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揭秘:中共太子党核心
(博讯2005年8月19日)
    前友人电邮来一篇文章,叫《太子党天元俞正声渐正江系核心》。说的是中共权争的事。略略读了一下,也没在意。前几天在波士顿一次小型学术会议上,遇到刚从大陆回来的张君,他跟大陆太子党关系相当密切,会议间隙便闲聊起来,谈及网上近日对俞正声的议论。此君没有看到那篇题为《太子党天元俞正声渐正江系核心》的文章,我便大概介绍了一下。此君认为,这篇文章说的基本都是事实。但显然对俞正声和中共权情政情不甚了了。他认为,实际上不是俞成不成为太子党核心的问题,而是事关权争的微妙和中共权争的未来走向。

    据他介绍,俞这个人对外比较低调,在地方上虽然权倾一时,比如在青岛和烟台,但对外总是很平易。其亲民之名早在胡温之前。至鄂都,下车伊始,便走饥访贫,了解民情。鄂省官员更是对他的解剖麻雀的工作作风大为称道。此人在太子党中可以说相当低调,但做事扎实。自从政后,与邓家、与万里、与老江,尤其是与军队各大老军头,关系都相当密切。在中共派系林立,讲究站对班排正队的现实政治中,像他这样能在各派中游刃有余的人,的确少见。这人的政治基础比较好。不像太子党中的习近平、李源潮、薄熙来这些人,一则这些人投机心里重,谁厉害跟谁,比如薄在大连搞老江的画像。结果跟了很多人也引起了各方的猜嫉。在这方面他们跟俞正声的确有差距,同样的做法,俞正声得到了议论要少得多,而他们一转身就会招来咒骂。二则,这些人在表面文章上比较喜爱,而俞正声却注重实际。比如大连那么多年,什么花园城市啊,其实大家记住的就是个花瓶样子的大连服装节。具体到大连服装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大家都清楚。而俞正声在青岛那么多年,搞了那么多全国甚至是全世界都有名的企业,光一个海尔就足够其他的三个人好好学一学的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到湖北,湖北人都看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比起团派干部,俞更能得到中共老干部的喜爱。因为俞是从现实中一步步起来的,从小就在高干堆中混,大家对他比较了解。他也对老干部的情况比较清楚,知道各位老干部的人情事故,性格爱好。从小在这个堆里长,加上俞比较会来事,也就是有眼色,谁也就没把他太当外人,这也就利于他在各派中走动。 (博讯 boxun.com)

    那些团派干部就不一样。一则很多是外来户,二则从青少年时期就接接触下政治工作,优秀班干部,优秀校干部,直到优秀团干部,一路上来,学的全是溜须拍马那一套,最会明哲本身。好一点的是在无作为中求稳求官,不好一点的,就会惯使阴招,在构陷竞争对手的同时获得上升机会。说句实话,中共的年轻团干部那么多,而职位就那么几个,只有上到团中央,才可能有机会当封疆大吏。所以竞争十分激烈。中共又不讲公开竞争,都是在背地里你斗我我斗你。八九学运就那么爆发了,团系跟学生的联系一下子就暴露出巨大的弱点,那么大的一个部门,对学生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更别说做学生的工作,原本团是中共与学生间的联系纽带,防火墙,到头来一点作用没有,就跟这帮人忙于权斗,和爱玩虚招本身没有实际工作经验有很大的关系。按理六四以后会好一点吧,也是不行,上次反日大游行,各地学生上街,也是事前没有任何消息的。幸亏中共对民族主义的态度一直比较明朗,就是相互利用,大家还是比较克制,否则,这件事又会引起中国社会内部的其他反应。

    团派总体上不学无术,比起太子党们,他们没有学术和实际工作背景。工作能力不强。除了厚黑学比较精通外,再无别的本事。这也是中国社会说起太子党,虽然认为那是一个黑箱,也反感,但不特别反感的原因。因为这些大大小小的太子党们,在各自的地盘,在各自的领域,还是做出了许多的政绩。虽有怨言,但中共的经济发展跟他们的工作是分不开的。而团派干部,直接面对就是思想活跃的中青年,这些人对于团干部只知政治,只管个人升迁,无德无行的现状是反感透了的。

    俞成太子党核心,其实是迟早的事。这位朋友分析说,俞懂经济,这是太子党们指望他的原因之一,有他就有财。更何况随着江后期整治太子党,和胡温上台后更加远离太子党,太子党的靠山们都死的死,呆的呆,政治的发言权早已是昨日黄花。如果说过去是俞正声讨好其他的太子党,那现在,那些太子党却反而需要俞在政治上帮他们说话。因为在中国,政治上的发言权,就表示安全。没有了这个发言权,安全就是个大问题。比如邓家,现在虽然是百足之虫,犹死不僵,但毕竟大势已去,要想稳定住邓家的江山,就必须在党内有代理人。

    但这些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现在的中央政策对于大大小小的太子党利益集团是个利坏消息。开初胡温搞宏观调控,大家以为也就是说说,后来铁本事件一出,大家才知道是动真格的。虽然胡温调控遇到了阻力,但只要有可能,这种调控就会显威力。且随着团派的日渐掌权,这种威力会逐渐增大,太子党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于是,他们必须在政治上找到代理人。不光是寻找一种安全,还要能左右政策,使政策沿着他们希望的轨迹走。

    曾庆红作为江派和太子党的核心的地位正在被消减。曾是太子党领袖,这是不言而喻的。但随着胡入主中南海,曾过去帮江做了太多的事,帮江维护了核心地位,同时也得罪了很多人。这些账都背在他身上。胡温上台后,逐步的去江化趋势已经很明显。曾身上江的影子太重,太子党再围着他转,显然不合适。而俞的实际工作能力,比如在地方上长期历练,有实际的工作管理经验,这些是只搞党的工作的曾无法比的。在地方上口碑好,表面上与江又不那么近,又有很深的老干部关系,这些是俞取代曾的有利条件。所以,那篇文章说曾只是年龄较大将要退下是不对的,至少是对中共情事不太了解。俞与曾的年龄相仿,在年龄上并不具优势。之所以被看好就是因为能力和没有曾那样的包袱。

    还有一个重要一点是,是俞在做实验。做什么实验,未来中共的统治模式实验。比如他在湖北搞党代表常任制,直选制,很受欢迎。有很多人看不懂,太子党也搞这样的实验,认为太子党不可能搞政改。其实这是错误的看法,太子党也不傻,要想维护他们的根本利益,他们就必须搞一定的政治进步。目前团派在忙于抢滩,无暇于中共的政改。而暂处下风的太子党们,正好有时间可以仔细搞一下实验。搞好了,就会为中共未来提供一种新的模式,而这是在缺乏合法性的整体情况下争夺权力的最好办法。因为中共历来是路线决定人事。如果路线得到了人民的拥护,路线的领导者就会受到欢迎,利用民意来得到权力,近而调整权利结构。毛邓当年都是这么重新上台的。

    俞正声在湖北搞的这类实验,很具有观察价值。

    另一个微妙之处是,湖北和向下的两广地区,自近代以来,是高层权争的重地。现在除了广东的张德江是政治局委员,又加上个俞正声。一个地区两个政治局委员,这在中共历史上是不多见的。仔细看这种安排,有很多看不透的地方。要说是重视这一片地区,从管理上来说,一个政治局委员就够了,而且也好协调,对于这一地区的省际交流也比较方便。现在突然成了两个,这个地区的地方官就难免首鼠两端。初步的分析是,将俞提升为政治局委员,一方面是为了中部的崛起。另一方面,也是中共对于传统的广东沿海地区地方主义做大的一种消解。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安排,可以想象的是,广东利用自己的经济优势,本来在中南部已经具有号令群雄之势,如果仍由下去,对于中共中央的权威性就会形成压力。而安排另一个政治局委员,通过几年的运作,让中部崛起,逐渐摆脱对于沿海地区的依赖性,消弱广东的影响力。而且在胡温加大东北开发力度,把东北作为团派财经重地的背景下,中部的崛起就更具有新的价值了。

    目前来看,俞正声正成为这种权争中一个核心点。据凤凰卫视报道,俞正声一到湖北,就说要学楚庄王的“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要学楚庄王的韬光养晦。

    这位朋友最后说,俞正声只能说是中共权变的一个异数。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看来大陆的走向仍然充满了变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熊:俞正声应该向白克明学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二
  • 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是什么货色?
  • 欧章:太子党天元俞正声将成江系核心
  • 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当选省军区第一书记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