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博讯2005年9月29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原题:扼杀网络言论自由,非主权在民的政府还能抵挡到多久? (博讯 boxun.com)

    
    
    中国早在1998年10月就签署但全国人大至今还没有批准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非常清楚、明白地确定: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言论自由是公民应该享受的权利,同时他们并没有损害他人的权利和荣誉,也没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卫生、以 及公共道德。
    
    我相信,没有言论自由,政治迫害将更严重;没有网络自由,以私己利己之心掌握权力 者就可以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自古以来,当中国没有诗人(自由言说者)的时候,政治迫害就已经拉开序幕了。现在,当我看到一些书店里还有出版商郭飞雄当年策划的诗集,就禁不住想说出这么一句话:没有诗人、言论家的时代,也就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时代,没有想象力和政治远见的时代。不光有政治迫害,还有屠杀。
    
    2005年7月,中国最发达的广州,番禺区太石村村民因为村干部腐败,开始依法罢免村官。由于当地官商勾结严重,罢官行动受到当地政府非法阻挠,村民也屡遭暴力镇压,多人被抓。7月29日,番禺区民政局收到了太石村四百村民签名的《罢免动议》,要求罢免村委会主任陈进生的职务。动议列举了大量受法律保护的耕地被征用滥用、一些被征土地被开发商无故抛荒、当地经济发展缓慢、村干部涉及的违法违规等现象,并列出了罢免村委会主任陈进生所依据的法律法规。由于村民们声势浩大的罢免行动使村里的权势者慌了手脚。8月16日当局开始非法抓捕村民,村民与防暴警察形成对峙。由于政府没有站在主权在民的立场上公正做事,村民开始绝食行动,并震惊了番禺区政府。9 月12日《南方都市报》为此刊发专题报道,高度评价村民合法、理性罢免村官的行动。但想不到官方当天派警察强行抢走村务帐本,并“以暴力工具袭击无辜村民”,当天恰巧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正在广东视察,等于在他眼皮底下却没有得到制止。一直帮助村民们运用法律手段解决争端的北京维权人士郭飞雄,在亲历了“9.12”后与外界失去联系,13日下午,我们还通过短消息交流了一次。后来证实被当地警方以“里通国外”的 “文革”时期的滑稽理由而拘留。9月1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名为《有感于太石村村民依法‘罢’村官》的文章,肯定了“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受合法程序控制的民主生 态”。
    
    可是,这些公开化的言论,并没有使广东的第一执政张德江立马放人。至今已经14天过 去了,郭飞雄还没有得到本属于他的自由。张德江站在人民的反面,如果继续倒行逆施 ,应该站在审判台上的就是他。
    
    9 月26日20点17分,前往太石村了解民意的广东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遇到某种麻烦,紧急给朋友崔卫平的手机发短信,说:“死里逃生,请帮我们呼吁,救救我们!”20点22 分,又发来短信说:“我们要安全保障!”当即,崔卫平通过网络呼吁有关部门保障艾晓明教授与她同伴的人身安全。艾晓明教授一行是为了帮助此前素不相识的太石村民,才使得自己的人身安全蒙受危险。她高尚的举动理应得到全社会的关心和支持。
    
    幸好有网络的存在,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在全社会都在关心艾晓明教授一行人的安全。 任何人不择手段一意孤行,拿人身安全作为阻挠正义实现的手段,只会得到人民的唾弃 与历史的审判。
    
    事实上,郭飞雄先生和艾晓明教授正因为有网络的存在,才不被舆论所忽视;虽然有人说“除了在网络上声援,我们还能够做点什么”,但网络必定成为言论自由的重要力量。假如没有这一力量,我们真担心郭飞雄等人的人身安全,甚至我们还担心我们每一 个人的安全。
    
    大海上没有孤岛,因为海水就是畅通的道路,就是自由之路。网络大海上也是一样,没 有孤岛,虽然郭飞雄和太石村成为被过滤的敏感词,但海水总能渗透通往孤岛的缝隙, 让言论自由得以实现,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当今乃至未来,只要中国还能有无数个人权志士们站出来,中国就会有可以争取到的言论自由,就有可以看见的保障言论自由的和谐社会,就不再有残酷的屠杀和各种各样的政治迫害。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左大培为保卫言论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 朱健国:保卫焦国标就是保卫言论自由
  • 御用文人的“言论自由逻辑”?/张三一言
  • 张三一言:御用文人的“言论自由逻辑”?
  • 网络实名需要宽松的言论自由环境?/柳哲
  • 言论自由、言者无罪──简评张林案/孙文广、牟传珩等
  • 胡平: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 章笑拳:新时代瞬息万变 请珍惜言论自由(图)
  • 序《言论自由的反讽》
  • 马岭: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的主体及其法律保护
  • 刘晓波:言论自由是民间维权的突破口
  • 张三一言:剖视冼岩的“民主社会无言论自由”论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橫眉:没有言论自由,哪有真话可听﹖
  • 中国言论自由倒退走 西方世界如梦初醒
  • 徐建新: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是中华民族的两只眼睛
  • 横眉:新华社倒戈﹖竟公开痛斥“破坏言论自由”的真凶
  • 也谈言论自由
  • 胡祈短评:言论自由竞争取代暴力革命运动 等7篇
  • 扼杀网络言论自由,非主权在民的政府还能抵挡到多久?
  • 李敖在北京大学谈言论自由妙语连珠(图)
  • 朝鲜日报:中国言论自由能否萌发?
  • 中国加强控制公民网上言论自由
  • 上海网民挑战中国言论自由 控告网站删帖
  • 余杰、王怡谈中国言论自由以及互联网的新角色
  • Google和yahoo市场争夺战危及言论自由
  • 言论自由的论坛竟然被封达三十多次
  • 余杰芝大演讲「中国网络言论自由」(图)
  • 欧阳懿的妻子罗碧珍呼吁保障言论自由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