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争取民主斗争的阵势在国内应该全面地展开
(博讯2005年11月04日)
     如今,国内的民主斗争形势虽然是如火如荼,我们普遍地认为,仍然不是很理想,尽管众多的爱国者与国内的生活者已经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实际是邓派党人的邪恶本质的不可支持和为伍性,但也很需要新的人民团体加以清除却至今没有实际有效的革命人士进行实益地运作,由于邓派党人的残酷迫害与镇压,和已经走上了与广大的人民公然为敌的道路上来了,大陆的民主斗争形势已经进入了初潮阶段。是的,在表面上,这种民主的斗争也已经对于邓派党人的权威进行了不同性质的挑战,但这远远不能够有效地打击邓派党人的血腥统治。
     针对这种情况,国内不少的政略家正在酝酿着新的指导路数,认为,特别是代表着中国广大群体利益的毛派思想的人,已经知道了只有首先合法地拥有外部环境、得到国内外的经济支援,并能使不同的信仰者统一认识,枪口一律对邓,才能更实际的得到有效的进程。但是,他们又不屑与共产党敌对的势力进行有益的接触,认为这种对敌对势力的妥协也就从原则上丧失了自己的根本信仰。却不感觉到今天的邓派党人已经是走上了与毛派思想的人坚决对立的道路,而且是不可能最后把这共产党的外衣不脱下来、完全露出狰狞的本来面目;虽说今天的所谓的代表共产党利益的邓派党人正在大嚼着人民的骨头,嘴里还在滴答着人民的鲜血,但是,在人民无可奈何之时,毛派们并没有适宜的应时策略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有效的反抗与斗争。
     不错,在理论宣传方面,大家虽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但基本上也到了炉火钝青的程度,使我们这些有志于变革的人基本上知道了邓派党人不除、中国政治改革的进程就不能顺利地进行。可是,我们也知道,仅凭理论的杀伐是不行的,只有在大陆社会里构成实际有效的攻击,才能开初重创邓派党人的顽固力量,打击邓派党人的邪恶统治。在国内,真正攻击邓派党人的邪恶统治的条件基本成熟,关键是还没有人能够担纲更具体地组织攻击队伍的领导重任,也是我们可以形成民主阵线的却还没有统一的最大失措。只有全面地组织起来、使那些不同目标的需要者为了改变个人命运、不怕牺牲的、能够成为革命同志的人、具备条件地做好他们该做的事情,才能从根本上转变今天的民主斗争陷入低谷的颓局。 (博讯 boxun.com)

     在杭州,在北京,在福州,在西安,等等地区,我们一起交流时,大家一致认为,现在的邓派党人不是谁是腐败分子的问题了,而上到胡锦涛,下到一般的官吏,谁又不是腐败分子的问题了,他们已经处在了犯罪状态里了,所以,中共内部的惩治腐败纯粹是内部倾轧的必然结果。而新的得势者,依然是腐败分子的替代者。他们获取权力以后,不仅不会改变与民为敌的姿态,还更会变本加厉地进行巧取豪夺。
     在表面上,有些官吏似乎很清廉,其实,在邓派党人的内部,没有一个不是腐败分子的了,在今天,邓派党人的官吏,都已经是不合法地腐败透了的、不可救药的邪恶集团,只要我们能认真分析,我们都是有椐可查的。在这方面,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问题了。所以,理论上的争吵,已经没有了实际意义了,而能使这些腐败分子被绳之以法,只有人民来从新制定符合人民利益的政策法规,才能有效地服务于人民,走成我们的政治民主道路。
     我们不能再受到邓派党人的镇压时而只能跳脚骂娘了,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使不同的信仰变成统一认识,能够有效地加以猛烈地攻击或报复。大家知道,只有人民的中国,才能符合人民的利益。而且,在我们的民主阵营里,似乎有点权威、声誉的能够有条件竞争指导权的人,应该能及时放下架子,走回人民的中间去,与人民一样地去思考,去斗争,能够广招仁人义士,把有用的人才使其各有所用,就能够使邓派党人在较短的时间内丧失权利。
     我在一次座谈中,有一位同志这样说:“我们需要器具、资金、大后方,需要严格的训练与学习,需要正确的领导与指挥,需要更多的有力的支援,而这些,我们都没有。”
     是的,国内的许多志在千里的人,能够突破封锁,成功地形成自己的态势,不是一件易事,但组合所有人的生涯,是该有所举措了,最起码,虽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但最主要的还是需要适时的政治谋略,不能在盲目地作为了,我坚信,那些为民族公正、自由而奋搏的人,是不在乎自己的得失的。我们只有使这些人有所用武之地,使那些为利益而愿做事的人团结到他们的身边来,那么,邓派党人的邪恶统治的丧钟、也就自然地被敲响了。
     同胞们,当前在中国,没有比把邓派党人彻底消灭更重要的问题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大陆开辟战场呢?为什么不能使人民团结在我们的周围呢?这与我们的政略不准确有直接的关系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转:最优秀的指导者才能具有最优越的方略
  • 阿衍:中部长贺国强走基层想到的
  • 阿衍:關於呼應九評的中國政治機制戰略上的思考
  • 阿衍:人民都再说,社会是该变变了
  • 阿衍:关于中国应对新时期的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略论“道德、智慧、力量”在人们心中的位置与效应
  • 阿衍:只是理论没有行动是不明智的选择
  • 阿衍:中华民族应该具有新的政治理念
  • 阿衍:打杀假李逵的又一枚锋利的匕首
  • 祖国啊,我只想摆个小摊就满足了!/阿衍转
  • 阿衍:我遇到一位也准备从政的人
  • 阿衍:想一下吧,国人
  • 大陆士子给臺北總統府的信/阿衍转帖
  • 阿衍:浅谈《陈水扁的三条道路》
  • 阿衍:张高丽是不理睬你们的,不要太好的感觉
  • 阿衍:没有理由把减免的农业税看得有多好
  • 阿衍:我观中国的未来出路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