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面对暴行的沉默是良知正义的沉没/万生
(博讯2005年10月22日)
    
    万生
     (博讯 boxun.com)

    曾有网友质问笔者有何资格评论他的“伟人”;还有人“劝告”:“冷言嘲讽,何不脚踏实地,提出自己的构想宏图大略?”;及家丑不可外扬和无用之说云云. 不管他们来自那个阵营,他们的目的无非要么为自己的沉默找借口,要么希望笔者三缄其口. 在海外第一代华人谋生计,通常需要付出比西方人多几倍的努力,维护自己的权利也是高枕无忧地由西方人代劳,难免被人误解为自私自利,更不会有很多空闲时间上网,笔者无意责怪他们因不知而无语,但那些在网上对暴行视而不见,反而企图他人去作一个围观者,笔者有必要给予答复,并一如既往地“冷言嘲讽”施暴者-中共政权.
    
    在法国,平日罕见的暴力事件难得有围观现象,在现场的人若不能见义勇为也会报警,见死不救是违法行为,公共场所逼人下跪、游街之类的精神暴力事件更是闻所未闻,西方绅士的跪仅留给美人. 而中国的传统,“打人不打脸”就是说面子比肉体还重要,当权者对他们“看不起”的贱民除肉体的伤害,还以人格羞辱作为体现他们权威的手段,用一个简单通俗的词-体面. 老百姓受歧视和羞辱是家常便饭,特别是他们以下犯上的时候,“沉默是金”是独裁政权下明哲保身的无奈之法,施暴者则当成了“老百姓是墙头草哪边风硬就向哪边倒”.
    
    资格是人治社会中地位的代名词,以论资排辈剥夺地位不及自己之人的发言权. 资格论不言而喻是个伪命题,只要不是独裁政权的御用文人,有独立人格的任何国民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 笔者不敢把自己的看法就当成真理,荀子谓“慎子有见于后,无见于先;老子有见于诎,无见于伸;墨子有见于畸,无见于齐;宋子有见于少,无见于多.”,人人都会有所蔽,前提是要先让人了解他的所见,真理才可能愈辩愈明.
    
    至于“宏图大略”,笔者可能会让某些人大失所望,草民既不会“下一盘很大的棋”,还想为雄才大略之士吹吹凉分:省着点,这可是中共的专利,连革命孤儿“李阿斗”总理和“江阿斗”主席能抖出三峡、神舟飞船世纪工程,你们想建大厦也得有几个数据,无法做独立调查等中共白送?说不准他们也没有,神六不也有他们提供的9亿元人民币、200亿、2000亿、还有180亿天壤之别的花费,外逃贪官的总数一月内就有5000(财政部)和700(公安部)两个数字. 有网友请求:“神六都上天了,让俺装个锅(卫星锅)行不?”,草民也只有一个小愿望,就是国内百姓能和笔者一样畅所欲言. 中外间网络“柏林墙”倒塌,一言堂得以拆毁的那一日,万生从此静享天伦之乐.
    
    最后是谴责施暴者的实用说. 先声明中共是马克思的遗子,和本人无血缘关系更不是本人的家长,他们自己也说是中国人的公仆,中共的丑请留给自己,别玷污主人的家! 草民的冷嘲热讽对一意孤行的独裁者的确不管用,生活在中国边缘的人也不可能知道. 笔者所做的其实很多是为自己, 有句名言:压抑自己良心的声音是危险的.笔者更进一步:面对暴行的沉默便是良知正义的沉没.如果草民在国内,或许在沉默中爆发一次就被消灭在萌芽中, 如今有幸处在言论自由的社会,自然会好好珍惜它,为无声者呐喊,若被借为中共内斗的工具,岂不由龙种变跳蚤,望它早日石化.
    
    10月21日于巴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