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元老任畹町/老戚
(博讯2005年11月02日)
    广西钦州老戚
    上网之前也曾听说过“民主墙”,但也限于知道代表人物魏京生。邓小平扬言要让魏京生牢底坐穿,困死里面。上网才发现任畹町老先生同样不简单。
     任畹町,江苏人,1944年生于经济学者家庭。 (博讯 boxun.com)

    1966:年肄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1978~79:参加民主墙运动;起草《中国人权宣言》;组建“中国人权同盟”,任负责人;被劳jiao4年。
    1978年 出现的西单“民主墙运动”。正是这个民主墙,一些青年改革派,民主派举起了人权和民主的旗帜,提出了改革现今中国社会体制、改革中国现行的经济制度等一系 列大大小小的方案。我们回顾民主墙历史史料的时候,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一条脉络,就是人民和期间的民主派,是他们推动了历史前进的步伐,他们帮助中共从错误 的极左的专制独cai走向开放开明的政体,这个功劳是人民的,不是中共自己的。尽管中共吹嘘自己的历史功绩,我们要把历史告诉人民。只有人民只有中国的民主派 是他们推动了中国的历史。
    1988+1:发动“政体改造”民YUN动;发起纪念民主墙10周年运动
    1991.2.8:在法庭上作题为《89民主改革与主权在民──驳反革M煽动罪》的辩护演讲,被以继续在法庭上宣传煽动“罪恶重大,拒不悔罪”处刑7年。
    1994:获罗伯特.甘迺迪人权奖,被誉为人权民主活动家。
    1998.11.7-10:创议组建中国minzhudang全国筹备委员会。
    1999.12.26:参与组创中国minzhudang联合委员会,任顾委主席。
    出ban《任畹町文集》、《任畹町文集新编、选编、补编》
    现居中国北京市。
    看来我要拿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尚未够格。当任老先生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奔波操劳时,我在小城里活得像一条浑浑噩噩的猪。而这一种像猪一样的生存状态是中国人几千年习惯的。当我在小城传播人权高于主权时,许多人头猪脑家伙吓得面青口蓝。
    可惜,任老先生的著述和业绩无法在在KD掌控的媒体冒出。仇视人权的KD,只知把任老先生打如黑牢11年。让民主自由人权的崇高价值深埋地下。让谎yan和恐惧治理国家,感谢互联网,感谢一切有良知的媒体,让我认识了任老先生。但我同时遗憾,认识任老先生的年轻人很少,几乎没人知道。)
    7月6日下午,著名人权民主活动家任畹町先生患骨结核病情恶化,在极度痛苦中挣扎。因家境贫困,其妻张凤颖无法筹措到7万元的手术费而一筹莫展,亟待人道救助。
    任畹町之妻张凤颖“今天我带他到北京结核病医院就医,医生确诊为骨结核,要马上做换骨手术。需做换骨手术的部位是右胯骨,那里有一块骨头已经烂了,截掉后必须换骨,手术住院需40天,手术费用要7万左右。”
    “然后回家卧床三个月,继续吃药就医一年半到两年,结核菌才能消除。他现在非常痛苦,吃不好、睡不好,我盼着给他早点手术,解除他的痛苦。现在他不能坐,只能躺着,因为没钱,也不能使用止痛针或药物,他已经痛得受不了了。”
    张凤颖说:“三个多月前任畹町住进北京263医院,一家军方的医院,医院没诊断出他的病,手术后到现在三个月了,伤口一直不愈合,每天流脓血。现在他的背部有个很大的窟窿,往外冒脓,胯骨部位糜烂,深及至骨,4-5厘米。这两个创面大夫看到都吃惊,让他承受很大的痛苦,人很消瘦。前期的治疗已经花去一万多元,也没给治好。”
    “我从网上看到这个病可能是结核病,就带他去北京朝阳医院和结核病医院检查,大夫都诊断是骨结核病,还很厉害,耽误太久了。目前他需要转院到北京结核病医院去,费用更大。光是交一万元的住院押金我都发愁,哪去筹措呀,都是民YUN穷朋友,哪个有钱呀,我不能跟他们张嘴呀。就是给也是杯水车薪,我不能连累他们。一个人为自己活着就没有意思了,应该时时刻刻想到别人。这些治疗费用对我而言负担太沉重了,我真是没有办法呀。”
    张凤颖说:“听到医生说结核,我吓了一大跳。平日里,我觉得我们离结核病很遥远的,怎么这个病就在眼前呢,医生说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他长期的营养不良、劳累、体质下降、免疫力下降有关
    “他真是生为民YUN,死也是为民YUN。为了民YUN,他已经耗干了他的一切,两次坐牢,79年判4年,91年判7年。11年坐牢,出来后从不后悔,而且更坚定,他每天都是分秒必争,一天当几天的使。从监狱回来他身体就一直不好,体质下降,需要营养,可是家里没有生活来源,生活贫苦。家里有困难他从不跟别人讲起,他常对我说,比我们困难的人还大有人在。民YUN人的生活就是如此……”
    “他把整个身心都投入到民YUN建设和书写民YUN理论上去了,不停的写作,整天坐在电脑前,熬夜,有的时候只睡几个小时。他从不说假话,就是埋头苦干,为民YUN事业舍尽了他的所有。现在他是积劳成疾,油耗尽了,连骨头都烂了呀。
    7月19日北京民YUN人士赵xin、王国齐、李海、六si伤残人人士齐志勇等10人带着大陆百余位民YUN人士的问候和他们自己捐献的一千元资金,来到北京结核病胸肿瘤研究所,看望了正在与病魔抗争的著名人权民主活动家任畹町先生。由于无钱医治,任老病情在急速恶化中,民YUN人士心情非常沉重。任妻张凤颖女士面对精神、财务双重压力已经是喘不过气来,焦灼不安。目前她家人亟待海外各界人道捐款救助。北京民YUN人士向海内外各界人士再次呼吁:伸出您的双手、奉献您的善心,紧急救助危在旦夕之中的任畹町先生。
    7月23日,峰回路转,任畹町的妻子张凤颖女士含泪告诉记者她在昨天收到了第一笔由新西兰一位女基督徒寄来的救助善款,手术费已经到位。这为女士说:作为基督徒都是兄弟姐妹,尽管我生活也不富有,一部分钱也是向朋友借来的,但我愿意付出,与此同时她还收到来自美国加州快递寄来的药品,这些天海内外朋友们的电话、电子邮件不断,张凤颖女士表示:在家庭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刻,她得到了世界上这样多朋友的真挚的爱和无私的奉献。
    8月10日入医院接受了6小时的手术,将两节坏死的腰椎骨换上金属支架。他留医两星期后于上月廿四日出院,目前正在北京的家中休养。任畹町表示今次患重病,感谢海内外一些朋友捐助,才得以顺利接受手术。他说做手术花了数万元,其余要用作药费、营养费等,虽然现在还有一点钱,但都要花在医疗上才可以康复得更好。
    
    一个优秀的老人去医院治病,去探病的只是圈内的几个人,仅凑得区区一千元。若一个官员入院治病除了有好病房以外,探视送礼的人肯定络绎不绝。由此证明KD的新闻控制隔离是非常可怕又非常成功的 。
    大众因是盲人,即使和任老生住同一医院的病人。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也不只这是一位当世高人,一位人类的良心。民YUN人士走出小圈子是一个重大的社会课题。必须让更多的人会上动taiwang,让更多的人认识这批民主人士人权斗士。他们所争取的是中国人的共同的福址。吉人天相,任老先生毕竟得到善款,原更多过人认识这位老人。
    民主的高人不应是孤独的。我们如何让浩浩荡荡的民主潮流在中国涌动呢?
    
    2005 10 4
    
    老戚家园
    http://zyzg001.126.com
    http://zyzg2005.126.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年轻的英雄/老戚
  • 一封邮件换来十年监牢的师涛/老戚
  • 英年早逝的杨春光/老戚
  • 超一流美女——卢雪松/老戚
  • 请老枭将正义进行到底/老戚
  • 仰卧街边的老人/老戚
  • 阿勇之死/老戚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我爱贝拉/老戚
  • 谁偷了老周的营运三轮车/老戚
  • 谁黑了自由中国和震旦文化/老戚
  • 蚌埠恶人桑殿鹏/老戚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