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啟動海峽兩岸民主談判新思路——主權共有 兩岸自治/牟传衍
(博讯2005年11月06日)
    長期以來,台海兩岸恩恩怨怨,但又難以割捨,困死在主權衝突、難統難分的死胡同。孫中山曾以革命的手段,在中國推翻了封建帝制。國民黨政權曾一度作為滿清王朝國家人格的繼承者,在中國實施統治了這麼多年。1949年,共產黨軍隊用戰爭手段把國民黨政權趕到了海峽彼岸,但畢竟沒有從主體上消滅中華民國,以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至今不能對國民黨統治區域行使治權(如果共產黨至今不能正視這一事實,就很難在思想上有所超越),使中國陷入主權不能完整的“分治狀態”,形成了事實上的兩個中國。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另一方面,北京政權已統一了大半個中國,不僅實際上行使了大陸國家職權,而且也取代了臺北在聯合國中的合法席位,在國際上為大多數國家所承認。這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正是基於上述兩個事實,北京提出:“一國兩制”,即一個中國、兩種制度,但主權必須統一於北京;而國民黨當局長期以來,一直提出“一國兩治”,強調主權分享分治,與大陸對抗。雙方各執一詞,陷入僵局。為此,兩岸學者多有不同意見提出,如“一國兩體”,也就是一個國家兩種政治實體;“一國兩岸”,即一個國家兩岸對等;“一國兩區”,即一個國家兩個地區;“一國兩府”,即一個國家兩個政府;“兩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最近李登輝也提出了“特殊兩國論”主張);“一中一台”,即一個中國、一個臺灣。此外,還有主張“聯邦”制結構兩岸政治關係,和主張“階段性的兩個中國”,即在某一特定階段存在兩個中國等等。各種說法都有自己的論點、論據,可謂理由充分,但沒有一個能使兩岸取得共識,推動政治談判時代的到來。 (博讯 boxun.com)

    目前除主張台獨者外,兩岸多數人都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即使現實“兩國論”的宣導者,也未主張臺灣獨立),但對“一個中國”的定義,卻有本質上的區別。北京認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臺北認為,“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

    海峽兩岸都堅持自己的原則性立場,針尖對麥芒,“非黑即白”,各自基於“肯定—否定”模式,陷入尖銳衝突之中,在立場問題上似乎難以妥協和鬆動。此外民間學者與專家也都拘泥于傳統思維範式,用心良苦地要圓一個夢,即先搞出一個取得兩岸共識的所謂原則“模式”,將精力浪費在不可能事先解決的兩種立場對立的陷阱中。其結果不管如何巧立名堂、翻新花樣,都無法超越兩種主權主張衝突的死角。

    由此可見,要想突破兩岸政治談判僵局,切實推動雙方談判在沒有事先劃定禁區和框架的約束下進行,首先應放棄徒勞無功、沒法事先畫圓的圖解式道路,從“先和解,再求證”的出發點開始,先談起來,再協商談判案文,達成共識。

    海峽兩岸政治談判遲遲不能開展的焦點所在,不是人,不是組織,而是問題本身。即一個主權誰是代表?這也就是雙方爭奪“一個西瓜”的問題。

    北京的立場認為,主權意義上的“西瓜”只能屬於北京;而臺北的立場認為“主權、治權分屬”,“西瓜”一家一半。於是學者專家們便致力於如何“切割西瓜”,在分成兩個,還是分成3分之1、3分之2,或是各取所需上打轉。然而無論“西瓜”怎樣切割,首先是北京不答應。北京不會允許任何花樣的切割主權“西瓜”,並用武力作為潛台詞來支持這一立場;而臺北甯甘“玉碎”,也決不屈從北京獨享主權。由此可見,兩岸談判的“政治陷阱”就在於此。

    今天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在設定怎樣通過陷阱的問題上動心思、找方案,把大好機遇、寶貴的時間和精力,誤于這種根本不可能突破的死角。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在意識上繞開陷阱,另拓新途?

    為此,圓和憲政變革依據“主權在國,治權在省”的圓和制國家結構新原理,力主不僅跳出主權上分與統的對立,同時也繞開切割不能割切的“西瓜”陷阱,而開闢“主權共有、兩岸自治”的新思路。所謂“主權共有”的提法,既避開了分割主權的死胡同,使兩岸都能接受,又可以使雙方以對等的身分展開談判,誰也無理由再提出異議。因為一個國家的主權,本來就是全體公民所共有的“權力倉庫”。中國主權也同樣是全體中國人所共有,這也是不爭的道理。為此,兩岸可以考慮設立按比例統轄國家主權事務機構,具體形式和結構應在談判過程中“求證”。所謂“兩岸自治”,是指在尚未走向民主化中國的過渡階段前提下,各自按自己的政治理念、法律體系和管理方式來行使治權,既避開了北京不能同意的“分治”的提法,又避開了臺灣不能同意作為附屬意義上的“特區”概念,而是兩岸對等意義上的各自自治。同時,兩岸富有遠見的政治家都應著眼民主化必將統一中國的政治前景,為最終實現“圓和制”國家結構奠定基礎。

    基於以上思路,“先和解”原則不主張事先制定一個兩岸統一的模式框架,因為無論如何巧妙的預先圖解,都不可能完全適合雙方的心理和需要;任何一點不順心之處,都可能成為雙方拖延和拒絕談判的口實。

    目前,最主要的是首先開啟海峽兩岸民主談判的大門,並借此推動兩岸民主制度的的創立與發展。從“一華兩案”二元起點出發:所謂“一華”,即基於中華一統大家庭的歷史事實,以回避對“國”的不同理解;所謂“兩案”,是基於“先和解再求證”的指導原則,由北京、臺北各自提出國家結構的談判方案,首先和解,再在談判過程中進行方案的“二合出三”,調和、論證與發展,進而逐步縮小差距,最終達成共識。

    “一華兩案”包括以下要點:

    ●在談判主體上既不搞“兩黨談判”,也不搞“兩府談判”,而由兩 岸議會選出談判團儘快開始談判。

    ●在確立“不使用武力解決兩岸爭端”和“臺灣不搞獨立”的雙項原 則下,首先化敵為友,結束長達半個世紀的兩岸敵對狀態。

    ●先不爭議“一個中國”的內涵,只承認海峽兩岸同承一脈,都是中 華人的事實。

    ●各自提出旨在尋求符合民族利益、能最大限度地使對方接受的“主 權共有,兩岸自治”的國家結構談判協商案文。

    ●在談判過程中將立場之爭,轉向利益的調和和方案互補上來。既考 慮己方利益,又考慮對方利益,重在全民族利益。同時,從歷史 的、現實的、未來的三維時空觀,三點三面三角度地認識、思考、 解決問題,趨同存異,各取所長,優勢相加,“二合出三”。

    ●最後達成共識,形成既不是甲,又不是乙的“第三方案”,以真正 體現海峽兩岸都是勝利者的雙贏新格局。

    最後,只有兩岸民主制度逐步成熟,才是國家統一的根本保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