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野兽的身上操练“民主”
(博讯2005年11月14日)
      如果写中国人的“民主史”,动物(家畜和野兽)应该成为这部历史中的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因为按照某种描述的逻辑看,如果没有动物,中国的“民主”连起源都会成为大问题。
    
       1994年末,北京狗多成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北京市政府破天荒搞起了“民意立法”——同意养狗的请举手! (博讯 boxun.com)

    
      就这样,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以“民意”为基础的地方法规《养狗法》隆重诞生了。当时曾有媒体不吝赞词地歌颂过《养狗法》出台方式的重大意义。
    
      《养狗法》规定,养狗要领“户口本”--以便防疫管理;养狗交年费,3300元一条--用经济杠杆限制狗的数量。
    
      结果呢,北京限犬办公室的人士很快统计到一个数字,共有9万条狗找到了有钱的主,北京财政收入因此增加了3亿元。
    
      当然,那些已经养了狗,却不想交钱或交不起钱的人只能遗弃所养的狗,这些狗或被抛弃任其自生自灭,或交给有关部门“处置(决)”了。
    
      用明确的“民主方式”决定狗的命运,究竟该如何评价?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
    
      现在哈尔滨动物园嚷嚷着要把一只咬死人的老虎交给公众,用“公决”的方式决定这只老虎的命运。这事该如何评判,也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能说得清的只是,向来缺乏民主意识的中国人,现在正热情百倍地在野兽身上操练着“民主”。
    
      为便于下面展开,还是重温一下10月21日《哈尔滨日报》的那则消息:东北虎林园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83号东北虎咬死人一事向社会做了全面、细致的通报。在对咬人东北虎提出处以极刑(枪决)、安乐死(注射大量的麻醉剂)、终身监禁、送回基地(横道河子猫科饲养繁育中心)4点处理意见后,希望全民参与公决。
    
      消息一出,媒体立即跟进鼓噪。有赞者说:“公决老虎生死,彰显了对民意的尊重”,这是“了不起的民主决策实践”。
    
      这话直听得我目瞪口呆,也是本文文题的由来。
    
      想想也是,民主这东西中国人确实要从ABC学起。按古人说法,下厨前要学习操刀的技艺,否则会弄伤手指。“民主”这东西是双刃剑,从哪儿学起才能不“伤手”?也许就是从养狗或“公决”老虎的生死学起负作用最小吧。
    
      再说,中国虽然向来不缺哲学家、伦理学家、道学家,独缺动物伦理学,鲜有“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对待动物”这门学问的系统研究,没有像康德那样的人,虽然康德也是人类中心主义者,但他在《道德形而上学的基础》中仍会说道:“对动物狂暴、残忍与人对自身义务的悖谬,人有义务不那样做。这是因为人对动物残忍,会钝化对动物的苦痛怀恻隐情感,进而在与他人来往时弱化以至泯灭可以施为很大帮助的本性。”(卷6,P443)。
    
      这里有一件旧事很值得重提,我们曾有过这样一段历史:当年全国人民响应领袖号召,一齐上阵展开了一场全国性的“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运动,后来有科学家为麻雀正名是益鸟,所以又有了为麻雀“平反”的滑稽插曲。但“四害”既成全国闻名的运动,是不可以否定的,所以后来又找了“一害”加进去。这段历史也很能说明我们的传统思维的这个特点。
    
      在我们的历史文本中,有很多“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一类的故事,绝无“与狼共舞”的篇章。
    
      所以,直到出了大学生用硫酸“试验熊的嗅觉”事件,才有人发问“我们是否该反思一下对动物的态度?”这之后还有消息说,“清华毕业生率先捐款,要拯救动物对人类的信任”。
    
      真是曾几何时,媒体又为“公决老虎”大唱赞歌了。我们这倒也有人追问这么做是否妥当?但追问的也多是为了“民主”,最滑稽的是,还有人就此煞有介事地论证何为“全民公决”?“全民公决”在管理公共事务方面有哪些缺陷。这只老虎犯了什么罪呢?如果按人类的说法,大概是犯了“反人类罪”吧。
    
      哈尔滨动物园里那只只知按自然法则存在的老虎,它已经被人类判了无期徒刑,只能在动物园终老一生。它能够“信任”人类什么呢?
    
      它能信的只能是,人真是一种实用到滑稽可笑的动物,为了恶补他们缺乏的“民主知识”,在高喊了一阵热爱动物后,转身又堂皇地拿野兽——包括世界上最濒危的动物来操练,并赋予他“伟大意义”了。
    
      中国人真应该感谢在21世纪,这世上还有动物,否则真可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学习民主。
    
    作者:赵 牧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图时代的民主错觉/武振荣
  • 北京为香港民主提出统独条件/凌锋
  • 啟動海峽兩岸民主談判新思路——主權共有 兩岸自治/牟传衍
  • 阿衍:争取民主斗争的阵势在国内应该全面地展开
  • 民主元老任畹町/老戚
  •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民主墙时期回忆录/牟传珩
  • 江苏荣:中国与国际社会的民主和人权问题
  • 任诠: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香港民主派对政改应有的对策/凌锋
  • 自由民主桥头堡 中东中亚不能抛/章笑拳(图)
  • 政治民主化是广大人民的心愿/南峰
  • 毛泽东的民主建军思想/林白水
  • 共产原教旨民主自白书/张三一言
  • 自暴其丑的民主白皮书/林泉
  • 中共用一党专制的“民主白皮书”打破全世界的幻想/魏众生
  • VOA:中国民主白皮书为一党专权辩解
  • 团结一切进步力量,推进中国民主改革----谈刘亚洲现象/樸石
  • 吴庸:民主转型能靠“野心家”、“阴谋家”、“二流子”吗?
  • 中国“民主建设”面临严峻挑战
  • 强国论坛: 改革开放,民主要跟上
  • 中国应通过民主化开劈更宽广的对外贸易道路
  • 国际媒体评中国民主政治白皮书
  • 政治体制民主化符合中国最大利益
  • 美关切广东太石村民主人士遭殴打案
  • 太石村事件-中国基层民主试金石
  • 解读中共五中全会(三):自主创新是否发展民主的一道暗著?
  • 《观点网暨民主与自由论坛》继续期待您的支持
  • 昝爱宗:有距离的民主台湾和难以直面的大陆民主
  • 中共党刊吁推进基层直选完善党内民主
  • 港民主派议员与张德江就六四交锋
  • 南朵:浙江生温岭 民主恳谈蔚成风 广东出番禺 暴力治村开先河
  • VOA听众谈人权、民主和直接选举
  • 高智晟说广东当局与民主为敌
  •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 太石村事件戳穿了中共基层民主试验的谎言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华邮:平反胡耀邦,可能引发老百姓要求民主改革?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