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阳城:网络管理之我见------回应cangtian119和沧海一声笑两位网友
(博讯2005年9月24日)
    作为全国唯一一家给关注陕北油田案、太石村案、王斌余案等案例的网友们开绿灯的平台,最近燕南[法治论衡]很是抢眼。网站管理人员说,那些天燕南的访问人数像井喷一样直线飚升。网站活在网友的鼠标里,访问量上升,自然是好事。但意料之中的麻烦很快也就来了,先是网站方面接连接到警告,我推测,滕彪先生与网友互动节目被强制性取消应该与某些指令有关,接着是明令限制讨论太石村案和王斌余案,然后,就是网络警察们开始在坛子里为网络管理宣传造势。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导致一个原本好好的论坛,我们辛辛苦苦打点起来的论坛,数日之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常务副站长weekend限令不许讨论太石村案、王斌余案的帖子,其内容是这样的: (博讯 boxun.com)

    
    【太石村事件、王斌余案讨论到此为止】
    发信站: 燕南社区 (http://bbs.yannan.cn)
    
    请全体版务人员即刻清理各版,有关太石村事件、王斌余案贴及新发贴全部移到删文区。
    
    多谢合作!
    
     燕南社区站务委员会
    
    2005.09.21
    
    这个帖子行文之干净利落,不亚于战斗指令。我曾经向有关管理人员询问这事能不能解释一下,好歹向关心和支持燕南网的朋友们有个交待,得到的回答是不能解释。本来我还想问一问,上面不许讨论的命令是怎么下达的?有没有按正规的执法程序下达法律文书?执法之前有没有举行听证?执法行为作出后有没有申诉的余地?等等,严格的执法这些程序可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我都没有问。为什么呢,不是因为我相信有关部门肯定会依法办事,而是刚好相反,不问我就能估计到,有关部门作出这些决定和下达这些决定,几乎无一例外采取非公开的方式。这种非公开的“执法行为”,如果换一种说法,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偷偷摸摸。为什么我会推测他们必定是非公开呢,因为据我所知,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哪些问题不许讨论,哪些问题可以讨论。如果有关部门真正是尊重现行法制,那么,有关领导就应该明白,这样限制讨论主题的行政行为已经超越了法定授权范围,是越权执法。越权执法的行政行为就是非法的。
    
    越权执法,还会不会给你留下可能用于起诉他的证据?当然不会。领导们都是人精,不会这么笨的。当初关[一塌糊涂]时,谁给谁看过法律文书来着?谁受理谁的申诉来着?
    既然不许讨论太石村案、王斌余案成了“不许就是不许,别问为什么”,再多谈这个问题也没有意义。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还有道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笔杆子终究是扭不过枪杆子的。谈多了,只会在有关领导的心目中搞坏映象。我确实不想讨论这话题了。
    不过,现在这事又发生了转折,不讨论讨论还不行。为什么呢?因为枪杆子做了“不许就是不许,别问为什么”的事之后,还要来理论一番,说他们做得对,做得应该,做得保护了秀才的利益。秀才不与兵讨论,兵反过来振振有辞地教训起秀才来了。这时代,真是什么怪事都有呵。
    
    年大六先生说,最近法治论衡上出现了一批给“网络管理”造势之作。给“网络管理”造势的网友中最突出的两位,cangtian119和沧海一声笑,分别贴上来《没有管理,论坛将会怎样?》和《网络:没有管理能有自由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帖子是网络警察们的“杰作”。网络警察肯光顾法治论坛,有的人可能会神经紧张,我却认为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鄙人内心里一直希望有个机会能与这些躲在幕后的警察们聊聊,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想不到现在机会居然找上门来了。再说了,兵既然找上门来会会秀才,那我这个自命的秀才自然不应该失礼,就奉陪着玩玩罢。
    
    先来分析分析。我想我的智力作这些文字活应该还是没太大问题的。如果我的分析站得住脚,《没有管理,论坛将会怎样?》和《网络:没有管理能有自由吗?》两个帖子想表达的是同一个主题:网络不管不行,不管会乱套,严管才是对网民负责。
    为什么要严管呢?两个帖子立论的前提是,网络上“除了散布黄色、暴力等不法信息外,没有管理的互联网会使黑客入侵、网络病毒、电子盗窃等现象层出不穷,如果你存在银行帐上的血汗钱被窃贼转走到他人的帐上,如果你公司的机密文件被黑客入侵后公之于众,如果网络病毒使你的计算机全部瘫痪……”,“谩骂、粗鲁、人身攻击时有发生,黄色笑话、黄色图片、广告水帖层出不穷”。两个“层出不穷”,说得哧死人的,看来,不管管还真是不行。
    
    首先我得承认两位所列现象在网络上确实存在。但发生的几率,两位没有说,我也没有数字,虽然我出于尊重中国人的愿望出发认为坏人总不会很多。但毫无疑义,如此重要的证据,两位原本是应该列举出来的。很明显,如果上述每一件坏事全国只发生过一起两起,一亿网民中只占亿分之一,那就不应该拿出来说事。其次,我完全同意对“黑客入侵、网络病毒、电子盗窃”三项进行管理,不止是管理,还应该防患于未然。我要声明,如果我们的警察先生们能够对“黑客入侵、网络病毒、电子盗窃”实施有效的防范,对有关案件实施侦破、我将向这样的警察致敬!在承认和声明之后,我要提醒这两位先生两点。其一,在你们所列举的现象中,有相当一部分不是法律规制的内容。如“谩骂、粗鲁、人身攻击,黄色笑话、广告水帖”,这些只是道德问题。网络上出现的“谩骂、粗鲁、人身攻击,黄色笑话、广告水帖”等问题,可以列入网站内部管理的内容,更好的办法,我看还是交由网民去自我节制。据我多年上网所见,那些恶意发布“谩骂、粗鲁、人身攻击,黄色笑话、广告水帖”的网民,不仅人数比较有限,而且通常都被网民们唾弃,被边缘化,或者屡教不改后被网站封锁其ID。我认为,要相信网民们的道德水准并不比警察差,警察或网站站长也不必然比网民更高尚。谁能保证警察在网络上就不说粗话呢?警察难道格外就是这个国家中最纯洁最优秀的群体以至其所谓的素质达到了具备对一般网民包括知识人进行道德审查的高度吗?至于“散布黄色、暴力”等信息,如果仅仅只是散布,而没有行为,那么,这些信息是不是“非法”,这可不是连长向士兵发布命令只需一两个独断句那么简单。这里关联到非常复杂的法律、人权、风俗与传统等方面问题。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处理,可不是什么智慧,那是愚昧!民主国家对黄色和暴力信息,只进行分级管制,而不是禁绝,是有原因的。所以,两位用来支持论点的前提,有相当一部分是占不住脚的。它们根本就超出了管理的范围。对超越管理范围的事进行“管理”,这不是管理,准确说来叫“越权”,又叫“非法”。
    其二,据我所知,现在警方对网络进行的管理,其主要内容并不在上面所列诸项。把上面那些内容拿来作为严管互联网的由头,只是为了蒙人而已。两位玩的不过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老把戏。警方现在管理网络,更主要的日常的和为网民们普遍反对的是:敏感词,网络过滤,邮件检查,限制公民知情权,IP地址监控,遮断中外网络联系……网民们普遍反对的是警方想管什么就管什么、想怎么管就怎么管的失去约束的绝对的权力。比如本文开头所举对燕南网讨论什么不许讨论什么、谁可以发言谁不能发言等等所进行的非公开的管制,就最为网民所反感和厌恶。然而,恰恰对这些,两位失语了,或者说策略性的躲闪开了。可大兵们玩的这些小把戏,如何骗得过秀才的火眼金睛呢?
    
    从法制的角度讲,中国迄今没有哪一部法律允许网络警察在互联网上设敏感词,没有哪一部法律允许网络警察实行网络过滤,检查邮件,限制公民知情权,监控IP地址,遮断中外网络联系……相反,全国人大常委会2001年4月30日发布的《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第一条第(三)项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擅自中断计算机网络或者通信服务,造成计算机网络或者通信系统不能正常运行。”第四条第(二)项规定“非法截获、篡改、删除他人电子邮件或者其他数据资料,侵犯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都必须“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规定:“隐匿、毁弃或者非法开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进行删除、修改、增加的操作,后果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故意制作、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对照这些规定,网络警察中有没有已经涉嫌刑事犯罪的呢?
    
    网络警察对互联网的所有管理行为,都是行政行为,都得遵守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的规定。《实施纲要》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管理,应当依照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进行;没有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行政机关不得作出影响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的决定。”“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行使权力、履行职责。行政机关作出对行政管理相对人、利害关系人不利的行政决定之前,应当告知行政管理相对人、利害关系人,并给予其陈述和申辩的机会;作出行政决定后,应当告知行政管理相对人依法享有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行政机关依法履行经济、社会和文化事务管理职责,要由法律、法规赋予其相应的执法手段。行政机关违法或者不当行使职权,应当依法承担法律责任,实现权力和责任的统一。依法做到执法有保障、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受追究、侵权须赔偿。”我们有关部门现在对互联网的管理行为,有没有遵守这个国务院的法规呢?在执法程序上,是不是充分保障了行政行为相对人的权益,是不是严格依法办事?
    
    如果把网络警察们禁止燕南网站讨论某个专题的行为和取消滕彪博士交流节目的行为视为行政处罚,则这些行为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有关规定。《行政处罚法》相关规定如下:
    
    “第三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
    “第四条 行政处罚遵循公正、公开的原则。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对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必须公布;未经公布的,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
    “第六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所给予的行政处罚,享有陈述权、申辩权;对行政处罚不服的,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可是,网络警察对燕南网法治论衡所作的管理,何时遵守过什么法定程序?何时公开过?有哪一点说明他们遵守了《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呢?
    
    网民在网络上说什么,不说什么,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是不需要得到网络警察的许可的。《行政许可法》第十三条规定:“本法第十二条所列事项,通过下列方式能够予以规范的,可以不设行政许可:(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二)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可无;(三)行业组织或者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四)行政机关采用事后监督等其他行政管理方式能够解决的。”网民们在网络上的言论,正好属于“能够自主决定的”,也是网站“能够自律管理的”,或者可通过不同网站间的竞争来“有效调节的”。可是,有关部门却作出了不许讨论太石村案、王斌余案的决定,这个许可权是哪来的?
    
    从一个网民的角度看,上述有关部门对燕南法治版实行的网络管理,不可谓不严格,但也不可谓不是执法违法。如果cangtian119和沧海一声笑两位先生所主张的是这种从严管理,那才真是“强不知以为知的信口雌黄,不能不令人提防其不良用心。”
    违反网民意志,强行管制互联网的行为,特别是压制网民言论自由和分割互联网等行为,其危害是非常大的。在此仅举四个方面。第一,这种管理削减了宪法和中央政府权威。宪法明确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权,和批评、监督政府及各级官员的权利。网民在网络上发表意见,正是行使上述宪法权利的一种现代形式。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不止一次强调,要尊重宪法权威。但下面对中央政府的指令却常常拒不认帐。这就造成国民对宪法,对中央政府诚信的怀疑。人们很容易讥讽这种现象是说话不算话,是说一套做一套。宪法是支撑整个社会和现有权力体系的基本架构,伤害宪法,就危害到国家的根基。置宪法原则于不顾,只考虑即时性的权宜性的目的,对统治者无异于饮鸠止渴,看来是维护体制,实则是拆台,是自乱阵脚,这种不正常情况必须中止。
    
    第二,会助长国民与政府之间的对立情绪。网络是个虚拟空间,这里发生的一切,特别是讨论方面,主要是意见和思想。意见和思想都不可能对国家稳定造成危害。网民上网参与讨论,既是政治文化活动,也是一种乐趣。强行对这种活动进行严厉的管理,把乐趣变成了精神负担,只会招致反感,激发对立情绪。一个好政府,会顺应公众的需要。只有顺应了民意,政令才会得到公众的支持和服从。强加于公众的管制,不可能得到公众效忠,勉强斗勇使狠,很容易使原本不理会政治的,对政府持认同和中间态度的,被驱进反对面里去。
    第三,阻碍国家民族的进步,也不利于政府对国家的治理。一个好国家,绝对不是万马齐喑的国家,而是国民精神振奋,嘈杂然而有条不紊。只有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政府才会怕民意。我们是人民政府,怎么会怕民意呢?一切都靠强制的国家是坏国家。在强制盛行的国家里,国民精神受到极大的压抑,人民不可能快乐,国民的创造精神也得不到充分发挥。对互联网上的言论实施严管,导致人人自危,导致大家都免谈国是,使国家政治生活非正常化,只会阻碍国家民族的进步。好政府不仅不怕民意,而且生存的根本和力量的源泉正是民意。好政府,不是政府想怎么治理就怎么治理,不是依靠警察,好政府的治理必须并且只能是善治。好政府的善治所依靠的是意见。这种意见也不是哪个大政治家大思想家或政治高层说了就能算的,必须是从公众舆论中自发生成,在国民中得到相当普遍的认可。政府发现并且利用来自于人民的意见治理国家和社会,怎么会犯严重错误?人民怎么会不认可政府?民族焉能不齐力同心?国家怎能不兴旺发达?
    
    第四,严管互联网严重损害了国家形象。建议那些主张严管互联网的人们到欧美去看看,人家那里没听说过怎么严管,也没听说过要斥巨资建立什么“网络长城”,人家那里人民可以自由地利用互联网,国家不仅没有乱,反而是欣欣向荣。《湖北省公安报》曾经报道,韩国囚犯可以在监狱里上网,可以在网上大骂总统,他们的国家没有乱,而且比我们发达多了。对互联网实行严厉管制,实行分割,在国际互联网中人为制造出一个中国孤岛,不断地传出以互联网言论治罪的案件,在国际上造成的影响是非常不好的。中国要跻身文明社会,作一个让人尊敬的成员,必须按国际社会公认的规则行事。
    
    我并非反对对互联网实施好的管理。网络当然应该管理。然而我所主张的管理,迥异于cangtian119和沧海一声笑两位帖中泛指的管理。我所主张的管理,在回帖中已经基本表述过了,只是不够系统和清晰。现在再补充和加强一下,大致可归纳成三条:
    一、我们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对互联网管什么,不准管什么,怎么管,不能怎么管,必须由国民说了算,而不是警方或党政官员或人大官员们说了算。在操作上,所有与网络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都应该付诸公开的讨论。在立法之前,必须举行听证会,立法草案中除国民一致同意的和大多数同意而又并不伤害少数权利的内容,不得再增加其它,特别是不能搞长官意志。国家管理互联网的内容,必须严格限制在十分有限的领域,其目的是为了网民们更安全更自由地利用互联网,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明的或暗的目的。作为一个国民,在此我要特别建议,在管理互联网的相关法律中,明确规定对违宪执法行为如何定罪处罚的内容,要坚决限制公权借所谓国家利益任意侵损民权。
    
    二、所有管制互联网的法律均不得违反宪法和国际法,所有宪法明令保障的政治、经济、社会权利,均不得定为犯罪。国际上公认的犯罪行为,在中国不得变相成为合法行为。将国际上主流文明公认的行为准则规定为犯罪,或者将公认的犯罪行为规定为合法,都是应该纠正的。这些错位的“法律”及其所导致的错位的“执法”行为,对外,会给我们国家的形象上抹黑,对内,会压制和损害国民积极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热情和智慧,会损伤国民对国家政府的认同感。
    
    三、对违宪的立法和执法行为进行全面清理。废除现有法律法规条文中与宪法保障人权原则相冲突的内容。对违反法律,自作主张,越权执法构成犯罪者,应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对违反法律,自作主张,越权执法造成公民或法人利益受到损害的,必须进行赔偿。坚决制止和杜绝所有过滤敏感词,临控IP地址,检查和拦截邮件,限制公民知情权,遮断中外网络联系等非法行为。
    
    其实,cangtian119和沧海一声笑两位先生如果不是另有居心,或者极其封闭,应该不难明白一个道理,这就是,迄今为止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管制言论的行为,无一不是反文明的。马克思,列宁,周恩来,他们生前都曾与管制言论的行为作过斗争。在结束本文之前,我想与这两位先生一起学习一下马克思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中的三段话:
    “在22年当中,保护公民的最高利益即他们的精神的主管机关,一直在进行非法的活动,这一机关的权力简直比罗马的书报检查官还要大,因为它不仅管理个别公民的行为,而且甚至管理公众精神的行为。
    
    “况且,如果书报检查官二十多年来一直进行无视法律的非法活动,那就会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说明新闻出版需要的是别的保证,而不是给如此不负责任的人物发出的这种一般性的指令。那就会证明书报检查制度骨子里隐藏着一种用任何法律都无法消除的根本缺陷。
    “我们的命运不得不由书报检查官的脾气来决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