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大规划之前为什么有人喊“不会杀富济贫” /云淡水暖
(博讯2005年9月30日)
    作者: 云淡水暖

    10月份,将在北京召开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媒体上的消息和述评逐渐多了起来,9月14日,《瞭望东方周刊》发了一篇报道,说会议“将把研究和制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作为主要议程。”,这里,记者做了一个解释,“这是第一次把‘计划’改为‘规划’。这反映了一个时代背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初步建立的情况下,‘计划’的提法已不适宜。”,“计划”的提法已经过时,可人们看到了另外一个最近时期以来不断出现的词组,“杀富济贫”,因为这篇报道的标题就是“我国十一五求索财富增长新路径 不会杀富济贫”。

     在一次重大的规划之前,将这样一个词组醒目地列入报道标题,具有什么样的象征意义呢,看看报道采访的对象,大都是中央党校的专家教授们,是不是意味着这些高层专家们犀利的目光,已经洞察到了有所谓“杀富济贫”的的“潜在”趋势在威胁着“富”们,以至于要专门在标题里头突出一下子呢。 (博讯 boxun.com)

    并且,这样的提法,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诸报刊了,同样是《瞭望东方周刊》在8月1日的一则报道中,就提过“要保护在改革发展中创造和积累起来的财富及其财富的拥有者,要继续支持并保护靠劳动和创造先富起来的群体,不能搞平均主义,不能没有条件地进行‘劫富济贫’”,既然反复提起“杀富济贫”,就不得不把目光放到中国社会目前的“贫”与“富”的分野上来审视,看看究竟已经有什么的差距横亘在这两个群体之间,以至于要用到“不会杀”仨字来提醒。

    据媒体报道和专家学者研究的结果,虽然在具体数据上有所差别,但数据的特征是基本一致的,就是贫富差距的巨大,已经成为无可置疑的事实,据《失衡——断裂社会的合作逻辑》说,在20万亿元的国内金融资产中,80%为占总人口30%左右的城市居民所拥有,其中近一半又被只占城市人口20%的少数高收入阶层占有。也就是说,占总人口6%的人占有了40%的金融资产…一项在1999年进行的城镇居民抽样调查表明,不足5%的富人占有当时全国居民储蓄存款总额6万亿元的一半,即3万亿元人民币。也有国际研究机构说,中国的“富裕人士”,即资产1000万人民币以上者,只有区区23万人。

    问题还不在于差距本身,而在于差距带来的后果,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中国贫富悬殊已经严重超过国际警戒线,达到危险水平。他担心,如趋势持续,政府又不能找到结束两极分化有效措施的话,2010年之后,中国贫富悬殊有可能激发社会动荡。参加政协十届全国委员会常委会第十次会议的全国政协常委们也指出:由分配公平失衡导致的贫富差距较大是当前社会不和谐的根源。

    问题是看出来了,解决的迫切性又如此之高,人们见到了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呢,而这些解决办法有什么样的效果呢,前景并不轻松。据说解决贫富差距的“好办法”是“税收调节”,当年邓小平老人家也说过,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多交点税,可以帮助其他人尽快地摆脱贫困后富起来(大意)。

    但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现状告诉我们,先富们非但没有“帮助”后富的欲望与行动,反而更加利用其财富优势去摄取更多的财富,而财富更加快速地向少数人集中,而在这个过程中,税收这个调节工具又是如此地软弱,比如,西方发达国家通行的一些专门针对富人的税种,在中国却被认为是“暂时不合时宜”的,比如“中国税务学会会长杨崇春明确表示,遗产税开征为时尚早。他说,我们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现在的富人还不是很多。如果将起征点放低,又将直接损害刚刚富起来的中等收入者,甚至导致资产和人才流失。”,再比如厉以宁大师在谈到税收时讲“‘劫’富‘济’不了贫,‘劫’富的结果,只会使刚刚步入中产者行列的人群感到惊慌,使本来可能成为中产者的人们感到心灰意冷,不愿继续致富。”,好家伙,又是“损害”、又是“流失”、又是“不愿意继续致富”。似乎“危机四伏”在“富”们周围,然老百姓恐怕看的还是眼前的现实。“富”们的富,大体来自以下方面,一是“巧取”、二是“逃责”。

    据学者研究的结果,不合法的和不合理的财富转移,使得国家和个人的财富迅速集中到少数人的手里,这主要是指通过各种途径已经形成的国有资产流向个人手中。据有的学者的计算,通过“价差”导致的国有资产流失,1987年为2000亿元以上,1988年在3569亿元以上, 约占当年国民收入的30%。在90年代初期的“圈地”运动中,通过地价差流入个人手中的财富,也在几千亿元,而在国有企业改制、资本运作当中发生的国有资产的流失,可能数量要更大,计算起来要更为困难,甚至是不可能计算出来的。(《失衡——断裂社会的合作逻辑》)。

    就拿“私有化程度最高”、“市场发育最充分”的房地产来讲,最能够说明“富”们的膨胀速度,“在2004年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上,前200人中有64人来自房地产行业;在前20名中,有11位涉足房地产行业。有人用简单算术,即以几个主要大城市房地产利润总额除以全年天数计算,北京不到两天就产生一个房地产亿万富翁,广州约三天产生一个亿万富翁。”(《每日经济新闻》),什么意思呢,北京每两天就有一亿财富落入少数房地产富豪们的口袋,广州约为三天。

    就算是在“合法”的财富分配与再分配环节中,“富”们的表现也是乏善可乘。比如,房地产富豪们对社会责任与义务的态度,可以用“令人发指”来形容,“‘2004年度中国纳税500强企业排行榜’中,前300名内没有一家房地产企业的名字出现。不仅如此,上海、广州等城市地税部门近日公布的企业欠税名单显示,来自房地产企业的欠税占了欠税总额的八成以上。”,虽然有各种说辞,什么“费”过多之类,但富豪们私有财产膨胀的程度已经说明一切。而且,房地产相关的建筑业还是拖欠民工工资最严重、发生讨薪悲剧最多的行业之一,比如现在沸沸扬扬的王斌余案。

    “富”们靠“巧取”社会财富,逃避社会责任而暴富的时候,社会改革发展的阵痛与责任,落在了广大中低收入阶层的肩上,比如据悉,中国去年个人所得税收入将近1800亿元,65%来源于工薪阶层,而真正高收入群体的纳税并不是很多,由此,在纳税人心中也产生了“劫贫济富”的不公平感。所以,社会非但没有“杀富济贫”的现实可能,在可预见的将来也未必会有。倒是“富”们在无时不刻地“劫贫”乃至“劫社会”。

    而就在这么一种背景下,一逢讨论“税改”,专家、官员们就出来告诫“遗产税开征为时尚早。…现在的富人还不是很多。”,再逢规划,党校的教授们又出来叮咛“不会杀富济贫”,如此呵护,如此忧心仲仲,都有点“狼来了”的感觉,可能毕竟还是心中不踏实。如果真要最大限度地追求社会公平,稳定人心民情,保证既不“劫贫济富”,也不“杀富济贫”,那还不如下决心先将 “不合法的和不合理的财富转移”和偷税漏税等等靠“劫贫”、“杀社会”得来的“富”搞清楚了,搞干净了,“富”的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坦坦荡荡,还用得着见天反复吃“不会杀富济贫”的定心丸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