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龙永图·传奇·那个时代/云淡水暖
(博讯2005年9月06日)
    龙永图先生这几天成了网络讨论的热点人物,盖因为其一番“我认为我们不能够为自主品牌而搞什么自主品牌。经济全球化的时代里面,汽车产业注定就是一个国际化的产业,今后在中国本土生产的汽车不管叫别克也好,叫大众也好,叫尼桑也好,叫丰田也好,如果其中许多核心零部件和核心的技术都是在中国开发在中国使用的,那么它叫什么名字就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在高起点的基础上参与全球化的合作和竞争。”的高论,引起正反双方的激辩,先按下不表。

    龙先生不但言词惹人侧目,其人生经历也是颇有“传奇”色彩的。据资料介绍,龙永图祖籍湖南,出身贫寒,抗战时举家迁居到贵州省会贵阳市,在那个偏僻小山城上小学、高中、乃至大学,1965年从贵州大学英美文学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外贸部工作。

     据龙本人回忆,一次偶然的机会,为时任外经贸委主任的方毅临时翻译了一次,由于翻译效果不错,方毅与之熟识。文革中,成了方毅的“保皇派”,1972年,周总理安排方毅重新执掌外经贸委,当时,在周总理的关怀和指示下,中国开始向西方国家派出第一批留学生,龙永图便是其中之一。“正好1973年要派几个人到英国学习,当时他想到我,把我找来,说‘我看你就是品质好’,来,你去。‘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就得到了一次到英国学习的机会。’”(龙永图语)。 (博讯 boxun.com)

    1973年到1974年,龙永图在英国伦敦经济学院深造,攻读国际经济学专业,后到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工作。在纽约,龙永图工作了7年。之后的年月,因为WTO谈判,龙永图成为政坛“明星”,这是后话,世人也熟知了。以今天的社会现实看来,龙的经历,不乏“幸运”,再加之其本人的努力。表面看虽属“偶然”,但其中也不乏“必然”因素。

    首先,人们看到了那个时代对人的使用的某些原则,虽然有刻意的痕迹,但有一个特征,就是尽量减少地域、身份差异,龙永图出身贫寒,就读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远省份的“小大学”,记得当年许多人知道贵州有遵义市,却不知道其省会贵阳市。这样的“出身”,可以在毕业后跻身于国家外贸最高主管机关,全赖于当时的“分配”制度,让底层人家的子弟、让非“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进入大机关。而“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也有可能到比较偏远艰苦的地方工作,草民记得下乡的地方有所中学的老师,就有清华大学毕业的。

    其次,人们看到了。即便在文革“极左”的年代,国家也没有放弃对外交往,向外国学习的机会。由于冷战期间的国际战略环境与政治意识形态局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中国进行了数十年的军事、经济封锁,有些封锁的痕迹今天尚存。但中国也在不断地寻求打破封锁,在1972年取得对西方、美国外交的突破之后,就马上派出留学生,龙永图就是其中的“幸运儿”。

    当然,也有一种声音是一直在叨咕着的,就是所谓“闭关自守”,还有“迫害知识分子”,哭嚎了好多年,然而起码在龙永图身上,“迫害”不成立,“闭关自守”也不成立,正是当年对“小地方”、“小大学”来的龙永图的外派学习,才积蓄了后来改革开放的人才势能,成为其后来大展拳脚的本钱。

    草民以为,尽管有政治运动的干扰,然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是一直有历史沿革的,不是一夜之间心血来潮的,龙永图的个人“传奇”就从一个小小的侧面证实了历史的连续性。哪怕他今天的说法有些“不着调”,历史也是不能割裂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云淡水暖:“收买”中央办公厅“下海”的经济学家才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