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病鸡瘟猪毒鱼袭港,“一国两制”难招架/凌锋
(博讯2005年9月01日)
     最近,在中国的瘟猪蔓延,停止向香港出口后,又发现从中国进口的鳗鱼有毒,接着是淡水鱼也有毒,不但搞得香港人心惶惶,而且可以放心入口的副食品越来越少。这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奇景。

     上个世纪八○年代初,中国的文革刚结束,但又要收回香港,邓小平自知“社会主义”是个祸胎,所以提出“一国两制”来安定香港人心,默认中国制度不如香港。但是中国死要面子,又一直宣传香港是因为中国的支持才得以繁荣,例子就是中国供应香港东江水和副食品。这种宣传不值一驳,因为更是中国大力支持的上海和北京为何不繁荣而独独香港繁荣?何况中国的所谓供应,是香港人用外汇买的,中国愿意免费供应吗?

     但是九○年代开始,中国输港的副食品中开始出现了毒菜心。由于这些菜心来自深圳和附近县市,还比较容易查。当时中国要极力拉拢香港民心,所以也比较认真的处理。 (博讯 boxun.com)

     九七回归后第一个冬天,禽流感袭击香港,所有鸡只被人道毁灭。那年春节,香港人“食无鸡”,成为“五十年不变”的第一个奇景了。这个H5N1的禽流感病毒哪里来的,没有人说得出;也没有香港官员敢问。但是有报导广东有鸡场发生鸡瘟,但是人们不敢公开与香港挂钩,因为缺乏证据。二○○三年那个SARS祸害香港、台湾乃至全球,而且连世界卫生组织也确实证明源头来自中国,以几百条人命的代价迫使中国无法抵赖。香港市民才不时以警惕的眼光来关注中国各种病毒对香港的进袭,例如对青海发生的禽流感一直提心吊胆,尔后却迎来四川的瘟猪怪病。而中国陋习难改,疫情都是“国家机密”,因此中港之间设立的所谓“通报机制”形同虚设。

     香港特区政府的官员不但不敢得罪北京中央政府,也不敢得罪各个地方政府,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而香港市民又对特区政府施加压力,要他们加强同中国各级政府的沟通,做好防范措施,所以使特区政府左右为难。

     今年夏天四川猪瘟掩盖了近一个月而曝光,香港两个大超市连锁集团立即将四川猪肉下架,但是特区政府不敢下令禁止四川猪肉进口,连广东、北京都不准四川猪肉进口,但是新任香港特首曾荫权还说因为香港推行自由贸易而不可禁止外地猪肉进口,令香港市民气结。特区政府之所以如此低声下气,原来是因为北京给予香港各种优惠,引起其他地方政府的妒忌和不满,因此必须低调行事。

     八月中旬,因为福建、江西及安徽等省份出口的烤鳗等鳗鱼产品被验出含有致癌的“孔雀石绿”,国家质检总局发出紧急通知,下令全面回收各地出口、或在赴运途中的烤鳗等鳗鱼制品。特区政府才化验,发现的确有问题。特区政府接着再验“祖国大陆”运来的淡水鱼,竟发现九成有孔雀石绿,使香港市民大为震惊。卫生福利及食物局长周一岳不满内地地方政府处理食物危机不通报的手法,遂于八月二十三日到北京找中央官员投诉。没有想到接待他的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吹嘘中央政府如何高度重视香港食物安全问题,因此“不排除是不法分子采取违法方法,将不及格的淡水鱼走私到香港。”特区政府当然知道这些毒鱼的来源,但是面对霸道的中央政府,又能奈何?

     当然,中央政府也给香港解决的办法,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将负责出口到香港的鱼场交给中港共管。如此一来,以后有甚么问题中央可以不负责了。然而香港人玩得过那些人,管得了中国那些鱼场吗?此外,出口香港的鱼类会管制,给中国人自己吃的鱼又如何?是不是香港人的生命更高贵一点?

     孔雀石绿在多年前已被禁用在食品中,中国亦然,但是不论是中国还是香港,都从来没有好好检查过。今年六月下旬,日本宣布采取更严格的欧盟标准加强查验中国进口鳗鱼,对孔雀石绿实行零容忍。但是没有引起中国和香港的注意,七月下旬韩国也发现有孔雀石绿。中国自己要再迟两个星期才注意到。

     中国的有毒食品大量进入香港,固然有中港双方的管理问题,但是更不可忽视的是中国人心的败坏。这是中共独裁政权因为自己的腐败而导致全社会的腐败有关,因此一窝风追逐利益而不择手段。因此飞禽走兽和山珍海味中轮流藏毒,使人防不胜防。台湾在与中国扩大交流时,除了防止匪谍、禽流感之类,还要防止心灵上受到污染。像台湾近来的黑心食品也日益增多,是不是同两岸交流的增多有关,除了合法或非法的进口中国不合格食品,是否也有学习了他们的黑心手段呢?而“一国两制”后香港人小媳妇似的处境,对那些热衷统一的人也是一面镜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北京现时给台湾的各种“优待”,台湾将来都是要偿还的,问题是偿还的方式和多少而已。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