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吴庸:胡耀邦的异化与胡锦涛的正统
(博讯2005年11月18日)
    追求人性之美

    胡耀邦是中共历史的显著亮点,他的辉煌显示于“文革”后追求人性之美:

    (1)与人为善是他的立足点与出发点。试想,如果没有这一思想基础,怎么可能大胆突破禁区,不顾邓小平所谓“杀气腾腾”的威胁,为葛佩琦平反?他相信葛佩琦因长期失去组织关系,得不到承认,有些不满而已,“杀气腾腾”不足为信,所以才毅然为之平反。正因为与人为善,毫无人具兽性的感觉,他才不能看透党内弱肉强食状况,对胡乔木、邓力群、王震之流失去警觉,终受其害。

(2)与人为善的自然延伸是助人为乐,这是他的性格使然。他乐于助人向上,且不遗余力。刘绍棠如果不是他的大力筹划,说不定会转行成为留苏的化工学者(刘高中毕业时有关部门决定派他赴苏学习化工专业),如果不是他的循循善诱,说不定会在宦海沉浮中(当局曾安排刘出任文化部长)再次没顶。他三十年来一直关怀刘的成长,为其排忧解难。这样做并非出自个人功利,也主要不是出自党的功利,只是看中刘的文学才华,加以奖掖,担心刘的政治幼稚,予以扶携。这是与人为善品德的高度升华。

(3)从与人为善出发,进一步发展为宽以待人。宽容,是他为人的胸怀。他针对胡乔木、邓力群提出整肃方励之的意见,声言他虽然不同意方的观点,但主张“帮助、教育、团结,而不是把他们推出去”。他不主张对不同意见进行镇压,他说:“我奉劝同志们不要抓人来斗,更不要抓人来关。敢于大胆提出这些问题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监牢。魏京生抓了三个多月,至今没有做过检讨。听说他现在还在绝食。他一死就会在群众中成为烈士,是人民心中的烈士。”这种宽容的思维己经有别于阶级斗争的观念。

(4)他的宽以待人的实质是人与人的平等观。他在全国人大会上说:“我始终支持任何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希望大家都在宪法的保护下享有最大的自由。”他的价值观由此跨步突进到民主、自由领域,反对一部分人凭借特权压制、迫害其他人。他谴责党内“抓住你一点,无限上纲”的“理论棍子”,称他们为“恶棍”,“文化专制主义”。他不时冒犯党内强权而保护坚持向善者。刘宾雁所写反腐通讯触犯当权派,这些人诬蔑刘的“右派本性未改”,黑、辽两省省委书记状告到总书记胡耀邦处,胡断然保护刘宾雁揭露社会丑恶,回绝了地方势力反扑;他支持郭罗基宣扬言论自由、反对个人迷信,甚至动手为郭修改文章,当邓小平点名批郭、执意将郭撵出北京时,胡耀邦还悄悄捎话给郭:不要告状,告也没用;回到书斋,研究学问;不会忘记你的。刘、郭二人因此深受鼓舞。嫉恶扬善,使胡耀邦的善恶观升华为抑专制而扬民主。

(5)真诚待人是他与人为善的自然流露。对林希翎右派问题,他三次批示“以改正有利”,虽然扭不过党内强势,未能如愿,但他主动为林联系工作单位,又以出国探父为由,批了五万元送林离开大陆,这种真情可谓仁至义尽。共产党毛、邓等人以诱编方式推百万知识分子于陷阱,又将林希翎等人打入死牢以证明“反右”正确,只有胡耀邦冒险对林希翎做得如此尽情尽理,真是难得的善良意愿啊!胡耀邦说过:“要做完人、圣人,难啦!但是,做真人、好人、善人、正直的人,是可以由自己当家做主的。”他就是这样的人。

人性与(共产党的)党性是对立的,民主与专制是对立的。胡耀邦能够突破党性束缚而发挥人性的善良心愿,能够突破专制的残暴而发扬人类的博爱精神,在专制制度下追求人与人的平等、自由,在专政风雨中以真实的友好之情对待受迫害者,这一切均源于人的良性未泯,且在晚年宏扬光大,使他的价值观中真诚、善良的本性冲击共产党正统的虚伪而凶恶的本性。这种异化导致他下台,但这种异化让人们亲近他,怀念他。

官场作秀姿态

二○○五年九月六日胡锦涛突然以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身份驾临社会学家、中国民主促进会名誉主席雷洁琼府上,祝贺老人百岁华诞。胡氏百忙中不忘这位老人,当然不是为鼓励人们发扬雷洁琼一九四六年率众赴南京请愿、促进民主的精神,也不是为推动知识界学习雷洁琼晚年著述不辍、追逐学术价值的意向。会见时,他赞扬雷洁琼“在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方面起了重要作用。这个表扬显然不是专予雷一人,还兼及中国民主促进会和其他几个党派,肯定他们在掩饰“社会主义专制”方面出了力,帮了忙,希望他们再接再厉,以显示“政治协商”和“多党合作”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中国特色。所以要突出雷洁琼,是为了让这位作了半辈子花瓶的老人继续为维护一党专制起帮衬作用。尽管已达百岁高龄,只要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也不放过。正如巴金,常年卧床,神志不清,仍要他充当全国作家协会主席,所有作家的意志要由这位作协主席的不表达而体现,直到他生命最后一刻。这类事实说明,共产党的价值观非常明确:有利于一党专制者孜孜以求,百般榨取,即使百岁之人也不放过。生活在这样的制度下,可以说,既无生存自由,也无不生存自由。

作为胡氏祝寿表演的补充,九月十一日在政协礼堂召开祝贺雷洁琼百年诞辰暨《雷洁琼画传》出版座谈会。中央统战部长刘延东在会上盛赞雷洁琼“选择了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道路”,她要求统战成员做到与中共“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许嘉璐应合说,民进老一辈领导人与中共领导人确曾“同舟共济”。一唱一和,相当得体。然后,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代表其他党派表示要同民促会一起在党中央领导下为振兴中华而奋斗。座谈会充分展示“多党合作”亲密无间,预示胡锦涛的事业定会蒸蒸日上。然而,如果你信以为真,那就错了!这不过是一场政治表演,台上三人都是共产党,分别扮演中共、民促和其他政党,合演一出“先锋队”与“社会主义劳动者”团结一致力无比,试看天下谁能敌的现代京戏。以假充真,假戏真做,这是当前权力中心推荐的既麻醉自己也麻醉大众的法宝。胡锦涛的事业已毫无真诚可言。

胡耀邦与胡锦涛比较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化,这一异化是专制主义发展到“文革”顶峰后走向反面的产物,胡耀邦的异化现象还要在中共内部蔓延。胡锦涛是中共的正统,他继承毛、邓、江的专制传统,力图维护专制王朝苟延残喘。鼓励中共异化的滋长和抗争,抨击中共专制的表现和为害,这是可取的方针。至于胡锦涛借胡耀邦名声装潢自己,或者歪曲胡耀邦形像鼓吹自己,不过沐猴而冠罢了,猴子再打扮也变不成人。

——原载《动向》二○○五年十一月号

(Modified on 2005/11/1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金波:人们对纪念胡耀邦的看法越来越不乐观
  • 纪念胡耀邦,用温和手段树立权威/张建
  • 胡耀邦纪念会混乱信息说明了甚么?/林保华
  • 纪念胡耀邦的现实意义(图)
  • 王金波:纪念胡耀邦活动仍不明朗
  • 王金波:希望胡锦涛是在真心纪念胡耀邦
  • “和胡耀邦没什么接触,没什么意见”的联想/姚笠
  • 不朽的丰碑——胡耀邦(图)
  • 鲍彤:把胡耀邦的精神注入中国的政坛和文坛
  • 任诠:中共为何隆重纪念胡耀邦
  • 张伟国:胡耀邦90冥诞秀出胡锦涛困境
  • 傅国涌 :胡耀邦:“活在人心便永生”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吴国光:胡耀邦亡灵救灾
  • 专家评析中共准备纪念胡耀邦诞辰
  • 胡耀邦九十冥诞:且看胡锦涛的“动作”
  • 任不寐:胡耀邦家中纪行
  • 吴庸:胡耀邦遭遇“杀威棒”
  • 刘晓波: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 当局禁自由派知识分子纪念胡耀邦
  • 天上的白云胡耀邦
  • 胡耀邦座谈会周五举行 李锐参加
  • 胡耀邦纪念活动和传记
  • 中共降低纪念胡耀邦规格 亲友被迫顾全大局
  • 北京“明天”举行胡耀邦纪念会(图)
  • 张炜:胡耀邦心靈的掙扎(图)
  • 纪念胡耀邦“调子适中”,北京否认高层斗争
  • 中共为何决定纪念胡耀邦?(图)
  • 中共以箝制言论及新闻自由纪念胡耀邦?
  • 官方纪念胡耀邦:历史的必然(图)
  • 胡锦涛力主纪念胡耀邦:传承民本,并非民主
  • 突出光明磊落廉潔奉公 首次高調紀念胡耀邦
  • 胡锦涛无奈接受低调纪念胡耀邦决议(图)
  • 传吴官正主持胡耀邦纪念活动
  • 中共宣布举行纪念胡耀邦活动
  • 中国宣布将纪念胡耀邦诞辰90周年(图)
  • 纪念胡耀邦不太可能导致中共政治开放
  • 纪念胡耀邦前夕 中共禁止媒体采访李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