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李敖在中国跳“脱衣舞”
(博讯2005年9月29日)
    (希望之声时事评述记者蓝述采访报导)台湾名人立法委员李敖目前正在大陆进行访问,李敖称此次大陆之行为“神州文化之旅”。到目前为止,李敖已经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两所著名高等学府发表演讲,李敖的演讲在海内外华人社区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以下就是海外政治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对李敖先生的此次大陆之行,以及他在清华和北大两所高等学府发表的演讲所做出的专题评论。
    
     连接收听 (博讯 boxun.com)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31/25244-1.asp
    
    曹长青:李敖的这次中国之行,尤其在清华和北大的演讲更加深了我原来的一个看法:“李敖完全是个小丑、是个流氓”,可以由三点看出来。
    
    第一个,我们看到北京大学尤其在清华大学,李敖演讲的形式和内容都非常糟糕。我们首先来看形式。李敖自称什么大师、思想家,这哪是一个思想家的演讲?我们今天看人类无论西方、东方叫思想家的,都是关注探讨人类共同的终极价值、信仰等问题,包括爱、包括怜悯、包括道德等等,而且都是正向的问题,一些方向性价值的问题。但李敖哪提过这些?根本没有嘛!怎么称为思想家的谈话?根本完全不是,完全谈不到。
    
    第二个层次,就是说不是思想家,你是一个专业学者的层次,李敖也达不到!你说这个讲话哪是个专业学者?如果是专业学者的话,你讲哪一个专业的知识?李敖自称是历史学家,他研究哪一段历史?历史学家的研究领域分类都是很细的,例如中国的历史学家研究唐朝的,也是分成前唐、后唐等等,清朝的也分成哪一期的历史,都是专门家。李敖研究什么?他写的批孙中山、批判蒋介石,都是情绪化的长篇政治评论而已。他根本不是个严肃的历史学家,也没有真正的学术成果。李敖在北大清华的讲话,根本不是一个学者的讲话,也没有学术,完全不是一个真正的教授、学者讲一个学术范畴的东西,而且仅仅是那么短的演讲就把好多个历史事实讲错了。
    
    第三个层次,是一个政论家、时评家的演讲,像美国的专栏作家、政治评论员那样的演讲,李敖也达不到。一个政论家、时评家,首先要讲大家最关心的政治问题,今天台海两岸最关心的是统一和独立的问题,在这个统独的背后其实是个专制和民主的问题。今天台海两岸表面争论是统一和独立,背后实际是专制和民主,到底选择哪一种制度,是不是由人民来选择的问题。今天台湾的选举和中国的专制,这么大的问题,李敖全都回避。所以李敖根本不是一个思想家,学术水平也不存在,即使作为一个时评家、政论家,这种能力李敖也没有。
    
    李敖北大的讲话给我的感觉是东拉西扯,完全像古代说书的一样,说到哪儿就跑到哪儿。但中国古代说书的还要讲个段落、讲个章回;李敖的那个讲法基本就是在大街边上哄小孩的那种,给你讲个什么狼来了的故事等,随便讲,随口说,随意胡扯,完全不着边际,没有逻辑,上下没有连结,而且也没有一个中心主题,整个你看了像一个精神病人梦呓一样。所以我觉得他的演讲任何一个标准的层次都谈不到,从形式上非常糟糕。
    
    第二个我们从内容上看,李敖在北大、清华的讲话,完全是对中国人的侮辱,为什么这么说?李敖两场讲话的中心,就是告诉中国年轻的学生们、年轻的孩子们,你们要听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要听从专制政权的、要服从死掉的毛泽东和活着的江泽民和胡锦涛这些专制者,你们不要反抗,而且当年共产党在天安门广场上杀学生是你们逼出来的,你们不懂得策略,你们不像我老谋深算、精明、会算计,你们不知道这个分寸,你们不知道自由是怎么回事儿。他这个讲法完全是在捍卫专制的价值。他好像在北大讲话说两句什么自由主义,敲敲边鼓,小骂大帮忙,但其实连小骂都谈不上。只是旁敲侧击一下,什么毛主席、周总理的某些话你们没有完全执行,这种话连邓力群都说得出来,连胡乔木都说得出来,连丁关根都说得出来,还用李敖一个什么自称是自由主义者,自称大师的来说吗?这是荒唐的!
    
    从整个李敖的演讲内容来看,他整个是为共产党辩护!在北大讲话,他公开呼吁学生要“拥抱共产党”,要“和共产党合作”,而且还说什么共产党没有错。更不可原谅的,李敖竟然说要让共产党再活一千年。共产党意味着什么?就是“现代邪恶”,它剥夺了占全球近四分之一人口的十三亿人这么大群体的基本人权,中国从没有过一次真正的选举、从没有过真正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再有几天,十月一号,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五十六周年,这个政权从建立至今,才半个多世纪,按照西方专家的评估,就杀害了可能多达八千万中国人,相当于几个台湾的人口。这样一个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这么一个残暴的政权,李敖说在中国还要让它再活一千年,那等于是让邪恶再统治中国一千年。任何一个文明人,不要说什么思想家、作家、学者、历史学家,只要是个“人”就不能说这种畜生的话!
    
    李敖在清华的讲话和表演,更完全是个小丑,非常无耻。满篇的讲话就是赞美中华人民共和国多么伟大,中共的专制政权多么辉煌,而且吹捧共产党在中国创造了"盛世",并强调说,中国的盛世都是一个党领导的,这个党叫做中国共产党。没边没沿地吹捧中共。什么叫“盛世”?首先我们看经济层面,中国现在人均收入还不到一千美元,而美国是三万多美元,全世界排名前十名的民主国家收入都三万多美元。那我们看中国文化背景、中国对岸的台湾,人均收入是一万六千美元,是中国的十六倍。按照李敖的逻辑,台湾不是更“盛世”了吗,那么国民党不是比共产党更伟大了吗?可李敖却口口声声咒骂国民党,对过去专制的国民党要骂,对今天已经参加选举的国民党也是痛骂。而对剥夺十三亿选举权、杀害八千万中国人,使中国人还生活在一千美元的这个邪恶共产党,在他嘴里则是给中国带来了盛世。
    
    从另一个角度说,“盛世”的标准还不是你的大厦、楼房,不是你的经济水平,更重要的是一个社会的道德水准。今天中国哪来的盛世?中国是两千年历史还有五千年历史,现在是道德水平最低落、最沉沦的时期。你看中国的造假,假烟、假酒、假鸡蛋,假合同、假结婚、假出生证、假学历,无假不有,包括它的《人民日报》,它的前副总编辑说,除了出版日期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整个国家都是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七个字相对事实而言,也都是谎言:哪来的中华?它毁灭了中华文化;哪来的人民?从来没经过人民选举;哪来的共和?根本就没有民主制度;哪来的国?完全是个专制政权,一个流氓集团,一批共产党拉登劫持了十三亿中国人民。
    
    这么一个中国的现状,在李敖这个文化流氓的眼里,在他嘴里,就变成了“盛世”、变成了共产党的功劳,而且还要求中国的学生们、那些年轻的孩子们要满足这个盛世、要跟共产党合作、要拥抱邪恶的共产党、要支持胡锦涛政权。
    
    其实李敖在没来北大、清华演讲之前,在台湾也是这样讲的。最不可原谅的是李敖在六四屠杀的时候、在中共军队血腥镇压天安门运动,枪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的时候,李敖是台湾唯一一个文人公开为中共辩护,说学生们阻碍了社会稳定和秩序,那意思就是说应该杀他们,他们该杀。
    
    李敖不仅在六四屠杀上为中共辩护,而且李敖在台湾政界的各种颜色中,是唯一一一个敢公开提出要台湾接受中共的一国两制,唯一一个敢公开支持解放军打台湾。而且在台湾立法院中最激烈、最无赖地杯葛台湾要从美国购买武器保护自己的军购案。
    
    这么一个文化流氓,这么一个劣质的中国人,今天跑到北京,利用中国的文化专制制度,做共产党的客人,获得中共高官的这种接待。所以我们看今天李敖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整个讲话无论从形式到内容,完全是一塌糊涂,这等于是李敖摘掉了以前那个虚假的光环和面具,告诉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李敖是怎么样的一个混蛋!
    
    除了李敖讲话的形式和内容的问题之外,很多中国人还不是十分清楚的一个问题,就是李敖的耍流氓问题。今天他李敖要做思想家,在他个人网页的“五十自述”中,大声叫喊他是思想家、伟大的思想家,中国百年来第一名,五千年第一名,五万年第一名,永远是他第一,那简直吹得天花乱坠,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没有一个人敢牛皮吹得像李敖这么厉害,他的吹牛简直超过毛泽东,超过《人民日报》。
    
    今天我们看西方,包括中国的历史,叫思想家的人,必须追求一种正向的思想,必须首先做一个文明人,而李敖呢?恰恰是耍流氓。在李敖早期的作品,还是当前李敖的讲话、电视评论等,总是生殖器不离口,张口闭口耍流氓,七老八十了还老不要脸地津津乐道动物的交配本能,就热衷那些东西。今天我们看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哪一个思想家是这个样子的?李敖完全是脑子混乱、精神错乱、人格分裂。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不要说思想家要探讨人类的终极问题,就说一点,叫思想家就不能耍流氓,因为耍流氓就等于向思想家所追求的人类正向道德价值挑战。今天人类伟大的思想家全是道德家,所有的思想家追求的都是人类道德的终极境地,追求爱和怜悯这些人类最伟大的价值。我们看李敖追求什么?全是追求自我表现,就是要出风头,而且是用耍流氓来出风头。
    
    我们举个例子,就像一个法院的女大法官,如果晚上要去做表演三点式、脱衣舞,那你这两个角色怎么能统一呢?你说这个脱衣舞的形式可以让我这个大法官更惹人注意,好卖我大法官的书。但这个脱衣舞的方式本身,就等于在挑战大法官所代表的那个尊严的司法系统,那个法治的价值、道德的价值、人类正向的价值。这两者是不能统一的。所以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们看不到任何一个思想家同时还是一个流氓,不会有的。只要你做了流氓,根本不会被学术界、知识界,和任何看重人类道德价值的群体接受,只能是个小丑,是个笑料。
    
    你像美国的电视节目上,有个晚上十一、二点,给夜间一些睡不着觉的男人看的节目,专门找些烂女人,露露几点式等,那个节目主持人叫 Howard Stern。他的收入还很高,但美国有任何一个大学、中学邀请这个人演讲吗?绝不可能的。这就像美国人绝不会邀请任何一个在 42街跳脱衣舞的女郎去大学演讲一样。你脱衣卖身,就背离了人类的基本道德标准,你就是另一类人。你愿意那么个活法,也可以,但一个妓女就绝不可能同时还是一个警察,或声称自己是思想家、作家。就像一个小偷绝不可能同时是警察局长,两种角色是不能统一,不可混淆的。而李敖就尝试把它统一起来,而且以耍流氓自豪,沾沾自喜,看我多流氓,多么会耍。而李敖的耍流氓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访问台湾时,我就在电视上看到,他谈哪国的女人叫床声,能唤起他的性感觉,全是谈那些简直不堪入目、不堪入耳的东西,完全是个小痞子。别说他不是什么思想家,他都根本不是一个成人。今天我们看任何一个成人,怎么可能在北京大学这样的学府说流氓话,他说你们北大学生是精英,因为你们父母做爱时,二三亿精子跑出来,跑得快的一到,你们就出来了,这就是精英。在谈什么呢!堂堂的北京大学,他就这么谈“性”风生,什么女人大腿、女人丝袜呵,丝袜不是套在毛泽东大腿上等等。
    
    这种流氓文人,北京大学邀请他、清华大学邀请他,某种意义上说还不是李敖的错,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错!大学怎么能邀请流氓?今天美国的一流大学会邀请一个流氓来演讲吗,那还叫什么大学?那不变成妓院了吗?当然今天中国的最高学府,已被中国的政治流氓们把持、掌控,所以才会邀请这种文化流氓。
    
    今天李敖的中国之旅,是个流氓、小丑之旅。为什么共产党邀请李敖?因为共产党政权是个大流氓,邀请这个小流氓,这两个流氓在一起才能同“流”合污!这就是李敖的中国之旅。
    
    李敖在台湾是个小霸王,到处告这个告那个。据统计,他在台湾已经告过三千多人。在人类历史上可能没有一个人能打官司告过三千多人。我去过几次台湾,据我的了解,虽然李敖自称思想家,但在台湾知识界根本没人搭理他,而且惟恐避之不及。台湾的很多报纸都不提李敖这个名字,根本不屑于提。台湾的知识界没人重视他。那么在政界,他也是个小丑,在立法院闹来闹去而已。他竟然把中华民国说成是“伪中华民国”,和中共说法一模一样,可是他还要竞选中华民国总统,你说这不是人格分裂吗?他认为台湾立法院也是“伪”的,连《人民日报》记者在他家里访问时都问他,“那你不就是伪立法委员了吗?”他没法回答,只好嬉皮笑脸地说,“他们是伪的,我是真的。我现在是无产阶级参加资产阶级议会,是要颠覆它。” 整个一个人格分裂!
    
    李敖为了出风头到了什么地步?他的母亲长期有病,据他自己的说法是植物人了,但他母亲去世时医生诊断是心肺衰竭,他事先竟告诉医生,如果他母亲情况再恶化的话,医院不要抢救。今天我们看看全世界,无论是西方人、东方人、还是中国人,哪一个当儿子的会告诉医生,我妈要死的时候不要抢救,这怎么叫做人?而且最后他母亲咽气之后,他要求尽速火化,他母亲生前有遗嘱,说百年以后再火葬,其实就是要土葬,可是他就要立即火葬,可那天火葬场不开门,等第二天开门后,他就把母亲送去火化了,而且不开追悼会,没有葬礼,没有讣告,连念经、祷告也不让,无情到如此地步,你说这还能叫“人”吗?这不是畜生吗!台湾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跟他关系很好,希望来行礼致意,表示一下,你猜他跟宋楚瑜怎么说的,他说“已经烧掉了,向我行礼吗?”一个做儿子的说他的母亲已经烧了,用烧掉了这种话,你说这叫人话吗?
    
    台湾有个女作家叫李昂,曾经写过《北港香炉》的一本书,在上李敖主持的电视节目上时,准备向李敖表示一点慰问,因为他母亲刚刚死了不多天,但是看到李敖神采飞扬、一脸笑容,她都没法提出慰问。这就是李敖,他要打破一切传统,他要打破一切规矩,就是为了要出风头。你们大家不是说孩子要有孝心吗,你们大家不是都要尊重自己的母亲吗?我就要跟你们不一样。人们说李敖反叛,李敖狂,这里的关键不在于反叛,不在于狂,而在于这里面有没有一个道德标准、是非标准、做人的标准。
    
    今天我们看共产国家,在东欧、在俄国都有反抗者,但人家的反抗主要是追求一个更高的道德精神,因为共产主义是邪恶,它本身的存在就是不道德、反道德的。那李敖有什么道德?但有些人,包括中国的一些知识份子,还写文章说,李敖当年还是反国民党的,还是英雄,是自由主义者。但是如果当年李敖真的是从自由主义反国民党的话,今年他一定会更反对共产党,因为国民党和共产党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国民党杀害多少人?共产党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而且至今还在中国杀人、抓人,抓那些异议人士,抓那些法轮功练习者,抓那些基督教的信仰者,去年处决的人数占全球的百分之九十。但李敖一句话不说,而且还替专制辩护,他根本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他是人类的敌人!他是一个流氓、一个恶棍、一个恶霸!
    
    但今天台海两岸还有人把李敖称作大师。什么大师?他是教给人流氓的大师,是教给人欺诈的大师,教给人谄媚权力的大师,教给人讲歪理、根本不讲理的大师。李敖的存在是整个华人世界的耻辱。今天李敖这种人存在,并不奇怪,但在台海两岸还有人为他鼓掌,这才是华人世界的悲哀。
    
    李敖这种人在哪个社会行得通,哪个社会就是不正常的社会。今天台湾的知识界、台湾的老百姓唾弃李敖,抛弃李敖,扬弃他,这样台湾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有是非、有道德感的社会。今天中国共产党控制媒体、控制老百姓的想法,这么隆重接待李敖本身,就证明中国是一个极端不正常的社会。
    
    以上就是著名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对李敖的大陆之行所做的专题评论。
    希望之声记者蓝述在旧金山为您做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