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私了,中国农民的宿命(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9月18日)
    
    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儒林镇小清溪村六组村民张用武,21岁时在汕头市大雅五金厂打工,工作时不慎将右手除母指外其余4个手指切去一截,厂方对其工伤赔偿问题进行了私了处理,负担了不足3000元的治疗费用、伤残补偿6400元,年纪轻轻的张用武就回到了家乡。小张向记者反映,他所在的工厂仅他知道负伤的就有5人,有一女工伤了脚,仅得千余元的补偿。小张还自豪地说,他是该厂补偿金得到最多的一个人。
    
    今年5月5日,在桂林一个工地受伤一个月后,湖南民工赵某收下2300元,与包工头签下了私了协议,答应“此后有事与包工头没有任何关系”,一位工友看有惯老板的做法,向记者投诉,赵某还反问:“不私了,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维权吗?”。
    
    大概“私了”成了中国农民的宿命,“私了”越来越成为一些权力部门对欺压农民遮羞掩恶的行径。今年三月,河南省原阳县一农民被派出所传讯,20分钟后竟在派出所内死亡,而且身上多处红肿。最后公安机关给死者家属4万元钱要求私了。事实上这样的事例还远不止这些。
    
    
    私了,中国农民的宿命
    农民是谁?就是城里人看不起的贱民;就是娇滴滴的小姐为显“高贵”,摁着鼻子,皱着眉,极力躲闪与鄙视的人;就是工头、老板可当做奴隶使唤,又不发工资的人;就是“十顶大盖帽,欺负一顶破草帽”,可任意开涮的人;就是政府年年把“三农”问题挂在嘴边,大会小会开个没完,可就是不能解决问题的那一群人;就是城里人能享受改革的好处,而农村却要承受改革代价的人。做为同等的中国公民,我们每年高呼着“同等待遇”的向农民忏悔,可年年忏悔,年年失望,除了我们中有一部分人貌视农民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失望就是:我们的忏悔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农民面前,显得是多么的毫无价值。
    
    去年7月1日,云南起进商贸公司的两名农民工保安,在晚上11点钟巡视工地时,被当地的五名联防治安队员酒后无辜毒打,且还强迫他们吃掉被打昏后失禁的大便。如此令人发指的事件,遭到当地人们的强烈谴责,可这两位农民工却为了“五万元和怕失去工作”而放弃人格尊严,同意“私了”,致使公安机关无法取证实施严惩。此时人们的谴责,我们的忏悔,再次受到毫无价值的嘲笑。可爱而又可敬的农民兄弟,此时又显得那么的可恨与可怜。
    
    “私了”历来就是农民自已定的第一“法律程序”,把自已紧紧包裹在软弱与妥协的意识里,“四肢强壮,而神情麻木”。农民不敢告官,农民固执的认为告了是白告,且告了又会糟糕,对官的敬畏强过了对法律的敬畏。
    
    
    私了,中国农民的宿命


    去年的4月份,湖南常德市一起镇干部摁住老农喂大粪的案件,也是先“私了”,后因“私了”不成才勉强上告。1999年12月份的农民李绿松被“割舌”一案,因村里小学新建的集资款给当权者挪用而上访,就被当地的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且割下舌头,他可以为正义去上访,却不能为自已而维权,怕官压人,“私了”找不到地方,只能把家产变卖为自已治病,让一家人无家可归。农民第一意识里就想私了的案件,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私了”,中国农民的宿命。亿万的农民沉浸在“私了”之中,无视我们的忏悔,无视自已的权利。把“害怕”当成一种“善良”,把软弱当成一种自欺,把“私了”当成自已的保护伞。自已践踏自已的价值,我们的“忏悔”还有多少价值可言呢?
    
    城市里的居民越来越懂得用法律来维权,可以为了“伪劣假冒”产品而去打假,可以为了一毛钱而去打官司,可以为了名誉而力争,可以为了生活的宁静而上告法院。忆往事,不起眼、让一些人看不起的农民,用他们那宽硬的肩膀扛起沉甸甸的历史,用结满厚茧的大手托起一个又一个人间希望,可是现在呢,我们现在的农民兄弟呢?你们的维权意识是建立在“私了”之上,还是建立在我们的忏悔之上,抑或是建立在自已的法律意识上呢?
    
    我们的忏悔只是一种谴责上的形式,当谴责遭遇来自农民“私了”意识的漠视与冷遇,面对农民,我们还能多说什么呢?可爱而又可悲的农民兄弟,你们是否应当好好想一想了呢?
    
    
    作者:静斋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杨银波: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访谈杨银波:脚踏实地,努力帮助农民工
  • 赵达功: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 高尚的死囚:死囚最后愿望-关注农民工
  • 专家:七项措施破解农民工就业症结
  •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图)
  • 从农民工讨薪看我国的法治
  • 西安农民工因讨要拖欠工资遭殴打
  • 80万血汗钱被欠一年 农民工开发布会讨薪(图)
  • 北京6名农民工爬上塔吊讨薪(图)
  • 新疆一砖厂50农民工集体失踪
  • 农民工:上午排铅毒下午回厂吃铅粉
  •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 农民工被欠薪千亿 追讨需3千亿成本
  • 64个农民工吃不上饭 带队工头自断手指讨要工资
  • 西安打农民工的警察和治安巡守员被刑拘(图)
  • 农民工家庭:不敢生病 每周只吃一次肉
  • 黑心包工头苛虐农民工 锯民工腿强迫吃屎
  • 中国农民工的“五怕”
  • 广西起取消农民工进城务工歧视性规定
  • 透视﹕十四农民工的善举
  • 农民工替工友讨薪 在闹市街头惨遭歹徒杀死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