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稳定是不稳定的平衡/姚笠
(博讯2005年11月02日)
    
     有文章大谈不稳定会如何如何,好像人们不知道不稳定会带来什么后果。没有人喜欢兵荒马乱,人人都希望安居乐业。我们面临的现实,是那些不稳定有不稳定的理由。我们面临的课题,是弄清什么是稳定,为什么不稳定和怎样才能稳定。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人的问题在于需要更新观念,而要更新观念就必须改变思维方式。
    
     就如这稳定。数千年来,经历了无数暴力斗争,但中国的极权制度每次都是皇权更迭,换汤不换药。在专制文化的长期熏陶和造就下,中国人的最大特长是顺从、驯服和忍耐,结果从表面上看,社会是稳定的。曾经的最高指示说,对坏人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这种说法有巨大的迷惑性,会误以为是好人就可以不老老实实,就可以乱说乱动。实际上恰恰相反,所有的好人之所以被视为好人就是因为他们从来老老实实不敢乱说乱动,而假如以为自己是好人就可以不老老实实、就可以乱说乱动,那就太天真了,你立即会变成坏人,连刘少奇彭德怀都这样,别说草民百姓了。所以,极权社会里,好人的标准就是“老老实实,不乱说乱动”。人们牢记“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古训,缩进忍耐的躯壳,老老实实到逆来顺受,待到忍无可忍就要爆发,而一旦爆发就乱说乱动,一乱说乱动就残酷无比,当然了,长期受压抑,一旦松绑就难免会越轨。历史的,远的,近的,直至目前正在发生的,都说明了这一点。中国人不重视生命与此有关,因为除了权贵,大多数人都没有受到过应有的重视,不被重视也就不会重视。
    
     任何社会行为、集体行为乃至政府行为,最终都是人的行为,而只要是人的行为,就是由心理支配的。心理学在西方很普遍,因为它是科学,它用理解和关爱开导释放人的精神压力,努力让人回归自然;而专制制度的政治思想工作敌视人的自然属性和正常思维及行为,强迫人放弃自我,做改造人而非自然人。前者是接纳人,后者是拒绝人。一个人被接纳被承认是什么情怀?一个人被拒绝被改造是什么心态? 他能保持自我平衡吗?由这样被拒绝被改造的、不能保持自我心理平衡的人组成的社会,能够保持稳定吗?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一个社会要稳定,必须让每个人稳定,或者大部分人稳定。要做到人的稳定,至少要满足人的5个基本需求,即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5个方面。衣食无着生存困难,被人欺凌却没有说理的地方,权利机遇不平等,个人自由被取消被忽略,聪明才智不得发挥,人生没有前途,等等,这些都是令个人或群体不安的因素。而不安定的个人或群体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影响整个社会的稳定。
    
     社会的一切,最终还是要回到社会最基本的元素——人,因此“以人为本”并非突发奇想,它是科学的,是尊重实际的。政治民主之所以人人向往,就是因为它的基础是以人为本, 而正是把“以人为本”作为管理国家的基本出发点,在这一基础上制定的政策才能具备使社会实现稳定的功能,由此出发,才能谈及其它。
    
     中国人的一元化思维传统已成定势,常常导致人们看不到问题的全貌,尤其是看不到事物的本质。没有绝对的稳定,稳定是相对的。一个桌子放在那里,稳稳地站着,不会倒。看上去是稳定的。其实,每个分子、原子、原子核、电子、中子、质子都是不稳定的,都在不停地运动。存在就是运动。正是这永恒的运动达到的力的平衡,使得物体能够保持整体的稳定,能够保持其有形的存在。桌子的平稳,恰恰是所有的组成元素的不稳定达到平衡的结果。
    
     同样的道理,一个总体稳定的社会,实际上总是处在稳而不定之中,而且必须允许局部的不定,才能够求得总体的平稳。西方国家表面上经常出现示威罢工,高喊反政府的口号,漫画政府首脑等等,但是社会的整体并无危机,执政党的合法性并不因此而被否定,了不起提前大选,换党换届,撤出政府宫下台,仍然有自己的合法性,仍然有自己的群体追随者,下届大选还可以合法地“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百姓日子该怎样过还怎样过,不高兴了还可再上街。用不着逆来顺受,也就没有天高的仇恨和地厚的积怨,更用不着拼死同归于尽。如此,何来影响国计民生的全局性大动荡呢?这就是政治和意识形态宽容,即多元共存的结果。大局的稳定是以允许局部的不稳定为基础的,总体的平和是在允许局部范围内发泄的基础上实现的。局部的不稳定和发泄,换言之就是权利和自由。这种权利和自由是对人的尊重,它不是无限制的,而是有制约的。正是这种有制约的权利和自由,在实现整体和全局的稳定中起到了平衡作用。稳定不是不动,不是不发表反对意见,不是绝对服从,不是人人俯首贴耳不敢吭气,不是逆来顺受,那不叫稳定,那叫做精神死亡,叫做奴性,叫做活尸。那是违反人的自然属性的,也就不可能长久。
    
     所以,问题的实质在于社会平衡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如果社会不平衡,那么不稳定就是必然的,而造成不稳定的原因,恰恰不是那些动荡的群体,他们的动荡只是一系列不稳定因素在他们身上的反映,他们本身不是不稳定因素,他们是不稳定因素的载体和承受者,而他们的行动所导致的,表面上是社会的动荡,实际上是对制度或政策的否定。恰恰是这一点击中了当政者的要害,他们显然很清楚,不稳定的根源是制度,是政策,是他们自己,是制度和政策造成的社会不平衡导致了动荡。
    
     以至于出现了不正常的想象:政府不检讨为什么自己的政策和管理不能给社会带来稳定,不检讨自己制造的不稳定因素害得自己的人民不得安宁,不反省怎样才能使自己治下的人民生活安定,反而责怪受害人“乱说乱动”,并试图以行政力量和国家机器强迫人们驯服地接受自己制造的不稳定因素。试想,在社会的动荡中,谁是赢家?当人们到了不惜性命追求公正的地步,一无所有的他们还会失去什么?而那些应有尽有的权贵呢,他们又会得到什么?
    
     那些权高位重的阶层,当你们需要平静地享受生活的时候,应该做的不是用武力压服弱者的呼声,而应该是解决他们的问题。当你们希望社会稳定的时候,要明确稳定的受益人不仅仅是你们自己,不仅仅是为了你们的权力。稳定的真正受益者是全社会,是每一个公民。如果强调稳定的原因实质上只是为了维持自己的权位,以“我”在位而强求人们必须认可,并禁止人们动荡扰了“我”的权力梦,那么肯定永远达不到长治久安的稳定。假如强调稳定的目的真正是为了全社会和每一个公民,那你肯定会采取能够实现稳定的制度和政策,如是那样,结果也一定是保持了权位,世界上许多总统的连任不是因为他用口号强调这个强调那个,而是他强调为了这个为了那个必须采取这样那样的措施,而连任只是他的这一行为的必然结果而已。
    
     总之,一个社会的稳定与否,不在于人民,而在于社会的政治体制,在于政府的政策,在于执政者的能力。其中最重要的还是最后一条,执政者的能力,有开明的优秀的执政者,才会有合适的体制和成功的政策。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和政策,关键是要懂得人民的心理,给人们不稳定的权利,给他们不服从的自由,学会以平衡不稳定来达到稳定。所以,与其大喊稳定的口号不如检讨导致不稳定的制度和政策原因,并对症下药,来实现稳定。对此,人民无疑是大大欢迎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之路——公正太遥远/姚笠
  • 批评社会弊病不等于反对发展经济/姚笠
  • 他们在自我否定执政合法性/姚笠
  • 死刑是暴力行为/姚笠
  • 王斌余案:同情不是伪善——答长风/姚笠
  • 没有社会正义就没有公正的裁决/姚笠
  • 没有社会正义就没有公正的裁决/姚笠
  • 抛弃王斌余是亵渎社会正义—与法学家们商榷/姚笠
  • 包工头应对王斌余惨案负根本责任/姚笠
  • 呼吁社会公正,为民工王斌余减刑/姚笠
  • 卢雪松事件:告密,有多沉重/姚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