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中国威胁下的亚洲地区安全分析(一)中国的政治发展战略/北海青年
(博讯2005年8月23日)
    (博讯编者按:大众观点栏目的其他文章一样,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此文内容虽然“触目惊心”,但也算从几个角度看中国有关的重大问题。因文章比较长,分三篇同时发表。)

    随着中国经济、军事、政治力量的不断增长,其对外扩张的表现更加明显,即使是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也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中国的整体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前苏联的压力,这并不是中国的军事力量,政治力量变得强大的缘故,而是来源于中国由于改革开放导致的畸形的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经济规则的局部捆绑和曲线联盟引起的思维上的困惑,导致西方对于中国存在无限的幻想和莫名其妙的恐惧。就象西方人热衷于的探险心理一样,一切似乎有无穷的保障,但是又充满了未知的恐惧,可是一旦寻到宝藏又会带来巨大的财富,所以西方对中国的关注完全在神秘下的可能寻到的未知财富。至于中国的政治变动,贿赂,贪污横行,环境污染,政治落后等等的实际问题并不在西方实际考虑的范围,因为现实的西方已经在经济,政治领域局部实现与中国的有效捆绑,而且中国已经使用西方的规则实现了自身影响的海外扩展,使这种有效的捆绑完成了在西方政治领域的有效传达与反映,导致西方许多国家对中国的关系重点从传统的政治关注转移到非政治,军事领域。使中国的国际政治压力得到极大的缓解,进而使中国的政府有能力将精力转移到国内问题的解决上来,延患了政权的危机爆发。我们先重点看一下,中国的经济捆绑战略的整体实施情况。


一,中国的政治发展战略

    1,中国的内部发展问题

    中国的经济松绑于政治之外独立发展的思路实际上起源于文革后期导致的政治危机,就是说如果不在经济上进行改变,国家就会瓦解,因为,当时的国家理论上是稳定而团结的,似乎思想上依然保持红色,这只是官方的言论。实际上当时中国共产党政权危机四伏,摇摇欲坠,随时都会瓦解,政治问题并不随思想问题而有任何的改变,所以才会有对越作站缓和国内危机,压制军队内部的矛盾,而且对于中国最严重的的政治集团,就是官方定性的农民、工人、军队、知识分子。当时的邓小平采取了巧妙的利益分配战略,就是对农民采取同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鼓励乡镇企业,改革开放实际上的压力来源于工人集团,对知识分子的战略是允许其参与分享国家权力及管理,对军队自然是使用一贯的手段,对外发动战争,因为军队的最大的不满基本上是无仗可打和军饷问题,因为无仗可打的军队等于压制了军人升迁的道路,等于说军人在军队没有机会。至少没有未来。

    四大集团的压力对应的策略直接导致了国家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注意这些政策的背后直接的最大的受益者并不是所谓的官方所称的国家的四大统治阶级,因为这些集团在中国的地位中一直是从属阶级,统治阶级的称呼仅仅是官方的一个口号罢了,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因此,在中国官方的地位中可以发现,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农民弟兄,就是工人的地位要高于农民,共产党来源于工人阶级,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就是说共产党领导工人阶级,就是说共产党的地位高于工人阶级,党指挥枪,表明军队从属于共产党之下,知识分子在中国的地位是没有的,因为在法律及规定上没有其地位,中国的国家宪法实际上已经将等级制度写的清清楚楚,就是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拥有无限的特权。注意中国统治集团意义上的共产党实际上仅仅包括有就职官员能力的共产党员,就是共产党官员,其他的非官员地位的共产党仅仅是与工人阶级同等地位的从属阶级。而这些共产党官员又按照共产党的规则分为普通、中级、高级、特高级干部,相应的获得的权利也不同。在中国并不能将某一个官员作为政治制度的焦点,就是说并不是你消灭中国的国家元首,中国的国家制度就会变革,并不是这样,就像美国,如果美国总统突然死亡,美国还是根据内部的规则有另外的人继承总统职位,美国的国家制度并不会变革。中国也一样,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死了,国家并不会变革,会有新的领导人继续根据现有的规则继位并进行管理,国家的制度不会变革,这是制度导致的后果,并不是说北京出现混乱,中国各地会混乱,官员会和人民一起走向民主,或者是中国通过经济发展逐步走向民主,不会的,一切都不会改变,前苏联和东欧的例子在中国,在亚洲是行不通的,混乱,经济发展对中国的政治制度不会有任何的影响,相反只会增强中国共产党的国家实力,巩固了共产党统治集团的地位,因为共产党可以调动的资源空前的雄厚,共产党官员有了巨大的可以调动的资源来实现其镇压工具的发展与延伸。

    2,中国共产党内部的问题

    中国的共产党集团可以说非常的残酷,但是任何的人即使他是善良的,但是通过中国共产党制度也会变成一个屠夫,也就是说共产党员的冷酷并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制度性的问题,中国的官僚主义体制在56年的发展中实际上可以加上建国前的时间,一共是84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官僚体制,如果任何人想从这个阶梯向上发展必须按照这些规则,否则是无法实现的。

    如果说1976年前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的独断专行的话,现在也一样,讲的具体一点,就是帝制,就是说中国共产党内部采取的依然是封建传统的帝制,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实中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在继承上抛弃了血缘继承而改变为指定继承而已,一切都没有改变,还是封建帝制。既然是封建帝制那么国家的一切的统治就不言而喻了,就是中国的统治机器是自上而下的委任体系,至于被委任官员的能力问题并不在具体的范围内。中国的国家体系经过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四代发展已经形成制度,已经不随某个人的意志而改变,即使这个体系上的任何人缺失(死亡或去职),都会有新的人代替,一切都会继续下去,经济的发展并不会改变什么,可以想象在中国建国初期有巨大的反对集团的条件下,经济出现严重的倒退下,文革后期国家甚至面临崩溃的时候国家都没有倒台,现在的经济发展会使国家瓦解吗?不可能。有人会说文革前中国的封闭导致人民的思想被封锁,失去反抗动机,这仅仅是一个方面之一,导致国家变革的原因是综合的,并不是某一方面决定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并不是所谓的由于国家的各阶层压力导致的问题,导致邓小平发动改革开放的基本原因实际上就是一个权力的分配问题,或许这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财富(现在看仅仅是暂时性的),但是邓小平的初衷是巩固个人权力获得正统地位。从文革末期而言,正统的帝位继承人是华国峰,华国峰到底有没有能力管理国家并带领中国走出困境,无法而知,因为历史没有给予他施展的机会,可以说即使华国峰也走改革开放的路线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巩固政权,稳定个人地位,所使用的最佳方式就是延续毛泽东赋予的正统继承人方式,先行使用延续毛泽东的路线,权力稳定后在行推行改革开放的路线,很遗憾历史没有给予他机会,邓小平借用所谓的民众需要为借口发动了不流血的政变夺取了政权,华国峰被赶下台。

    需要注意的是,邓小平的一切手段基本上是使用共产党制定的规则实现权力转移的,结果是邓小平夺取了帝位,如果说邓小平在继位初期为了稳定民心,巩固个人权力,让利于民,大封诸侯的话,在邓小平整个执政期间通过其是否扩大民主权力就可以看出其改革的本质,实质上是维护共产党集团的利益,对应人民而言,根本就不在其考虑之列。当初的赋予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军队的利益实际上都是为了巩固个人的统治地位,一旦个人帝位稳固,这些权益就开始收回,四大阶级又回到了历史上的等级森严的制度之下。任何的共产党统治者都知道共产党政权如果生存必须保持毛泽东的政治路线,保证共产党的绝对统治地位,因此,任何的共产党的统治领袖在继位初期都会为巩固地位,对各级的利益集团进行各种的所谓的新政,给人民的感觉是中国的未来又会光明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新气象仅仅是历史延续的把戏而已,一旦地位巩固,国家又会恢复原来的高压恐怖统治,共产党允许百姓及各类草根阶层使用所谓的个人才能获取财富,甚至许诺其政治地位。必须了解的是共产党可以给予经济,部分政治地位,但是是绝对不会分享政治权利的。任何人都清楚,没有政治权利就表示所获得的任何的个人财富和小许的政治地位随时都会丧失,没有任何的基本保障。因为没有政治权利表明国家的服务机器不会对你服务,这就是等级制度的基本表现。

    中国的改革初期是邓小平为排挤反对力量借改革为名大力扶持个人势力,基本上都是为了获取个人权力,就是中国的帝位,至于改革为民谋福利,只是他偶然尽心的一个措施而已,中国的三农问题,工人问题,等等许多问题实际上的恶化原因都是邓小平执政时期就进行的,并不是江泽民,胡锦涛两代引起的,只是当时被掩盖而已。中国的四代共产党帝王在继帝位之初所进行的动作如出一辙,都是亲民作风,发布一系列的利民措施,稳定各派政治集团,在帝位稳定后,帝系人马就位后,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保持政治上的高压恐怖,压制百姓的有限权力,使用严厉的恐怖手段是共产党生存的基础,因此,所谓的江朱清风,胡温新政都是政治游戏而已,历史惯例而已,指望共产党的帝王发善心完全是痴心妄想。

    中国的帝王是通过怎样的残酷斗争才获得的帝位决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如果大家看到基层的共产党的残酷与非人道,那么中级的更残酷,越向上越残酷,残暴,能成为共产党的帝王不但要心狠手辣,还要失去人性,因为,所有的帝王都是从基层通过残酷斗争一级一级上来的,中国的高级统治集团的残暴可以说是中国的凶残的颠峰,所以中国领导人给予百姓的小许福利仅仅是狼掩饰牙齿的微笑,无法改变狼的凶残本性。任何人都可以想象,现在的共产党官员在升到中央领导人的时候是经历怎样的洗礼,怎样的残酷镇压异己实现上升的,任何领导人都是踏着百姓的尸体走向新的官位,他们的手上都沾着人民的鲜血,成为领导就意味着需要失去人性,这在共产党官员中是基本的要求,在经历许多的残酷后而留存下来并登上高位的领导人会变得善良吗?中共党员的官僚体系本身就禁止善良,善良意味着被淘汰,被奴役,失去一切的政治权利。因此,对于任何的共产党官员不能有任何的幻想,中国的领导人是怎样的通过残酷斗争才获取现实的巨大权力与地位,他们会拱手让权吗,那当初的努力不是白费了,而且共产党的内部会选出用来瓦解共产党的领导人吗?不用考虑,期望中国的共产党自身变革就如同指望狼改变吃肉的本性改吃草一样的可笑。

    中国改革开放还不能讲是成功了,因为他仅仅是处于一种阶段,邓小平所谓的成功并不是公利,仅仅是处于私心,如果给予他基本的评价,可以说改革开放在他活着的时候处于发展阶段,人民相对从前而言,权利有一定的松动,社会的紧张关系有较大的缓解,因此,相对文革而言,邓小平的工作仅仅是比文革要好一些,但是并不标明改革开放获得成功,因为,总体而言,邓小平推行的任何政策其出发点都是以共产党统治集团为核心的,为民谋福利仅仅是表面现象,虽然有客观实现的成份,但是这并不是邓小平的初衷。

    我们可以看一下,邓小平在政治制度上的最大变动实际上并不是使人民获得更大的政治权利的实现,相反是削减,六四并不是偶然性的,即使没有东欧前苏联的共产政权的倒台,中国也会发生与六四性质相同的政治问题,六四的核心并不是反官倒,反腐败,实际上就是共产党内部的帝位之争,在共产党的国家里有能力进行巨大的牵扯统治集团内部巨大纷争的只有一种,就是帝位之争,毛泽东时期的林彪问题,华国峰时期的邓小平问题,邓小平时期的赵紫阳问题,帝位之争是共产党最大的政治问题,是一切政治问题的核心。在出现帝位争夺时国家会非常反常的出现罕见的混乱,注意是有秩序的,有针对性的混乱,而且一旦帝位确认国家迅速恢复平静,继续制造混乱的会被严厉镇压。邓小平实际上避免了毛泽东后期的华国峰事件的重演,就是在他活着的时候退位,并连封二帝,一个皇帝,一个皇太子,使中国出现三帝共存的历史局面,一系列的帝位的确认实际上保障了政权的长期的稳定性,所谓的一百年不动摇实际上已经告诉人民,邓小平为中国的百年内的帝王埋下伏笔,这个所谓的一百年不动摇实际上是针对皇帝而言的,也就是说邓小平已经选择了未来的帝王人选以保障共产党中国的百年基业。不确认帝王谁能保障未来的新帝不会改变现实的路线呢。关键当然还是领导人的确认。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六四实际上有邓小平授意发动的部分,就是说六四在实际上并不是中国群众自发进行的行为,而是邓小平为清除共产党内部的反对势力,稳定新帝的地位而精心策划的一场运动,因为在中国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没有官方的严格许可是无法实现的,可以发现当时的运动的最激烈的主体是所谓的知识分子,部分共产党官员,许多在当时都是在未来可能进入统治阶层的人士,如果邓小平和平交权给下一位领导人,这些游行的主体就是未来的统治集团内部的最大的颠覆政权的力量,因此,邓小平先生秘密授意不同的人员通过学生发动所谓的游行示威,并在媒体公开制造混乱的假象,引起全国性的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新帝江泽民,任何人都可以想象邓小平真的是六四仓促选择的领导人吗?当然不是,邓小平连百年内的人选都已经选定,当然不会仓促选帝,而是专门的尽心竭力进行培养、考验、保护、试探、测试,最终确认为帝位人选,这个过程没有五年,十年是无法实现的。六四的镇压是必然的,是清除异己,共产党有一句话是没有问题制造问题,就是说六四是一场戏,是邓小平指挥演的一出戏,戏的名字叫新皇登基,江泽民即位后可以说采取的是高压势态,实际上这是邓小平继续在演戏,邓小平惩罚,邓死后江泽民来宽恕,这是权术的一种,大家可以留意一下日本的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在德川秀忠死后的措施和表现,和江泽民即位初期何其相似,六四事件使反对江泽民的潜在势力被陆续消灭,留下的都是共产党的死硬领导人,都是誓死效忠的领导人,从江泽民开始中国共产党开始执行所谓的稳定路线,因为,各个帝王已经被内定,需要的只是稳定的过渡,历史上的混乱局面不在需要,因此,任何帝王在位时都会严厉镇压任何的不稳定因素,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胡锦涛镇压新疆、四川、安徽、河南、青海、西藏叛乱都是如出一辙。

    3,改革后的发展变化

    与外国的敌对国家实现经济捆绑实际上是共产党不断发展逐步形成的,可以说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也可以说是共产党采取了历史上的传统政策,方向改变而已。可以说通过56年的发展,中国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口高达13亿多,官员高达5千多万,国家的财富也达到历史的高峰,但是即使发展到了高峰,共产党考虑的只有一点,就是维护其政权,需要注意的是共产党的权利与老百姓没有基本的关系,百姓的政治权利的需要并不在共产党的考虑范围,在今天的发展中我们开始认识改革开放的真实含义,并不是针对全国百姓的,简单而言只是邓小平当年的一个缓兵之计而已,只不过不小心形成体系,发展壮大,今天的金融问题,教育问题,环境问题,腐败问题,等等,都是毛泽东时期开始并形成惯例的,邓小平时期发展壮大并形成体系,江泽民,胡锦涛时期仅仅是延续而已。

    这里需要了解的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国家政策就是中国的共产党为了奴役广大的百姓,深化等级制度而创造的几个措施,许多的中国的农民,工人,学生在六四以后感觉非常的迷茫,因为六四事件导致许多人失去进入权力机构的途径,而实际上这些群体的地位一直就是低下的,所谓的政治地位也是徒有虚名,只是六四后公开了而已,导致心理上难以接受。中国的农民可以说在建国后曾经有两段短暂的微小的幸福时光,仅仅就是几年而已,大部分时间一直处于完全的奴隶地位,为了进一步奴役这些穷苦的农民,共产党创造了农民工的词语,人为的制造了一个农民工阶层,就是从事工人工作的农民,其目的就是禁止农民享有工人的政治权利,保障等级制度的继续,随着时间的发展,农民工的范围扩大。你可以在中国发现,除了中国的国家的共产党官员,任何人离开其户籍地都叫农民工,就是说离开你的户籍地你的权利同时丧失,任何国家机构都不保障你的权利,你所有的只有义务,而且现实中即使在户籍地基本的政治权利也是没有保障的,就是说工人下岗,学生失业,农民务工等等措施和路线并不是江泽民,胡锦涛时期开始的,而是在六四后已经大规模开始了。你可以留意一下邓小平的执政时间:1978到1982年是幕后操纵,1982到1984年获得正式帝位,1984到1988年是正式施政,1989到1996年是幕后操纵,1997年死亡,江泽民是1989年即帝位,到1992年政权稳固,1993年到1996年都是巩固权力时期,江泽民的权力完全巩固是在1999年,2000年到2002年进入顶峰随后下野开始幕后操纵,胡锦涛是1989年升为太子,1999 年变成储君,2001年即位,2001到2004年为权力巩固时期。

    从时间上可以发现中国目前的将农民,工人,学生的有限权利剥夺并降级到完全的从属奴役地位的时间实际上是在1988年开始的,并在1991有局部变成公开全国化,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的实质并不是讨论什么姓资姓社的意识形态问题,因为中国的意识形态问题仅仅是中国的官员拿来进行政治活动的工具而已。

    我们知道江泽民在89年即位后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年与华国峰一样的问题,就是巩固权力,树立帝王威信,邓小平还专门起用了几个老臣来辅助,三年内江泽民初步站稳脚根,但是反对江泽民的力量依然很强大,可以以种种的借口发难,实现历史重演,这时候邓小平鼓动广东的嫡系--叶剑英系,发动了以所谓意识形态为特征的所谓的南巡,仔细看同当年邓小平从华国峰夺权的手段何其相似,如出一辙。通过南巡江泽民的地位得以得到巩固与加强,而且通过南巡反对江泽民的力量进一步削弱,在中国任何的领导人的讲话都表示一次运动,可能是外部与百姓相关联,可能是内部的清洗运动,无论如何都是权力分配的目的。这些政治上的变动也在经济上发生不断变化的反映,需要注意的是前苏联的消逝和俄罗斯的出现并没有在本质上改变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两国间依然保持密切的联系,俄罗斯在实际上共产党并没有因为制度变革而失去权力,相反目前的俄罗斯的权力核心完全处于原共产党的强硬派手中,被压制和消灭的仅仅是共产党中的中间和立场不坚定的力量。因为将民族主义和共产党主义有效结合是共产党的有力武器,俄罗斯也一样。如果你认为邓小平为中国人民带来幸福生活,你就大错特错了,邓小平或许没有毛泽东的高明和血腥,但是也不在其之下,你可以注意一下邓小平即位后有没有给予百姓什么具体的政治权利,答案是没有,而且毛泽东时期的一些权利也被剥夺,至于经济财富,前面讲过,没有政治权利的个人财富是没有任何保障的,随时都会被掠夺。

    改革走到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邓小平推行改革的最终目的,就是通过奴役9亿人,建立2亿人的外围缓冲势力,保障剩下的近1亿的共产党集团的利益,维护政权的延续。这是什么概念,共产党官员及其亲属形成了中国最大的利益统治集团,主宰着中国的一切资源,包括其余人的生命,财富的支配权。国家的一切机构及法规的建立都是为保障这近一亿的特权集团而制定的,而且这一亿的特权集团还严格分为三六九等,至于那2亿人是仅次于共产党集团的外围势力,他们的利益来源于对共产党集团的维护程度,剩下的9亿多人完全处于最低层,改革的目的是人为的制造阶级,完善统治等级体系,你会发现中国使用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生产世界上许多昂贵的商品,这些劳动力很多没有任何的保障,很多人可能惊讶于许多的农民工在城市工作的非人待遇和没有保障的权利,实际上这一点前面已经提过,国家制造农民工的目的就是让农民干工人的工作,进而使工人失业,农民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享受的都是农村的待遇,就是没有任何的权利保障,进入城市也一样。中国正是通过不断的剥夺农民、工人、学生的政治权利实现其经济权益的掠夺,试想在这样的条件下,外资大量进入中国,导致中国的商品以世界上难以想象的低价格冲击世界,成为所谓的世界工厂。也使中外的资本集团紧紧的团结在一起,使外国资本成为维护共产党统治的那2亿维护集团中的一员,实现了所谓的经济捆绑。也就是中国的统治集团与外国资本结合实现利益共容,共同压榨中国的底层百姓。

    (待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中国威胁下的亚洲地区安全分析(二)中国的核毁灭战略/北海青年
  • 关于中国威胁下的亚洲地区安全分析(三)/北海青年
  • 深圳猪肉病毒事件官方不打自招,言语矛盾自暴黑幕/北海青年
  • 重温中共党报的言论-今天足可被判“颠覆政府罪”/北海青年
  • 稳定压倒一切的含义:没有能力发动对外战争/北海青年
  • 流行大陆的地下组织“宪制基督联盟”的部分分析/北海青年
  • 四川疾病官方强制定性,急寻替罪羊结案/北海青年
  • 质疑官方定性四川疾病为猪链球菌感染/北海青年
  • 中国大兴互联网文字狱,海外论坛面临大发展契机/北海青年
  • 朝核六方会谈背后的未来战争雏形/北海青年
  • 未来中国的难以避免的最大政治问题---世纪大屠杀/北海青年
  • 未来灭亡中国的十大灾难/北海青年
  • 调查分析报告:政治危机严重,中国官方贩毒大网浮出水面/北海青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