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来自中国最底层的声音 民工打工的心酸之路
(博讯2005年10月03日)
    本文是一位来自沈阳的民工朋友邮寄来的信件,当时我正被国保拘留而不知情,直到昨天清理邮箱,才发现这封来自远方的来信,我将其展示出来,希望海内外朋友能够发现自己的良知,明白中国为什么需要改变。因为这是当代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心我们的国家
    
     当我在计算机前敲打着这篇文章的时候,听着《丁香花》的MP3,突然再次接到武汉市国保的明天要传讯我的电话,其实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是这一切来得那么快,但是当一个人已经准备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奉献一切的时候就已经无所谓什么了。 (博讯 boxun.com)

    


信件原文
    
    不二兄:
    
    见信如面,我下岗在家呆了快二年多,所以我去了省城沈阳打工,挣一点钱到你那边去想看看你,我(东方家具)给一个家具厂当搬运工,工作很累,干了四十天,不给开工资。到了五一节之后,只给了我45.6元钱,我找到他们。厂长说:“到过年时再给你开支。现在开了,怕你们都走了。我问:那你们到年底在不给钱呢?我出卖劳动力就像卖菜一样,应当是一手钱,一手货。活干了不给钱是不对的,厂长:“不对了,你能么样?我是厂长,你找老板去。是他不给你开支。”我根本见不到老板,就是找了也没有用。老板保镖说不定还会动手打人。我就一个人,也没有好果子吃。”
    
    我找到了沈阳市劳动局。劳动局告诉我:“这不归我管。”,你是在“白塔堡”东方家具公司干活,你应当去东陵区劳动局去告,我由于没钱坐车,步行了二十里路,从沈阳市八纬路走到东陵区文化路。
    
    东陵区劳动局,说明情况。劳动仲裁的一位同志很负责:“放心吧”我们就是为劳动者服务的,就是为劳动者“讨还公道”的,钱一定为你要回来,不要失去信心,执法机关还是“诚信的,和谐的,你下周再来吧!”
    
    我很高兴,等到下周一,还有四天。我住了两天旅社没有钱了,到火车站住,到晚上寒潮来了,寒风刺骨,但是这还不是主要问题。半夜被铁路警察撵出候车室,警告我:再多说一句,就要打人了。我问到:“就没有人同情穷人吗?”
    
    警察却说(原话):“你是人民有什么用,人民是个鸡巴!”我没有办法,只好在大街上“住了”两天,看着过往的熙熙攘攘的车辆和五光十色的高楼大厦,晚上冻得直打哆唆,看着过往的穿着小背心跟着主人的小狗,别有滋味在心头。
    
    到了周一,到了东陵劳动局执法机关,还是那个人,可是话完全不一样了,他说:“你把人家的工作误了,你赔人家多少钱?你说不干,就不干。给人家多少损失,没有能耐还打什么工,快回家吧!”我说:“是由于他不给工资我才不干的。责任在厂方,他应当付给我工钱。”执法者回答:“我们这里只有调解,你不服花钱请律师啊!你不是有能耐吗?愿意哪里告就告去吧!”
    
    我没有钱,只好去市政府,“人民政府”门前有“人民军队”不许我进去告状,往里闯就镇压你,你就是“人民的敌人”。就对你实行武力,我没办法只好去信访办。信访的人也是挺严厉。我坐在小窗口前像一个犯人一样,说了半天,人家一个字也没有听,最后,给了我一个字条,上面写着:“沈阳市劳动局进行处理。”
    
    我像拿着圣旨一样,去了沈阳市劳动局,劳动局看了之后,又写了一个字条,让我再到东陵区劳动局解决,这样我又去了东陵区劳动局(我都是这样走着去去来来),还是到了劳动仲裁,还是那个人,人家还是不给他解决,把那个字条当我的面仍进了垃圾筒。告诉我:“你这个字条没有用,就是不解决,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另外他们写这单,说明他们根本就不想给你解决。我办也可以,不办也正常,你还能怎么样呢?”
    
    我最后的办法就是去了人民代表大会,去找“人民代表”。因为中央台的新闻中央领导讲:“人民代表就是代表人民的,是维护人民的利益的”!我把希望寄托在“人民代表”身上。因为“中央领导”不能骗人,人民代表大会的大楼盖得很漂亮,大门也很气派。门挂着“庄严”的国徽。我刚要进大门,有两名人民警察冲出门边的办公室,气势汹汹的拦住我:‘你想干什么。这是你进的地方吗?马上滚出去。”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这里不许你这样的人进来,“人民警察”既然如此对待民工,对待老百姓。我知道我马上要成为人民的敌人了,就只好出去了(注:在一个很不起眼,很难找的地方)。我又到了人大接待室,说了半天,我的情况。回答很简单:这不归我们管,到市政府信访,我完全失望了,人民政府机关不是以服务的心为人民办事,不是人民公仆,他们这些人民的统治者把人民的事当成一种负担,所以才会有互相推诿。如果人民成了负担,执法机关都不诚信,那么这个社会都不可能诚信,所以不可能“和谐”
    
    王立博
    
    2005-8-16
    
    信的背面补充一下:以上是我在沈阳市东陵区白塔堡东方家具公司打工的经历,我不恨那个公司。而是恨那些执法机关和不想为我们人民解决问题的人民政府。不给人民出路,一方面欺压人民(执法机关不给人民申冤),另一方面“国家安全人员”又不许人民发泄不满。他们不关心人民为什么不满。为什么恨政府。就象只看到你不干活就处罚你,而不管你有没有饭吃。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越来越麻木不仁。假如有一天,日本人再打回来,人民一定不会冲锋陷阵。“国保”和“人民警察”会不会象黄继光那样去睹枪口呢?我想绝对不会!
    
    我回来坐火车时,有一个叫韩旭的人。他是埠新市商业局的办公室主任,听了我的事后,告诉我,他是替商业局的领导去给省里的“一把手”送礼的。
    
    他说:“省里的领导也收钱,他们不收小钱,十万八万的小钱,他们不要。大钱他们照收不误。中央干部也是一样,国家就是这样,谁也改变不了,他把钱送给了那个人,那个领导叫什么名字,他没有说。”
    
    我希望他为我能够找一份工作,他是个好心人留下了他的手机号:13941860277,韩旭 埠新市商业局
    
    欢迎转载 但请注明出处 中国泛蓝联盟社区
    http://www.miumu.com/phpbb/viewtopic.php?p=4598&mforum=chinesekmt#459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民工讨薪受辱杀人 该判死刑吗?(图)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王斌余案关键词:民工、民意、死刑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呼吁社会公正,为民工王斌余减刑/姚笠
  • 被抛弃的大龄民工(图)
  • 美国的民工(图)
  • 新生代民工的困惑与挣扎
  • 民工上演新版“农夫与蛇” 捉蛇放生被骂傻(图)
  • 民工“庆功会”诱骗2女子轮奸6小时
  • 杨银波: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 县领导获200万大奖,民工工资被拖十几年仍无处讨
  • 魏巍:也谈农民工问题(图)(图)
  • 职业病让农民工“命丧打工路”
  • 哈尔滨两名农民工讨薪不成自焚 1人死1人重伤
  • 民工讨薪未果 一怒砍掉老板夫妻四肢
  • 哈尔滨民工讨薪不成 与工头同归于尽自焚
  • 河南民工堵国道 要政府帮忙讨工钱(图)
  • 湖北民工讨薪遭袭 一死五重伤
  • 高尚的死囚:死囚最后愿望-关注农民工
  • 民工追讨欠薪杀人引起共鸣:工人不满遭乏视
  • 民工重伤 救护车半路将其抛弃死亡(图)
  • 民工打工的代价:四万根断落的手指(图)
  • 专家:七项措施破解农民工就业症结
  •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图)
  • 从农民工讨薪看我国的法治
  • 西安农民工因讨要拖欠工资遭殴打
  • 西安:民工“讨薪会”后即遭30多人毒打伤6人(图)
  • 80万血汗钱被欠一年 农民工开发布会讨薪(图)
  • 民工举报定州砖窑包身工问题 神秘失踪18天无音讯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