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云淡水暖:“错了为什么不能改?”
(博讯2005年9月27日)


“错了为什么不能改?”:看两个重新“收归国有”实例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已经令人困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就是在国有资产大国模“转制”期间发生的许多明显地存在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现象的案例,由新闻媒体报道之后,在公众中轰动一时,然后就渺无回音,泥牛入海。比如,2003年10月26日的央视焦点访谈报道的桂林铁合金厂2.3亿国有资产,先被“评估”为1.2亿的 “残余”,再被少数人以3千万作价,最后以“抵债”的方式被私人不花一分钱现金拿走,而桂林铁合金厂最后一任厂长,也成为了购买方的主要负责人。报道引起巨大反响,但也就是“巨大反响”而已,之后只见到《中国经济时报》一篇帮闲式的“改制赞歌”,就不了了之。其实在整个“改制”浪潮中,类似情况被新闻媒体报道出来的只是少数、极少数,即便报道出来也就基本“算了”,该富的还是富了,该穷的依然穷了。
     (博讯 boxun.com)

    但,最近,人们似乎看到了另外一种迹象,重新“收归国有”:
    
    实例一,据新华网9月25日报道,贵州省日前出台幼儿园改革发展指导意见,禁止出售转让公办幼儿园,已经出售的要限期收回。贵州省教育、民政和劳动等部门制定的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各地不得借转制之名停止或减少对公办幼儿园的投入,不得出售或变相出售公办幼儿园和乡(镇)中心幼儿园,已出售的要限期收回。
    
    一般说来,公办幼儿园由于政府的长期投入和历史沿革,都具有比较完善的教学、生活设施,良好的社会形象,富有经验的师资队伍。而在“改制”的风潮中,公办幼儿园也成了一些人眼中的“肥肉”,看中了社会对公办幼儿园这个品牌的认可度,还有社会公众对公办幼儿园学位的向往,力图以最小的代价,摄取这一国家投入形成的公共资源,成为私人谋利的工具。这是继经济领域的“转制”之后的另外一个 “转制”的领域。比如,央视就报道过江苏盐城某市的所有公办幼儿园和公办小学,一夜之间全部“转制”卖光,公办幼儿园教师必须缴纳“集资费”才能够重新就业,教师们在记者面前哭诉的新闻。
    
    以新华社的报道来看,贵州省无疑也曾经刮起过这种“转制”风,并且已经造成了社会负面影响,所以才命令“禁止出售转让公办幼儿园,已经出售的要限期收回。”,好一个“限期收回”,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改革态度,改对了,最广大人民群众满意、原职工群众满意、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就应该坚持,反过来,不但要反思,还不应该“下不为例”,而是要理直气壮地“限期收回”。无独有偶,也在9月,另外一桩动静颇大的“收回”行动也在山东付诸实施了。
    
    实例二、9月7日,山东菏泽市最大的三等甲级综合医院,菏泽市立医院,在被强行“转制”后,两次倒手,终于又回到原点,这所当地最大的综合性医院在改制一年后,将重新收归国有。这所国有医院的重新收归国有,现场情景令人感慨,“记者在现场看到,医院门口两条彩幅高高飘扬,上面分别写着:感谢市政府收回市立医院,热烈庆祝市立医院收归国有。昨天,得到消息的医院职工自发到医院门口燃放鞭炮,庆贺医院回归,一些老职工甚至激动得眼含热泪”(《齐鲁晚报》),“我们的医院终于回来了。”市立医院的一些职工的言语中透露着欣喜,“一些老专家自己凑钱去买烟火,卖烟火的人听说市立医院收回后,就把3000元的鞭炮以400元的价格卖给他们,说是为了庆祝市立医院的回收。门口的两个气球,是别人免费让我们挂一天,原先一个气球挂一天收费400元呢。”(《第一财经日报》)。
    
    为什么说是“强行转制”呢,因为据《第一财经日报》的系列报道披露,菏泽市立医院在“转制”前的经济效益是全市最好的,自1998年起市政府就不再拨付一分钱补助,并非什么“经济效益差”的负担,而且,在转制的整个过程中,菏泽市国资局上书提出“十六条反对意见”不同意但没有作用,菏泽市卫生副局长鹿令聘:“这个我们管不了,是市政府的决定。”,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菏泽市市长杜昌文身边的一位官员透露:“对于此次大规模的医院改制,杜市长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整个转卖过程一笔糊涂帐,谁也没有责任。更为奇特的是,据报道,到如今没有任何关于具体签了什么“转卖”协议,交易价格是多少的清楚交代。
    
    商人买东西,第一位的目标肯定是追求其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充当散财童子、“慈善家”,所以,医院被卖给私人企业,在利益与社会功能冲突的时候,其社会功能的丧失,特别是为最广大劳动群众服务的社会功能的丧失,是不言而喻的。菏泽市市立医院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第一家买主上海道勤集团公司2004年9月6日“入主”医院,屁股还没有坐热。2005年7月3日,上海道勤集团公司把自己持有菏泽市立医院80%的股份,又以32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深圳宝福公司。这一卖加二卖,受损失最大的是医院的各种有形、无形资产和职工的利益,“医院医托、药托成风,就连一些设备坏了也不修。医院的财务也不公开,说这是‘商业机密’!”医院病房一位大夫说。最为严重的是,一年来,菏泽市一所医学院校集体撤走了30多位临床教师,医院的十多名业务骨干也被别人挖走。(《第一财经日报》)
    
    而令人更加值得回味的是,这次的“收归国有”,是在医院职工群众与院方持续不断的抗争中引发的,因为如同绝大多数的“转制”一样,普通职工群众的切身利益都受到了严重的侵害,一如各种“改制”前的“甜言蜜语”也是承诺职工身份不变,福利待遇不降,除非职工自愿,不得将职工推向社会。但一遇到利益问题,双方就翻脸,医院和职工在退休问题上产生了分歧,职工的福利待遇也下降了20%,连每天洗手都要扣掉0.75元钱。这就是“改制”的大多数情况下的写照。
    
    在报道中有一个细节,在深圳公司第二次买下医院后,第二任院长唐忠诚接手前,在“改制”的负责人菏泽市副市长何茂远的指示下,召开医院职工大会,安抚职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院职工对记者回忆说:“唐忠诚当时要讲买医院的背景和医院规划等问题,当说到改革‘开弓没有回头箭’时,就有职工站出来说,‘错了为什么不能改?’面对这样的质疑,全体职工掌声四起,一场安抚会就这样以失败告终,没能开下去。”,而后,市政府的工作组开始进驻医院展开调查,最后形成结论,事实上宣布了“改制”的彻底逆转,医院“重新收归国有”。
    
    如果没有那位职工勇敢地站出来对新院长的“改革‘开弓没有回头箭’”大声地质疑“错了为什么不能改?”,令“安抚会”泡汤,可能这次逆转将推迟或者不了了之,这句“错了为什么不能改?”,话虽直白,但却蕴含了太多值得记取的道理。
    
    改革当中有困难,困难需要克服,改革当中有问题,问题需要解决,改革当中有错失,错失必须纠正,不能一披上“改革”的外衣,就所向披靡,就“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碰不得,就听不得不同意见,就“无法挽回”。
    
    我们为大声问出“错了为什么不能改?”的职工叫好,为贵州省、山东菏泽市有关方面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措施叫好。
    
    “错了为什么不能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别辜负了贺龙元帅的两把菜刀/云淡水暖
  • “共同富裕”已成泡沫? /云淡水暖
  • “主流”们又挨一记响亮的耳光!—评一个惊天大案的揭露/云淡水暖
  • 王斌余案:法律专家们怎么不站出来?/云淡水暖
  • 龙永图·传奇·那个时代/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收买”中央办公厅“下海”的经济学家才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