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国际歌》是否该“圈禁”
(博讯2005年8月19日)
    
    近日有幸,叨陪一个“企业职工教育座谈会”,主持者郑重透露一个“企业职工教育新动向”:某地政府为了建设“和谐社会”,防止劳资关系对立,内部下达一“新纪律”:凡是有劳工、民工参加的企业集会或社会集会,一律不许播放和呤唱《国际歌》,特别严禁传唱《国际歌》歌词,违者以“党纪国法”追究“破坏社会稳定”之罪。这就是说,曾经使“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革命圣歌”《国际歌》,今日已碍“稳定压倒一切”,不利于教育劳工、民工等“无产阶级”了。
     (博讯 boxun.com)

    曾几何时的《国际歌》传教者,今日不得不暗暗禁止《国际歌》!何等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慨而慷”,千真万确“新时代”。
    
    46年前,我上小学,第一支歌就学《国际歌》;40年前,“文革”开始,年年唱月月唱天天听《国际歌》;近30 年,《国际歌》与日俱远,“惟见长江天际流”;偶而路过音像店听到几句带“红色摇滚”味的《国际歌》,顿觉“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周身一阵“天下者,我们的天下”之热流。稍一清醒,又恐《国际歌》再成“四面楚歌”,“全国山河一片红”。
    
    尽管对《国际歌》如此又爱又怕,一旦得知《国际歌》成为禁歌,不免“我心惆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今天重唱《国际歌》,是否会“破坏社会稳定”?反复重读歌词——《国际歌》的核心就是斗争——“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就是复仇——“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一元论”——“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如此“一元化”思想,的确与今天旨在顺应“全球化”、“多元化”的“和谐社会”背道而驰。 “阶级斗争”时代的《国际歌》,求之不得的是“天下大乱”,要“过七八年再来一次”,将“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就是要破坏一切“旧秩序”。一些“文化低,委屈多”,倍受不公正待遇的民工,一些被骗惨死的矿难工人的家属,有可能被《国际歌》激动得失去“理智”。
    
    但是,某地是否因此就有权禁唱《国际歌》呢?窃以为万万不可。
    
    首先,此举是法盲在违宪。宪法规定中国公民皆有言论出版结社自由,岂可禁止公民唱“共产主义经典”《国际歌》?不要说《国际歌》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列宁倡导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写的歌,政府也无权禁止。
    
    其次,此举是无效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中国的事总是越禁越流行。本来很多人已淡忘《国际歌》,现在一听说在禁止,反而争相“红色旅游”,“温故知新”,变着法子用“短信”“QQ”“FLASH”网络动画大加传唱。不信,请到网上搜索,一首新编《买房国际歌》——将《国际歌》词改写为购房者的维权要求,沿用《国际歌》的激昂老谱——正在如“老鼠爱大米”一样火爆流行,许多购房业主正唱得如醉如痴——
    
    起来,已经买房的人们/起来,准备买房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好房而斗争!/商人们个个油头滑脸/买房的人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弱势无助/我们要做家园的主人!/这是正义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信息对称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正义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官府/要创造我们的幸福/全靠大家团结斗争/……
    
    今日禁忌《国际歌》与“大话”《国际歌》事件,其实是给我们敲响一声警钟:仅仅提出一个“和谐社会”的好口号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建立相应的新哲学理论。如果关于“阶级斗争”那一套老主义老理论及其相关意识形态不修正不重建,不在全社会树立“共生”新哲学,“和谐社会”就只能是“纸上谈兵”,或“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有理论基础的口号,无异于空话、废话,甚至沦为骗局
    
    今日与其秘禁《国际歌》,不如开展一个《国际歌》是否过时大讨论:与其任市场“大话”《国际歌》,不若组织专家新编《国际歌》。《国际歌》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如何与时俱进地更新修正?《国际歌》的复仇心理如何有悖理性?《国际歌》的“清一色”“一元化”如何让位于“万物共生”,“没有敌人,只有病人”的“共生主义”?《国际歌》在组织联合团结劳工的斗争功能,如何转化为理性维权建设?
    
    《国际歌》是一种革命历史,一种革命文化,是百花之一,谁也无权“圈禁”。我们有责任让人们辨识《国际歌》的历史意义与现实局限性,可以“告别《国际歌》”,“新编《国际歌》”,但无权下《国际歌》”于诏狱。禁唱《国际歌》与愚民政策只有五十步了,讨论《国际歌》则是走向民主法制教育。
    
    好一个禁忌《国际歌》事件!何等好契机,大可“举一反三”,由此对传统革命哲学进行一次大清理——与《国际歌》一样容易让人不和谐的“红色经典”,正火烧眉毛地在“还乡”呢。
    
      2005年 8 月 5 日于深圳“早叫庐”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赛曲和国际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