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前高级讲师姚国祥:请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再说我国教育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原抚顺市艺术幼师第一任校长、高级讲师,辽宁省学前教育研究会顾问组组长 姚国祥

     2005 年8月,我曾以《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能为困难群众做什么?》为题,给有关领导同志和领导机关送去了一份材料,请求有关方面关心和解决“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的迫切问题。 (博讯 boxun.com)

    到现在为止,没有接到有关方面的答复。现在,我再就这方面的问题,发表一点意见。

国家教育部的进步

    国家教育部虽然没有任何答复(按照党章,按照“信访条例”,按照“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要求,国家教育部有责任作出答复),但是,应当说,还是有所进步。

    国家教育部宣布,凡支援西部的高校毕业生,期满仍留在西部工作的,学习期间的助学贷款可由国家代为偿还。这无疑是一个喜讯。

    9月12日,主管这方面工作的国家教育部张保庆副部长,在中央电视台《决策者说》中露面,回答了群众关心的一些问题,承认“现在这个学费是贵”; “资助高校家庭贫困的学业,这应该说是我们国家一个大政策,这个事情应该做好,也是我们政府必须要履行的责任,该做好的事情没有做好,但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个东西就落实不下去呢?所以我确实感到很生气,也有点无可奈何”;关于助学贷款,张保庆副部长说:“随着大学收费制度的改革,经济困难学生问题日益凸显。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字,到2004年,全国普通高校中经济困难的学生约 240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20%。为了保证这些经济困难学生能够有学上,国家在1999年试行,并于2000年正式推出了国家助学贷款政策。但是到2004年6月底,实行五年的国家助学贷款实际发放仅52亿元,全国约80 万学生享受了贷款,与有关部门最初的预计相去甚远。针对各方反映,2004年7月,国务院转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国家助学贷款工作的若干意见》,对原有政策做出了调整。但据教育部的统计,实行新机制的2004年至2005年里,全国新增审批贷款学生65万多人,审批合同金额51.5亿元,虽然较之前有很大进步,但距离一年100亿元的基本理想目标仍有相当差距。”

    特别是当主持人提出:现在从全国大面上来讲,政府对教育的投入怎么样?张保庆副部长坦率地承认:“不足。现在我的判断是,现在影响我们教育健康持续和谐发展的因素很多,但现在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之一,就是投入不足,就是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不足,或者换句话说,政府的投入滞后于我们教育的改革和发展,这仍然是制约我们当前教育发展的一个最关键的因素之一。”

    国家教育部还三令五申:高校的学费不准再抬高;贫困学生接到录取通知书,要为他们设立绿色通道;所有高校,不准许因学费问题将已录取学生拒之门外,等等。

    对于困难群众来说,对于贫困学生来说,国家教育部的这些举措,无疑是雪中送炭,温暖了许多人的心坎。

情况不容乐观

    情况有了改善,但问题仍然没有根本解决。九成以上的群众认为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足,八成以上的百姓对我国教育的现状不满,“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等情况,仍然困扰着我们。

    两个多月来,从报刊和网站上经常看到一些反映这方面情况的材料,现在摘录其中的一些段落:

    《教育已成中国人不折不扣的国耻》(2005年8月25日新浪网):我不知道中国人有多少人知道《马燕日记》?“马燕其实只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一名小女孩,然而她的‘马燕日记’却轰动了全欧洲。她在日记本上写道:‘今年我上不起学了,我回来种田,供养弟弟上学,我一想起校园的欢笑声,就像在学校读书一样。我多么想读书啊!可是我家没钱。’马燕的日记是被法国解放日报记者发现的,并在报上连载,反响强烈。她的日记已被译成法、英、德、意多种文字,欧洲人被感动得纷纷写信慰问、捐款。后来,马燕及当地 60个孩子因外国人的关心而能上学了,马燕成为她村中第一个女初中生。”“看到‘马燕日记’事件时,作为中国人,我有种羞愧感,我为这个政府而感到羞耻!翻开报纸,打开电视,眼前是一片繁荣,中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发展奇迹,但是为何还有那么多适龄儿童没有学校可上?!以今天的中国国力难道不能使中国的每个孩子有学可上?!难道盖不起小学,使每个孩子都有课桌、有免费书本吗?!” “下面这则消息可能你不信,开始时,我都无法相信,觉得怎么可能?!但这是事实,由不得你不信!—2003 年9月9日 至21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教育权报告员托马舍夫斯基,应zgzf的邀请,考察了中国的教育状况。中国的教育经费只占全国生产总值的2%,而且政府预算只占教育总经费的53%,剩下的47%则要求家长或其他来源去填补。随后她公布的材料显示中国的人均教育开支之少,连穷国乌干达都比不上!”“—什么国耻?这便是不折不扣的国耻!!哪一国稍有责任心的政府会这样办教育?!哪一国公民竟连自己的教育经费都不清楚?!抓我坐牢我也要说—九年义务教育成了人所共知的谎言,这不是政府失职,而是渎职!”“李昌平的话便可最好的证明上面的数据,在一次访谈中,他说现在农村教育的情况有的比二十多年前还不如!他自己是70年代后期上的中学,当时贫下中农管学校,收费很低,一年只收两块钱,虽然农民很穷,还能供孩子念书。当时教师的责任心强,和学生的关系也比现在好。现在农村孩子上小学一年500元,上初中1000元,上高中好几千,家民收入那么低,已经上不起学了!” “不仅是教育经费的问题,教育政策也大有问题。大陆教育经费本来不多,但政府将数百亿教育经费投放到少数名牌大学,而更需要投入的基础教育却资金严重匮乏。政府搞了祸国殃民的教育产业化以后,广大贫困农民,中下层人民的孩子相当于被卡在教育门槛之外了,因为他们根本交不起学费!从1994年,中国的高校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叫贫困生群体。我这里有两组数据,一个是新华社 2001年1月8日发布的对北京 14所高校的调查,那上面公布说,贫困生占14所高校的25%。但是北京青年报差不多同时发布的一个调查,说高达30%多。这是中央一级的院校。贫困生、农村来的孩子应该少一些,大城市的生源多一些。那么在底下的院校多一些。中国的普通民众在教育支出的重压下苦不堪言。有人根据对比,说中国今天的普通高等教育的收费相当于民国30年的贵族学校,但即使在那个时代、北洋军阀时代师范院校都是不收费的。那时候很多贫困人家的子弟想要读书都只能读师范院校,就是因为师范院校不收费。但是现在师范院校也收费了。何清涟曾到湖南的常德师范大学讲课,说到收费问题,学生他们就哭起来了。最后她调查了一下,他们哪儿一年收费是3千8,很多常德那个地方的农民的家庭年收入是一千二百块钱。所以要拿出三千八来供一个孩子读书,几乎是不可能的。”“根据《世界银行发展报告》,我国的教育经费占政府预算在 94年降到了2%以下,在世界 151个国家中,名列第149位。全国仍有1/4的县没有普及小学教育,中学升学率只有10%。全国平均中学升学率只有44%,也就是说,全国有56%的孩子没有读到中学。全国大学升学率不到2%。有些人说了,咱们中国穷,没有钱办教育。那是唬弄不了了解真相的老百姓的。诸位知否,建国50周年时,据说一次国庆就花了上千亿!‘国庆盛典、世界第一’,已逝的李慎之先生说:‘希特勒死了,斯大林死了,世界上追求这种壮观的场面的国家应该是不多了。以我之陋,猜想也许只有金正日领导下的朝鲜才有这样的劲头’。但这上千亿除了让中国人自我膨胀,让外人窃笑外,再也没有什么了;一个神五又是上千亿!我是为神五上天而骄傲,但我更为中国的教育而耻辱;1999年,350万辆公车吞掉了3000多个亿人民币左右!看来中国的确是进步了!”

    《广东贫困大学生已超10万 女生深夜垃圾箱捡剩饭》 ( 2005年8月17日 信息日报): “记者日前从广东省教育厅获悉,目前,广东省贫困大学生的比例已经达到13%-15%左右,特困生高达5%左右,也就是说,平均每100个广东大学生中,至少有13个贫困生,5个特困生。以目前全省 80万在校生计算,全省的贫困大学生已经突破10万人。虽然广东省教育厅及广东高校相继采取了奖、贷、助、学费减免、特殊困难补助、绿色通道等多种措施帮助大学生完成学业,但能够申请到国家助学贷款的还不到一半,靠勤工俭学岗位解决生活困难的也仅占贫困生的三成多!而无法靠这两个途径来解决上学问题的大学生,在多数靠举债或学校设立的‘绿色通道’进入学校后,由于家里几乎不可能再有经济来源,使这些在校学生不仅生活异常艰难,学费更成了他们身上沉重的负担。”“记者调查发现,在广州的10多所高校中,华南农业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东工业大学等高校的贫困生占了绝大多数比例,这与其招生规模大,学生大多来自贫困山区或农村不无关系。在这些高校,贫困生占了20%左右。特困生更是高达 8%,有些连基本生活保障都达不到,这些贫困生基本上都是处于当地贫困线以下,甚至有的五口之家年收入只有2000 元。”“他们大多数入校时已经身无分文,都是家人流着眼泪四处举债,欠下一笔对他们来讲无异于天文数字巨款。入校后,他们只能通过高校开设的绿色通道先免费入学。以华南师范大学为例,每年入学新生有6000人左右,因为贫困办绿色通道入学的就有400多人,其中特困生有近300人。广东工业大学每年有一万多新生,贫困生达2000多人,每年不能交足学费的就有1000多人。”“因为贫困,他们连早饭吃与不吃也要斟酌再三;因为贫困,有的学生不得在漆黑的夜里到校园的垃圾桶里翻捡食物……”请听听这些催人泪下的故事:

    档案001号竹叶,深夜捡剩饭吃的瘦小女孩,家在广东揭阳山区一个出了名的贫困村,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学费成了大问题,父母跑遍了所有能借到钱的地方,在村民的帮助下,竹叶终于怀揣着5000多元钱来到了学校。可交了学费和住宿费后,几乎已身无分文。学校为她找了一份兼职,每月150元。每次独自一个到食堂吃饭,只花一元五,一天伙食费控制在三元之内。学校的清洁工王婶,多次发现她深夜到垃圾桶里捡剩饭充饥!据了解,她今年的学费还没有着落。

    档案002号阿朵,父母都是广东茂名电白农民,父母为了让她上大学,借遍了所有能借钱的人家,大一的学费还是分两期交的;入学后,懂事的阿朵就再也没有向父母要过生活费,靠在收发室勤工俭学的180元维持最低生活;中学时期就患中耳炎,没钱治病,去年年底已经失去全部听力,教师讲课根本听不见,靠看书抄笔记复习功课,有些科目考得比很多同学都好;她每天起早贪黑看书学习,她说:生活再艰苦,我不怕,就怕没钱交学费。

    档案003号清风,来自梅州大埔一个偏远山村,家中本就贫寒,不幸去年父亲因癌症去世,欠下了巨额债务;开学时,在全村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凑足 6000元学费、住宿费;他现在兼几份“工作”,寒暑假也不回家,顿顿是白饭加盐水煮青菜,他说:学校的兼职可以保证生活问题,可学费对他来说仍是遥不可及的大数目,交不起学费是最大的负担!

    档案004号,虎子,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全年的收成折合成人民币还不到4000元。全家举债供他读书,令他倍感压力,曾经为了患重病的父亲的药费,辍学一年,又考上大学,看着学费单担心再辍学,在欠下学校数千元的学费和生活费后,虎子坐进了大学课堂,然而生活的穷困却让这个不到 20岁的孩子时刻担心会第二次辍学。为了不挨饿四处找兼职,想起巨额学费就很不安。

    档案005号山峰,在大一下学期开学初,阿峰向学校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虽然可以消除学费之忧,但还有新学期近2000元的住宿和教材及水电等费用压在肩上,我必须想办法解决它。”为了筹集这笔款,山峰正在努力做着三份兼职。6:10就要起床扫马路,7:30在烈日下卖报纸,15:00开始教英语,两百多元熬完一个月。

    档案006号美美,来自贵州黔南一偏远的少数民族集居的山村,缺少文化的父母只能靠一亩多的薄地来养活一家七口;2004年,美美被广东某大学录取了。但为了给她筹到数千元的学费,美美父母失眠了。“看着负债累累的家庭和父母憔悴的脸,我那时真想放弃读大学。 ”美美说话时带点哽咽。最终在父母的支持下,在亲戚的帮助下,美美带着2000块钱走进了高校的大门。今年大一结束前,父亲从家里又借了 2000块钱,暂时交清了学费。但她到现在还没有钱交1500元的住宿费。美美告诉记者说,她去年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但没有批下来。懂事的美美进入大学后,就下决心不再向家里人伸手要生活费,她在学校的勤工助学机构当起了清洁工,每天早上6时许,当校园的同学还在睡梦中的时候,美美就开始打扫学生公寓卫生。美美学习非常勤奋,打工不误学习,成绩全班第一。

    《中国教育到了该认真选择何去何从的时候了》(2005-09-01新浪网):教育的一只脚已深深陷入敛钱战场的泥淖之中。先看基础教育。基础教育,特别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本是国家对其全体公民未来发展的奠基教育,是对其未来建设者的智力投资,应是由国家举办的无偿教育,但实际情况是,无论小学还是初中,都变着法子找各种借口实行收费。这些收费学校虽然减轻了政府财政负担,但却违背了义务教育的宗旨,有钱就可以上好学校,孩子们起跑线上就有了等级差别,违背了教育公正平等的原则。到了高中阶段,收取学费已经合法合理,但千八百元的学费无法满足学校剑财的欲望,于是有了新招:招收自费生。按学校的教学能力本来可以招收800人,却只制定招收500人的招生计划,余下的300 个指标拿钱才能 进来(其中还有大、小自费之分),费用当然每个学生得万元以上,就是按一万元计算,一下子就是300万。教育行政当局和学校高高兴兴地就地瓜分享用,可就苦了学生家长,自己的孩子和别的孩子只差一两分就得高价入学,更有些家长,眼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考分低得多,因为有钱就可以进重点高中,而自己没有办法筹措到学费只能让孩子进普通高中或者就此结束了学业。再看高等教育。近些年来,高等教育的招生数额成倍地增长,本已超过了就业水平,不知哪个能人又想出了一个高着:扩招。扩招和重点高中的自费生是一个道理,用的是国家的教育资源,却让学生自费学习。扩招一个少则5万,多则10万8万,就是5万,每年扩招400人就是2千万,可以象征性地装新装新教室,买点实验设备,主要是学校领导们更新轿车、出国旅游(叫考察)、发放奖金,教师们增加讲课费都有了滚滚财源。大学的学费本来已经逐年攀升,包括食宿费每个大学生一年总得1万元以上,使很多贫困家庭已经不堪重负。

    《专家建议高校贫困生应免学费》(2005年9月4日新京报):

    亚洲开发银行北京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汤敏在出席博客网举办的“从教育收费看教育改革研讨会”时提出,义务教育是全体人民都受益的事情,应该由国家财政来投资。我国对义务教育的投资是远远低于全世界的平均水平,这个现象非常不正常。 “如果说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我们财政资金不足,不能达到全部免费的话,现在我们实际上已经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而对于高等教育,汤敏认为,作为受益者,政府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首先应让所有贫困学生全免学费,还要给一些生活费。“这部分学生大概占大学生里头的20%左右,也就是说对这20%应该全免学费”。

    《吃人啊!中国大学学费10年翻了20倍》 ( 2005-09-06新浪网):王燕(化名)是陕西某医学院一名大一女生,每年5000 多元的学费逼得她和全家走投无路。除了幸福的期许之外,她再没有任何可供交易本钱。于是,王燕在网上公开发出“征婚信息”:如果有人愿意代为支付学费,她“保证毕业后嫁给他”。有人就此骂王燕“出卖了尊严”。但更多的人对她的困境给予同情,毕竟,每年近万元的学费及生活费,对于来自贫困山区的王燕来说,近乎是一个天文数字。据统计,2004年,中国农民年平均纯收2936元。也就是说,供养一个大学生,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需要一个农民13年的纯收入!王燕的困境在当下绝非个例,比她更为决绝和惨烈者不胜枚举。去年8月,辽宁辽阳市一位农村学生孙大朋考上大学后,其父孙守军因交不起学费而自杀;陕西榆林农民景统仕,其女儿被东北师大录取后,为凑1万元学费,一连外出几天借钱无功而返,最终喝农药自尽;陕西宝鸡市学生小丁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复旦大学,然而接到录取通知书刚10天,其父却因无力筹措儿子的学费,跳楼自杀……“学费在吃人!”这不仅仅是孙大朋们的钻心之痛,也正在成为我们身边众多家长们的切身感受。据几天前的新华社报道,1994年至今,国内大学学费从每年几百元一路飚升至每年5000元-8000元不等,10年间学费猛涨20倍,而此期间国民人均收增长不到4 倍。针对此,有人援引另一组数据,继续为国内大学收费的“合理性”辩护。据今年 5月8日公布的“全球高等教育排行榜”,日本为全球学费开支最昂贵的国家,学生平均一年的教育支出(包括学费和生活开支)为8930英镑,是中国学生的10倍左右。表面看,没错,殊不知,中国人均GDP仅为1000美元左右,而日本人均 GDP为3.1万美元,是中国的 31倍,从支付比例看,日本人支付8930英镑(约合人民币11万元)仅相当于我国居民支付3550元。也就是说,中国现阶段大学生的支出是世界最高的3倍以上!据世界银行年度报告显示,世界各国“公共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平均为4.8%,高收入国家为5.7%(美国为 7%),低收入国家为4%。而我国的情况是,公共教育经费只占到GDP的3.19%。南京大学社会学系张玉林先生据此测算出,从1985年到2003年,政府欠教育的经费总计为10100亿元。“这部分支出实际上转嫁给了大学生的家长。”另据世界银行对33个国家的统计,家庭所交纳的学费占公立高等学校经费的比例平均是1/8到1/9。而中国目前培养一个大学生的年均成本是1万元到1.5万元,家庭承担的费用占 1/3到1/2。仅以欧洲为例,许多国家都实行大学免费或低收费制度:德国对本国和外籍大学生一律实行免费就读;北欧各国也实行大学免费,从1998年起开始试行收费办法;不少东欧国家也实行免费或低收费制度。针对中国的现实状况,北师大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所所长劳凯声并不赞同大学免费或降低学费的观点。他认为,无论把学费降到多低,总会有人缴不起学费。因此,应该从保障机制上寻求问题的解决办法。比如,日本所有的大学生全部是通过贷款来解决学费问题的。贷款的期限很长,可以在20年内还清。虽然中国现在也有助学贷款制度,但主要依靠商业贷款,银行积极性低、还贷期短,目前实际效果非常有限。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则认为,这些只是表象。真正根源是,政府不愿意出更多的钱,却又急于实现教育的高速发展,于是以教育产业化的名义将成本转嫁到了国民身上。

    《女儿考上大学贫困母亲自杀 悲剧暴露助困软肋》(2005年9月21日新华网):在当地政府、交警的资助下,18岁的云南女孩邓欣(化名)终于跨进了大学门槛。然而,没有喜悦,只有痛悔:“我宁可没有考上,宁可永远在家里种地种田,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是我害了妈妈。”一个多月来,她的泪水几乎没有干过。上大学高额费用的压力,杀了她的妈妈。 邓欣的家乡云南省沾益县盘江乡大兴村是个贫困村,“很多人家除了种地,没别的收入来源。有的人家连买盐巴的钱都没有。”邓欣说。邓家也是常常没钱买盐的人家之一,妈妈李粉香一个人挑着全家的生活重担。邓欣的爸爸邓云华在花山镇煤矿上给人打工装煤车,2002年5月的一天,这个消瘦的汉子在干活时突然晕倒。诊断是脑血管梗塞,抢救过来的邓云华半边身子不能动弹,完全丧失了劳动力。妈妈李粉香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一直在吃药;倒下的邓云华让这个年收入不过几百元的家雪上加霜,李粉香到处借钱给丈夫治病,外债欠了1万多元——对一个常常连买盐钱都没有的家庭,这笔钱简直是天文数字。奶奶70岁了,妹妹15岁,刚上初三,哪儿都得花钱。“妈妈压力太大!邓欣说。6月28 日,她查到了自己的高考分数,510分,不 出意外的话,她将在昆明医学院完成4年的本科学业。从知道女儿高考分数开始,李粉香就天天叹息。“妈妈不知道怎么给我筹集学费,一年好几千元啊!还得供妹妹,至少要让她念完初中吧?”外债累累的邓家现在要借50元钱都成了大问题。李粉香越来越绝望。 8月1日早晨9点多 ,奶奶发觉不对劲:“她起得很早,给我倒了水,放好药,还把柴劈好搁好。可这时屋里好一阵没有动静了。我起来突然看见,她已经……”谈起那个刻骨铭心的早晨,奶奶也泣不成声。

    《贫困大学生母亲哭诉:我们全家被高学费压弯腰》(2005年10月6日新华网):我国高等学校连续扩招几年后,越来越多的学生有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但学费的提高也是给部分贫困家庭带来沉重负担。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对于贫困家庭尤其是低保家庭来说,高额学费仍然像座山一样难以承受,有的家庭还出现了借债供子女读大学的情况。在一个午后,53岁的彭 女士向记者敞开了心扉,哭诉了女儿升入大学后,一家人生活上发生的变化,以及女儿的大学生活:自从女儿考上大学以后,我们一家就被每年的学费压弯了腰。由于身体不好,我不能外出打工。丈夫已经54岁了,在外打工一个月能有300多元收入,加上“低保”290元,全家每月总收入600多元,勉强可以维持温饱。甜甜上大学后,我们的经济能力一下子承受不了了。第一年开学要交学费4800元,住宿费500元,还有被褥费、人身保险、办卡押金等总共7000元。我们两口把这几年的一点积蓄拿出来,勉强凑够了。我们每个月还给甜甜寄200元-300元生活费,这一年甜甜的花费大约9000元。这点钱在富裕的人家不算什么,但是在我们家就是一座大山,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的女儿甜甜很知道节约,生活费能省就省。有一次,甜甜对我说,学校菜涨价了,2元一份的涨到了3元,买半份还不行,要吃菜一顿饭就要四五元钱。为了省钱,甜甜顿顿吃烧饼,每星期只吃一次菜,权当改善一下生活。彭女士说:第二年的学费我们再也拿不出了,没办法,丈夫向同事借了3000元,到现在还没还上。第三年,我向一个关系不错的老邻居借了3000元,一年过去了,也没还上。你不知道向别人借钱的滋味,借钱时张不开口,还不上钱脸没处放,每次见到人家都要绕道走。大学三年总算硬撑下来了,算算帐,总支出大约2.7万元,前几年的一点积蓄全用上了,还借了6000元债。孩子今年大专毕业,我们本以为熬到了头。可没想到,甜甜又通过专升本考上了本科学校。孩子努力上进本来是件好事,可我们实在是供不起啊。

    《贫困大学新生故事:我那辛劳的父亲母亲》(2005年8月21日长江日报)许昌,刚看到录取通知书,全家人一阵欢喜,可坐下来一想就开始发愁。家里一年的收入不过5000元左右,除了吃饭、穿衣,还要买种子、化肥。七七八八用下来,家里现在的存折上就只剩下1500元。可大儿子一年学费、生活费加起来最少都得要1万元。小儿子也要上高中了,也需要2000多元,这钱从哪里挣?伢们这几年读书,把一点家底掏光了,能借的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这个铁打的庄稼汉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没用,每日长嘘短叹。许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背着家人大哭了一场,藏起录取通知书,做好了外出打工的准备。他希望弟弟不要再因贫苦而辍学。许贤超夫妻俩知道大儿子的打算后,也是老泪纵横,他们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坚决反对他外出打工:“就是砸锅卖铁,爸妈也要供你读大学。家里就指望你们哥俩出人头地了。 ”

    《新华时评:绝不能对教育不公平现象听之任之》 (2005年9月15日新华网):教育不公平不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必然规律。如果把这一现象当作规律,完全让市场配置教育资源,教育不公平的问题不仅解决不了,而且会越来越严重,老百姓的怨气也会越来越大,最终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众所周知,在许多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中小学教育资源并非靠市场来配置,政府努力保障对教育的投入,公立中小学没有名校与普校之分,农村学校和城市学校也没有多少差别。哪个学校弱,政府就扶持哪个,教师的收入没有高低之分,这种均衡配置教育资源的方式,基本保证了教育公平。教育不公平是我国现阶段的一种客观存在,改变它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但是,我们绝不能对这种现象听之任之,更不能为教育不公平张目,而是要努力促进教育公平的实现,事实上,解决办法是有的,关键是一些地方政府能否下决心去做。比如,在有条件的地方,财政可以对农村学校多投入一些资金,给农村教师多增加一些工资或补贴;在同一城市,政府可以尝试均衡调配师资力量,让名师平均分布在各个学校,并对各校教师的工资收入统一标准;使用财政资金的着力点放在消灭学校之间的差别等。这样做虽然有一定难度,但我们可以进行试点,稳步推进。老百姓对教育不公平的意见很大,这关系到社会和谐发展和国家长治久安。因此。各地政府应该积极行动,千方百计解决教育不公平问题;无所作为、任其发展、消极对待,都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新华访谈》论坛(2005年9月26日新华网): [主持人]“在我国,教育一直是一个欣欣向荣的事业。然而,一段时间以来,高等教育收费却成为了社会各界焦虑关注的热话题。我国高等教育收费在世界上到底处于什么水平?从支付能力看,一段时期以来,有人甚至将教育、医疗、住房三大消费称为国人头上的‘新三座大山’,那么,国人的教育负担到底多少才比较公平合理呢?” “今天,新华网将邀请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阎光才 博士做客新华访谈,就高等教育收费问题以及由此而展开的相关话题,如我国高教收费的合理性、定位原则、一些亟待改革的方面、问题和原因等,与新华网友在线交流,欢迎网友踊跃参与提问。也欢迎您,阎教授。”“为了准备本期访谈,我查阅了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媒体关于高教收费的报道,下面一些说法颇有些让人不寒而栗:‘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教育组织’、‘大学一年学费相当于一个贫困县农民35年的纯收入’、‘我国大学收费是世界上最富国家的三倍’等等。另外,我还调阅了一份资料:有关部门的统计,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分别为6422元 2936元,如果按照每名贫困大学生平均支出7000元计算(含学费、生活费和住宿费),一个人本科4年最少花费2.8万元,相当于贫困县一个农民35年的纯收,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嘉宾阎光才]:应该说最初确定学费政策的时候,肯定考虑到了居民的承受能力。从98年到现在,高等教育的收费额度提高非常快,这个过程中可能是忽视了普通居民的支付承受能力问题。至于学费制定究竟怎么算合理,首先我要说,网友关心的很多高等教育收费的问题,可能是涉及高等教育公平的问题。首先回答收费与免费,我们看世界上像北欧国家,高等教育基本属于免费;欧洲大陆的像德、法国现在已经开始有所改革,但是实际上仅仅是象征性收费,基本还属于免费的。英国开始实行在大部分西方发达国家,除美国、日本以外,高等教育基本都是公共资金的支持。所以就整体趋势而言,高等教育在大部分国家、西方发达国家个人支出并不是很大,这是客观的现实。……[主持人]:今天我们与阎教授探讨了那么多,或许我们还要再加深探讨,并且我们必须要探讨下去因为这是一个顽疾,也还因为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所说,教育太重要了,搞好教育也太难了。但是,再难也要搞好。因为教育育人是百年大计。我们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努力,高等教育高收费问题将最终能够得以解决,不再成为国人挥之不去的痛,不再酿造一个个家庭痛苦,所有这一切都将成为我国教育历史中一段大海捞针的经历。

请向人民群众交代

    够了!我摘录的够多的了!而这只是孤陋寡闻的我所能看到的一部分材料。

    每当看到这样的材料,这样的血泪申述,总是心潮澎湃,心情沉重。

    我没有上过大学。抗日战争时期,我辗转逃难,流离失所,最后同家庭也失去了联系。当时,爱国教育家顾惠人先生不愿在日寇铁蹄下办学,将嘉兴秀州中学(一度为华东联中)迁到内地,办起了江西赣州基督教联合中学,收留了不少江浙战区的流亡学生,解决了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困难。我就是在这所学校里,依靠学校救济和生产互助(即现在的勤工俭学),度过了两年半的艰苦的初中学习生活。很多人不知道,李政道 先生就是在这所学校里完成了他的高中学业,他也得到了这所学校 和顾惠人先生的热心帮助。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我在现在的北京交通大学附设的中等技术科上了一年学,十七岁的我就投奔到解放区来了!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沧桑,我深深体会到“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的苦涩滋味。“安得广厦千万间……”啊!

    我无限同情这些因为贫穷而失学、因为上学而更加贫穷的孩子。我们不能只是说说而已。1995年到今年,我以办学收入和自己收入,帮扶了新宾县尹家小学的24个孩子,总计一万元。我今后还将尽力去做。记得9 月27日,我们到尹家小学送去今年资助 1000元钱的时候,一个名叫郭健的男孩子,带病从家里来看望我们。前一阶段,他得阑尾炎,医院治疗要300元钱。他说:“别说300元,就是30元也拿不出来啊!”他硬挺着,结果肠穿孔了,在学校老师、乡镇干部和乡亲们的帮助下,紧急抢救,现在还没有痊愈。我们把郭健列入今年的救助名单。他紧握着我的手,我们同时流出了热泪。农村的孩子实在困难啊!对于三农,对于农村的教育,对于农村的孩子,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怀和帮助啊!

    我不知道,国家教育部的前任、现任部长,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和责任感?对于我们这样的群众,可以不加理采,但是,对于八成以上、九成以上人民群众的意见,对于许许多多“穷人”和“穷人孩子”的血泪申诉,可不应当无动于衷啊!

    请两位部长和有关领导,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能为困难群众做什么?/姚国祥
  • 一个高级讲师的呐喊:但愿不要走过场─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姚国祥
  • 给《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两份材料/姚国祥
  • 前校长、高级讲师姚国祥:再谈我国的教育(触目惊心)
  • 姚国祥:对于几个重大问题的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