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五中全会结束,看中国如何应变未来?
(博讯2005年10月13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中共变了吗? (博讯 boxun.com)

    中共会变吗?
    中共能不变吗?
    
    10月11日,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结束,会议公报内容当天公布,除了公众意料中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获得通过外,并没有看到任何有关人事变动的消息,如传闻辽宁省委书记、团派的李克强将被增补进政治局等,这次都未成真。
    
    事实上,按照中共历史上的惯例和规则,中共人事变动是随时决定的,并不一定要在全会上变化。如"文革"末期邓小平被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是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通过的,且是当时病入膏肓的毛泽东提议的,时间是1976年4月7日。而恢复邓小平的党内外一切职务,是在十届三中全会上正式通过的,当时毛泽东已经死去,"四人帮"已经被逮捕,时间是1977年7月21日。
    
    曾是毛泽东接班人的中央主席华国锋,其最高职务的变动也是"突然袭击式的"。1975年,他还是排在邓小平后面的12名副总理之一,1976年4月由毛泽东突然决定出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10月6日中央几名重要决策者"先下手为强",拘捕"四人帮"后,由政治局会议通过任命华为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决定,以后再在1977年7月举行的中央全会上追认。
    
    再看其它中央领导人,如胡耀邦、赵紫阳出任政治家常委,是在1980年2月举行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选举胡和邓分别担任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同意华国锋辞去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是在1980年11月举行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1989年5月,赵紫阳也是在非正常情况下被废除职务的﹔6月,江泽民出任中央总书记是"乘坐直升机"上去的,后来的十三届四中全会才正式确认。
    
    当然,这些任命都是正式"选举"的,撤职也都是中央全会或政治局通过的。至于领导人的去留是否由某些元老指定的,在中共内部书面的原始证据未公布之前,都应该称作"公开的秘密"--否则起决定作用的"大臣"邓小平就是"大逆不道"。中央任命高级官员,也并非全体党代表说了算,也未必是全体中央委员说了算。几十名政治局委员或几名政治局常委,可以决定,但是如有几位像邓小平这样或在职或退职的元老尚健在,他们当然具有绝对的权威决定中央重要人物的去留。
    
    眼下的中国,已经不是毛泽东时代,也不是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了,中国已经进入复杂的多种利益交织、一个人或几个人很难说了算的进退两难的时代。共产主义道路已经不著边际,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经失去前途,进步政治民主和经济发达的资本主义时代还很遥远,而且国内形势正逼著中共必须解决"反腐败就亡党、不反腐败就亡国"和"贫富差距过大造成的两极分化"等难题,于是中共又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老问题":共产党能不变吗?不变行吗?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2005年9月,李敖在北京打著毛泽东红旗"反红旗",说共产党终会消灭,但不知是不久的现在,还是遥远的将来?
    
    当然,中国国内对中共是否会消灭并没有类似台湾和香港那样可以公开讨论的舆论平台,不过外界对中共未来统治的推测,则到了风风雨雨的地步。如网上转载新闻,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历史系教授林蔚10月11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指出,中国由共产党精英统治的情况难以长久维持,早晚会出现由人民力量决定领导人的情况,外界应有所准备。
    
    这篇题为"中国将出现的人民力量"的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大会之际,媒体上充斥著各种揣测,谈的不是可能的改革措施,而是权力的问题。他说,中国古代皇朝是靠"天命"在统治,但是二十世纪初天命的概念即已消失,而由"人民"和"民主"等概念取代,人民是统治正当性的来源,民主则是决定统治者的方式。自清朝之后,每个统治者嘴巴上都挂著这些概念,即使是毛泽东也一样,不管他实际上有多么独裁专制。人民的概念进入权力传承的游戏规则,但是对实际情况的改变却很缓慢,到现在北京竞逐大位的方式仍更象是清朝的情况,而不像真正的民主。但是这种情况很可能难以持续下去。中国是由政治局、中央军委会等单位成员组成的大约二十名共产党精英统治,这种精英统治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因为这些人无法像毛泽东和邓小平一样,透过战功或者血腥整肃取得绝对的服从。过去省级领导人接到毛泽东或邓小平的电话会发抖,因为知道性命可能不保。现在胡锦涛打电话的时候,省级领导人只会想到要用什么策略来讨价还价。现在共产党精英的权力可说是名存实亡。
    
    该作者表示,无论用任何方法,中国共产党再也无法回到过去那种几乎可绝对控制中国的情况,不管是扩大武装内部安全部队、逮捕更多人、尝试控制包括网际网络在内的所有媒体、刺激经济成长,甚或是共产党进行内部改革,大概都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控制。今天在中国,只有人民才能让领导人或政府享有真正的权力,而这种情况只有透过公开的政治过程才可能发生。自一九八九年天安门屠杀事件后,各省得到更大的自主权,此后北京的权力一直在流失。强人邓小平死后一直存在的这种"没有政治(权力基础)的治理(governance without politics)"的状况,已经快要走到极限。其终结可能由上而下,例如透过很有计划的转型过程来达成。但是更可能的情况是,想要竞逐大位的人尝试诉诸人民来打破精英的把持﹔或者也可能由下而上,民众对贫穷和腐败的不满越来越升高,可能会造成高层变动。作者最后称,北京的共产党统治越来越象是精心安排的戏码,中国观察家无疑会继续注意北京的这场戏。但是他们不应忘记挤在戏院外越来越吵的人民。他说:"我们早晚会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正如《人民日报》的报头仍是毛泽东题写的,天安门上面还悬挂著具有"文革"个人崇拜色彩的毛泽东大幅画像一样,这个现象说明了今天中共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与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通过的各种"建议案"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中央还是同一个中央,延续的套路也是相同的,只不过领导人的名字换了而已。如1991年2月,中共举行十三届七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指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的建议》,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都是举手通过,有历史资料照片为证。
    
    现在这个时候的中央全会,会场上一致通过,与1989年6月24日举行的全会确定江泽民为总书记时的全体委员一致举手通过,又有什么区别呢?众目睽睽之下,谁能够有不举手表决的权利?党中央时刻要求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中央需要全体委员的绝对服从,中央的意志也往往是几位元老或几位政治局常委的意志,中共何曾培养过自己的对立面?尤其具有共产党特色的是,党的领导人只有一个候选人,也不是全体党员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这样的选举就是中共的选举和民主集中制,与几十年前的体制有哪些本质上的区别呢?
    
    由此,是不是可以说中共没有变、没有与时俱进呢?是的,中共是以不变应万变,并不是以万变应万变。尤其是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已经决定实施的计划,中央委员会里的部分中央委员想改变也难。共产党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毛泽东也是至高无上的伟大领袖,"中国的路子走对了"(见1982年9月1日中共十二大开幕时《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社论,标题为《历史性的转变、历史性的会议》),共产党从来没有错过,错的都是"林彪"、"四人帮",甚至还有写检讨的胡耀邦、不写检讨但终生软禁的"搞分裂党"的赵紫阳都有错,个人错不能证明中央也是错的,总书记有问题并不代表政治局常委有问题。
    
    2005年10月11月,无比神秘的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一闭幕,代表中南海声音的新华社已经提前把将在12日见报的《人民日报》社论公开发表,题目是《在新的发展起点上阔步前进》。社论提到这次全会如何重要,并说明"会议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明确了我国下一个五年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方针、奋斗目标、主要任务和重大举措,是一次民主、团结、务实的会议,是一次激励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在新的发展起点上继续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宏伟目标迈进的会议",并具体到"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这句胡锦涛语录,全会充分肯定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以来中央政治局的工作,一致认为"这些工作的推进和成效的取得,是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正确领导的结果,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是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辛勤工作的结果",会议还提到胡锦涛作了重要讲话,但在公报和新闻中却没有同时公布,不知道总书记又有什么新的发展观?也不知道会议的各项任务到底都是哪些具体的任务?是否有人事方面的任务?
    
    "面向未来,我们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公报上这句话到底意味著什么呢?是开启政治体制改革,还是继续保持邓小平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聚精会神搞民主宪政建设、一心一意谋公民社会发展"吗?对不起,现在还看不到答案。
    
    共产党是否落后?共产党的将来如何?似乎可以从今天的朝鲜共产党身上看到,比如我们从公开的朝鲜政治细节看到:10月10日,朝鲜劳动党在平壤举行成立60周年纪念阅兵仪式,金日成和金正日大幅画像高高在上,显示出个人权力的象征,又是国家稳定和繁荣的象征。可是,朝鲜并非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更不是一个发达的国家。其惟一的劳动党执政几十年来,国民就连吃饭都成为问题,新闻却不准报道,电视台和广播电台也没有任何负面的"杂音",全国舆论一律,一如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时代。
    
    据10月11日韩国东亚日报报道,10月2日从朝鲜返回的中国商人崔永浩(化名)透露:朝鲜新实行的"新供给制度最大的特点是,低价卖给到工作岗位上班的人,高价卖给不出勤的人。玉米的销售价格就有每公斤40元朝币和190元朝币两种。"该报指朝鲜现有制度的分配方式是把供给量分成等级。从事有害劳动和重力劳动的人每日供给量为900克(不吃饱无法干重活,无法被压迫),但家里的抚养家属只能得到300克(吃不饱,可以慢慢等死)。该制度被解释为是一种苦肉计,目的在于让那些不堪忍受10余年经济困难而离开工作岗位下海的居民重返岗位(逼迫人民无私奉献,如毛泽东时代实行食品供给制、取消加班费、稿酬和奖金)。所以,当人们肚子饿得乱叫的时候,难道还向往自由吗?难道不乖乖地向极权低头、向暴力投降并崇拜吗?
    
    对于一些"伟大"国家来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真理,"饿肚子决定著国家稳定"、"人们没吃饭却决定著独裁者健康长寿"也是国家最大的客观现实(事实上是专制独裁国家人民的悲剧)。再者,某些共产党国家还实行接班制,江山是老子使用革命暴力打下来的,儿子也要永远继承下去,不能让给外人,更不能实行民主制度,严防死守资产阶级自由化、颜色革命和和平演变,禁止媒体提倡新闻自由和宪政。如香港凤凰网披露,朝鲜正在决定金正日未来的接班人,国内正在学习"金正哲才是真正的接班人"。国家只有一个接班人,一种伟大的声音,正如这个国家进入"巴别塔"下的变乱时代。
    
    不过,无论朝鲜如何专制和个人崇拜,以及百姓如何吃不饱肚子,中国都是朝鲜的紧邻,每年都给予大力支持,而不是按照本国或西方国家的标准进行比较和评议。如10月11 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称中朝"作为友好邻邦,我们在朝鲜面临困难的时候,每年都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合作,今年也不例外"。
    
    10月10日,中共全会召开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致电金正日称,"在光荣的朝鲜劳动党成立60周年之际"向朝鲜致以诚挚的祝贺,"我们相信,在金正日总书记的领导下,朝鲜人民一定会在建设朝鲜式社会主义、实现自主和平统一和发展对外关系等方面不断取得新的更大的成就。"
    
    中共和朝鲜劳动党都是共产党,都是不同的伟大领袖亲自缔造和领导的、具有长期革命斗争历史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有著"唇亡齿寒"的相互依赖的关系,所以胡锦涛还"衷心祝愿中朝友谊与时俱进,代代相传!"
    
    以往我们说,苏联的今天是我们的明天。现在,是不是中国的今天是朝鲜的明天呢?什么时候,世界最强国美国才是中国的明天呢?
    
    四天时间,在外界没有丝毫信息披露的神秘气氛笼罩下,中共第十六届五中全会终于闭幕,如期发布了与以往全会一样"滴水不漏"的公报,通过了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将要如期审议并通过。至于政治体制改革,以及未来的中共是否变、如何变、怎么变的问题,都尚是未知,而且非常神秘。
    
    面向未来,中共站在一个怎样的历史起点上?解铃还需系铃人,中共的未知只能由中共自己来回答,中共生死存亡的命运问题只能由中共自己来决定。
    
    
    亚洲时报在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晓华:五中全会人事调整,空穴来风
  • 李天笑: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的虚与实
  • 龙王爷光临五中全会/林保华
  • 中共五中全会议题海内外关注 (图)
  •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聚焦天津/林保华
  • 中共五中全会要干什么?/林信舒
  • 林保华:内忧外患困扰中共五中全会
  • 中共五中全会:能源政策触发利益博弈
  • 五中全会前 第四代字眼首现中央媒体
  • 解读中共五中全会(四) “精神分裂”的五中全会
  • 中国共产党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全文)
  • 中国共产党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1)
  • 解读中共五中全会(三):自主创新是否发展民主的一道暗著?
  • 五中全会搬出党章与人理论
  • 五中全会拍板五千亿开拓天津新区
  • 五中全会第一天程序问题争吵激烈
  • 析中共五中全会面临严峻社会问题
  • 中共五中全会召开设法解决贫富悬殊(图)
  • 解读中共五中全会(二):胡锦涛强势推行“和谐社会”路线
  • 中共将开五中全会 讨论议题引关注(图)
  • 解读中共五中全会(一):团派新星崭露头角?
  • 胡锦涛将利用五中全会巩固权力?
  • 五中全会前夕:江泽民胡锦涛密集访问天津惹关注
  • 五中全会前夕:江泽民胡锦涛密集访问天津惹关注
  • 五中全会前 人民日报文章只提三个代表
  • 五中全会体制改革:强县扩权浮上抬面
  •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10月举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