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方舟子的《法轮恐怖》
(博讯2005年10月20日)
     近年来,方舟子在美国创办的《新语丝》网站,以学术打假的名义在中国大陆大行其道且畅通无阻。被方舟子及其背后的匿名写手所瞄准的,大都是虽有瑕疵却大义凛然的优秀学者。而方舟子所谓的学术打假的源头,却在于针对法/轮/功的恶毒攻击。
    
     在《书屋》1999年第5期中,方舟子一次性发表了三篇文章,其一是《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其二是《法轮恐怖》,另一篇笔者已经忘记。在《法轮恐怖》一文的结束语中,方舟子写道:“中国不是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是以批判的自由为先决条件的。对于一个人数众多、组织严密、危害治安,而且用种种方式打压不同意见、妨碍别人自由、制造恐怖气氛的‘邪教’团体,只有政府才有能力清除。看透人情世事的佛陀在两千多年前对法/轮/功这类附佛‘邪教’的下场早有预言:‘弟子与师,俱陷王难。’现在大弟子们已陷‘王难’,老师的下场,我们拭目以待。” (博讯 boxun.com)

    
     读到这两篇文章后,笔者写下标题为《郭沫若其人的人品与文风》的一篇长文,其中关于方舟子的结论是:“中国文人自古以来,就与鬼气和杀气难解难分,其‘始作俑者’,非孔子莫属。就是这位动不动就‘天丧予,天丧予’地大呼小叫的老先生,刚‘摄行相事’没几天,便动用国家机器,诛杀了手无寸铁的异己者少正卯。满带着杀气和鬼气的方舟子,虽然‘在海外多年’,却依然不能脱胎换骨。他显然是近乎于本能地练就了一身靠着以理杀人的刀笔根性吃政治饭的看家本事,这种看家本事在‘后现代’的美国,想必没有多少用武之地。于是乎,在技痒难熬的‘吃不开’中,方舟子便只好退而求其次,把下半身留在美国享受‘后现代’文明,把一颗削尖了的脑袋伸回到‘后文革’的祖国,以便在文坛上抢滩圈地逞威风。一句‘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把方舟子怀揣绿卡、心系‘王难’的险恶用心,暴露无遗。”
    
     这篇文章寄给当时的《书屋》主编周实之后,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样无声无息。中国大陆迄今为止也依然维持着只能够发表恶意诅咒法/轮/功的文章,而不能够发表为法/轮/功辩护的文章的文化专制局面。这件事本身就充分证明,中国社会迄今为止依然存在着以国家机器的绝对威权和绝对专制来肆意剥夺公民权利的所谓“王难”,怀揣绿卡的方舟子所扮演的,恰恰就是为王者驱的专制打手的角色。像这样丧心病狂地为专制政权的所谓“王难”效忠尽力的“学术道德”,根本就没有道义可言。
    
     在充分法制化的现代文明社会里,道德已经不再具备政教合一的前文明时代曾经拥有过的“存天理灭人欲”或者说是以理杀人的强制性和杀伤力,而是与宗教信仰一样,变成了只可自律不可害人的个人选择。中国社会现在正处于由前文明时代向文明时代转型过渡的过程之中,以“学术道德”的神圣招牌以理杀人的方舟子,在《新语丝》网站中所布下的,恰恰是一个把拥有严格操作规程的学术研究泛道德化,进而把所谓的“学术道德”纳入替专制强权效力尽忠的孔教儒学的传统轨道之中,实施“存天理灭人欲” 或者说是以理杀人的无耻勾当的话语圈套和巫术骗局,
     如果单看《新语丝》网站,是很难发现方舟子精心设下的话语圈套和巫术骗局的,如果把《新语丝》最近展开的针对于建嵘的匿名围攻,与《世纪沙龙》、《中国治理网》中所表现出的对于于建嵘的民意支持相互对照,事实真相就会昭然若揭。从根本上说,一家以 “学术道德”相标榜并且主要从事学术打假的网站,却偏偏捏造出许多无从查考的伪名字攻击别人,这件事本身就是对于所谓的“学术道德”的最大反讽和彻底颠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DSL《六四真相》真假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六四真相》真假之争系列)
  • 方舟子:怀图雅
  • 方舟子驳童增“非典基因武器”阴谋论
  • 方舟子再驳“非典基因武器”阴谋论
  • 方舟子其人如何玩弄手法剽窃他人著作?
  •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本身就是闹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