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别辜负了贺龙元帅的两把菜刀/云淡水暖
(博讯2005年9月27日)
    
    据9月13日的《中国青年报》报道,“湖南桑植县五道水镇政府强扣遇难矿工补偿金”,事情缘起于2004年12月9日,12名桑植县矿工在山西省盂县南娄镇大贤煤矿瓦斯爆炸事故中遇难,“按照山西省政府2004年出台的遇难矿工死亡补偿最低标准,煤矿补偿给每位遇难矿工的家属20万元。桑植县五道水镇政府出面为矿工家属协调善后处理,统一领回了这笔补偿金。不料,矿工用生命换来的补偿金成了‘唐僧肉’。当家属们向镇政府索要这笔补偿金时,却被强行扣留总计20余万元。”
     (博讯 boxun.com)

    别人用生命、家破人亡的代价换来的一点补偿金,是什么人能够,又为什么敢于伸手去截留呢,20余万元基本相当于每户遇难矿工工人家差不多两万元的代价,克扣的“理由”是“办事”,是“办事”的“维权费”、“律师费”,伸手的是桑植县的所谓“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而这个“律师”,竟然是桑植县的一个“在职法官”。
    
    而所谓“维权”,不过是陪同老实巴交的农民们去了一趟山西,代表镇政府方面进行了一些组织协调工作,这本来就是镇政府的本职工作,况且,镇政府也不是贴钱办事儿,矿难家属们出门前,“当时镇里向每位家属收取了500元路费,说好多退少补。”,12户人家,就是6000元,镇政府“派出副镇长瞿绍雄和另一名干部带队”,草民不理解的是,人家在巨大的悲痛之中,镇政府怎么会如此冰冷如斯,从那些家属手里掏钱。更为奇怪的是,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途中,悲伤的队伍里新增了一个面孔,瞿绍雄介绍是维权协会的律师。家属们后来才得知,他是桑植县人民法院的法官黄耀武,也就是该镇党委书记杨安详的亲戚。”,黄法官的出现,就是以后向矿难家属们收钱的契子。
    
    当山西方面如数将赔偿款划入湖南桑植县五道水镇政府的账号,此举本身是一个正面的行为,政府出面,按常理可以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权益,,殊不知却好像是遇到了“骗子”、“无赖”、“强盗”,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黄法官,因为家属们出钱“让”他“陪同”走了一趟。“桑植县‘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要收取‘律师费’,金额为死亡补偿金的20%,同意就签字领钱。”,简直是拦路抢劫,山西方面是依法赔偿,政府机构是为本地的矿难家属服务,一个莫名其妙的“协会”出来就要索取人家的卖命钱20%。
    
    而且,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花招,就是黄法官曾经引诱家属们签了一份“委托书”,借口是“是政府请我来为你们要补偿的,你们签个委托书。”,家属们签字的时候,“委托书”上并未提钱的事。要抢钱,家属们当然不干,但钱在镇政府手里,不干也得干,还经过多次讨要、哭诉、还价,“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还是拿走了15%,据报道,家属被迫领钱的时候,“整个五道水信用社的门口哭声一片”,令人心寒。
    
    明眼人一下就会看出这里面的利益关系,五道水镇政府党委书记杨安详→桑植县人民法院的法官黄耀武(杨的小舅子)→“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赔偿费→五道水镇政府→法官黄耀武+党委书记杨安详等…,杨安详书记属下的乡民出了死难事故,自己不方便出头敛财,找出来一个“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的名头,肥水不流外人田,法官舅子出面,以“援助”的名义,将“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在自己手上,坐地分赃。
    
    奇怪的是当地各级政府及司法机关的态度,“半年来,像刘明星这样的10多个矿工家属一直在为此奔波上访”,一个明明白白的贪赃枉法、克扣民财的恶劣事件,为什么要当事人“奔波上访”达半年之久,而且,在桑植县,这样的恶例不止一处,“与五道水毗邻的沙塔坪乡的阙本富,其死亡补偿金也不幸遭遇‘盘剥’”,其家属奔走多日,“找尽关系”,才拿到19万元,“12名矿工的240万元补偿金除阙本富的只被扣留1万元外,其他有10名分别被扣留22600元,总计23.6万元。而另一名矿工姚舒美的家属因为死亡赔偿金分配起争执,诉上法庭,但也被法院扣了1万元维权协会的‘律师费’。”,连人家家庭内部分配赔偿金的官司,“维权会”也要乘机再捞上一万,丧尽天良。
    
    “在矿工家属不断上访的情况下,桑植县开始查处此事。”,好一个“开始查处此事”,此事的发生并非偶然,而是当地政府、司法机关的一些官员、漠视农民的根本利益,一事当前,先替自己生财之路打算,利用职权,利用农民的信息知情的不对称,一唬二吓,连哄带骗,连死人的钱也不放过,也难怪一些到广州打工的湖南、四川民工们在被别人骗光钱财之后,也干起了“背包党”之类鸡鸣狗盗的坏事,有官员示范在先。
    
    说起桑植县,应该是赫赫有名的地方,这是贺龙元帅的故乡,据报道,二十岁的贺龙在家乡组织了二十多名农民,拉起了队伍,但手里没有武器。当他听说芭茅溪盐局的税警刚刚装备了十多支洋枪时立即高兴起来,他在贩盐时深知盐局剥削坑害百姓,罪大恶极,而税警更是为虎作伥。他和叔叔向别人借了两把菜刀带着组织起来的二十来个农民乘夜色闯入盐局。贺龙亲手砍死税警队长,缴获十五支步枪,二支手枪和九千斤盐。他下令把盐统统分给穷人,解放了俘虏。用这十几支枪武装起他的队伍。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从此传扬开来。
    
    当年贺龙两刀砍死了鱼肉乡里,横行霸道的税警,从此走上的为穷人打天下的道路,如果贺龙元帅地下有知,一帮不肖子孙又在坑害穷人的时候,作何感想。
    
    别辜负了贺龙元帅的两把菜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