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1月17日)
    
    如果连维系社会运转的法律体系也要破坏殆尽,中国势必出现“无法无天、天下大乱”的局面。
     (博讯 boxun.com)

    广州市番禺区的一个叫太石的小村最近名声大噪,成为网络时代全球中文媒体最关注的地方。中国大陆权威媒体《人民日报》为它发表正面肯定的文章;中国中央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则为打压它民主进程的势力发表辩护性谈话;一大批教授、学者、律师、记者、人大代表、民间维权人士等社会精英为它奔波、呼号,有的被跟踪、追打,有的甚至为它入狱。番禺官方倾尽行政之力,动辄出动上千警察、数百公务员,启动党委、人大、政府、司法、新闻等几乎所有的权力资源(就差没有动用野战部队)全力应对。说来荒唐,闹出这么大动静,让这个小村子一夜成名的原因仅仅是:它的村民要换掉他们不信任的村长。
    
    农村村长,也称村主任,被称为中国最小的“官员”。其实村长根本不算官员,它不在中国国家机关权力架构的范围之内,只是一个非政府自治组织 (村民委员会)的负责人。也正因为如此,根据中国的法律,这个职位是可以由村民直接选举、直接罢免的。江泽民时代,推出这种基层民主选举制度,被中国政府自诩为中国民主政治的成果。如果不怀偏见,这项民主制度在广大的农村在很大程度上是得到了落实的,农村改选基本摆脱了政府的操纵而呈现其独立性,体现了民主的真义。也正因为如此,它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地方政府和官员的忌恨,有的地方,比如山东正在想出种种办法限制这项制度的落实。在山东的有些地方,鉴于民主选举的村主任只对村民负责,不理睬上级政府,这些地方的党委、政府规定“村主任” 和“党支部书记”的职务要一肩挑,由一个人担任。村主任不听党和政府的,书记总要听!其实,在中国腐败官场全盘控制下,村主任很难干净,在对巨大的利益诱惑和压力下,他们往往成为腐败集团搜刮民财最肆无忌惮的马前之卒。太石村的村长陈进生,据村民说就是这样一个标本。
    
    根据太石村村民提供的资料,村委会的主任在执政过程当中,有大量帐目不清,特别是他们三千多亩地,两千多亩被出让出去,出租土地的上千万元不知去向。另外村长还有大吃大喝,用私人的关系来侵占集体利益等等17个问题。村民根据这些要求罢免陈进生村主任。太石村村民领袖组织四百多人联名,根据村民组织法第十六条,向番禹区委提出动议。罢免陈进生的程序是合理的。
    
    但是,谁也不曾想到,这么一件最小、最简单的罢免案,最终酿成一桩多种政治力量角逐、影响全世界的公共事件。
    
    匪夷所思的政府行为
    
    番禺区政府开始拒绝村民提出的罢免案,后来在村民绝食引发海内外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又启动罢免程序,紧接着又出动千余警察抢走帐册,大肆搜捕村民代表和维权人士,最后逼迫村民撤销罢免案。它还封堵海内外学者、教授、律师、记者进入村子,截断村民和外界的一切联系。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他们居然直接纵容黑社会势力殴打敢于进入村子的人大代表、记者和律师,笔者在广州亲自目睹了相关录像,那些忠实记录的恐怖画面,当事人亲临其境地解说,让人艰于呼吸,不知今夕何夕。
    
    2005年 10月13日 笔者去中山大学见艾晓明教授,到了楼下,带我去的律师四处张望,打量有没有可疑的人。他说,艾教授的楼下一直有七八个陌生人在守候、跟踪。他们居然把警戒线直接划到40公里以外的中山大学校园! 据说,被称为知识界的良心的艾晓明 教授已经被广东省委宣传部内定为太石村事件幕后三个黑手之一,另外两个是被非法绑架关在看守所里,绝食40多天的维权学者郭飞雄和被歹徒殴打致伤送到湖北的人大代表吕邦列。
    
    不仅如此,所有介入此案的村民以及支持他们的律师、学者都被监听电话,笔者作为太石村事件法律顾问团的成员,原计划到村里跟两个村民签订委托合同,但是村民打电话告诉我, “李律师,你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我们二十四小时被跟踪,电话也被监控!”同行的朱律师分析说,他们这是要切断村民与我们联系的环节,让我们无法启动法律程序啊。
    
    这居然是一个地方政府的行为,而且在国内外舆论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为之,这如何不让人感觉荒谬、可悲呢。
    
    更荒谬的是,番禺区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居然另有一番理直气壮的说法。归结起来就是:1、村民要求罢免村干部是在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蛊惑下搞起来的;现在村民已经自愿撤销了罢免案;2、经过审计村干部没有任何经济问题;3、番禺区政府在处理太石村事件过程中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操作,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对于这种说辞,学界的一致评价是颠倒黑白、强词夺理、公然撒谎,全然不顾政府的信誉和形象。因为这个说法不能解释:为什么村民不能独立、自主的行使民主权利,罢免自己不满意的村干部,而要由政府越俎代庖、横生枝节?既然村民自愿放弃启动、自愿放弃罢免案,为什么要抓捕 40 多名村民代表和维权人士,而且至今尚有九人还呆在狱中?既然村干部没有经济问题,为什么不能由村民自己根据《审计法》的规定自行委托中立的审计机构审计帐务,而偏偏要由与本案有牵涉嫌疑的政府暴力劫走帐册,进行瓜田李下的所谓“审计” ?
    番禺区新闻发言人不过是个“面不改色、理直气壮”的哈巴狗。
    
    践踏法制的政府选择
    
    太石村事件中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番禺区政府对法制肆无忌惮地践踏,具体表现为它毫无顾忌、毫无理由地抓捕 40 多名村民和维权人士;毫无顾忌、毫不迟疑地利诱、威胁村民退出罢免程序,毫无顾忌、毫不掩饰地公然限制村民的人身自由、行动自由和通讯自由,把太石村变成一个黑帮化的土围子。
    
    番禺区政府的这一系列行为让全世界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知道,法制是一个政府维持有效行政管理的生命,法制是政府存在的理由。一个具体的行政区,如果法制崩溃,那么政府的行政管理将彻底瘫痪,政府也将破产。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所有政府都把蔑视法制的行为视为对其行政管理权威地挑战,都将以法律的名义对其做出惩罚。可是,在太石村事件中,番禺区政府的作为恰恰践踏了这条维持政府管理、保证政府有效存在的底线!
    
    它不讲理由、随便罗织罪名、大规模抓捕和平、正当行使权利的村民,等于在全世界面前宣布《刑事诉讼法》在番禹地区已经作废,政府可以根据自己的现时需要随意逮捕公民。它威逼村民放弃罢免案等于宣布《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可以像面团一样随意玩弄。它限制整个一个村子的公民的行动自由、通讯自由等于宣布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宪法在番禹区也成了一纸空文。作为政府存在基础的宪法和法律就这样被毫无顾忌地废弃,我们不禁为它担心,在法律体系被政府像破鞋子一样抛弃之后,这个政府还有多少存在的理由?一旦它治下的公民依据它的行为逻辑对它进行反制,它如何应对?如何自辩?
    
    有学者认为,番禺区政府已经堕落到黑社会的地步了,笔者认为,这个比喻很不恰当。我们知道,古今中外的所有黑帮虽然都蔑视公共社会的道德法制,但是从来不践踏它自己制订的法制(规则),相反,它们大都对破坏帮规的行为制定了诸如断手、断指等令人毛骨悚然的惩罚措施。践踏法制的番禺区政府如何能跟规矩森严的黑帮相比呢?
    
    拉美化中国的开端
    
    数年前,就不断有学者发出警告,中国有出现拉美化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的危险,拉美化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官商、官黑勾结、践踏民主法制、劫掠民脂民膏,它的后果是地方势力猖獗、经济发展停滞,社会秩序混乱、贫富分化严重,最后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乱。
    
    学者的警告很快被证明,最近发生的陕西油案、山东临沂计生案、广州太石村选举案还有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暴力拆迁案、侵占土地案、抓捕上访案等等都呈现官商勾结、官黑勾结甚至地方政府直接采取黑道手段践踏法制、践踏人权的特征。这种情况还带了两种可怕的后果,一是中央的权威被蔑视,各地争相仿效,越演越烈;二是法律权威被破坏,政府失去了公信力,民众将逐渐放弃运用法律手段表达诉求的耐心,而逐渐走向暴力抗争,这两种情况发展到一个临界点,我们的社会秩序就将彻底崩塌,什么高效政府,什么法治国家,什么和谐社会,都将成为可笑的梦呓。
    
    抛开意识形态不讲,中共诸君特别是胡温等领导人未必不想将中国带入一个和平、理性、公正、稳定的正常社会,实现这样一个目的,手段无非有二:其一是民主,其二是法治。即使民主因为种种因素被考虑缓行,法制却是万万不能破坏的,法制(法律体系)是法治的基础,如果我们连维系社会运转的法律体系也要破坏殆尽,中国势必出现“无法无天、天下大乱”的局面。这是中国社会最危险的一种前景,如果我们不从现在做起,立即制止这种局面的蔓延,我们这个社会必将万劫不复!
    
     2005年10月25日于旅途中
    转载:《人与人权》杂志 12月号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