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楚一杵:被玷污的“超女”
(博讯2005年9月09日)
    
    被“民主选举”产生的超女李宇春、何洁要“当”女红军了。这个消息在“选民”(粉丝)中激起一片狂潮。引发了不少争议。“选民”(粉丝)们在不理解的同时,是极大的愤怒。
     (博讯 boxun.com)

    《晨报》9月3日报导说:“即将在贵州开拍的20集‘红色经典’电视连续剧《红星照我去战斗》向人气超旺的李宇春、何洁发出英雄帖,邀请两位‘超女’出演红军女战士。记者闻讯也联络了超女的经纪公司天娱传媒,他们表示对此非常感兴趣,并会安排档期予以配合。”“《红星照我去战斗》制片人李晓艺先生介绍,在这部红色题材的影片中,他们邀请目前人气正旺的超级女生李宇春和何洁,演绎两名红军女战士。说起为何会选用两位‘超女’,李先生说:其实我也是在《红星照我去战斗》剧组一帮工作人员的影响下,对超级女声产生了浓厚兴趣,而且特别看好李宇春、何洁。”
    
    消息传出后,《新京报》、《华商报》、《成都商报》、《潇湘晨报》等2余家强势媒体及新浪等门户网站竞相转发,网上多个李宇春、何洁帖吧,歌迷后援团奔走相告。金黔在线、晨报在线等记者电话成为热线电话,9月4日,短短一上午网上留言达3万余条,许多网友愤怒不已,评论主要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咒骂权贵们的炒作,另一方面是认为玷污了超女的纯清和偶像形象。有个网名叫gjww的网友写道:“这个电视剧的导演可真会抄做啊!悲哀啊!沦落到靠玩这种把戏提高收视率?有了这样的导演该剧就成了垃圾了,你想啊,看红军题材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他们看的是内容和演技,而喜欢超女的小孩子们一般不会喜欢看这种题材的电视剧,所以说该剧导演估计要么是脑子进水,要么是吃了大便了!”还有的网友写道:“看了这样的炒作超女现象,像吃进苍蝇一样的恶心。那帮拍戏的是干嘛的,足以说明,拍啥戏都是为钱去的,钱是‘革命根据地’‘种’出来的。”
    
    网上的咒骂声不绝于耳,铺天盖地。有个叫卢山居士的网友写道:“过去的‘红军’组织本来就是流氓加土匪的组织,本来不光彩,是中共执政后才名正言顺,强迫玉洁冰清的李宇春、何洁去演这种精神垃圾,不是玷污了她们么?”还有的写道:“耻辱的红军之路, ‘红’在哪里?中共执政后颠倒黑白而已,本来是垃圾,却要我们选的超女去演,那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吗?既糟蹋了超女,也糟蹋了我们选民的感情,可恶可恶!”
    
    “超女”的选举历时半年,民间在选举过程中产生了极大的震荡与反弹,而最后脱颖而出的李宇春、周笔畅与张靓颖都是公开的得票率取胜,这一靠手机短信评超女的形式开创了中国民主选举的先河,使一向藐视民意的权贵与御用文人无地自容。他们为了显示翻云覆雨的本领,封杀“异军突起”的民间自娱自乐,先是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举行“珍惜受众信任,树立健康形象”主题座谈会。整个会议就是“恶俗娱乐批判会”,央视名嘴李瑞英、罗京、崔永元、朱军、李咏等人出席。他们抡起抵制“恶俗”、“低俗”的大棒,激烈地抨击“超女”。
    
    御用文人更是大发感慨,担心“颜色革命”的到来,并被冠上“伪流行文化”的帽子,有个叫方浩的作者在网上发表文章说:“当前的媒体,在传播先进文化,扩大科学影响方面,是彻底的败在于娱乐的脚下。”“眼前的媒体,几乎以一种沦陷的方式被娱乐化所侵占。”而另一个署名“红木”的作者更直接地指出:“这一貌似‘民主’的举动,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鼓吹为‘民主启蒙’,甚至有人欢呼‘中国的媒体第一次把党和政府晾在一边’。” “近一段时间出现的‘颜色革命’有一个特点就是西方操纵别国媒体,在该国意识形态领域制造混乱,进而篡夺该国政权。”
    
    “超女”本来是粉丝们心目中的超女,“超女”们最初的展示都极具个性,他们想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动作,想唱自己想唱的歌,正是有了这一点,才激起粉丝们的共鸣,得到粉丝们的爱戴。但是,这种个性化的发挥与展示,显然是跟党文化的潜规则相违背,与党妈妈“主旋律”的声音不合拍。在强大的压力下,湖南卫视只得做出让步,于是,人们在三强决赛中看到的“超女”只能唱唱爱国歌曲、蹩脚的民歌和英语单词不全的英文歌曲,表演毫无个性,平庸之极。正像刘晓波所指出的:“超女变成了乖女”。
    
    “超女”角逐的意义不在于选拔超女的本身,而在于民众的参与意识,在于平民“自我价值”的发掘与认同,应该说是从某种程度上挣脱了中国官权黑箱操作与矫饰的种种罪恶,这种自发的“民主选举”的尝试难能可贵,远远比村民选举村长更具实际意义,但是,这种做法已令权贵阶层恐惧与不安,他们翻云覆雨的大手只是轻轻摇动了几下,超女选拔就规范到固定的模式中了,起初强调民意的湖南卫视也好,还是选出的超女也好,都落到与如来佛一样无边无际的手板心了。
    
    牢牢控制在手后,官权们按他们的标准对超女任意塑造,一方面,将超女变成摇钱树,另一方面,将肮脏的色素泼向她们,用“颜色革命”的幌子束缚超女们的身心;一方面,将她们驯养成听话的小猫小狗,另一方面,又将她们包装成标志“红色”符号的垃圾文化产品,企图通过粉丝(选民)们对超女的美好形象而达到愚弄的本质。于是,这才有了“超女演红军”的现状。
    
    再说,《红星照我去战斗》等等反映“红军”的故事早应扫时历史的垃圾堆,是疯狂年代里的精神鸦片,是暴君毛泽东愚弄、欺骗、束缚中国人民身心的枷锁,这些精神鸦片和枷锁早已不被现在的青少年接受。现在,胡温控制和稳定人心的各式各样的手段失灵了,又将这些垃圾文化推到主流媒体的各个位置,正所谓做戏无法,请个菩萨。由粉丝们选出的超女来演女红军,可谓是用心良苦,既起到了宣传作用,又塑造了符合党妈妈声音的文化宠儿,一举两得。
    
    超女演红军,是自愿的也好,还是被迫的也好,正像有些网友所写的:“是对超女身心的一种玷污与亵渎。”但同时,又是对支持超女的那些粉丝(选民)身心的玷污与亵渎。
    
    2005年9月7日
    大纪元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超女握麦姿势判断她们的性取向
  • 刘晓波:超女争论——见缝插针的参与饥渴
  • 超女:喜儿招来黄世仁?(图)
  • 安替:写给许纪霖教授的公开信——既然您不敢反专制,那就请别逻辑混乱地反超女
  • 超女结束了,什么才是中国的超男决选?
  • “超女”的民主启示(图)
  • 刘晓波:“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 中性“超女”打败精英文化 (图)
  • 刘晓波:“超女”的微言大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