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博讯2005年9月09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博讯 boxun.com)

    异议作家张林在狱中绝食消息传来,我感到震惊,一直设法了解绝食的真正原因。原来担心张林入狱后受到虐待,果然不出所料,从肉体到精神,张林都受到摧残。
    
    张林夫人芳草对我说,张林及其他刑事犯人每天工作二十小时,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开始,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才能休息,目前主要是生产加工圣诞产品,如圣诞树、圣诞彩灯等。无独有偶,关押在深圳收容教育所的作家刘水先生去年这个时间也曾从狱中发出一封信来,也是披露了他们在生产圣诞产品。中国许多监狱、劳教所、收教所都在围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就是硬道理,生产各种产品投放市场,其创收是归国家所得还是警察官员贪污瓜分不得而知。监狱里的劳动力已不是廉价劳动力,是奴隶劳动力,他们所受到的不是残酷剥削,而是残酷掠夺。中国监狱虐待犯人侵犯人权,肆意践踏国际法准则,是普遍现象。
    
    张林所受到的虐待还不仅仅是被强迫长时间劳动,与其他刑事犯人不同的是,张林被剥夺了与家属通信的自由。据芳草说,他们之间互通有十封信左右,但直到张林绝食开始后才收到一封。监狱警方还不允许张林读报、写日记。张林之所以绝食抗议,是忍无可忍,为了争取权利,也是争取其他犯人的权利。
    
    国际社会对张林因言治罪有许多谴责和抗议,但无法了解他在监狱里受到的肉体摧残核精神折磨,联合国人权专员阿尔布尔到访,但中国官方不会允许她来监狱实地考察,退一步说,就是允许探访监狱,也是安排好的“模范监狱”,做戏而已。看来中国不久将批准《国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力公约》,与国际“接轨”。但就中国现实看,遵守国际公约根本就不可能。别说国际公约,就是中国自己的法律党和政府不是一直在践踏吗?
    
    张林的绝食抗议行动已经收到成效。据说,张林已不再被强迫二十小时劳动。我们不仅仅要关注张林受到虐待的状况,同时通过张林绝食也要关注其他犯人的权利。
    
    离圣诞节还有三个多月,中国监狱生产的圣诞产品已经或正在投入市场,不知是否也出口到欧美国家。基督教追求平等、博爱和自由,如果圣诞老人给孩子们的礼物竟然是中国监狱犯人做苦工所生产,莫不是对上帝和基督教的亵渎!
    
    
    2005年9月9日
    
    转自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悲怆与张林的呐喊/凌锋
  • 从张林入狱看《九评》的威力/任诠
  • 莫须有的“罪证”何以夯实五年刑期?--评张林案一审判决书/刘路
  • 刘俊君 : 要求释放张林
  • 致张林、许万平及未来的民运斗士们/廖双元
  • 思想火炬:张林精彩言论选(三十)失忆症
  • 国际笔会狱委会关于张林被判5年监禁的补充紧急通告
  • 赵达功: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 杨天水:张林案子的背后
  • 方草女士就张林一案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信(图)
  • 张林精彩言论选(28)花落知多少?
  • 思想火炬:张林精彩言论选(25)冰冷的现实
  • 思想火炬:张林精彩言论选(26)失落思想的民族
  • 暮云春树 长系怀远/方草(张林之妻)(图)
  • 思想火炬:张林精彩言论选(24)抓特务
  • 思想火炬:张林精彩言论选(23)灰色民运
  • 周育田:请公众关注张林案件又遭延期
  • 张林-佘祥林-吕德彬/万生
  • 周育田:张林到底犯了哪条罪?
  • 中国异议作家张林绝食抗议文字狱迫害
  • 杨天水:据说张林绝食抗争被送到医院抢救
  • 赵达功、杨天水等:张林无罪—一群异议人士的呐喊
  • 美国之音对张林被判刑的报道
  • 张林判决书(图)
  • 杨天水:张林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图)
  • 张林案件“公开审理”纪实/方草
  • 张林否认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
  • 为张林发起的再一次呼吁
  • 张林一案改为公开开庭审理
  • 关于张林案件的最新报道和分析
  • 张林案:21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审理
  • 张林一案:6月12日秘密审理
  • 张林妻子芳草给布什的信
  • 采访张林妻方草与辩护律师莫少平
  • 张林被正式逮捕(图)
  • 张林、赵昕、师涛近况 家人呼吁援助
  • 杨天水:张林明天可能遭逮捕
  • 杨天水:警察们为什么如此刁难张林
  • 张林:拯救生命!停止屠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