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不寐(加拿大):黄金高事件中的伪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黄金高反腐案

(博讯2005年8月24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正在旋涡中心的《中国青年报》2005年08月12日发表了署名“杨涛”的文章,题目是:《期待黄金高案公开审理》。文章对黄金高案件简述如下:
     (博讯 boxun.com)

    去年8月11日,黄金高在人民网上刊登了题为《防弹衣为何穿了6年》的署名文章声称:我作为中共福建省连江县县委书记,在组织查处一起因官商勾结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6000多万元、群众利益损失近300万元的典型腐败案件。当时许多网站纷纷转载,轰动一时。然而,黄金高所称的事情还没有得到澄清,关于其是否在反腐败中受到阻力的调查还没有展开,事实就急转而下,黄金高先后被“双规”、终止人大代表资格、逮捕、起诉。在起诉书中,黄金高被指控1993年至2004年担任福州市郊区副区长、晋安区副区长、福州市财委主任和连江县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提拔、任用和专项资金的拨付中,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计人民币368.53万元、美元22.8万元、寿山石30块(价值26万多元)、笔记本电脑一台(价值1.7万元)、金砖一块、白金项链两条。作者最后倡议:“要让被告人黄金高能说话,他所说的话能在法庭上被公众听得见,要公开审理,以防止报复性执法的存在。
    
    在众多媒体集体沉默寡言的时候,中国青年报的评论无疑是令人尊敬的,而它所提出来的“公开审理”的要求,尤其应该得到支持。相对来说,中青报此时在场比那些曾经热烈在场而今退避三舍的媒体更令人尊敬;而主张先公开审理再送黄上断头台的记者杨涛,比那种无论是否审理都确信应该送黄上断头台的律师和检察官,似乎拥有更多的法治常识和人性观念。
    
    然而,无论中青报的文章是否因为担心被“报复性执法”而使用了春秋笔法,这篇评论仍然是在伪问题的框架内阐述的,因此,笔者希望在上期《议报》所发表的《黄金高事件中的真问题》一文的基础上,进一步讨论类似中青报这类评论怎样代表了中国半吊子正义感的局限性;并在此公开为黄金高呼吁。
    
    中青报的文章称:“尽管按理说,一个人在被法院最终认定为有罪以前,他应当推定为无罪,但我宁愿相信有关部门起诉的事实属实,相信他们不会胡乱给黄金高定罪。”文章说:“何以这样的‘贪官’、‘淫官’会向人民网投书,并声称自己是在反腐败中受到阻力呢?如果他本人不是精神错乱的话,那么合理的解释只能有以下几种推理:一种可能是黄金高“恶人先告状”,自己是一“贪官”,但是为了避免被有关部门查处,而倒打一耙,以争取公众的同情,造成舆论声势。另外一种可能,黄金高是个贪官,但是,他的某个潜在的对手同样是贪官,他在与对手的斗争中处于劣势,于是“先下手为强”,以借助舆论的力量打倒对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黄金高是个贪官,但他所说连江的腐败事实也确实存在,他出于义愤或其他什么原因而想揭开这个盖子,没有想到反倒把自己屁股上的不干净的东西给揭出来了。”
    
    这段论述的确是具有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的,因此,即使赢得人们内心的“共鸣”也是顺理成章的——广大人民群众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伪问题横行在某种意义上是真专制之下社会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直线反应;在这里,底线丧失,歪理取代常识成为大众的“正常思维标准”。人们不会觉得它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那不仅是千真万确的,而且也是应当应份的。关于这些评论,至少在以下两方面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一)“尽管按理说,一个人在被法院最终认定为有罪以前,他应当推定为无罪,但我宁愿相信有关部门起诉的事实属实,相信他们不会胡乱给黄金高定罪。”
    
    既然“按理说,一个人在被法院最终认定为有罪以前,他应当推定为无罪”,为什么“但我宁愿相信有关部门起诉的事实属实,相信他们不会胡乱给黄金高定罪”?或者说,作者为什么不“按理”进行评论呢?首先,在中国,人们已经习惯不按“理”来思考问题了,因为事情的发生总与“理”背道而驰。因此作者宁可“无理”地“相信”自己的经验也不愿意诉诸法理。那么这经验是什么呢?他为什么“宁愿相信有关部门起诉的事实属实,相信他们不会胡乱给黄金高定罪”?这在“理”上显然是站不住脚的。第一,你没有任何“理”上的根据“相信有关部门起诉的事实属实”;“理”上的唯一合理或合乎逻辑的判断是:有关部门起诉可能属实,也可能不——概率相等。第二,中国经验上的“理”也证明,恰恰相反,有关部门起诉的往往不是事实,他们确实会给人“胡乱定罪”。这样例子屡见不鲜,即使中青报本身披露的案件就俯拾皆是。那么作者凭什么这样武断呢?来自他的个人经验。这一个人经验分两部分:第一,中国无官不贪、无人不淫的外在经验;第二,“如果是我我也会贪我也会淫”的内在经验。显然,作者一点都不怀疑这两大经验放之中国而皆准。然而奇怪的是,这种“非理性直觉”为什么没有在众多媒体声援黄金高的时候发挥作用,这是耐人寻味的。
    
    (二)文章在上述经验的基础上对黄的公开信进行了动机分析,并得出了三点“合理的推论”:“一种可能是黄金高‘恶人先告状,,自己是一‘贪官’,但是为了避免被有关部门查处,而倒打一耙,以争取公众的同情,造成舆论声势。另外一种可能,黄金高是个贪官,但是,他的某个潜在的对手同样是贪官,他在与对手的斗争中处于劣势,于是‘先下手为强’,以借助舆论的力量打倒对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黄金高是个贪官,但他所说连江的腐败事实也确实存在,他出于义愤或其他什么原因而想揭开这个盖子,没有想到反倒把自己屁股上的不干净的东西给揭出来了。”
    
    这三种推论都是以这样一句话开头的:“黄金高是个贪官……”,因此,所谓三种推论实际上是一种推论——无论如何黄金高是个贪官。而这一结论无疑等于说,检察院的起诉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就象陈希同的“犯罪事实”没有任何问题一样。然而事实是,陈希同这个人是有问题的,但“检察院”指控的那些“事实”也是有问题的。既然作者已经论定“总而言之黄金高是个贪官”,那么福建方面“总而言之”是做了一件好事,而所谓公开审理无非是把秘密判处黄金高死刑转为公开宣判而已。这一要求或者有“形式正义”方面的价值,并更可能引起人们对福建那些报复性集团的注意,这正是这位作者所追求的。他的真实想法可能是,黄应该抓,福建的那帮人也应该抓,因此应该让更多贪官陪同黄贪官一起上被告席。在这种“人民正义”中,洪桐县里没好人,而黄金高反体制事件的价值被消解得无影无踪。
    
    这正是拙文在《黄金高事件中的真问题》一文中主张将腐败问题和反体制问题及报复性问题分开来的主要原因,因为将二者混在一起谈你找不到任何线索,反而你只能被福建当局牵着鼻子走。他们完全可以说,既然你们同意黄腐败,无论如何,“报复”他是对的;黄的举报得到了应得的下场。总体上说,黄金高反体制及受到报复是黄案最有价值的方面,而这种报复性执法恰恰代表了中国当代政治的黑暗本质,而且在十几年前,这种报复性执法就被宣为基本国策。伪问题撇开黄金高案件的政治本质,迎合大众仇恨腐败的心理和内在的经验,不仅可能帮助有关当局杀人灭口,而且赞助了有关当局“把政治案件打造成腐败案件”的政治盘算。缺乏经济学常识和基本诚实的人,或者被自己“我反腐败我清高”这种自私心理所蒙蔽的人,确实只能在黄案中看见“黄金高是个贪官”,却看不见黄金高不仅可能不是贪官,也可能是一位反体制的英雄。然而,伪问题不给这种可能性留下任何空间,那种武断和欲置黄于死地的辩护简直是骇人听闻的。黄案的疯狂之处恰恰在于,对他的腐败指控显然是想杀之灭口,任何毫不迟疑地支持这种指控的评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同谋。
    
    如果真有一天该案大白于天下,黄金高确实无罪,我不知道那种“总而言之黄金高是贪官”的评论将何以自处。因此,目前对黄案真正理性的评论只能将在无罪推定的基础上讨论它的政治层面,而这一层面不仅关涉到“社会主义法治”的伪善问题,也关涉到高层政治格斗所代表的“社会主义政治”的落后性问题。
    
    至于腐败问题,我上文强调了在中国讨论腐败问题必须考虑的两大前提,即公地悲剧及其造成的“腐败是一种生活方式”;因此,反腐败问题在中国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伪问题。中国资源的占有方式其本质是集团非法占有,是一种超级腐败。个体权力的贪污行为是将集团非法占有的社会资源转化为个体权力的非法占有。这一过程可批判之处不在于他的瓜分性质(这一性质即使不是正义的,也是理性的和普遍的),而在于这一瓜分过程的封闭性质和排他性质。权力贪污最大的罪恶是实施了社会封锁,使无权阶级不能公平地进入分家现场。在中国,所谓反腐败在以下两方面是伪善和可耻的,第一,民间声称自己反腐败仅仅是为了公义或道德激情而根本没有分家的欲望;第二,权力声称反腐败不是为了扩大占有优势、权力斗争和或政治报复,而仅仅是为了维护“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在“权有制”专制社会,反腐败是一个伪问题——“占用腐败”是先在的,反对“占有腐败”无非是捍卫那个占用腐败而已。所以只有在产权多元化的社会,反腐败才是一个真问题。在中国,维持一种廉洁的专制主义的反腐败理想,恰恰是在维持腐败本身,因为专制为腐败提供了充分必要性与全部可能性。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与道德激情患者讨论,他们需要诚实超过需要理性,他们需要事实判断超过需要价值判断。
    
    在中国,只反腐败不反专制就是一个假问题。以反腐败的名义反专制可能在政治上支持专制政治,专制主义者从来也是反对“占有腐败”的。而反专制必然从根本上反对了腐败。这正是黄金高事件必须从反专制文化这一立场阐释的必要性。当然,另外一个必要性更重要:黄金高更可能是一个被政治报复的个体,他的政治身份不能遮蔽这一真相——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原则,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应该覆盖黄金高事件。
    
    
    2005年8月18日
    
    首发议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