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十五天的牢狱之灾!孙不二因纪念抗战被拘留后的日子
(博讯2005年8月30日)
    记孙不二因纪念抗战被拘留后的日子

    我于昨天清晨在父母的陪同下,结束了十五天的行政拘留,回到家里。我想在此向那些关心我的朋友。对他们说一声:“谢谢大家的支持,因为有大家的支持,所以在任何地方,孙不二不孤单”

     就在拘留我的前一天就是8月11日,一位胡姓的国保人员找我时,我就表示纪念抗战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义务,抗战纪念日禁止纪念抗战,我绝对不会接受。我们不是针对政府的,不会以社团名义纪念抗战。当时胡表示:不管是个人名义还是组织名义,如果你一定要举办纪念抗战的活动,只要事先和他取得联系就行,并留下了他的电话 13971634369 (博讯 boxun.com)

    8月12日深夜,武汉市国保的胡某却背信突然以违反《社团管理登记办法》非法结社为由,深夜找我,将我行政拘留。我当时就表示:“任何法律法规不得与中国宪法冲突,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国人有结社自由,而我们也多次向各级政府机关递交结社申请,并无回应。更何况《社团管理登记办法》中的规定,根本就违宪,属于与宪法抵触的无效法律。在前天,我也在接受了你们的意见在网络上面发贴表示不以组织名义举办纪念抗战的活动,直到传讯当晚,我在武汉也尚未联系任何人参与抗战的纪念活动。

    但是国保的人还是将我抓捕,传讯的时候,记笔录的民警居然不知道什么是泛蓝!更可笑的是居然连QQ都不知道是什么!我看他们也是奉命办事,也就没有和他们多说了。当然我拒绝了在所谓行政拘留的决定书上面签字。

    里面有一个小插曲,在整个传讯到拘留的过程中,有一个警察在那里吹牛,说自己经历,学历都比我高。其实我根本恶心和这种人对话,但是出于对他的良知的启迪我还是善意的劝告他:“经历高的有慈禧老佛爷,学历高的有汪精卫,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他老羞成怒,又大嚷看不起我,我说:“我又不是做给你看的,我做事,只求对得住我的良心。”我本不喜和人争执,实在是此人相当讨厌,看他那么油,估计油水也捞得不少,只有在这种体制下,才能让有些人有利可图,而这些人也就自然全力维护这种体制了。

    在后来去拘留所的途中此人也就不断的在谈关了我之后去哪里喝酒,潇洒这类的话,其实当时我心里很沉重,真正害惨中共的,正是这种无视人权和民主,民族观念淡漠(甚至都不知道抗战纪念是哪天),满脑子吃喝玩乐的类型。所以我很早就说蒋经国先生开放党报禁,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不是想做跨国民党,相反正是为了挽救国民党的危亡!

    在拘留所的日子里,我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我每天都在为和平民主统一而宣传,所以过得很充实,其实中国的民主要从草根抓起。我其实并不痛恨中共的拘留。因为一个民族有时侯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如果能够为我们的民族,承担一些责任,我觉得很自豪。有时侯想起在武汉因为抗战而献出生命的郝梦龄将军,反而觉得自己做得很少,很不够。

    我原来一直以为拘留所里面会有打人的情况发生,其实比我预计的好!拘留所的狱友因为不同的原因而进来,大家都在急着想出去,我无所谓。别人很奇怪,问我“为什么?”我说:“名利心,功利心都属于直执心,想早点出去也不过是直执心在作怪,大家只要将这些事情看得淡一些,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愿望了。再说,大家在这里相聚,就是有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百年修得同船渡,大家在一起的这十几天,以后出去也是朋友,何不快快乐乐呢?”

    在拘留所,我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但凡有关系的人,都可以设法提前出去。当然前提是行贿,由于这种事情对拘留所而言也很平常。但是客观上面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腐败的根源在于没有结社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民主选举。有些事情在西方国家是奇谈怪论,而在中国却是国情。试想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舆论监督,很多不利于执政者的东西都无法暴光,没有结社自由,一旦弱势群体受到冤枉,就无处申诉。而上访部门也因为此类事情太多,见怪不怪了。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由于不是民主选举,上台的官员必须得有关系,有路子,他们不需要民选,他们所管辖的民众不是他们主要的服务对象,他们的重点在于如何取得上级的信任。建立良好的关系网,而这种关系网也必须要有金钱的维系,假使你真正是执政为民,清廉为官,也就没有钱去向领导“上菜”,拉关系,也就自然会被淘汰,这其实是在专制社会和市场经济的综合条件下产生的“廉者淘汰”制度。所以在这种特色下,既得利益的集团性腐败反而是见怪不怪,而清官却是奇闻了。在中国大陆,读书,医疗,做生意,打官司,做牢,无一不要有关系,大陆的“关系”“熟人”其实就是腐败在大陆的社会主义特色的表现形式。大陆只要一天不走向民主,这种特色腐败一天就不会消失。

    另外我也有注意到一些狱友确实是因为家境困难走上了违法的道路,比如一位四十来岁的狱友,下岗在家没有生活来源,还要负担两个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众所周知,武汉市就是年轻人的工作都不容易找,何况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我觉得这类人群,都是因为社会不公,导致两极分化严重,人的一种求生本能造成的非法行为。他们和吸毒等原因入狱的根源是不同的,不能一关了事,这样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我看他出去一样会想同样的办法维生。政府部门有责任有义务解决这些人基本的生存权。而不是醉心于那种给城市涂脂抹粉的形式工程去做给胡锦涛看。我认为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地方政府是只用做秀讨好上级而无需民主竞选,无需对民众负责的必然行为。

    拘留所中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因打架斗殴而进来的很多。我觉得大多数中国人都很良善,中华民族并不好斗。为什么大家喜欢靠暴力来解决问题呢?由于共产党喜欢鼓吹枪杠子里面出政权的哲理,这种思维的核心其实就是争强斗狠原则,导致法律和人权在大陆势微,人们认为争端需要靠暴力来解决,也就不会尊重他人的人权。大陆人普遍都认为哪个有狠哪个搞,哪个有路子哪个狠,这样一来必然导致法律的苍白。我听说一个在斗殴中受伤者鼻粱被打断,脑袋被打破,向警察请求看病居然被拒绝,哀叹中国没有人权,警察反而斥到,共产党的天下,你还敢讲人权!所以我感觉中共当局确实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由暴力维系政权转轨为靠民主来争取政权,执政当局自己以身作则的由迷信暴力逐步转变为尊重人权,中华民族才会有根本的改观。

    和狱友的交流中,我感觉拘留的朋友心理因素和法律意识的淡薄也是违法的重要原因,如果拘留所能够配备一些专门的心里辅导和法律咨询人员,增强大家的法律意识和心态调整,对他们,对社会也是有很多好处的!

    在拘留所,我最开心的事情,要数我宣传和平民主统一的思想,为所有人所接受。回来后不断有狱友联系我,关心我。这点我很感动,当时我唱的《中华民国颂》,《梅花》,《国家》最受大家欢迎,大家都觉得大陆能够民主,两岸能够统一是中华儿女共同的追求,而每让一个人明白这个道理,就是我最大的欣慰。

    有些拘留所的警察同志想在思想上帮助我,我也乐意接受,因为大家要相互沟通,才会彼此了解。有一位警察说:“中国抗美援朝说明中国强大了,美国不敢欺负我们了。”我说:“不是,从世界人民的角度上看,中国不是抗美援朝,而是祸害朝鲜。现在的朝鲜独裁专制,老子做了皇帝,死后儿子再做,朝鲜人因为看韩国的影片,会被枪毙;民众生活食不裹腹,衣不遮体,年年饿死人;朝鲜被无端分裂成两个国家。中国对朝鲜的民族,民权,民生都是严重的破坏,我们哪里是援朝,我觉得我们以后还应该向朝鲜道歉!再说我们对抗的是联合国军,也不单单是美国,我们和联合国军牺牲比例以20:1的代价换来了一个独裁贫困分裂的朝鲜,只能说我们是被人利用,做了炮灰。”

    拘留所的警察又说:“现在是因为中国很强盛,美国很害怕,所以遏制中国。”

    我说:“不然,中国自身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可以说是相当贫困。说起强盛,无论是加拿大,日本,还是欧洲国家无一不远比中国强盛,有听说一个富翁专和一个乞丐过不去的吗?中国的人权问题为西方所关注或许是西方国家出于良知或许是利益需要采取的政策。但是改变这种现况却是为了我们中华民族自己。

    中国现在的强盛,强在官僚,盛在特权。离真正的强盛还很遥远,经济体制改革是第一步,政治体制改革才是迈向强盛的关键性第二步。

    政治体制的变革,是两岸统一,制约腐败,缩小贫富分化,法制化社会,为健康的经济环境护航这些所有中国问题的基础。”

    拘留所的警察笑着说我是在搞和平演变。

    我说:“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要用联系的,发展的,全面的观点来看问题。社会的演变就是一种发展观,和平的演变,是社会发展的最佳形式,真正的马列主义信仰者应该积极去推动社会的和平演变,形而上学的伪马列主义者才会盲目守旧,害怕变革。邓小平先生开创经济特区,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就是和平演变的重要举措,当时中央也有人激烈反对,说是搞资产阶级的腐朽东西,背叛了马克思主义,背叛了毛泽东思想,结果呢,办得很好。变则通,不变则朽。

    所以我们也希望胡锦涛先生如果不敢放手政治体制改革,那么也至少也应该与时具进的开创政治特区,落实宪法中的结社自由,新闻自由等各项基本人权,实行市级领导班子的全市直选,在几年内就可以看出明显的成绩。好则推广,不好也只“烂”那几个城市(邓小平当初搞经济特区的观点)。”

    拘留所的警察又说:“但是你不知道中共里面有些人认为共产党的政权是千百万人头换来的,要政治体制改革拿人头来换。”

    我说:“难道国民党的政权不是用人头换来的吗?美国的南北战争不是人头换来的吗?为什么美国可以,国民党可以,中共不愿呢?这还是少数掌权的中共党人封建思想在做怪,政权是为人民打下来的,就要还政于民。那些死去的先烈难道是为盘剥人民的独裁者在牺牲吗?”

    拘留所的警察叹到:“那是蒋经国开明,美国开明。谁知道中国会不会有这样的领导人阿!”

    我说:“我们中国人自己首先要学会争取基本人权而不是幻想救世主,通过民主思想的宣传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要珍视自己和他人的人权,和对民主的向外是每个觉醒中国人责无旁贷的责任。我们一直希望胡政府能够与时俱进,这不代表我们就会依靠于他,然后去睡大觉,等他改变。人民的觉醒才是最重要的。政府也在靠量民众的觉醒程度,而当民众觉醒达到一个程度的时候,政府不能与时俱进就会被仍进历史垃圾堆。当执政者追悔莫及的时候,历史将纪录他是一个阻碍民族进步同时也是亲手埋葬先人艰苦创业的小丑,所以我的原则是:生命不止宣传不止”。

    当时有狱友问我:“象你这样做,以后民主了,不就飞黄腾达了吗?政治一旦出头天,就名利双收了。”

    这样说其实是不了解我。其实我本人并不喑于政治角逐。今天我们不是在搞政治,而是在和恐怖较量,为自己和自己的后代子孙争取基本的人权,为我们中华民族争取生存的空间。现在大陆政治专制腐败,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台独情势愈来愈猖獗,中华民族表面安危,实则危机存亡之秋。热血男儿都应该为自己的祖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当中国实现和平民主统一之日,就是我孙不二不在过问政治之时,因为那时中华民族才真正走向伟大复兴,我们也就完成了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应尽的历史职责。那时的政府,谁能够被选上执政,就由人民的选票来决定,我孙不二也不想再去理会。今天阅文的朋友可以为我作证。

    拘留所的所长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和我也聊得来,我想不是这种集权体制,或许他会更出色。但是拘留所里面的警察素质参此不齐。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年纪大的老同志,他的特色是嘴巴特别臭:基本上讲话就是你妈B,婊子养的,狗娘养的,你个日B的。这种态度比那些被拘留人员素质更差,这种人不知道怎么做别人的思想工作?应该又是靠“关系”或者有“路子”,说起来也不算是个人问题了。

    在拘留所,我得了重感冒,晚上咳嗽得厉害,让狱友都无法入睡,母亲拿一袋子药给我吃,消炎药,咳嗽药我每天要吃十几颗直到现在还没有康复,同时又感染了真菌,抓痒又使皮肤愦烂,这些国保的人亲眼所见却拒绝我出去看病的请求。

    在拘留所里面15天,让我能够有机会和社会底层的人接触,进一步了解社会的黑暗,我心里没有恨,只是让我更加认识到中国需要民主的迫切性。15天,虽比他们盗窃,打架,非礼,抢夺的时间都要长,我也未感到烦躁不安,我除了传播了和平民主统一的思想,还在狱中以特殊的形式纪念了抗战。走的那天,我没有在行政处罚的决定书上签字,也没有写所谓的“认识”。

    中共不批准中国泛蓝联盟为社团,我看上半年的广东新闻不也有双胞胎叫中共中央的吗!所以我想将自己的名字去派出所改为中国泛蓝联盟,中共并无法律规定哪些名字,个人是不能叫的。这样的话联系网友就是个人名义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感谢我被关押期间大家对我的关心,还有朋友为我作诗,我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很惭愧。让我们团结起来,一起努力,从基层做起,和平民主统一才会有更多的突破。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丽珠妈妈:孙不二爱国被拘留丈夫退党遭审查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泛蓝大陆负责人孙不二昨被刑事拘留
  • 孙不二的遭遇
  • 孙不二终于被国安抓到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