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平等的无自由:断头台与红卫兵
(博讯2005年10月05日)
    
    近代学者辜鸿铭说,中国和法国文化是世界上唯一最相似的一对,它们共有的高尚因为源于贵族精神而得以俯瞰其他诸文化。本文以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为思考的契机,尝试在这种相似性中谋求一种审视文化革命的新视角。
        (博讯 boxun.com)

    
      首先,需要重温一下卢梭的“人民公意”。因为不论法国大革命其间各党派如何相互倾轧和诋毁,他们都以人民公意的代表自居,且相互称呼“公民”;而中国政权自建国前后,“人民政权”之说便一以贯之。毛发动文革的合法性,以及诸多造反派的旗帜,也无不以人民公意为标识。
      
    
      罗素说,纳粹政权是以卢梭的人民公意为其理论基础的。此乃不实之说,纳粹主义以强权意志为实质内容,却剔除了卢梭所强调的个人自由,是一种典型的盗用。那么卢梭的理论中是否有某种缺陷,或至少容易被人曲解的地方,使得这一在启蒙时代背景下倡导平等、自由、人性善的理论对专制主义不设防呢?
      
    
      卢梭有两个立论依靠了抽象过程,一是人的自由本性,一是人民公意。前者,祛除附加在人身上的所有社会关系,所抽象出的自然人,其本性是自由的。但我们知道另一个论断“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合”,更明确的说,人是在社会中实践,并在与他人的联系中体现其实在;同样,卢梭认为人民公意是在祛除了个人之间具体的矛盾意见后,所保留的共同意愿。但如果不在这一“祛除”的过程中提供坚实的,可用于实践的合法程序,我们甚至难于把自己与对方“相异”的观念梳理清楚。缺少一个不容置疑的实践原则,便不难理解卢梭会自己提出悖论“人生而自由,却无处不在桎梏中”。
      
    
      似乎正是为了给以上立论寻求可实践性的前提,卢梭选择“良心”作为“其所有知识论的原则”:“凡是凭着良心不能加以决绝的知识都是明确的......而对于其余的一切都存疑,既不拒绝,也不承认”。作为客观意志的良心,其支撑物是与伏尔泰等人相同的理神论,且不但在道德领域,亦在理智领域起决定作用。在以“反真除蔽”的良知良能作为知识论原则方面,卢梭与苏格拉底的“德性即知识”“认识你自己”一致,但亚里士多德批评苏格拉底倚靠理智推论和完善德性,却忘记了激情对道德实践的作用。同样,卢梭也指出,人之为人的突出之处,不在拥有理性,而是具备良心。“‘我存在’不是靠理性推演出来的”,而是“神见证”的激情所予。后来的康德进一步完善了这种理念,将基督教的皈依与救赎的教义,当做给予人道德实践以勇气和信念的支撑。
      
    
      经管如此,认识到激情作为良心驱动的卢梭,仍没有达到康德作出的意志与意欲的区分:善良意志是人的向善源泉,但同样本能的意欲,则兼有趋向善良意志的自觉性,和趋乐避苦的自发性。作为清教徒的康德将自发性解释为原罪的根源,而现代政治哲学家,则通过审视纳粹等启蒙运动以来诸多暴政作祟的严峻事实,找到了其作为群体发生的心理学根据。
      
    
      回到开篇处,辜先生的论断前半句似乎很有自明性,后半句则不免让很多人存疑。拿破仑帝国和中国秦汉两朝之后,似乎这两个民族对外都缺少了雄性荷尔蒙的刺激;且大革命和文化革命之间所表现出来的群众性残暴,也没有体现出“共有的高贵气质”。在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我似乎找到了一点答案。
      
    
      “可以确信,法兰西的好战能耐将长久消失,甚至会永远消失,继往开来的一代将像那位古人一样说:我们曾听说,高卢人自己古时曾以武力著称。”这是一个贵族立场的法国人对大革命的愤恨言辞。尤里乌斯·恺撒认为,曾经比日耳曼人更凶悍的高卢人,因为罗马奢侈品和生活习气的浸染,逐渐丧失了尚武精神。但法国骑士在历次对异教徒的圣战中,多次表现出了无所畏惧的勇气和对荣誉的狂热。托克维尔站在本阶级的立场上说,贵族的自由和激情的存在,是对抗专制所必须的(断头台已经在足够长的时间里,把旧贵族杀的快绝种了)。
      
    
      在另一篇文章中,我讲到哈贝马斯从15世纪以来远程贸易促成城市兴起,论述市民阶层中形成的爱国主义精神。赫依津加则认为文艺复兴中人们对荣誉的渴望,是骑士精神换装后的延续。骑士团的誓约仪式,是以非基督教为源头的(满足了浪漫和性爱的需求);领主们的政治理想统一在收复圣墓的计划上,政治分歧则通过个人决斗解决;扶弱锄强和神圣公正的理想虽然虚幻,但极其狂热。荣誉先于战略利益、自我牺牲、正义和保护弱者,为爱国主义最核心的元素注入了激情实质。社会领域由必然性主宰,但在理性时代将其整合之前,混乱的秩序提供给骑士尚武激情施展的空间;而这一个人领域的自由意识,就作为中世纪的遗产保留在贵族灵魂中了。
      
    
      法国人民比很多邻近民族都更早的享有土地私有权,而且直接选举部分地方官吏;法国的领主有地位,却已无权力。革命刚开始的时候,一封给国王的信函中说,现在急速建立起来的集权制度,比封建王国几百年间所缔造的政府更强力和高效;一切阶层被瓦解,代之以单一的公民阶层。它否定一切旧势力和文化风气。而在这场本质已经运行了多年,然后猛烈爆发的风暴中,(已然)残留的贵族和贵族精神便首要的作为被仇恨、被摧毁的对象。这一“能够对抗专制”的实体消失了,人民便甘做拿破仑之下平等的奴仆:唯一的自由出让给唯一的皇帝。
      
    
      专制,给了拿破仑唯一的自由;拿破仑又以专制,向法国和其他国家人民索取更多,即唯一的服从。这一循环导致的拿破仑自我膨胀(一个人的激情和一个人的自由)和不断征服的客观需要,最终导致他和他帝国的失败。这里的寓意是:当一个人的绝对自由(通常他会处于专制体系的顶端)妨碍了他人的自由时,实践领域所需要的前提被隔断了,这个人与“平等的群体”,以及平等的群体内部,自由是一种“无关无涉”(而不是萨特所谓“若即若离");自由作为人的本质隐退了,真正运行的是一个异化出来的绝对精神,它是唯一的奴隶主。
      
    
      托克维尔说,专制,需要的是自私,取消的是公益精神。因为,自由是自为的,以自身为目的。综合斯宾诺纱和康德的论断,自由所服从的唯一必然性,是自由作为能动力的必然性(自律)。“试图在自由中寻求其他东西的人,只配被奴役”。这句话可以如此理解:自由的主体是人,若在实践中不以人为目的,而以人(即其自由)为手段的,必为奴役者。而根据黑格尔那个著名的“奴隶-主人”的辩证法,奴役者本身也是被奴役者。
      
    
      文化革命时期,理论上和口号上都是人人平等的,但这是平等的“无自由”。虽然共产主义在当时的世界上,具有托克维尔所描述的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宗教革命形式”,即以抽象的、普世的,回复人“自然”素求的理念发动各国底层人民。但在中国国内,人人自危和自保则成为最实质的革命纽带。不论红卫兵,还是造反派,都是派系林立,其地位和政治面貌不断反复。就像法兰克福学派的弗罗姆所说的,人对自由和真理的向往,远不如他寻求安全感和庇护者的欲望那般强烈和普遍。安全感是这样得来的:人们因为恐惧而产生侵犯欲,而聚合在一起,通过向其他人群施暴来换取安全。这不但是情绪上的宽慰,同时也是逃避个人抉择之责任的畜群动机。自由被自私湮没,那么这个民族今日的拜金和不择手段,则不难找到历史渊源了。
      
    
      作为中国“贵族精神”载体的知识分子,虽然其尚武精神在秦之后就磨灭了,但“君子无求生以害仁”的激情还是保留了下来,并在1840年和1949年间体现的最为强烈。而经历了列强军阀战火的贵族激情,却不可能抵挡住源自族群恐惧的聚众强暴。“反右”,就是对公益精神的高效荡除。托氏说“以人民的名义由人民进行革命,我们永远不能成为自由的民族”,搬到中国就是:以人民公意的名义(而不是自由的名义),发动人民进行革命(文化革命的形式),中国人永远不能成为自由的民族。
    
    
    
    作者:罗马帝国衰亡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式自由主义的缘起与困境/冼岩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杨天水:李敖的自由主义
  • 自由的曙光/张林
  • 说美国是自由世界,完全是误会
  • 薄熙来眼中的“自由贸易”
  • 「伪自由主义者」李敖
  • 赵昕:李敖成精,北大开讲自由无须进秦城
  • 国民党可给统战 自由人不被招安/章笑拳(图)
  • 左大培为保卫言论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 管见:还有集会自由
  • 陈永苗:极端情形下的自由主义
  • 傅国涌:陈伯达从“争自由”到自由的丧失
  • 孙文广:视听自由及其他
  • 观世山人:珍珠港、911、飓风灾害、自由轮奇迹与美国愈挫愈奋的民族精神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朱健国:保卫焦国标就是保卫言论自由
  • 陈奎德: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图)
  • 刘晓波:自由灵魂的飞翔竟如此美丽
  • 自由亚洲电台:番禺公安局正式逮捕维权人士郭飞雄
  • VOA听众评议中国宗教自由问题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余杰:谁是新闻自由的“第一杀手”?
  • 中共严控网路资讯 新闻自由前景仍黯淡
  • 不锈钢老鼠:自由中国遭黑客攻击,黑客要求站方删除有关陕北石油的帖子
  • 扼杀网络言论自由,非主权在民的政府还能抵挡到多久?
  • 李敖在北京大学谈言论自由妙语连珠(图)
  • 自由写作诗人、诗学理论家杨春光去世(图)
  • 余杰:向捷克知识分子学习怎样争取自由
  • 自由亚洲电台:《百姓》杂志记者是被宣传部指使的公安扣留
  • 自由亚洲电台对《百姓》杂志记者被捕的报道
  • 姚振祥劳教期满,仍不自由
  • 沧州郭起真疑被限制人身自由
  • 陈光诚夫妇在自家失去自由 费县官员收买村民作假
  • 提倡自由平等:广州媒体为公民教育吹响改革号角
  • 如此和谐社会:程益中不能自由领奖,师涛被判刑
  • 朝鲜日报:中国言论自由能否萌发?
  • 新道家:“无为而治”、“仁政”和自由主义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推动反独裁斗争高潮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 苏扬:西方言论绝对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