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澳门第一黑案”受害人黄坤驳澳门终审法院院长乌龙“意见”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由大陆著名学者:巩胜利转发)
    
     作者:黄坤 (博讯 boxun.com)

    
    2005年10月10日,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网站、《澳门日报》分别以澳门法官委员会及澳门终审法院院长岑浩辉就我——黄坤诉澳门初级法院办理“澳门第一黑案”发表《法官委员会就一名市民之物业被初级法院司法变卖事件之意见》(本文下简称为“意见”),该“意见”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无视法律,为“玩忽职守”开脱,甚至推卸由个别法官、法院的一切违反《法律》的责任。现黄坤本人特别声明如下:
    
    A、澳门初级法院第CEO-047-00-3民事执行“拍卖黄坤房屋案”,是澳门初级法院一手制造的“澳门第一黑案”。自所以称自为“澳门第一黑案”,这是因为:第(1)、黄坤(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基本法》第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内第一使用语文为‘中文’,而语文Wong Kuan次之)本人连0.001%的任何法律责任也没有,是法院法官强加给黄坤的;第(2)、澳门初级法院、法官及批准初级法院拍卖黄坤物业的上级司法机关,凭什么法律证据就实施对我黄坤的房屋及财产拍卖?拍卖我的房屋,要不要有澳门“法律”的依据?依据什么拍卖黄坤的物业?经过了立案、取证、验证、等等所有法律的程序了吗?第(3)、若真是进行了当然合法的法律程序验证,那么澳门法院及审判法官还可以连“何厚铧、董建华”不分就裁判、拍卖案件吗?第(4)、正是澳门初级法院及审判法官不按法律程序判案,才导致了澳门“第一黑案”——审判法官、法院违法判案、玩忽职守,该案法官、该案法院及批准该法院行使拍卖黄坤物业的上级法院,已经不可能有“公正”来履行对“黄坤案”的司法裁判了。昨天无缘无故就制造“黑案”,再审谁敢相信你能履行澳门法律的公正呢?第(5)、我黄坤已经分别向澳门初级法院三次(于04年10月30日、04年11月10日、而05年4月10日,分别又致讼澳门初级法院第三法庭与谭晓华院长)、澳门中级法院一次(05年3月5日),但至今没有任何法院予以回复。
    
    B、对澳门法院一手制造的“澳门第一黑案”,澳门“法官委员会”《意见》为什么只字不提及被害人黄坤的无数次诉讼?难到澳门法院指“黄”为“王”就没有任何法律的错误?澳门法院更加违反法律的还有:①、澳门法院、法官凭什么“法律依据”就拍卖黄坤的物业财产?难道“法官委员会”就不该给被害人和澳门法律保护之下、阳光下一个真相说明?②、《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基本法》第6条“澳門特別行政區以法律保護私有財產權”,第31条“澳門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不受侵犯”,侵犯了黄坤“私有财产权”、“住宅和房屋”,难道没有任何司法机构犯错来追究?这是法官、法院“玩忽职守”、违反“法律程序”、不用“证据”办案的必然结果。谁来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基本法》的法律规则??
    
    ③、“意见”之“一、3”称:“执行人”申请扣押不动产,那么法院有什么权力拍卖黄坤的不动产物业?是什么法律、第几条条款允许法院拍卖我黄坤的不动产物业?那么以此而类推,是否也可以把“何厚华的物业当董建华”的拍卖掉??
    
    ④、“意见”之“一、5”称:“物业除登记之业主为Wong Kuan外,没有其他可辨别业主身份的其它资料”,这简是一派胡说八道:据(ⅰ)就在澳门法院拍卖之际,2004年6月26日黄坤在“澳门特别行区政府财政司,纳税人编号为06537030《房屋税征税凭单》上,白纸黑字上赫然写着“黄坤”纳税人的中文人名,并有澳门财政局局长艾卫立的葡文签名和打印的中文名;(ⅱ)1989年2月26日澳门政府财政司“物业转移税——《申报书》编号96-02750”证实:都有亲手中文手写“黄坤”签名。
    
    “意见”之“一、6”,“必须通过司法诉讼追回物业”——法院与法官为什么不通过“法律程序”通知被拍卖人、给予黄坤“指定律师”(见澳门《民事诉讼法典》第85条“依职权指顶律师”),为什么就没有?
    法理相同,法院可以不通知财物被害人就强行、无辜的拍卖人家的东西,同样可以返回还人家的;《澳门基本法》第36條规定,“澳门居民有权诉诸法律…以及獲得司法補救”。本人希望澳门司法机关能按此法律承认错误,“进行司法”,来伸张正义!
    
    “意见”之“一、8”——主持正义,维护公正,是任何法律、法院、法官的“天职”,但制造了“王冠黄戴”(出于中国古语“张冠李戴”)、“澳门第一黑”的澳门司法界,不仅有办案法官的“玩忽职守”,还有上级法院“批准拍卖”与“监督”“秩序”严重“空缺”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匡扶正义,有错必纠,拨乱反正,是法院、法官在任何社会存在的源头所在。
    
    “意见”之“一、9”——辞退此律师,是因为他不能维护正当公民的合法权力——“澳门第一黑案”,是法官制造的,审判的法官与法院是第一责任人。
    
    “意见”之“一、10”——2005年8月24日下午4时15分,澳门终审法院院长岑浩辉约见本人,他第一句话就声明说“不以终审法院院长名义、而是以个人身份随便谈谈”,但岑浩辉院长回答:①、法院没错,是“执行申请人出错”;②、提出本案由澳门初级法院指定给“申请人”的律师、推荐给为黄坤当律师;③、希望尽快拿回黄坤自己的物业。
    
    C、据世界法律公理认为:㈠、任何公民、任何法人、自然人都可以、并有权告天下的任何人,也可以告“何厚铧、董建华、曾荫权”,但做为履行法律的法院、法官却不能乱断“乌龙案”,不能“何厚铧、董建华”不分,也不能“王群、黄坤”不分。法官错就错在:不能按法律程序、证据毫无边际的乱裁判;㈡、做为澳门终审法院院长、澳门法官委员会主席,对如此黑白分明的“澳门第一黑案”却不能认识、反思、匡正,于是让全世界的人们可以看清楚,他真能履行好“终审法院院长”、“独立法官委员会”在澳门55万人、所有投资澳门人的社会公平、公正吗?㈢、终审法院院长建议“申请人”(原告、是法院指定的)和“被害人”都用一个律师,这司马昭之心是黑心还是红心、白心??㈣、这样的最高法律决策者、维护着这样“乌龙”法律秩序,由法院、法官一手制造、并“批准”拍卖的“澳门第一黑案”,还有公正、公平、公理解决的那一天吗?
    
    没有澳门法官、法院的错判,天底下有可能产出这“澳门第一黑案吗?”一手制造了“澳门第一黑案”的法官、法院,怎么能回头是的匡扶正义?
    
    法院可以海盗般、赤裸裸抢走公民的“权力”,法律却不能堂堂正正返还合法公民的“人权”、财产?
    
    基于此,本人强力呼吁:由澳门特首办、澳门立法会议员、澳门检察院组成“黄坤黑案独立调查委员会”来查明真相、理清是非曲直,拿出报告,监督法院裁判。否则,45万澳门人及所有与澳门可能关联的人、都有可能无缘无故的再次遭遇“澳门第一黑案”……否责,澳门的法律、法治,就无缘无故、天下掉馅饼砸死了人,还不用负法律责任???
    
    我们将向全世界讨回公道!还中国于青白、公平、公正!!!
    
    (黄坤特别声明:本人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