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不寐 :与黄金高一起颤栗
(博讯2005年9月17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中国官方媒体9月13日报道:原福建连江县的“防弹衣书记”黄金高,因涉嫌受贿 500余万元,在福州市中级法院受审。中国有关当局终于“顺应民意”给了人民一个 “公开审理”,但这一“公开审理”事实上毋宁是对正义的公开践踏——统治中国的那 种黑暗力量,刻意要通过这一司法仪式公开挑战所有的质疑,并将特权之傲慢和胜利者的自负狠狠地摔在“人民”的脸上。这并不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在黑暗的世界里人们已经分别不出新的黑暗。但是,福建当局仍将这黑暗塞进我心里,这一肆无忌惮
     的罪恶使我内心一片荒凉,眼前一片漆黑——中国在整个世界面前公开活埋一个人,也在活埋这个民族残存的那点精神生活。 (博讯 boxun.com)

    
    围观如堵,“鸭却”无声。我在麻木的看客中麻木而颤栗。记者目击庭审过程说:53岁的黄金高身穿黄色囚衣,步履略显蹒跚。法警为黄金高打开手铐时,他双手剧烈颤抖,颇费了一番周折。面对指控,黄金高部分予以承认,他以浓重的福建口音向法官表示,有“个别事实有出入”,他说有些钱不是他收的,不能算受贿。我感到坐在那里的不是黄金高,而是我自己。正如我今天看到“湖南一警车撞倒骑车妇女将其狂拖27米远”(潇湘晨报)的新闻时,感到车轮底下挣扎是自己一样——我的身体随着黄金高一起颤抖。
    
    我不知道黄金高受到怎样的讯问,但我知道中国警察讯问“犯罪嫌疑人”经常使用的手段,这些手段“地球人也都知道”。我通过相关的新闻报道间接知道这一点,我自己也亲身经历过警察的这些手段。我也相信,黄金高颤栗与这刑讯之间的因果关系。我更向这位九品小官致敬——他敢于在地球人都知道的法庭上公开否认一些指控。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官方报道实在无法在“犯罪事实”上公开毁灭黄金高,却用了极大的篇幅攻击黄金高的“万言书竟由枪手代劳”。稍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什么叫“委托代理”——任何一位公民都有权委托任何一位公民为自己代笔,这是极其正常的。这些文件只要他自己认可就没有任何法律问题。可耻的是,这篇报道不厌其烦地强调这一点,它本试图以此把黄金高装扮成一个骗子,结果却把有关当局不择手段进行政治报复的的黑暗心理暴露无遗。如果请人代笔是可耻的,中国所有的官僚,特别是在人民大会堂做报告的那些高级政治动物,他们结结巴巴或抑扬顿挫朗读的文件,那一份是自己“亲自创作”的呢?
    
    事实上黄金高案件在福建方面以“腐败”之名报复他之前,就已经在政治上对他进行了“公开审理”:2004年8月13日,福州市委通报黄金高致信人民网的有关情况,指出“这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极端错误行为。其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敌对势力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在那个时候,黄金高所谓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提出来,但对他的“审判”已经做出来了。这一“政治镇压”显示了黄金高案的全部实质。
    
    感谢上帝,这世界虽然是黑暗做王,虽然撒但的仆役人数众多(他们在《马可福音》书中自称:“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这些在朝在野的(反)腐败伪君子构成了政治报复强大的支持力量,但人的内在世界仍然有光没有完全熄灭。我在国内一家著名的网站的社区里,看到一些网民在与黄金高一起颤栗。有网民评论说:“他(黄金高)的下场是必然的,不是因为他贪污,而是他干了最傻的事!”“黄金高是在人民网上发表公开信的,而且据当时的报导,人民网是经过确认事实经过后才发表的,如果黄真的有问题的,为什么当时福建当局在经过几天后才有所反映?后来又发展到政治的高度?反正做为一个老百姓我是不相信政府的说法的,因为现在政府的信誉太低了。我宁可相信黄金高也不愿意相信福州的党政高官。”另一位网民连续写下了几十个“不信!绝对不信!”而有的网民则把希望寄托给未来:“福建那边黑,是众所周知的。黄金高,以后的历史会为你翻案的,放心吧,总有真相被揭露的一天!”有评论则质问中国喉舌
    :“本事件在中央电视台访谈节目中出现过,可能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当时中央电视台不是一直在支持黄的么?现在怎么又是他不对了?到底是媒体在诱导我们还是某些人有很大的黑后台?”“那么试问人民网,你们当初如果没有调查研究就随便登出”万言书“,这又该承担什么责任?”还有不少网民一特有的方式表达他们对中国的悲哀绝望:“心灰意冷!”“完了!全完了!”“在黑乌鸦集团中,怎能允许任何一只危害本集团利益!”……
    
    我在这这些亮光中祈祷,为黄金高,为我自己,为中国掌权者,以及那些只看见超女民主的曙光却看不见这曙光照耀下同时发生的上千警察冲进村民当中的人们。活埋在继续,在这个活埋现场谈论中国正发生民主的希望的那些评论,正在一同向受害者身上扔土。我也决意为黄金高案声辩到底,直到这个被中国政府和人民、被法学家和正人君子们“狂拖27米”的倒霉者,看见光明。在那一天,江泽民先生发明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特别是以腐败问题和性犯罪问题将反对者置于死地,“永势不得翻案”)这一“东方智慧”,将为人类提供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神叫聪明的变为愚拙,叫恶人中了自己的诡计。神的意思本是好的,乃是借着“把麻木当作成熟,把无耻当作智慧”这一大淫妇,释放更多的人。
    
    黄金高坐在被告席上。中国当局通过审判他脱光了民族的衣服。在这一丝不挂的世界里,各种爬虫一丝不苟地悻悻而来。
    
    2005年9月13日
    
    
    
    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