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驳斥南方都市报:就王斌余案戳穿帮闲们的丑恶嘴脸
(博讯2005年9月15日)
    驳斥南方都市报:就王斌余案戳穿资产阶级及其走狗、帮闲们的丑恶嘴脸
    [ 作者:hoe 转贴自:华岳论坛
     (博讯 boxun.com)

    怎样对待王斌余,怎样去对待这个“为了索取自己应得的、法律允许范围以内资
    本家剩余价值以外的属于个人生活必需的劳动所得,在国家权力无效、受尽欺辱
    之下,被迫用自己的双手反抗资产阶级及其走狗压迫的无产阶级战士”?资产阶
    级的确进行了认真考虑。
    
    第一、它们指使自己豢养的走狗(或者也可以加上一个“泛”字)迫不及待地判
    处了王斌余的死刑,以打击无产阶级自发地、无组织地零星抵抗。
    
    第二、它们指使自己豢养的走狗(或者也可以加上一个“泛”字)拍案而起,做
    出一副“你们都被骗了”的模样,给王斌余的反抗大泼污水,摆出一副小骂大帮
    忙、定取王斌余人头的架势,以对应民众之申讨,堵天下人反对资产阶级压迫之
    枪眼。如《南方都市报》的《连杀4人的农民工袒露心声:看守所比工地好》,等等。
    
    第三、它们指使自己豢养的走狗(或者也可以加上一个“泛”字)挺身而出,“
    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在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用“此案已有指定律师,相关程序已
    经结束”为由,拒绝拿着王斌余父亲王立定委托书的北京律师武绍智为这个让外
    界无数人士牵挂的年青人出庭辩护,以此来进一步落实“誓杀王斌余”的战略步
    骤。
    
    第一点,已经有新华社的报道、石嘴山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为证,想来是铁证如
    山了。
    
    第二点,资产阶级的帮闲们,为了抹杀和歪曲无产阶级的反抗,用我八岁就玩剩
    下的文字游戏大摆起似是而非的迷魂阵(真希望让数学来评论这一段)。
    
    帮闲们的目的是“誓杀王斌余”,手段就是小骂大帮忙。阶级压迫已是众怒难犯
    ,被豢养的帮闲们便笔锋一转,大谈起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调子—
    —你说杀资本家情有可原,杀农民工总无话可说了吧?
    
    这种胡适式“大胆假设、细心求证”的手段来伪造和歪曲事实真相的把戏,和修
    正主义宣扬“尼古拉二世的仁慈”的手法如出一辙, 是骗人的东西。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看看剥去伪装的帮闲们贩卖的是什么货色吧
    :
    
    “王斌余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吴新国带来的宁夏贺兰县老乡,都帮着他说话,
    有时还帮着他欺负自己。在王斌余眼里,这个只有十几名工人的工地,已然分成
    了两个对立的阶层。”——老人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有两个对
    立的阶层算什么希奇?有阶级压迫的地方,就有阶级对立,有对立当然起码是有
    两个阶层啦,政治不行,数学也不行吗?
    
    “很多人都不清楚,王斌余杀的并不是舆论里备受诟病的包工头,而是和他一起
    打工的工友和无辜的亲属,虽然他们和包工头走得很近。”——把资产阶级的压
    迫置换成包工头的压迫,可包工头是依靠什么来压迫的呢?法律吗?还是资产阶
    级的组成部分?
    
    ——所谓阶级压迫,是指一个集团对另一个集团的压迫。他们和包工头走得有多
    近?是不是已经构成了阶级压迫的集团?《南方都市报》之类的帮闲是永远不会
    回答的。
    
    从《南方都市报》只能为吴华寻找借口,想来另外的三死一伤已经是不容翻案了
    :
    
    “我们家吴华对他们兄弟俩还是不错的”,吴华的父亲吴文熙说,他也是同一块
    工地上的农民工。“今年春节,王斌余留在工地上看材料,就住在我们家,平时
    大家也一起打麻将,去年吴华结婚,他还来参加婚礼,给了200元礼金”。吴文熙还说道,有天夜晚王斌余上厕所,腿被玻璃扎伤,吴华接连几天都用摩托车载他
    去医院换药,有时还借钱给他用。”
    
    ——如果不计较前因后果,黄世仁对杨白劳也算是“仗义疏财”了!
    
    “吴文熙这样解释儿子的行为:吴华是负责工程质量及监督的技术员,做事十分
    认真,看到工人做错了,要求他们返工,难免有言语冲突,就是对父亲和苏志刚
    ,他有时脾气来了,说话也很冲。”——一般来说,作为吴华的父亲吴文熙所作
    的对吴华有利的材料的可信度是不高的。而不得不抛出这样一份可信度不高的
    材料,是不是在另一面证明并没有其他人愿意为吴华说话呢?!
    
    “在弟弟王斌银眼里,虽然吴华、苏志刚有时会打骂哥哥,但有时候也见他们说
    说笑笑。”——《红灯记》里,鸠山和李玉和不是也“说说笑笑”吗?
    
    
    “按照王的说法,吴华经常平白无故地拿工人出气,叫他偷工地上的东西,他不
    干,吴华就骂他、打他。王斌银来工地后,看见过吴华用砖头砸到他哥身上,有
    一次还踹了他哥几脚,‘因为他说哥到老板面前告他的状’。杀人那天在劳动局
    办公室里,两人又一次争吵起来。”
    
    ——也许这就是《南方都市报》所认为的和王斌余“一起打工的工友”。
    
    ——也不知道这些议论,哪些更能接近一个真实的吴华。不过古语有云:“冰冻
    三尺,非一日之寒。”毛主席也说过,“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
    恨。”
    
    “在附近几家小商店的店主眼里,吴华是个‘挺招人喜欢’的小伙子,会说话,
    很机灵,待人处事都不错,对王斌余‘却没啥印象’。”
    
    ——就像妓院的老板娘永远不会对没钱消费的穷书生有印象一样。王斌余有多少
    购买能力去消费,让这些小商店的店主留下足够的印象?
    
    “清醒后,他便后悔了。在看守所里,他对吴文熙说:‘下辈子就是做牛做马也
    要报答你们全家。’”
    
    ——这是无产阶级的善良,是不顾自己痛苦还要去体谅别人痛苦的善良。如果帮
    闲们一定要说,这是王斌余悔罪和吴华可不杀的理由的话。那么,我不得不认为
    ,也许王斌余要说的是吴华在以后的社会实践中还能改造好,而让吴文熙为吴华
    送终使他难过。
    
    这些谎言可以证实,通过资产阶级豢养的帮闲歪曲和污蔑王斌余反抗资产阶级压
    迫的英雄的形象,为“誓杀王斌余”打开舆论局面,是资产阶级及其走狗们(或
    者也可以加上一个“泛”字)的战术目的;而即使王斌余不是反抗资产阶级压迫
    的英雄,也决不允许把王斌余塑造成一个反抗资产阶级压迫的英雄,则是资产阶
    级及其走狗们更深层的战略目的。
    
    以上,就是资产阶级及其走狗们这次“口水仗”的战略意图,已有2005年09月11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连杀4人的农民工袒露心声:看守所比工地好》为证,想赖也是赖不掉的了。
    
    第三点,是尚未经证实的东西,也希望是资产阶级一厢情愿的想法。不然的话,
    这就是连瞎子也看得见、聋子也听得到的剥夺当事人选择辩护人的严重的违法甚
    至是犯罪的行为。那么,为王斌余翻案之时,就不知要带出什么样的泥来?!
    
    我还是那句话,希望斑竹和广大网友将此类观点通过不同渠道向上反映。让我们
    出钱出力,把王斌余从法西斯的屠刀下解救出来!
    
    再附《硕鼠》。
    
    诗经·魏风·碩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
    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华网:谁该为“王斌余悲剧”的发生负责?(图)
  •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王斌余,还有后来人/青松
  • 王斌余为什么采取极端行为——回答新京报
  • 该不该免王斌余一死?法学专家回应四焦点问题(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南方都市报暧昧:努力使王斌余案件看上去不是阶级矛盾所导致的
  • 王斌余案:法律专家们怎么不站出来?/云淡水暖
  • 包工头应对王斌余惨案负根本责任/姚笠
  • 王斌余杀人案:暴力不该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 毛泽东可救王斌余(奇文)
  • 涌现更多的王斌余,社会才可能和谐
  • 横眉:枪毙了王斌余,就是枪毙了共产党!
  • 王斌余案背后的黑手/万生
  • 对王斌余判处死刑违背法理
  • 呼吁社会公正,为民工王斌余减刑/姚笠
  • 王斌余案:精英论调当止,枪下留人为要
  • 王斌余,我把你写成诗(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