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江权斗中的三个棋子——程翔、黄金高、陈良宇
(博讯2005年9月23日)
    
    程翔 中共权斗的牺牲品
     (博讯 boxun.com)

    日期:2005年08月30日
    
    
    程翔、黄金高、陈良宇,这三个近期国内外传媒关注的焦点人物,看似毫不相干:程翔是香港资深传媒工作者,黄金高是福建省连江县前中共县委书记,陈良宇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但是,他们的事件如果放在中国领导层权斗的背景下来观察,就不是独立的。
    
    权斗有季节性
    
    一到夏天,中国高层权斗的传闻也往往随?天气而升温。中国的权斗有明显的季节性,与作为中国权力象徵的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及全国人大会议的会期密不可分。
    
    决定重要人事、重大政策的中央全会通常在秋季举行,今年十月将举行的是五中全会。一切摆上?面之前,自然有一番铁幕后的争斗,中国官员愈来愈善于利用传媒、网络放风,试探对手和外界的反应,权斗的传闻自然在夏季特别盛行。
    
    而行使「橡皮图章」权力的全国人大会议在三月举行,各方原先达成的协议不易被撕毁,也导致新一轮权斗和利益之争,要在此之后再展开,因此令权斗在春夏之交升温。
    
    谁敢捋虎须
    
    笔者将程翔事件置入中国高层权斗的舞台,是基于一个事实和一个猜测。事实是:程翔曾协助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智囊、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陆建华在香港调查研究,程翔因此知道一些被视为中国绝密内容的胡锦涛指令,但程翔因此被指控涉嫌从事间谍活动、搜集国家机密。
    
    按程翔太太刘敏仪的说法,程翔在被扣查后,国安人员要求查看他的电脑,程翔特地请同事把电脑带去内地协助调查。由此可见,程翔是何等坦荡,也可以说是何等有恃无恐。
    
    猜测是:胡锦涛集党政军最高职务于一身,谁胆敢捋虎须?放眼中国政坛,只有一个人有机会这么做!他,就是中共前总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
    
    这个猜测的另一个理据是,程翔事件与黄金高事件所涉及的司法舆论操控,如出一辙。能玩到这个层次的,岂是小可?
    
    程翔超逾记者本职的工作,在权斗字典中,不可能解释为爱国,只能解释为爱某人、反某人,以致于他成了夹在中间的牺牲品。
    
    (五中全会前的权斗 四之一)
    
    黄金高中共权斗的棋子
    
    日期:2005年08月31日
    
    前文谈到,程翔事件的背后涉及司法和舆论的操控。一方面,程翔案已进入所谓司法程序,另一方面,官方传媒又未审先定罪,绘声绘色地报道程翔收取巨额金钱从事间谍活动,在内地报章、网站则完全看不到不同意见。
    
    挑开福建政坛黑幕
    
    黄金高事件的司法程序走得更远。这名曾投书人民网诉说个人因反腐败而生命受威胁的「避弹衣书记」,已被正式控告受贿,金额更多至可判死刑的级数。但是,官方传媒、网站继续对案件提出质疑,指摘事件为「报复性执法」,要求公开、公平、公正审理案件,甚至呼吁胡锦涛为黄金高平反,以挽回民心。
    
    以内地的惯常作法,官员如果被革职、落案控罪,即是官方已为事件定调,当局控制下的传媒及网站就会即时「一统江山」,令不同声音消失。出现如此不寻常的状况,难免又惹来操控者正进行权斗的猜测,目标又指向胡锦涛和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
    
    现任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曾主政福建,因江泽民撑腰,避过厦门远华走私案一劫,并且荣升。黄金高挑开福建政坛的黑幕,自然有人重提贾庆林的旧事。当官方将黄金高送上法庭审讯之际,传媒罕有地出现不同调,岂是疏忽所能解释?
    
    由此出现另一个问题:如果胡锦涛可以操控传媒对黄金高事件发出不同声音,为甚么在程翔事件上没有这样做?
    
    能做而没有做,可以有两个解释:一是时机不宜,因内外有别,在涉及境外人士的问题上,一旦公开出现不同声音,就是公开决裂,因此其中一方只能忍让。
    
    弃卒保车 交换筹码
    
    二是最恶劣的情况,不愿做。程翔毕竟不是中共体制内的高官,一旦被弃卒保车,或被用作交换筹码,都是合理的推论。
    
    不论程翔事件,还是黄金高事件,背后操控司法、舆论之手影,极为明显。当一个国家的司法、舆论,被某些人玩弄于掌上之时,岂是国民之福?就算是在朝为官,又岂能求得公正之评价?
    
    如今,传媒的风声已转向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一场更惨烈的斯杀即将展开,决不是北京几句粉饰太平的说法就能释疑。
    
    (五中全会前的权斗 四之二)
    
    陈良宇 中共权斗的「路人甲」
    
    日期:2005年09月01日
    
    
    将中共政治局二十四名委员之一的陈良宇,说成中共权斗大戏中的「路人甲」,似乎贬低了他的地位。实际上,他是江泽民派系中的一员干将,以他在政治局会议上就宏观调控公然挑战温家宝总理的言行,可算是江派的急先锋。但是,配角的戏份再多,仍是配角,摆脱不了路人甲、路人乙的定位。
    
    江派急先锋
    
    路透社早前引述多个不同的消息来源称,胡锦涛正部署空降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刘延东,到上海担任市委书记。以胡锦涛嫡系的「团派」(出身共青团的官员),取代江派的干将,其中的政治意涵可以有多种解读:一是胡锦涛急于控制上海这个经济中心,二是胡锦涛想杀鸡儆猴,迫地方诸侯就范,三是胡锦涛已有足够实力对抗江泽民,因此下决心攻占「上海滩」。
    不管胡锦涛出于哪种目的,不管放出消息的是江派或胡派,陈良宇面对的将不只是舆论的压力。司法既然已成为中共高层权斗的工具,胡锦涛岂会不善加利用?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就因不买江泽民的帐,以致□铛入狱,被控贪污、玩忽职守,判监十六年。
    
    坊间对陈良宇与上海首富周正毅的关系一直有诸多传闻。尽管周正毅只被指控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报注册资本,最终被判监三年,但他在上海圈地的受害者迄今并未放弃向北京告状。
    
    静观江胡变
    
    陈良宇是否清白、是否没有失职?如果中纪委和司法机构介入调查,由此掀起的波浪,足够令海外传媒出几次头条。陈良宇会和贾庆林一般幸运,还是会步上陈希同的后尘?都会令外界望眼欲穿。
    
    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陈良宇再做甚么,都无济于事。他在权斗大戏中的角色,已变成路人甲,只能静观江、胡的出招。
    
    实际上,胡锦涛欲派刘延东取代陈良宇的讯息,不管最终能否落实,都对各地诸侯发出了警告:你的后台硬得过陈良宇吗?胡锦涛即使奈何不了陈良宇,还是可以动动其他诸侯的。如此一来,胡锦涛在推行下一个五年计划时,就可以顺坦一些。
    
    (五中全会前的权斗 四之三)
    
    
    「十一五」规划 权斗的鱼饵
    
    日期:2005年09月02日
    
    所谓「十一五」规划,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计划的简称,即自二○○六至二○一○年的规划,举凡重要经济发展战略和目标,如经济发展速度和就业政策,重要工程和项目,都将纳入其中,以后可优先获得国家拨款或其他优惠政策。
    
    中共建政后在一九五三年开始实施「一五」规划,一九五八年开始的「二五」规划,因受大跃进影响导致经济大衰退,至一九六二年被迫决定将「三五」规划推迟至一九六六年才开始,是故「十一五」规划明年才实施。
    
    诸侯竞夺五中全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早前宣布,十月举行五中全会的主要议程之一就是研究「十一五」规划。按照中共的惯例,「十一五」规划是在中央全会上确定纲要,然后修订一些细枝末节,再交下一年的全国人大会议通过。地方诸侯如果想造福一方百姓,或者想取得中央的资源建立政绩,势必在五中全会前施展各种手段,尽力从中分一杯羹。可以说,「十一五」规划是诱发中共权斗的重要鱼饵之一。
    
    对于胡锦涛来说,这五年自然也是关键的五年。胡锦涛能否走出江泽民的影子、确立自己的历史地位,端看这五年。已有内地学者提出,将「十一五」计划改称「新一五」计划,以体现「胡主席上任以后全新的气象」。
    胡锦涛上周视察河南、江西、湖北时,也试图为「十一五」规划定下基调。他只字不提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反而强调:「做好『十一五』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关键是要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转入科学发展的轨道。」
    
    科学发展观换江山
    
    胡锦涛欲以科学发展观取代「三个代表」思想的意图昭然若揭。果真实现这一步,江泽民的历史地位将被否定,江泽民派系的利益将被侵削、剥夺。尽管江派势力在沙士之役中遇重挫,让胡锦涛顺利建立民望,但江派在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仍拥有庞大力量,在中央部委、地方诸侯中也拥有不少席位,他们岂会坐以待毙?正因此,江派、胡派在铁幕后的权斗愈来愈表面化,司法、舆论被操纵愈来愈明显,对中国的伤害愈来愈深。
    (五中全会前的权斗四之四)
    
    ——苹果日报( 电邮:[email protected])
    
    作者:李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保華:中共权力斗争正在通过媒体散播
  • 华国锋与邓小平权力斗争内幕 1978
  • 林保华:同大国关系生变 中共权力斗争削弱外交能力
  • 产经指中国独裁体制不变权力斗争永难停止
  • 中银副董刘金宝案涉案免职传闻实因权力斗争(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