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沛: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博讯2005年10月27日)
    徐沛更多文章请看徐沛专栏

    我中文底子薄,又身在德文语境,但身为中华文人我不能无视中共的邪恶,所以自从知道互联网的好处后已勉为其难用中文撰写了数篇批共文章,本来我觉得已尽了心意,不想再写批判文章,毕竟这本非我之特长。可是读了大陆学者张耀杰针对方舟子的恶行发表的新作后,无法坐视张耀杰在揭批方舟子时诋毁我崇尚的孔子。更何况我乐见身在“党天下”的张耀杰指出“方舟子在美国创办的《新语丝》网站,以学术打假的名义在中国大陆大行其道且畅通无阻。被方舟子及其背后的匿名写手所瞄准的,大都是虽有瑕疵却大义凛然的优秀学者。而方舟子所谓的学术打假的源头,却在于针对法/轮/功的恶毒攻击。” 2002年,我刚着手了解法轮功时,就听说了方舟子这支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制造舆论的笔杆子。我也因此特意上他的网站研读其作品和人品。俗话说人以群分,方舟子推崇我反感的鲁迅,甚至表示他的“为人、处世、作文、写诗乃鲁迅”所教。包括张耀杰在内的不少海内外学者都证明苏雪林所言不虚“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所以,我一点也不惊奇方舟子的言行。方舟子也象鲁迅一样不信神而媚共,他明明知道中共的恐怖也曾在文中描述过这种恐怖,却把“恐怖”这顶高帽子用来陷害教人“真善忍”的法轮功。

     方舟子在其文章《公安局长与父亲》里面透露一位公安局长“亲自砸了当地百姓所膜拜的明朝太师公的祠堂”后他的儿子不久出麻疹夭折。同时此局长“据史书的记载制造了一个‘刺笼子’。这个铁笼子只有半人高,仅能供一人立足,前后左右上下全布满了倒钩铁刺,犯人关进去,不能站不能动不能坐甚至不能蹲,只能弯腰拱背半立半蹲,不到半个时辰,肯定什么都招了,那种将刺未刺的滋味实在要比已被刺着恐怖得多。”没想到的是此局长后来“也尝到了刺笼子的滋味,演出了一幕现代请君入瓮。”显而易见,这局长是遭了恶报,但方舟子即使描写了上述事实,也不相信善恶必报,因为他象鲁迅一样是个狂妄自大的无神论者。 (博讯 boxun.com)

    方舟子和我都是六十年代生人,他的智商肯定不低,因为他考上的是中国科技大学,在美国也拿到了理工科博士,但却象张耀杰所说“把下半身留在美国享受‘后现代’文明,把一颗削尖了的脑袋伸回到‘后文革’的祖国,以便在文坛上抢滩圈地逞威风。一句‘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把方舟子怀揣绿卡、心系‘王难’的险恶用心,暴露无遗。”

    当方舟子象其导师鲁迅心系中共时,我这个鲁迅天敌却一再婉言谢绝大陆文坛的约稿,因为我不愿给别人和我自己添麻烦。以中华文人自律的我遵从“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就是说,如果我没有认定法轮功是佛法大道的话,那么,我这会儿肯定正隐居在柏林郊区的一个庄园里。

    孔子曰:“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得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卯则兼有之。故居处足以聚徒成群,言谈足以饰邪营众,强足以反是独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不诛也。是以汤诛尹谐,文王诛潘止,周公诛管叔,太公诛华仕,管仲诛付里乙,子产诛邓析、史付,此七子者,皆异世同心,不可不诛也。” 孔子杀少正卯,是因为自古正邪不两立。孔子代表正义。中共镇压法轮功也是因为正邪不两立。但中共代表邪恶。我历来认为对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分清正邪,站在正义的一边,因为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在方舟子们的支持下,江泽民企图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然而经过六年的残酷镇压法轮功不仅未垮,倒是共产党快被退党大潮冲垮,象我一样唾弃中共的同胞已突破五百万人!当年方舟子发起支持罗干连襟何祚庥反法轮功的签名,对我来说,这无疑是在支持邪恶,肯定会招来恶报。可不,前不久把自己和母亲拉进死亡谷的袁晓东就在这张名单上。我相信遭恶报的不只他一个。我真心希望签名者能听从我的劝告,宣布签名作废。

    我痛惜方舟子热爱反孔的鲁迅,虽然身在海外,却依然带着狼性。如此狼孩当然在信奉上帝的美国“吃不开”,因为只有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正邪才被颠倒,这恐怕也是身在“党天下”的张耀杰把方舟子和孔子混为一谈加以批判的原因。但愿大陆同胞都能象张耀杰一样认清方舟子的帮凶角色,象我一样分清孔子与鲁迅、法轮功与共产党一正一邪。

    孔子的片言只语比如“亲君子、远小人”让我今生受益匪浅,正是因此我才知亲法轮功、远共产党。所以,我不满“在红旗下长大”的大陆知识分子象张耀杰一样诋毁孔子,虽然我也象他们一样深受中共毒害,连四书五经也没有通读。

    2005年10月于德国莱茵和河畔

    原载《中国之春》www.zgzc.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沛: 谁是共特?
  •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徐沛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徐沛: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 徐沛:刘亚洲的“气”
  • 徐沛:郑家栋的“妻”
  • 徐沛:谁属民运阵营?—批评不是不可!
  • 徐沛: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 徐沛:想当天使的女人—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 徐沛:庆祝百万华人告别中共(图)
  • 徐沛: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 徐沛: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 徐沛:女性与女权
  • 徐沛:您退了吗?
  • 徐沛:白毛女与娘子军
  • 徐沛: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 徐沛:人生如戏—致盛雪
  • 徐沛:黄金秋之冤、虹影之光彩与周树人之罪
  • 徐沛: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 [推荐投稿]女博士徐沛在德国华文报刊会上的发言:我的法轮心得
  • [来稿]留德女文学博士徐沛:真善忍是人间正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