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让信访接待站离监狱远一些
(博讯2005年8月27日)
    5月30日,新修订的《信访条例》开始实施,没过一百天,北京警方就根据这个新条例的精神处置了一批来自吉林四平市的上访者,这个新精神就是“如果违反有关规定,采取过激、违规、违法行为上访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25名上访者被拘留,北京就这样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去北京的大多数上访者都受到过不公正的对待,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所以他们的心情有时候会很急躁,这样一来,他们有可能做出过激的事情。其实上访者的过激行为并未给社会秩序造成巨大的破坏,让我们看几个上访时有过激行为的案例。2003年9、10月间的半个月内,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蓉城镇农民朱正亮和福建人张理积相继选择以在天安门广场自焚这种决绝的方式,试图引起各界的关注。他们之后的命运却不一样:朱正亮浑身烧伤20%后被扑灭送往医院,接着当地政府专门进京把他接回去,并上门去解决问题;张理积自焚未遂,被北京市法院以妨碍公共秩序罪,判了六年徒刑。自焚者只是在烧自己,他们并未像恐怖分子那样去报复社会,所以我们不能说他们的过激行为对社会秩序产生了巨大的破坏。

     四平市的上访者也没做特别过分的事情,新闻报道说他们连续多日在中纪委机关门前闹访滋事,有意制造事端。8月16日,上访人员在中纪委机关门前公然对四平市驻京工作的一名公安民警进行多次围攻和撕打[1]。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各地政府都派政府官员和警察在北京做截访工作,上访者要上访,政府前来阻拦,这很容易发生冲突,海外媒体报道,一些截访的警察对待上访者的态度不好,北京的许志永也证实确实有这样的事[2],所以警察遭到上访者的围攻,这也算不上特别严重的事情。总而言之,这些焦急的上访者的过激行为并未造成严重后果,所以政府不应该严厉地处置他们。政府应该宽宏大量,那些受到政府严厉处置的上访者已经经历过很多苦难,政府不能尽快解决他们的问题,这已经是对不起他们了,政府不但不就此道歉,反而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这太不象话了。新的《信访条例》出台之后,人们没看到大量的冤、假、错案得以改正,却看到了一些上访者被拘留,这样一来,人们还会对新的《信访条例》抱有希望吗?新的改进没带来积极的变化,这会使人们对社会彻底失望。 (博讯 boxun.com)

    政府不应该跟上访者纠缠,应该尽量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建立起公平的环境,没有这样的环境,上访者就会越来越多。国家信访局信息中心主任章晓可对《瞭望东方周刊》解释说,“上访者的上访缘由一般都是个人的问题,都应该在第一个环节得到解决,如果没有还可以向上一级行政机关提起复查,不服,还可以向再上一级提起复核。还可以举行听证、公示,有答辩和申诉的机会。如果三级程序走完了,他不能满意,那他还能相信谁?”[3]一个政府官员这样说话是不妥当的,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的环境,上访案件无论经过多少次复核,上访者都不能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不建立公平的环境,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注释:1、(http://news.hexun.com/detail.aspx?id=1293857)2、(http://www.blsq.cn/dispbbs.asp?boardID=5&ID=32262)3、(http://news.hexun.com/detail.aspx?lm=1716&ID=128312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田晓明:中国该如何因应朝鲜半岛的变化?
  • 田晓明:阎学通和朱成虎谁“是”谁“非”?
  • 田晓明:不要随便扣银行员工的工资
  • 田晓明:从张林案看当政者的无奈
  • 田晓明: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 田晓明:军界人士为什么比政界人士更关心政治体制改革?
  • 田晓明:民打油井官喝油,此事不休何事休?
  • 田晓明;以平和心态对待军人议政
  • 田晓明:顶师涛(图)
  • 田晓明:请连战和宋楚瑜关注权利受到侵犯的台商陶学臣
  • 田晓明:一种侵害,两种围观----再谈程晓静案
  • 田晓明:连战大陆行欲显老当益壮本色
  •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 田晓明:看望一下心里受伤的闲言
  • 田晓明:生理障碍少年的赔偿款不翼而飞
  • 田晓明:国务院须尽快制止城市针对棚户区的商业开发
  • 田晓明:没有水木,只有黄沙----悼念水木清华BBS
  • 田晓明:共产党不要学习五十九年前的国民党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