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 从赵燕案想到的 (节选)
(博讯2005年9月19日)
    一、将赵案政治化对中美关系有害无益

    作为华人,对华人与白人的冲突,我当然是偏心的,很难做到真正的超脱与中立。因此,对联邦政府此次败诉,如过去的贺梅生父生母败诉一样,我个人觉得很难受。在我看来,这两个案子都充分暴露了华人的致命弱点,那就是太缺乏公民意识特别是法治观念,以致本来或可胜诉的都败诉了,实在令人痛心。因此,真正以华人利益为念的同志应该抓住这两个案例,充分检讨当事人的失误,俾其他华人吸取教训,此后在遇到类似的案件时知道该怎么行动。这才是大家应该关心的事。

     这方面的工作已有许多人做了,本坛网友yoke、过路人等都写了一些精彩帖子作了分析。我不能理解的是,国内传媒为何非要莫名其妙地用此案来渲染美国的“种族和文化歧视”,更莫名其妙的是,本应为侨民利益服务的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居然发声明说什么: (博讯 boxun.com)

    “驻纽约总领馆对此感到震惊和遗憾, 希望美方切实维护赵女士的合法权益,慰藉其受伤的身心。总领馆对向赵女士施暴的人员及其行为予以强烈谴责。”

    这种声明都有本事发出来,当真令人扼腕。任何一个有点公民常识的人都看得出它的昏悖,世上大概还没有哪个官方文件如此藐视另一国家的司法裁决。

    有罪无罪,是法庭说了算的,轮不到政府开口,当初里根总统被刺,几乎把老命送了,但法庭裁决杀手乃是精神病人,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然也就不存在惩罚问题,只能送精神病院治疗。里根本人听到那裁决只是沉默了一阵子,什么也没说。他敢说什么?他能说什么?哪怕是贵为总统,他也不能不尊重独立的司法裁决。

    如今中国政府的一个驻外机构居然藐视法庭裁决,“对向赵女士施暴的人员及其行为予以强烈谴责”,这算是什么愚人节笑话哪?遮莫非得按照您的长官意志判决罗兹有罪,您才不会感到“震惊和遗憾”,才不“强烈谴责”凶手?这种声明,除了破坏中美民间感情,暴露中国政府至今毫无尊重司法判决的起码文明意识、奉行有罪推定的野蛮传统之外,还能有什么建设性意义?

    最有讽刺意义的是,据网友过路人转贴的流星雨来稿,此案如按中国法律审判,执法警察仍然无罪。既然如此,总领馆还嚷嚷什么呢?遮莫中国也实行“种族和文化歧视”?

    赵燕案美国政府败诉,这责任其实该由中国政府承担。如果出国公民都有点起码法治观念,对要访问的国家的文明习惯有点认识,那赵燕也就不至于莫名其妙地挨了打还败诉。中国政府本应从此事中吸取沉痛教训,此后加强对出国人员的公民常识教育,强调“入乡随俗”,既然要去罗马,就得按罗马人的规矩行事,千万别把国术使出来,以避免将来再发生类似不幸事件。这才配叫“人民政府”。不此之图,却很不合适地去炒作此案,将一桩普通的刑事诉讼案放大为中美两国社会制度与文化的较量,煽起民间反美情绪,最后只会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对侨民和美籍华人也毫无好处。

    三、赵燕案的教训:“诚实是最好的政策”

    这话我早在贺梅案时便说了又说,当真是车轱辘话。众所周知,无庸置疑,国内从来奉行敬爱的林副主席的指示:“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国人的一个普遍错觉,乃是把洋人的诚实当成愚蠢,以为可以用自己那点猫腻将洋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却不知道洋人之所以要诚实,不是因为天资低下,恰是聪明的策略,非此不足以在社会上立足。

    现在来看赵燕案。此案的症结,乃是“是否使用了过度武力”。执法人员有权使用武力,但那只能是“必要的武力”,不能是“过度的武力”,这两者之间有本质差别,就是这差别决定罗兹是否有罪,可惜不但国内同胞不知道这点,就连身居美国几达廿年的马弟弟一类浑家也不知道,所以才会弄出“第一暴力权”之类的笑话来。

    从报导的案情来看,罗兹当时确有使用武力的必要:抓到了一个黑人贩毒者,赵燕等人却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深入白虎节堂,很不知趣地去看那种看不得的热闹(打下这行字时,我不禁对赵燕的无知倍感同情)。那警察当然会怀疑她是同夥,喝令站住,赵燕的两位女伴在执法人员发出这种命令后还竟然逃跑,更加导致罗兹阶级斗争警惕性发作,要把赵逮捕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美国公民都只会乖乖俯首就擒,有话过后再说。可惜赵大概因为语言障碍和文化隔膜,忙着去提包里掏护照,引起对方误会,便构成了警察使用暴力的必要条件──嫌疑人有两人不合作逃跑,另一人有拒捕嫌疑。所以,光从这点上看,罗兹使用武力无可非议,唯一可以争执的关键问题,乃是那武力是否过度。

    在我看来,是否过度,端看赵燕是否拒捕,以及在被制服以后还遭到殴打。恰在这点上缺乏客观证据。据报导,罗兹作证时说赵燕也和其他两人一道逃跑,被抓住后她还反抗,罗兹便向她的眼睛喷了辣椒水,将她按倒在地铐了起来,此后便未施加暴力。赵的证词则是她没有逃跑,在被捕过程中遭到了不必要的殴打。但录像只记录了赵的女伴逃跑,并没有赵本人逃跑和挨打的镜头。

    于此,这关键问题便成了双方words against words。在这种情况下,能否胜诉,最关键的就是让陪审团相信你而不相信罗兹的证词。可惜因为不懂“诚实是最好的政策”,赵偏偏栽在这点上,被人家捏住了阿其利足跟。

    以为洋人愚蠢、中国猫腻无敌于天下的同胞们不知道,鬼子的诚实是社会逼出来的。人家的律师受过专门训练,专门靠在法庭质询证人时揭穿对方微不足道的甚至是无关的谎言,以此败坏对方在陪审员心目的信誉,让陪审员们认定对方是说谎者(liar,其实翻译为“骗子”并不准确,后者是con-man)。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通常要问许多与案情无关的问题,而回答这些问题必须百分之百地准确,否则整个信誉的基础就会被人家掏空,陪审团当然也就不会相信你的关键证词了。

    赵燕就恰好栽在这点上。她那坐轮椅的照片乃是最大的败笔,真不知道是哪个白痴给她想出这种馊招来。那玩意的效果只有两个:第一,证明赵燕是说谎者。第二,证明赵燕精通emotional blackmail的讹人手段。两者结合起来,便完成了“诈骗钱财”的骗子形像。

    赵燕在法庭上接受质询时更加加强了陪审团的这一印象:出国考察木材,却连最起码的有关木材技术常识都不知道(老美不知道那是咱们官太太们出国旅游,其费用不是出自公费,就是美国有关公司的贿赂,当真是少所见而多所怪的野蛮人);获得的是限于宾州一地,为时仅一周的商务签证,赵却不但逾期滞留,还超出签证限制,离开宾州去美加边境旅游(老美不知道干这种事乃是咱们的家常便饭,标准的诚实公民行为,根本谈不上欺诈,当真是要求太高的野蛮人)。这些问题都和案情无直接关系,但无一不起到了在陪审员心目中彻底摧毁赵的信誉的作用。在此之后,你还让人家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罗兹确实毫无必要地殴打了你?

    这就是中国公民和海外华人应该从赵燕案中吸取的教训,也是中国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应该向读者介绍的重点内容──如果他们真的把本国公民和海外华人的利益放在心上的话。

    四、必须考虑种族歧视因素

    中国媒体宣传,美国联邦政府败诉乃是种族和文化歧视的结果。或许这指控有点道理也难说。种族歧视是否在此案中起了作用,要看那陪审团里有无华人。

    如果有华人,则此因素不能排除。大体而言,中国人其实主要由一类人组成:爱国贼。大部分人在国内是中国爱国贼,出国后要么继续当中国爱国贼,要么变成美国/日本爱国贼,积极性一点都没变,改变的只是效忠对象,共同特点就是爱国激情彻底压倒了良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