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博讯2005年10月08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老百姓有冤情就要告状,就要上访,这是中国数千年封建专制社会一直固有的现象。如今共产党专制统治的中国社会,上访已经不是个别事件了,而是成千上万的冤民涌入首都,而且可以肯定,访民数量会逐年几何数字上涨。究竟北京有多少访民,就像遮盖各种阴暗面一样,官方没有确切数字,不过,每当中共召开重要会议期间,北京警察出现在大街小巷,尤其是天安门广场、上访村(街),上访者像一群羊,警察则如同牧羊人和牧羊犬,追赶、围堵、殴打、抓捕那些饱含冤屈的老人、妇女,把他们像羊一样拖进“羊圈”。这经常发生的一幕幕情景就是中国社会的现状,也就是和谐社会的活生生写照。上访是中国的一大景观,为首都北京增添了不少色彩,中国的老百姓在围观,外国的记者在拍摄。也许有些中国老百姓以为美国人也上访,也会涌入华盛顿乞求青天大老爷开恩。 (博讯 boxun.com)

    
    欧美和众多的民主法治国家,根本不存在中国这样的访民,原因很简单,人家是法治社会,中国是人治社会;人家的老百姓很少有冤情,中国的老百姓冤案太多;人家的官员是为人民服务的,中国的官员是为人民币服务的;人家的老百姓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老百姓依靠的是法律,中国的法律不为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服务,老百姓还以为可以依靠青天大老爷;人家的警察是对付坏人的,是维护治安的,中国的警察是对付好人的,是制造动乱的。总之,中国的社会制度不好,民主法治和自由社会制度好。
    
    中国老百姓大多没有人权、法治观念,也总是被共产党欺骗,麻木了,习惯了,有冤情还是想到小说里、银屏上的包青天,就知道找到包青天一切就都解决了。于是有冤情就找官,不管用就再找官上面的官,一直找到中央,以为总能碰上“包青天”。高智晟、赵岩、李柏光、滕彪、许志永,郭飞熊、唐荆陵、朱久虎等法律博士和律师“送法下乡”、送法到民,这时有的农民、工人才知道法律是可以用的,但也经常半信半疑,所以一边上访一边也通过律师进行诉讼和维权。
    
    上访和通过律师申冤、维权,事实上都不管用,不同的是,前者没有一点用处,还因为上访被挨打、拘捕、劳教;后者虽然结局也不怎么好,但解气,通过城里来的知识分子帮助维权,至少要折腾一下政府。郭飞熊、艾晓明、唐荆陵、郭艳等帮助广州番禺太石村农民依法“罢免”失败了,许志永博士和李方平、李苏宾律师等帮助山东临沂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失败了,朱久虎、高智晟等律师为陕北农民投资者维权也失败了……,依法维权也斗不过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共产党和政府。专制制度下的权力大于法律,实现维权难以上青天!
    
    既然上访也不行,法律诉讼也不行,那怎么行呢?难道那些冤民、农民、工人维权者只能坐以待毙?我看首先上访形式会出现变化,不会是纯粹的到北京上访,而是带有抗议性质的上访,现在已经出狱上访和抗议混合形式中,工人、农民、复退军人、拆迁户等集体上访就是一种抗议,他们已经对共产党将信将疑了,其中有出出气而已的成分。
    
    不相信“包青天”再现了,冤民们都不上访了,转而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了,尤其是在知识分子帮助下开始觉悟了,这时说明人们对共产党完全绝望了,个别的、局部的维权行为将会发展为维权运动,我看这时离革命就不远了,或者说革命的雏形就形成了。
    
    革命的胚胎在维权运动中孕育,分娩只是时间问题。中国呱呱落地的革命婴儿就如同小行星撞击地球那样,其能量将震撼整个世界。我很乐观能够看到这一天到来。
    
    2005年10月6日
    
    转自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将进行颜色革命和私有化运动的最新宣言
  • 孙中山,为什么要革命?
  • 舒铭:为革命前夜致朋友书
  • 金观涛:中国人,可以告别革命吗?
  • 刘亚洲集团在筹备“颜色革命”/黎阳
  • 中国基层权力机关"黑色革命"的苗头不容忽视
  • 柳孚三:老革命安青松给胡锦涛同志的信
  • 焦国标: 胡主席,颜色革命有什么不好?
  • 赵达功: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 中国有“颜色革命”的危险吗?/冯孚
  • 毛继东:89年人民民主革命运动是无罪的 (图)
  • 中国性革命未来冲击波
  • 赵达功:“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3之1
  • 中国的“颜色革命”根本是个伪命题
  • 颜色革命必然有到来的一天
  • 刘宗正:走法国或美国革命之路?
  • 李扬:资产阶级创造了产生革命的社会环境
  • 崔胡仁:胡锦涛正在倾听颜色革命的脚步声
  • 赵达功: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 中国濒临社会革命边缘 胡锦涛须力保社会稳定
  • 专家学者谈“颜色革命”、“街头政治”和美国分化西化中国战略
  • 害怕“颜色革命”,大陆整治民间智库
  • “超级女声”现象引起高层的关注:害怕成为“颜色革命”的前奏
  • 中国报业:“深度革命”迫在眉睫
  • 中国担忧境外组织介入恐掀颜色革命
  • 对市场经济与暴力革命的关系的再思考
  • 胡錦濤力堵爆發顏色革命
  • 芮杏文喪禮十五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 胡锦涛促警惕“颜色革命”
  • 机密:中共中央通知-以革命的两手争取台湾缓独势力
  • 温家宝家乡闹“土地革命”(图)
  • 胡锦涛擅用毛泽东的“革命两手”,国民党正在重蹈覆辙历史
  • 上海将以流行歌曲取代革命歌曲
  • 专家谈“橙色革命”与“和平演变”
  • 赵紫阳去年谈话盼中国走向民主,以免被“革命”
  • 部落格(blog)革命横扫全中国
  • 辛亥革命列中国古代史 马英九直言“诧异”
  • 雅可夫:隆重纪念十月社会主义革命87周年(图)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 【博讯专稿】辛苦革命一辈子,老来药费无人报!
  • 王九旦 :闲扯新编革命样板戏:“老少爷儿们上法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