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飞跃: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9月17日)
    
    2005年6月11日凌晨4点多,二、三百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拿猎枪、棍棒、铁锹、灭火枪等凶器,袭击了河北省定州市开元镇绳油村的村民,造成6死48伤。从这次震惊中外的血腥征地惨案发生的时间、歹徒的打扮、作案的凶器及作案的经过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背景的黑社会行动。这个案例透视出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
     (博讯 boxun.com)

    一、从近年触目惊心的黑社会大案看黑权勾结
    
    在2000年轰动全国的沈阳黑社会头目刘涌案中,我们看到刘涌与沈阳正、副市长慕绥新、马向东和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等官员称兄道弟,大搞权钱交易。正是在这些人的庇护下,刘涌犯罪集团疯狂行凶42起,致死致残42人。就是这样一个血案累累、独霸一方的“黑老大”身上却有一系列炫目的光环:沈阳市人大代表、致公党沈阳支部副主任委员、嘉阳集团董事长。
    
    浙江温岭市的张畏,除了黑社会老大这一身份之外,还具有跨省份的八个其他身份:其中包括湖北省宜都市政协副主席、随州市青联委员、浙江某报社名誉社长、随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四个官方头衔,牵涉张畏一案的67名党政要员当中,有市长、公安局长及党政干部42人、司法干部15人、金融机构干部10人。
    
    除这两个案件外,还有黑龙江“大小地主”案、陕西郑卫国案等,这里面都涉及多名官员为他们充当保护伞。
    
    在中国暴露出来的这些大、小涉黑案中,黑权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深度和广度是前所未有的。这些黑社会性质犯罪没有后台和保护伞是做不大的。
    
    二、日益公开化和生活方式化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
    
    日益“公开化”、“明目张胆化”是指公权力在行使的过程中越来越与黑恶势力勾结起来,越来越多地使用暴力。这种现象在大陆成了公开的秘密。日益“生活方式化”是指整个社会,不仅仅是有权有势者,包括普通百姓甚至弱势群体,都越来越习惯用暴力手段、用黑恶势力来解决各种矛盾和问题。这种解决问题的思路逐渐溶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下面我们从各个行业来说明这一问题。
    
    中国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在“一票否决制”的压力下,各地都采用了残酷的方式方法,有对孕龄妇女围追堵截的,有把怀有六、七个月身孕的妇女捆绑到手术台上的,有把怀孕妇女的家属扣作人质的,有非法扣押超生者家庭财物的,有扒掉超生者房子的,有因此整死人的。一些计划生育的标语口号很能说明问题。“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收田牵牛”、“一孩上,二孩扎,不扎就动法”。听了这些话,令人毛骨悚然。为了完成计生指标,各地官员尤其是基层官员公然采用黑社会手段,极尽对老百姓威吓、迫害之能事,粗暴践踏人权。
    
    “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这条2004年挂在湖南嘉禾县政府门口的标语已成了大陆野蛮拆迁、暴力拆迁的代名词。在我国各地的拆迁圈地大潮中,有把拒迁者包围起来断水断电达27天之久的事;有因拒迁被“诛连九族”的事;有趁人不在家中把房屋夷为平地的事;有把拒迁人污蔑为“反革命分子”的事;有把拒迁者逼得自焚、跳楼、跳水的。直到现在没达成补偿协议而强拆房子的事比比皆是,因拆迁上访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在拆迁大潮中,本与自己无关的政府总是站在开发商一边。甚至有时候动用国家机器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拒迁反抗者予以拘留、劳教、判刑。
    
    司法领域中的刑讯逼供现象一直是滥施暴力侵犯人权的“重灾区”。这里只举2005年4月轰动全国的佘祥林杀妻冤案为例。十几年前,佘祥林的妻子失踪,佘祥林被认定是“杀人凶手”。可当佘祥林在狱中度过了十一个春秋后,他的妻子又“死而复活”回到老家。佘祥林最近回忆了他是如何被司法机构认证杀人的:“当时我已被残忍体罚毒打了10天10夜,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尽快地休息一会,只要能让我休息一下,无论他们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毫不犹豫地顺应。”“他们问我在什么地方杀的人,我随便指了一个地方,他们就给我照了相。”最近媒体上不断传出冤案的消息,可见刑讯逼供造成的悲剧还有很多。
    
    上访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力,然而令人惊诧的是,就在堂堂中央政府机关门前,却布满了警察,便衣,甚至还有花钱雇来的地痞流氓,专门拦截上访人士,又打又骂,又抓又赶,有的上访者被殴打致残致死。更为严重的是,许多上访者被逮回去后往往要面临拘留、劳教、判刑。我不明白公民合法上访怎么就犯法了?弱者在于强者的抗争中,唯一的力量就是说理,可现在上访者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在日常生活中,许多单位“以毒攻毒”,用地痞流氓来帮自己催款;城管部门经常“掀摊拿秤”;局长书记们到娱乐场所要小姐被拒就砸烂娱乐城;对付要钱的民工,老板们总会请来黑恶势力;现在比较严重的是许多基层政权已黑社化了。我本人最近接触到几件事,感触颇深。有一位家长因小该在学校受到欺负,便在学校“胡搅蛮缠”,学校想尽许多办法都未解决,最后请来一黑社会老大对这位家长一顿暴打,将其赶走。事后有人质问校长“为什么利用黑社会势力?”。校长振振有词“现在谁不是走不通白道走黑道?”8月5日,我们当地一家医院医死病人后,病人家属要求讨个说法,却被医院保安和打手用电棍打成重伤。我有一位亲戚闹离婚,对方不同意,双方发生冲突。后来双方都请来黑社会势力摆平。上行下效,迷信暴力,越来越越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三、治黑必先反腐,治腐必先民主
    
    “谁拥有了权力,谁便拥有了一切”“我是黑社会我怕谁”,这些话很好地反映了权力垄断者不可一世的蛮横霸道心态。这种心态的形成反映了大陆官员的权力正在恶性膨胀,并不断流氓化。当周围人都对他阿谀奉承、唯唯诺诺时,他就会相信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没有他不敢的事,甚至不惜使用暴力。
    
    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反映了大陆道德沦丧、法制失败,反映了权力正越来越背离“正义”。现在大陆老百姓常说“为了权,为了钱,当官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吃喝嫖赌这些坏事当官的干得最厉害。官员们公然选择暴力、选择黑社会,说明我们的法律对他们还缺乏足够的震慑力,说明 “权比法大”。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敢公然蔑视宪法,无视公民财产,漠视一切公民权力。
    
    黑社会与腐败联姻,二者已成“双驾马车”。腐败者操纵黑恶势力,意欲攫取更高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利用这些“御用工具”,腐败者一方面通过种种不法途径为自己清除障碍,摆平各种矛盾和问题。另一方面在经济上为自己带来滚滚财源。
    
    前面我们例举了计划生育、截访、刑讯逼供等问题,我们必须指出,这几个领域出现的权力暴力化倾向是“合法”的公开的行使的,是“制度性”的暴力。写到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黑权勾结和权力暴力化倾向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当一个社会仍然坚持专制集权的政治制度,当一个社会仍然拒绝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时,当权力仍然在暗箱操作时,权力就会如一头猛兽,充满血腥和暴力。让我们呼唤一个民主、自由的良性社会早日到来。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 人民日报: 碎石堆上的民主---评太石村罢免村官
  • 草根:太石村——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
  • 杨天水:如何对待太石村帐目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温克坚
  • 贺林平:有感于太石村村民依法罢村官 (图)
  • 胡平: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高智晟:如此对待纳税人禽兽不如——关于太石村事件的严正声明
  • 艾晓明:温家宝总理,请救救太石村的村民!(图)
  • 太石村民做总理 可以比温家宝做得好
  • 太石村村民绝食抗议社会问题感慨/梁福庆
  • 我为什么不评论太石村罢免村官案?/冼岩
  • 太石村选举的综合报道
  • 黄伟龙:9月16日太石村选举亲历记
  • 王延效:太石村罢免官员事件昭示的已不仅仅是村民自治的意义
  • 太石村民谈选举获胜 政府说村民被海外操纵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
  • 范亚峰:太石村事件备忘录(第一版)(上)(下)
  • 吁请全世界的好心人参与救援郭飞熊和太石村村民
  • 太石村的选举揭晓,七人都是村民自己提出的候选人。
  • 太石村最新消息汇总
  • 广东太石村罢官风波被定性为「非法集会」
  • 番禺区政府要求太石村立即重选村官(图)
  •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通告、太石村选举通告第一号、第二号
  • 太石村消息:被抓的24人中放回一人,村民仍然坚持静坐。
  • 关于太石村的番禺新闻记录稿
  •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9.12事件
  • xian岩专稿:为何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
  • 千名特警袭击太石村民
  • 广州太石村村民继续静坐要求查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