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斯大林把蒋经国当作人质
(博讯2005年11月08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英国华裔作家张戎(Jung Chang)和她的丈夫乔恩.哈里迪(Jon Halliday)推出新作《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Story),三天内,八万册精装本销售一空,跃居亚马逊网非小说类排名榜榜首,成为英国畅销书第一名。世界各大媒体也纷纷采访张戎女士和报道此书出版的盛况,有媒体称:这部新的毛传“将震惊世界”。 (博讯 boxun.com)

    
    西方出版的毛传不算少,张戎女士的毛传还能引起轰动,可见这本书确实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其中的故事之一是:毛泽东及其中共之所以能在长征中幸存下来,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蒋介石与斯大林之间的一笔秘密交易:中共是苏共的政治儿子,蒋经国是蒋介石的骨肉儿子。蒋介石意欲消灭斯大林的政治儿子,斯大林就把蒋介石的骨肉儿子扣为人质。如果蒋敢于剿灭斯大林的政治儿子,斯大林就很可能杀掉蒋的骨肉儿子。所以,蒋介石在围剿中共红军时,屡屡有意让红军在重围中得以逃脱,就是为了换取斯大林释放他的儿子——蒋家王朝的最后继承人蒋经国——当时已被扣在莫斯科当人质。
    
    关于这段史实及其背后的交易,曾经与蒋经国同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的盛岳先生,在其所著《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中国革命》中(东方出版社2004年限量发行版)也曾谈到自己的观感:“后来我才领会到,斯大林很可能是把蒋经国抓在手里,当成将来同蒋介石可能谈判的筹码。也可能是,斯大林仅仅是指望通过蒋经国来同孩子的父亲保持某种联系,以便一旦有事情可以加以利用。”
    
    大陆出版的《蒋经国自述》的第二部分《我在苏联的生活》(团结出版社2005年版)提供了更详尽的相关史料,该书附录中的覃异之所写《我所认识的蒋经国》一文,也有一些相关史料。
    
    蒋经国年轻时是非常激进的革命青年。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时,他还在上海浦东中学读书,先后参加了四次反帝游行示威,并被推举为浦东中学的领队,学校当局以“行为越轨”为由把开除了他学籍。后来他去了当时的革命中心广东,进入了由他父亲掌管的黄埔军校。在军校期间,他受到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新三民主义的感召,支持国共第一次合作,并决定去苏联留学,遂去北平吴稚晖所办“海外补习学校”学俄语。在北平,他通过邵力子的介绍认识中共领袖李大钊,通过李的引介认识了许多苏联人。
    
    蒋经国到北平不久,又因参加反对北洋政府的游行示威而抓进警察局,关了两周。获释后回到广州探亲,并加入黄埔军校派往苏联的留学生行列。1925年10月,蒋经国由广州乘船前往上海,再由上海启程前往苏联,旅途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11月底才抵达莫斯科。
    
    1925-1927年期间,蒋经国进入中山大学读书,仍不改激进革命青年的政治倾向。1927年“四•一二政变”当日,蒋经国参加了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学生集会,会议被激愤的气氛所笼罩,全体与会者一致同意通过了一项决议:致电武汉革命政府,要求严惩革命的叛徒蒋介石。电报的落款是“中山大学全体国民党员和共产党党员”。
    
    在此次谴责蒋介石的会议上,蒋经国的发言最为醒目。据盛岳先生回忆:“在电报通过以前,很多学生,包括国民党要人的儿子们在内,都发表了演说,他们走上讲坛严厉批判上海的四一二政变。蒋经国是登台演讲的学生之一,当时他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他那雄辩的演说赢得了全体同学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1927年4月16日,苏共第二大报《消息报》报道了此次会议,特别提到蒋介石的儿子鼓动反蒋示威,还引述蒋经国在留苏的中国青年会议上的表态:
    
    “我在这里不是作为蒋介石的儿子,而是作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儿子来讲话的”。
    
    1927年4月24日,汉口的《人民论坛》报在第一版发表蒋经国谴责其父蒋介石的公开声明。声明说:“蒋介石的叛变并不使人感到意外。当他滔滔不绝地谈论革命时,他已经逐渐开始背叛革命,切望与张作霖和孙传芳妥协。蒋介石已经结束了他的革命生涯。作为一个革命者,他死了。他已走向反革命并且是中国工人大众的敌人。蒋介石曾经是我的父亲和革命的朋友。他已经走向反革命阵营,现在他是我的敌人了。”
    
    尽管蒋经国的公开表态,大有根绝父子之情的激烈,但“四一二政变”导致国共决裂和蒋经国站在被斯大林批判的托洛斯基一边,苏共和中共都不信任蒋经国。1927年,蒋经国从中山大学毕业,想与一群同学一起回国,但苏共没有批准。从此,蒋经国与国内完全隔绝。他说;“从前虽然每封信都被检查,我仍然可以和亲友通信,现在我就连写一封信都不能了。”“我热切的希望回国,既然屡请不准,我在失望之余申请加入红军。”“我的政治活动却受到中共严密监视。”“中共发现了我给父亲写的两封信后,更大为紧张。事实上,从1928年6月至8月,我隔一两天就给父亲写信。每封信我私下阅读两三遍就毁掉了,但那两封仍留在我身边的信,被我一位同学拿去交给共产国际。……两封信写的不外是我的思乡之情及对过去的荒唐行为的自责。……但中共代表团的向忠发却以之为借口,要求苏联政府逮捕我。”
    1928年,莫斯科中山大学进行党内整肃运动,蒋经国被指控为反革命组织“浙江帮”的首领,“还说该团体是在我父亲指示下组成,并由他提供经费。”
    
    1930年-1932年,蒋经国先到莫斯科狄拿马电器厂当学徒工,后又因与王明的冲突而被派到莫斯科郊区石可夫村当农民,再后来又于1933年被发配到西伯利亚的艾尔它煤矿当矿工,与那些被放逐到此的教授、学生、贵族、工程师、富农、甚至强盗一起下矿井,过了九个月“饥寒交迫”的日子。1933年十月底,他被调到乌拉重型机械厂当技师。
    
    从1934年8月至11月期间,苏联内政部突然对蒋经国进行严密监视,每天都有两人跟踪他。蒋经国对此的感受是:“我几乎连一刻的自由都没有。我觉得我像个囚犯一样。在三个月里面,我除了工厂和宿舍外,什么地方都不敢去,更不用说找朋友了。当时我随时都可能被捕,特别是晚上。”
    
    对蒋经国的监控于1934年12月结束,苏共内政部乌拉分部主任李希托夫把蒋经国叫到办公室说:中国政府要我把你送回去。我现在要你写份声明给外交部,告诉他们你不愿意回国。
    蒋经国拒绝这样做。
    
    1935年1月,共产国际把蒋经国召到莫斯科,此次出面接待他的是苏共的宠儿王明。王明对他说:“中国最近谣传你在苏联被捕。你该写封信告诉你母亲,你在这里工作,完全自由。”
    
    蒋经国因能给家人写信而高兴地答应了,但王明拿出的却是已经写好的信让蒋经国署名。两人就信的内容发生冲突,蒋经国拒绝署名。双方往复辩论了三天,仍然僵持不下。第四天,中共派来蒋经国的一个朋友前来谈话,他对蒋经国说:“假如你接受信稿,将来还可以有机会返回中国。否则你的生命就有危险,他们可以随时给你捏造罪名。”无奈,蒋经国在压力下只能屈从,在加上一段他自己话后,同意署名。
    
    得到蒋经国的署名后,苏共内政部部长和王明共同导演了一出双簧骗局。苏共内政部部长看了王明代写的信稿后,命令王明将其毁掉,并同意蒋经国重写一封亲笔信。蒋经国当然高兴,很快写完。在信中,他只讲自己在苏联的生活,而不敢提自己急于回国的心情。但蒋经国后来才发现,王明代写的信根本没毁,而是已经寄回国内。他知道后说:“这对我有如晴天霹雳。我因此忧愤成疾,在医院住了十三天。”
    
    1936年1月,蒋经国又在苏共威逼下,写了谴责蒋介石的公开信,发表于《真理报》上,美国《纽约时报》曾于1936年4月29日刊载了公开信的摘要。但“西安事变”逼出国共第二次合作和蒋介石主动抗日的决心,斯大林才最终同意放行蒋经国。覃异之也说:“1936年西安事变后,……蒋介石一再向苏联提出,要蒋经国回国,终于得到苏方同意。”
    
    1936年12月12日,国内发生“西安事变”,蒋经国得知后父亲被软禁后,焦急万分,专门跑到莫斯科邮寄写给父母的信,还同时写信给共产国际和斯大林,要求马上回国。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告知他可以很快回国,条件是要他先发表一个公开声明,保证回国后不与中共作对,也不能替托派说话。蒋经国按照中共的要求做了,但并没有被放行,反而他的行动受到进一步限制。他们免去了他的副厂长职务、取消了他的共产党候补党员资格,不让他参加会议,剥夺了他的工作权利。他只好再次回到乌拉山区,只靠妻子一人的收入维持三口之家的生活。
    
    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给斯大林写了一封措辞强硬的信,坚决要求放他回国。一周后有了回音,叫他去莫斯科,苏联副外长史迪曼尼可夫对他说:中国政府要求我们送你回去。苏联政府现在觉得南京政府及其领袖蒋总司令对我们友善,因此,我们愿意答应我们朋友的要求,把你送回中国。你意下如何?
    
    苏共的放行及其对他的友好态度,甚至让他感到突兀。王明也主动来看他,态度之客气,“前后真有天壤之别。”蒋经国离开莫斯科时,苏联副外长亲自送行,还嘱咐他一定要“问候蒋总司令及贵国外交部长。”
    
    蒋经国感叹到:“1937年3月25日,我携眷离开莫斯科,结束了十二年的噩梦。在这十二年中,我本人沦为人质……”
    
    也就是说,蒋经国在苏联呆了十二年(1925-1937),好日子只有前两年,因为1925年-1927年是国共第一次合作;其余十年,蒋经国在苏联过着受监视、被流放的“人质生活”,因为1927年-1936年是国共分裂、蒋介石不断围剿中共的十年;西安事变后,蒋经国终于结束了人质生活,因为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蒋介石被迫同意停止围剿中共、国共结成抗日统一战线。
    
    2005年11月2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2005年11月4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斯大林对宋子文的解释:苏联为什么割走外蒙古?(图)
  • 刘晓波: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 史正平:希特勒的纳粹党、斯大林的前苏共和毛泽东的现中共
  • 包装“领袖”——斯大林是怎样“伟大”起来的?(图)
  • 周群:再谈斯大林
  • 华盛顿邮报:胡锦涛推行斯大林式极权统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