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晨寒:李敖这个人
(博讯2005年9月25日)
    
    以前读李敖自传留下些印象。这人有才气,文笔犀利,视角独到,精力旺盛时,几乎是单枪匹马撑起一本杂志,包揽了大部份内容,中间还要写一些别的东西,加上大大小小的官司,没两把刷子还真不成。也有点堂吉科德精神,特立独行,挑战当局,放言无忌,不怕坐牢,难能可贵。能吹牛,自称五百年来中文写作第一是李敖,第二是李敖,第三还是李敖,明清以降无数文人智士,直至鲁迅胡适等等,均不在话下。脸皮厚,如何勾引女人,和多少女人有多少风流韵事,一一抖落,如数家珍,需要时也可出卖色相,当兵时的全裸正面自拍,可以堂而皇之登在书前插页。人品却不怎么样,思想方面有些左右摇摆,首鼠两端。
     (博讯 boxun.com)

    几年过来,发现李敖旧病未改,反添新病,越老越不成样子了。
    
    古代文人以立言立功立德为人生目标。现代所谓独立知识分子,则以思想独立,精神自由,知识传播和社会批判为己任。反观李敖,几十年来,其思想主脉颇为模糊矛盾。当年反抗国民党独裁专制时,挥动的是民主和言论自由旗帜,连美国有些杂志也以此立场观之。可是越到后来就越清楚显示,李氏的思想倾向其实是左倾和红色。李敖批判国民党的独裁专制从来不遗余力,可对共产党的独裁专制却从来不值一词,反而时有赞美之意。现代知识分子,思想左倾不足为奇,但大多有理论和信仰的支持,如西方的新马克思主义,法兰克福学派,新东方主义等等。李敖的左倾,则无甚理论基础,在一定程度上是义气用事乃至实用主义。李敖的社会批判,在过去集中在对国民党的批判,当年骂蒋家独裁痛快淋漓,从蒋介石骂到到蒋经国,大有与专制独裁誓不两立之势,可是细读一下,不难发现,他其实是只恨蒋家,不恨专制,纵然快意恩仇,未免心胸偏狭。如今李敖进攻的对象是民进党台独政策和理念,但其批判缺少理论新意,多为哗众取崇,有时则如泼妇骂街。
    
    除了写文章,李敖还以打官司出名。上至总统,政府各级官员,社会名流,下至生意伙伴,朋友以及女人,李敖动不动就诉着公堂,而且一定要在社会上炒得沸沸扬扬。有些官司涉及政见或个人名誉,也许不得不打。但多数情况,炒作大于实质,有时更以经济钱财为目标,某些案子,其行径近似敲诈勒索的无赖。
    
    当年快要过气的影星胡因梦也许一半出于崇敬,一半出于演艺界固有的以制造新闻来增加名气的恶习,在李敖刚刚出狱不久,以身相许,嫁作冯妇。岂知李敖哪里是省油的灯。迎娶胡氏,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李敖对漂亮女人,从来是来者不拒的。佳人在怀且不说,知名度上的增值,岂止是几个广告,几篇文章的效果可比。李氏之利用胡氏,实在更甚于胡氏之利用李氏。清官难断家务事。李胡二人最后之对簿公堂,分道扬镳,个中曲直,非外人可细窥,也未必全似胡因梦在自转《死亡与童女之舞》中所言,起因于她对李氏在与萧氏(孟能)关系中个人品行之不齿,但李氏之人品和德行,胡氏从此是深深领教了。
    
    李敖之与世事,态度正如对待女人,得用且用。前几年新党在台湾总统大选了无希望之时,拉李敖来充数作该党总统候选人,期冀借李氏之知名度,拉升新党的地位。岂知李敖就坡上驴,把大选当成提高个人知名度的舞台,嘻笑怒骂,指东道西,自编自演了一出闹剧,让新党颜面丢尽。前次台湾立法院选举,李敖倚仗自己所占媒体之利,同时利用民众对民进党的不满,得以当选。一旦进入议会,李敖又故伎重演,从立法院宣誓到立院质询,统统搞成个人游戏搞笑的表演。李敖可以不满民进党,可以在力院坚持己见,乃至特立独行,但不可将民主当儿戏。他这次玩弄的也许是民众和民意。
    
    自从出了《上山,上山,爱》和《法源寺》两本书后,李敖就再也写不出象样的东西了,可又不甘寂寞,于是便与时并进,卷起袖子操弄起电视脱口秀这种廉价而易于媚俗的文化快餐来。看来李敖江郎才尽,真有点没救了。前一段,李敖发了一通台湾乃大陆睾丸之论,引起大陆一些义气有余,知性不足之热血青年们的喝彩。李敖对此说法也自鸣得意,给人的印象是,我李敖总能发人所不能想,言人所不能言。且不论这种说法略显粗鲁,仅就其发明权而言,李氏已有剽窃之嫌。当年古巴导弹危机之时,赫鲁晓夫曾言,古巴好像美国的睾丸,只要把它攥紧了,美国便动弹不得。李敖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而且自称博学多识,也许早就知道赫氏的说法。更巧的是,就在李氏”发明“这一说法之前,美籍华人学者郝晶瑾先生在一本书中已言及此事(《流转的历史:世纪转折的人事景物》。郝晶瑾着,台北市:麦田出版:城邦文化发行,2004)。李氏此时发此妙论,难到只是巧合,如非巧合,大陆那些连称李敖“高,李大师真是高”的年轻人们就可怜了。
    
    不但才尽,李敖的品行也每况愈下。
    
    李敖最近谈马英九时讲,“马英九在台湾干什么?他是一个没有理性的反共分子,他是赞成法轮功的,拥护法轮功的,拥护所谓的民运人士的…。六四动乱事件,马英九是反共的”(李敖有话说,7月29日<民主服从脸蛋>)。这种只能由甘当朝廷鹰犬的御用文人,或者干脆就是政治与文字警察来讲的话,竟然出自这位所谓的作家,学者和大师之口,简直让人感到恐怖。如果说李氏过去还只是向中共当权者暗送秋波的话,现在就是公然表态邀宠。李敖可以不赞同马英九,可以对六四有不同看法,可以不喜欢法轮功,但又何必以这种告密者的姿态讲话,当年你李敖也是因政治原因遭受迫害乃至坐过牢的,如今对政治见解不同的人以及另一群遭受政治迫害的人,竟然连起码的中立立场和同情心都没有,反而要落井下石,岂止是违背了学者的良心,连基本的做人底线都没有守住。
    
    用难听的话讲,他是老不自重。
    
    李敖一贯以无惧无畏挑战专制的文化英雄自居。仔细观之,李敖从一开始就有机会主义倾向。他知道如何在政治上游走钢丝,如何在文坛上暴得大名。当年蒋氏虽然独裁,对文人却轻易不开杀戒。看准了这一点,李敖方敢放言无忌。几年牢狱之灾,给他带来的是更高的知名度。当有大陆记者问他假若几十年前他身处大陆,也会如此吗,李敖的回答是否定的,并毫无羞愧地自称会有应对之道。
    
    大陆对台胞入境的放宽已行之有年,李敖却迟迟不肯登陆。李敖知道,大陆这块文化市场是远大于弹丸之地台湾的。进入香港凤凰卫视,李之目标便是大陆民众。李敖也知道,即使大陆这些年来政治上已逐步放宽,对文人,特别是他这样的知名文人,是轻易不会行使专政手段的,但一旦得罪了大陆当局,在文化和传媒领域遭到封杀,损失就大了。李前一段之所以在提高批判陈水扁及台独的声调之后,又对台湾民主以及肯定和声援台湾民主的马英九,龙应台等开口大骂,在一定程度上是作给大陆当局看的。一步步铺垫好了之后,李氏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开始他的大陆之旅,并声言要对北大学生讲讲胡适的自由主义。一方面在政治上对当权者献媚效忠,另一方面对大众迎合取宠,对知识界投其所好赚取廉价名声,再加上为背后传媒资本发挥不言而明的广告效应,其苦心谋划,不亚于政客的精明和商人的狡猾。这倒也合乎李敖一贯的行事方式和哲学。
    
    《水浒》中的那个无赖混混,无人敢惹也无人愿惹。我是流氓我怕谁。你杨志不是说那把刀杀人不见血吗,那你就给我杀一个看看,否则你就是骗子,这把刀就归我了。岂知那杨志英雄落魄,心中早已积聚,一团匪气,喀嚓一声手起刀落,就拿你这厮试刀了。
    
    李敖才没那么傻哩。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适:美国退还庚子赔款记(李敖为什么说谎)
  • 李敖乃蚩尤之后/唐夫
  • 长风:李敖毕竟是李敖
  • 小国寡民:我看变色龙李敖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 「伪自由主义者」李敖
  • 评李敖在北京的滑稽表演
  • 从王朔到李敖——流氓心态初析
  • 草根:太把李敖当回事了吧
  • 沛洪:李敖眼中的中国共产党
  • 潘小涛:李敖老矣!尚能骂否
  • 刘晓竹: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
  • 史正平:一个惨遭疯狂轮奸了两夜的李敖!
  • 余杰: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
  • 李怡:李敖有新骂乎?
  • 徐水良: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在哪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 赵昕:李敖成精,北大开讲自由无须进秦城
  • 李敖的胆识值得尊敬
  • 任不寐:李敖安得开心颜
  • 李敖:中国要谢共产党
  • BBC:李敖清华演讲赞共产党开中华“盛世”(图)
  • 东海一枭:不软不硬,差强人意-----略评李敖演讲
  • 曾铮:李敖可别“一语成谶”
  • 李敖清华演讲收敛过头 学生当场打瞌睡
  • 余杰:驳李敖“共产党让中国人不挨饿、不挨打”之说
  • 李敖北大演讲实录(无遗漏版)
  • 李敖清华大学演讲文字实录(凤凰版)
  • 中共涉台官员:李敖演讲,不如连战
  • 李敖劝告知识份子和共产党合作
  • 北京高层决定不封杀李敖清大演说
  • 让学生瞠目结舌, 中共高层下令对李敖演说冷处理
  • 李敖在北京大学谈言论自由妙语连珠(图)
  • 学者、作家评李敖
  • 中国官方媒体不报导李敖演讲内容
  • 李敖北大演讲实录
  • 李敖首场演讲 北大拿出看家宝(图)
  • 北京接待李敖:排场媲美政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