们不能真实地反映民意,这就使听证会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为了使决策者能充分地听取民意,我们需要积极推进民主进程,同时我们也要在技术上做一些改进,使民意能更有效地被反映出来。一些人可以出来专门做民意收集工作,当一个听证会召开的时候,这些人就可以把自己得到的民意传达到听证会上,政府应该为这样的传达留下一个通道。由于我们用科学的方法去收集民意,所以人们就能知道对于一个设计,大致有多少人支持,多少人反对。
    
    现在的政治运作还停留在初级阶段,也就是说现在参加听证会的人都是独立的个人,他们与其他人没有分工协作,这就使他们不能有效地收集到民意。没有专业团体或大量志愿者参加,我们就无法有效地收集到民意,光靠个人是无法完成收集民意的任务的。为了有效地收集到民意,一些专业的调查机构应该参加到收集民意的工作中来,在当今中国,能承担政治任务的调查机构几乎没有,有条件的大学应该建立这样的调查机构。在中国,大学虽然也脱离不了政府的控制,但是大学比政府机构还是多一些独立性,所以大学的调查机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可信的。另外志愿者也可以做收集民意的工作。虽然自愿者缺乏必要的权威,但是自愿者提交的民意调查可以作为参考,提交民意调查的自愿者越多,他们的工作就越有参考价值。决策者根据常识和从新闻媒体上获得的消息,就可以对自愿者提出的民意调查的真伪做出判断。
    
    即使决策者不理专业机构和自愿者的民意调查也没关系,只要民间把真实的民意表达出来了,官方早晚有一天要考虑这些民意,民意对当政者是一种压力,在过去是这样,在今天更是这样。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为了减少损失维权人士可以购买商业保险
  • 中国把文化送给美国不如留给自己/田晓明
  • 田晓明:制度不革新村民难维权
  • 田晓明:假如郭飞熊死了
  • 田晓明:一些官员的观点证明了师涛是冤枉的
  • 田晓明:修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支持村民罢免村官
  • 田晓明:《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里的秘密
  • 田晓明:如何在维权上有所突破
  • 田晓明:正义的蛋能敲碎邪恶的石头
  • 田晓明:让信访接待站离监狱远一些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田晓明:中国该如何因应朝鲜半岛的变化?
  • 田晓明:阎学通和朱成虎谁“是”谁“非”?
  • 田晓明:不要随便扣银行员工的工资
  • 田晓明:从张林案看当政者的无奈
  • 田晓明: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 田晓明:军界人士为什么比政界人士更关心政治体制改革?
  • 田晓明:民打油井官喝油,此事不休何事休?
  • 田晓明;以平和心态对待军人议政
  • 田晓明:致亲爱的光诚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