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农民的出路在何方? (图)
(博讯2005年11月07日)
    
中国农民的出路在何方?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腾飞是众所周知的,中国的世界地位也是令人仰慕的。可是中国仍然有一个大问题至今如重荷在背,如脚下羁绊,如带着一个流脓的旧伤随时可能让我们瘫倒在地。这就是各级领导挂在嘴上的三农问题。
    
      现金社会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将所有的人分成了几个等级,虽然说阶级划分早已不再时髦,可是人们生活在物质世界内,存在决定了我们的意识,所以看人的眼光就会随着他们的衣食住行自然给与相应的定格。不过我这儿绝对不是要搞什么阶级斗争,因为那个恐怖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我之所以要给大家划分等级,是为了让人们好看清自己的位置。大体可分下列五个等级:1,手中有权,代理有钱,即所谓财大气粗者。这一等级应该算是社会的顶层,他们自己和家人利用手中掌握的大权,利用目前还不得不存在的权钱交易,既过足了斥汊风云的官瘾,又享受了金钱所带来的灯红酒绿。另外我们的所谓大企业家们,也应该归于这一等级,因为转轨时的特殊身份让他们和权力紧密结合。
    
      有权无钱的异族,这些人就是老百姓所说的清官。他们虽然也是一呼百应,可是却两袖清风,一心只想着为民除害,为民谋利,应该算作好官。正如媒体报道,这类官员占绝大多数,是执政党的中流砥柱。
    
      无权无视,但是还有一些小钱,这些人多半是白领或是一些中小工商业者。他们与世无争,那些中小工商业者虽然有些前,可是活得并不轻松,除了打点有权的官僚,还得为自己的企业好费心神,战战兢兢为自己那一点可怜的资本奋力拼搏。那些白领可以算是比较潇洒的一类,他们的生活离不开酒吧,离不开情人,服装首饰,香车美女使他们梦寐以求的追逐目标。他们所关注的指示俱乐部里的眉来眼去,只是夜色岚山中的暧昧接触。
    
      无权无钱,可是却还能发脾气,还能骂大街,还能让权贵们退避三舍的一群。他们就是那些下岗失业的城市劳动者。他们的生活艰辛,主人公的身份让他们处于极大的落差之中,眼看着暴发户们的花天酒地,他们的骂声不绝于耳。
    
      现在就到了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既无钱,更无权,甚至连说话的地方都找不到。他们就是占我国人口绝对多数的农民弟兄们。也是从古到今承受社会压力最大的受苦受难的一群。皮肤黝黑,手脚粗糙是他们的本色,他们所关心的并非是对皮肤的保养或者对天下的高谈阔论,生活对于他们还是一个吃饱喝足的起点。
    
      解放前咱就不谈了,那是旧社会的过错,应该由旧社会负责。共产党打天下,到底靠的谁,这是不言自明的事,没有农村包围城市,没有小米加步枪,没有单轱辘的小推车,没有红嫂的乳汁,恐怕是座不了这个江山的。然而,自打解放以来,农民立刻就变成了另类人群,他们从来就没有享受过什么医疗包干,没有享受过什么八级工资制,没有享受过什么义务教育。当城里人茶余饭后散布在公园,消遣在商场,听着音乐,品着香茶的时候,有谁想到农民们还在锄禾当午,还在忍饥挨饿,还在饱受生活的煎熬呢。更令农民心寒的事,五十年来他们甚至连一个能代表自己和所有人都平起平坐的户口本都未曾领过。要说当权者不关心农民,那是不对的,可是到底关心到什么程度,为农民们作了多少事,那就值得探讨了。十亿农民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无论哪个要解决这一棘手问题都是非同小可的。可是要说没有办法,那也是不负责任的,经过几十年艰苦卓绝的斗争,连天下都到了手,难道在奋斗一下,彻底解决农民问题都做不到嘛。看看中外古今,历史给了我们许多有益的经验。给了我们许多可以遵循的轨迹。
    
      首先,农民的问题就是土地的问题,耕者有其田,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朴素道理,种别人的田,怎么能尽心尽力,怎么能用耕耘和汗水换来收获的快乐呢。可是直到现在,农民们的田地并不属于自己,分田到户也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概念。农民们的田地自己做不了主,该种什么,该怎么中,都得看干部们的需要,为了上级,为了私利,这些农村干部有时是会出卖农民的切身利益的。虽然农村人多地少,让所有农民自己决定该种什么,该怎么中,会引起农业市场和有序发展的混乱,会带来许多负面的效应。可是如果将土地真正交到农民的手里,让他们自己认真对待自己的家产,难道他们会不负责任嘛,难道城里人连住房都有了支配权,农民连自己的土地都还是看得见摸不着嘛。我们可以用土地入股的方式来进行统一规划,农民自己有了股份,对土地就有了发言权,持股多的就是大股东,这样土地就有可能逐渐变成大规模的种植,农民只要保持自己的股份,就可以定期分红,那些干部们也就再也无法从农民们的身上榨取油水了。
    
      随着开发区的泛滥,农村土地有了新的利用价值,无数良田转瞬间变为别墅和高尔夫球场。农民们从中到底获得了多少利益,这是一个不得而知的问题,是农民们蒙头转向的问题,是政府讳莫如深的问题。且不说土地的流失会给农业生产带来多大的后遗症,单单是腐败的介入就会让我们触目惊心,土地是农民们的心头肉,可是看看现在的农民,宁愿远走高飞,哪个还想留在土地上饱受煎熬呢。离乡背井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虽然暂时能够解决农村地少人多的矛盾,可是留在农村里的老弱病残会让农村成为一个无法复员的黑暗角落。
    
      其次,就是咱们领导经常说的农业企业化的问题,如果当真能够让农业生产走上市场的道路,那可以让农村和城市一体化,可以真正让农民们变成企业家,而不是现在这种农民用原始工具生产出被市场淘汰的商品,不是那些和外资企业争斗得头破血流的所谓乡镇企业。要想真正做到农业生产企业话,还是需要农民土地股份化,当然持股的大户应该同时是具有市场眼光的企业家,他们将自己的利益和农民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将市场的繁荣变成了农民鼓鼓的腰包。这不仅为农民收入打开一条新的康庄大道,也为城市人民的菜篮子和饭桌上带来了更多的新鲜和花样。对农产品的深加工更是一道风光无限的灿烂前景。当然其中还有许多关键的问题需要讨论,比如农民的股份出让会不会让他们又回落到悲惨之中,比如农村企业和城市企业是否在同一个竞争水平线上,这些都得慎重对待。
    
      接着就是农民工的问题了,由于农村地少人多,农业生产逐渐向现代化发展,那些多余的农民就只能流向城市。可是我们的城市已经到了饱和状态,最近由于农民工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给城市居民和农民工都增加了不少麻烦。那么,到底农民兄弟应该流向何方呢。我们都知道,中国经济的发展篇向东南,这无疑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可是这也带来了许多负面效应。所有的工商企业,所有的流动人群,将那些沿海城市挤得人满为患,一旦爆发战争或者天灾人祸,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而西部地区地广人稀,虽然中央开展了西部战役,可是仍然没有达到预期的那种趋之若鹜的景象。农民兄弟们抱着发财的愿望,如果奔向西部地区,那该是一种多么可观的辉煌前景呀。西部发展应该和其他地区有所区别,应该走另外一条路。看看美国的西部发展史,那就一目了然了。金钱就是发展的动力,没有财发,谁还想到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呢。在那儿,应该以旅游为主,就是大家通常说的无烟工业,既然彩票已经在内地成为一种合法产业,那么博采这种新型产业应该可以成为西部地区一只下金蛋的好鸡。就像美国的拉斯韦加斯一样,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种娱乐体育文化产业都会蓬蓬勃勃的大放光彩。当然这样的发展是需要严格的管理和有效的法规作保证的,是需要一个高瞻远瞩的超越意识形态的决策集团指点江山的。
    
      最后,一个再好的政策也需要有保证执行能够到位的各级官员。这些年来,各级官员的题跋都得依靠各自的政绩来进行考核。这当然是正确的,可是政绩的内容却有待商榷,决不能只凭那个大而化之的GTP来决定一切。如果我们的领导当真将农民问题放在首位,当真看到了这个问题可能给我们带来的凶多吉少,就应该将我们的组织手段也纳入三农问题。假设一下,如果每个地方领导都发现自己的题跋绝对离不开农民生活状态的改善,绝对离不开农民脸上的笑容,那么他们一定会投身于轰轰烈烈的农村发展之中,哪怕只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也会下乡调查,也会访贫问苦,也会将农民的问题看成自己的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在哪儿花钱和怎么样花钱的问题。大家都看得见,这些年来,我们的城市变得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豪华了,这些变化当然是花了大量的金钱换来的。对城市居民来说,这是一件值得举双手欢迎的事情,可是咱们也得凭良心想想,那些农民兄弟是否也有这些钱的支配权呢。当然,这些钱花在城里就能够很快看到效果,如果花在农村就可能杯水车薪,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感官上的效应。可是如果真的有决心改善农村问题,那就不应该用时间来衡量效应,而应该用一片真心实意进行彻底的农村改造。城市里的广场花园对人民有好处,农村里的教育卫生对人民更哟好处。我们再投入城市改造的时候,绝对不应该放弃农村的改造。每投入一块钱在城市里,也应该投入一块钱给农村,要知道,这一块钱对农村的改造决不止一块钱,而是让农民兄弟们看到了自己的前途,看到了一个大有希望的农村。
    
      中国南京庄大军
    
     博客论坛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私了,中国农民的宿命(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赵达功: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 浅谈中国农民收入问题
  • 网文:教育部! 你有脸面对中国农民吗?
  • 柳孚三:绝望的中国农民
  • 李昌平:中国农民怎能不贫困
  • 李昌平:中国农民怎能不穷?
  • 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
  • 戴龙炎:共产党对中国农民欺骗、愚弄
  • 从中国农民选村官看美国公民选总统
  • 中国农民真的幸福吗?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张耀杰:中国农民的维权诉求和文化表达
  • (奇文)我和中国农民的刻骨仇恨
  • 马建: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国际报告文学奖
  • 读了《中国农民调查》除了哭我还能做些什么?
  • 新中国农民生命的历程:抽血、贫血、补血、造血
  • 网上热评《中国农民调查》之无删节版
  • VOA听众信箱:如何让中国农民脱贫?
  • 甘地非暴力主义重现在中国农民身上—太石村村民绝食现场记录
  • 关于淮生《中国农民的医疗卫生现状扫描》一文的一些想法
  • 浦志强:《中国农民调查》作者一纸声明引出的回响
  • 没钱看病 六成中国农民死在家里
  • 中国农民阶层现状录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拒绝调解,请求公正判决
  • 浦志强:为《中国农民调查》致阜阳中院的函
  • 免征农业税:中国农民受益=一根冰棍?
  • 中国农民向驻外使馆请愿 约千人被捕
  •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 中国农民防治禽流感人药兽用?
  • 关于《中国农民调查》作者被诉案进展情况的说明
  • 传言称《中国农民调查》作者败诉
  • 中国农民工的“五怕”
  • 中国农民税赋沉重 黑社会工资在里面?(图)
  • 报告称加入世贸中国农民未受益
  • 王和岩:《中国农民调查》案庭审纪实
  • 中国农民工为生存背井离乡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