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天水:又是矿难
(博讯2005年8月17日)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我们的同胞,遭到伤害太多了。克拉玛依剧院一场大火,几百名祖国的花朵,烧焦了;南北方的矿难,瓦斯成了矿工的大敌,死于瓦斯爆炸者,成千上万;黑龙江一个小学,因为计划中盖楼房的钱遭到“公仆们”的青睐,所以平房多多,一场山洪就吞噬了二百名花朵般的儿童生命;流行四川数十县市的猪链球菌传染病造成几十人死亡,闹得人心惶惶,人们叹息伤感,还没来得及很好调整,就传来了广东梅州兴宁市大兴煤矿的矿难。

     本月七日到现在,十天了,被围困在井下的123名矿工,几乎无一生还。人们几乎可以断定,那些矿工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死亡,这些在故乡依靠种田无法维持生存和养育后代的农民工,多数来自湖南、贵州、四川等偏远乡村,他们渴望的钞票还没有完全到手,死神就在当地惟利是图的业主和入股“公仆们”推动下,迅速接近了他们。 (博讯 boxun.com)

    我们还活着的人们,尤其是大城市的居民,享受各种电器带来的舒适,夜晚到处霓虹灯五彩缤纷。所有这些,都包含了千万矿工劳作的果实,没有他们冒死采矿挖煤,电厂如何能够正常运作?电器和霓虹灯如何能够顺利运转?我们的享受中,已经包含了矿工的苦难和死难了。

    大兴矿难的救援之中,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继续横行。不是根据矿难的需要,而是哪里集中了记者群体,哪里就多安置抽水机。难属被安排在几十公里以外的宾馆,表面上看,也是对难属的善意照顾了,事实上如此安排的目的是将难属和新闻媒体隔绝开来。

    这里曾经发生过类似的矿难。“7月14日发生在兴宁罗岗镇福胜煤矿的透水事故造成16人深埋井底,现在井口支了一块黑石碑,上面镌刻着遇难者的姓名。泪犹未干,一个月不到,几公里外的大兴煤矿又发生更大的悲剧。”(转引自新浪《广东兴宁矿难六大疑问地质复杂为何煤窑依然多》)更重要的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惨痛的矿难呢?接着,几个良心记者继续责问六大问题—

    “1,为何获颁“安全生产许可证”?”“2,政府明令整顿竟可继续生产?”“3,非法煤矿如何大量获得炸药?”“4,五十天前蓄水仓渗水为何不停工?”“5,地质状况复杂为何煤窑仍旧多?”“6小煤矿问题如此多能否全部关闭?”

    我们会在后面附上这篇分析细致的文章。根据这篇调查文章,我们完全可以看到,官僚阶层的整体腐败、整体失职,是大兴矿难的主因。不应该拿到许可证的能够顺利拿到;政府下令停产整顿的禁令毫无作用;炸药是国家严控的物品,如何轻易到了矿上?五十天前就发现了水患,为什么还拿矿工的生命最为赌注?地质状况那样复杂的地方,不是利益驱动下的官商勾结推动,谁还会继续在那里开矿?要是在民主宪政之下,法制健全,资本家敢在那样风险无度的地方开矿?发生矿难,动辄死伤数十百人,资本家不要陪死吗?再说民主政府的管理部门,也不会让资本家纯粹为了经济利益,拿矿工的生命作为赌注。

    这样本来不可以如常进行开采的险矿区,却能够夜以继日开工,没有政府要人、安全部门、公安部门、政府其它职能部门的密切配合,是不可想象的。就是说,政府整体上的腐败,以个人的或小群体的利益为重,加上长期麻木不仁,漠视生民生命和利益,视之如草菅,明知到处有安全隐患,也不在乎,并且积极配合惟利是图的业主或者干脆自己入股做起业主。如此还有不发生矿难的道理?

    又有文章披露,发生矿难的矿井,有很多股东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公仆们”。这些“公仆们”,眼中只有个人利益,只要能够赢利,他们还会考虑什么呢?邓小平启动的改革开放,已经发展到“上下交征利”的地步。只要有利益,贫民或矿工的死难,在“公仆们”以及他们在企业界的代理人眼中,真的轻如鸿毛。只要对比一下,很多“公仆们”如何呵护关心他们的小猫小狗以及无微不至地关爱他们用公费包养的女人,而同时视民命如草菅草纸,就可以知道中国社会的制度疾病是多么深重!

    大兴矿难再次告诉人们,专制体制下,官僚阶层必然整体腐败,不负责任,或官商勾结,与民争利,而同时为了他们自己的经济利益,完全不顾普通国民的死活。大兴矿难再次提醒有良心的中华国民,不能忘记建设民主宪政的使命,这是个关涉到是藐视国民生命还是珍重国民生命的重大课题。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8月16日

    附件:


广东兴宁矿难六大疑问 地质复杂为何煤窑依然多

    南方都市报

    7月14日发生在兴宁罗岗镇福胜煤矿的透水事故造成16人深埋井底,现在井口支了一块黑石碑,上面镌刻着遇难者的姓名。泪犹未干,一个月不到,几公里外的大兴煤矿又发生更大的悲剧。

    大兴煤矿的墙上写着“落实责任”,墙前的座位上已空无一人。这起特大事故到底谁来负责?

    兴宁特大矿难 地质复杂为何煤窑依然多?

    记者连日来在兴宁矿难现场采访并进行深入调查,提出六大疑问

    兴宁“8·7”重特大矿难到今天已经是第5天,123人在近700米的水下困住已经近100个小时了。尽管已经打捞出了第一具尸体,但是更多的家属却只能在等待中煎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传统在矿难事故中显得苍白。本报记者连日在现场采访并对兴宁近年来煤矿情况进行调查,心存六大疑问不吐不快。

    1 为何获颁“安全生产许可证”?

    在广东省监察局的网站上,对大兴煤矿有这样的一段介绍:2005年6月7日,大兴煤矿被颁发了今年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发放了,发放的依据是什么?为何在颁发后不到两个月就出现事故,有关部门当时为什么没有查出它有安全隐患?

    兴宁市煤炭局副局长陈桂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个煤矿在1999年转制后,就一直没有办理采矿证和工商营业执照,应该属于非法经营。这也就意味着大兴煤矿从1999年转制为私营以后非法生产达6年之久。这6年中,难道当地政府一点都不知情吗?恐怕未必。其一,按照规定,煤矿的开采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申报都必须在当地主管部门备案;其二,大兴煤矿是当地4个大矿之一,在当地几乎人人耳熟能详,这也就意味着,当地煤炭管理部门对于大兴煤矿的违法开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三,即使退后一万步来说,一个无证的煤矿居然生产了6年之久,这不正说明了安全监管的漏洞吗?

    游宁丰副省长对于发放安全许可证的问题有这样一段话:6月7日发放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是不对的,不严肃,太草率了。发生这样的安全事故,一定要追查!

    2 政府明令整顿竟可继续生产? 7月14日,与黄槐镇相邻的罗岗镇福胜煤矿发生矿难,16人被永远埋在了黄泥水下。当地政府也作出了积极的回应,让全市的煤矿进行停产整顿。这个停产整顿通知书也发放给了大兴煤矿。记者在大兴煤矿的调度室里看到了这张责令停产整顿的通知书。

    言犹在耳,“16条生命”一下子变成了“123人生机渺茫”,不变的是“人祸”。

    在几乎所有的矿难中,矿主的无良都被无限放大。煤矿老板的无良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兴宁“8·7”事故中,该矿11个主要责任人不但不向当地政府汇报,还立即潜逃。但是一个矿难中除了老板的无良之外我们似乎更应该反思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管问题。

    据湖南籍一个姓毛的矿工介绍,在接到停产整顿通知书时,该矿停产过一段时间,不过几天后,该矿就开始生产,当时对外的说法是维修基建矿道,而且有好几天是在晚上进行采矿。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这样说,从目前看来,他们没有真正的停产整顿。

    张德江在对大兴“8·7”重特大透水事故的原因分析时指出,7月14日兴宁市已经发生过煤矿透水事故,造成重大伤亡。刚过二十几天,又发生如此严重的特大透水事故。我们的监管哪里去了?为什么监管不到位,是不是怕得罪人?是不是与老板背后有什么猫腻?为什么头顶上有1500万立方米的水,还敢在底下打洞挖煤,这不是在拿矿工的生命赌博吗?

    3 非法煤矿如何大量获得炸药?

    在“8·7”矿难中因为矿灯没有电而侥幸逃过一命的蓝卓洲回想起他在矿道炸煤采掘的时候依然心悸。他的工作是用炸药将地下的煤层炸塌。

    根据他的介绍,他们每组人每次下矿一般都要放两炮,多的要放三四炮。他这里两炮的概念大约是6斤多炸药,每一个炮眼还必须有雷管配搭。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炸药和雷管都是国家的专管物资,购买必须要公安等相关部门审批。这些物品何时使用、使用了多少按规定都必须登记在册,以备查询。

    大兴煤矿是一个非法开采的煤矿,这也就意味着,这种专管物品不可能通过公安等部门审批获得。如果它是通过审批获得的,那么是谁批了这些专管物品给一个证照不全、非法开采的煤矿?依据又是什么?如果不是通过正常渠道获得,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大用量煤矿是从那里购买获得的?当地有关部门又如何对这些危险的专管物品进行管理?

    事实上炸药这些专管物品在矿难中充当了一个生死符的角色:兴宁罗岗镇“7·14”福胜煤矿矿难中,就是因为炸药震塌了地下水层,导致16条人命永睡泥底。

    我们是否也应该看到事故后面那些暗藏的监管问题?

    4 五十天前蓄水仓渗水为何不停工?

    几天来,现场的不少矿工向记者透露,事故发生前50天,他们在井下作业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井下煤层蓄水仓有渗水现象,而且及时向矿主汇报。矿工们告诉记者,渗水发生在负290米的位置,当时矿上对于煤层渗水的事情只是简单地用水泥糊了糊后,依然让工人们继续下井作业。“50天前蓄水仓渗水现象的事,矿主并没有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说。

    矿工小刘告诉记者,“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6月份渗水时我们说不干了,但老板说‘安全金’不退,所以我们只能坚持到现在。”工人们所说的“安全金”是大兴煤矿每个工人每月的工资中都扣除的5%的安全风险金。按照矿上的规定,如果在一年之内没有发生任何工伤事故,工人将拿到全额的安全风险金。据记者了解,安全风险金应由矿主向安监部门缴纳,而在大兴煤矿,矿主却把这笔钱转嫁到矿工身上。

    工人们为了能在年末拿到一笔为数不少的安全风险金,只能咬着牙头顶“水库”作业。根据现场抢险专家的预测,大面积的积水跨度从负120米到正260米,巨大的空间储水量大概在1500万到2000万立方米之间,相当于一个中型水库的容量。

    一位江西来的矿工告诉记者,只要能吃苦,在水底下作业,每个月能拿到3000元到5000多元,有的甚至达到了6000多元,而在水上作业,最多只能拿到一半。为了养活一家人,不少矿工都选择了铤而走险。 5 地质状况复杂为何煤窑仍旧多? 从“7·14”和“8·7”事故后的抢救过程中,记者都可以听到这样的一句话:煤矿所在地地质状况复杂。

    据了解,兴宁在梅州地区属于一个山区市,兴宁主要产煤的地区就在黄槐、四塘、罗岗等几个镇,而这些产煤区所处的位置就是溶岩地形,而且往往在几个地下水带附近。 “7·14”矿难中,本报记者就煤矿在溶岩地形下开采是否可行的问题采访兴宁煤炭局陈副局长时,他告诉记者,如果经过地质勘察之后,认为可以开采的话,是可以开采的,只是开采的时候要注意避免在断裂带开采。

    但是实际操作的矿工多是来自农村,文化程度不高。在煤矿技术管理人员那里很少获悉更多的地质、地下水带之类的信息,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哪里有煤就往哪里采。

    所谓“靠山吃山”,当地人守着含煤的山头,也就大量开采。据兴宁市近年来的整顿报告显示,该市几乎每年都会停产整顿一批私人煤矿,但往往第二年会更加兴旺。以黄槐镇为例,至1995年发生透水事故后,市、镇两级开始组织开展整治行动,但十年来累禁累采,累采累禁。

    当地人也走入了这样一个怪圈:做矿工赚钱——煤矿引发事故导致房屋倒塌——一边痛恨煤矿矿主,一边送亲人继续当矿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如果仅仅种田种地,兴宁的农民一年收益估计也就1000多元。

    6 小煤矿问题如此多能否全部关闭?

    记者了解到,发生特大透水事故的大兴煤矿是一家私营煤矿,1999年由国有煤矿转制而成。矿工们头顶“水库”在水底下作业,危险性肯定增加了,那么,在开采时没有考虑到这种危险性吗?

    从今年4月开始,有关部门对全国45户重点国有煤矿企业开展“会诊”,查出3200多条隐患,需要整改资金587亿元。比较普遍的问题包括:采掘接替紧张,普遍采用不正规的开采方法和人员相对集中的生产方式;通风设备设施老化,瓦斯抽采系统能力不够;人员流失多,专业技术人才严重匮乏;矿区电气安全状况差,供电系统稳定性差;小煤窑越层越界开采等。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副教授王银生说,过去的失误已经导致煤矿行业性的安全风险,矿难只是火山喷发而已。 “不能期望任何政策能够立竿见影并且一劳永逸。”王银生认为,效果最快的是行政手段,但是副作用也最大。停产整顿,肯定就不会发生矿难,但问题是你不能要求它永远停产。所以还需要其他办法,而要法律的经济的手段起作用是需要时间的。比如提高死难矿工的赔偿额度、提取风险抵押金等等,不可能一颁布就见效果。即便是现在加大投入填补旧账本,那也需要一点一点来。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个煤矿的违规操作还是相当明显的,被困123名矿工中,主井36人、副井87人,副井的被困人数是主井的两倍多。但是,副井按规定仅是一个通风井,不能出煤,更不能有矿工在里面。实际上,它是两个主井,而不是一主一副,这肯定严重违反了安全生产的操作规程。

    采写:本报记者 谭林 摄影:本报记者 王昕伟 实习生 王鹏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天水:中国需要卢松雪这样的良心教师
  • 杨天水:万里河山 万里血泪_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
  • 杨天水:张林案子的背后
  • 王希哲:杨天水先生“民主”的要害所在
  • 杨天水:朱成虎将军的狂言无足轻重
  • 评“天下大势”诬陷杨天水/杨勤恒
  • 杨天水答友人十问(第一章)
  • 赵昕:为知行合一的杨天水鼓与呼
  • 高压的崛起—纪念前年香港七一大游行/杨天水
  • 小陶:我来说说杨天水
  • 杨天水:很可能来自国安背景的人在诽谤杨天水
  • 杨天水:帮助任畹町 关注邓永亮
  • 杨天水:李建平、赵昕、李国涛、王森、颜均等现状
  • 杨天水等:一起来遏制中国人权的恶化
  • 杨天水:高压的崛起
  • 杨天水:《悲怆的灵魂》震撼人心 第四章
  • 杨天水:严正学和杨银波近况
  • 杨天水:我们有责任声援张林
  • 杨天水:中国领导应该公开道歉并惩办凶手
  • 赵达功、杨天水等:张林无罪—一群异议人士的呐喊
  • 杨天水:山东民权勇士任杰,被逮捕了
  • 杨天水:张林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图)
  • 杨天水:人权和新的四类分子
  • 杨天水:颜均再次面临被劳教
  • 杨天水:张林明天可能遭逮捕
  •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图)
  • 杨天水:警察们为什么如此刁难张林
  • 杨天水:张林被捕续-蚌埠市警察的欺骗
  •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动态
  •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 杨天水:张林处在危险之中
  • 杨天水:张林妻子的探视权遭到剥夺
  • 杨天水:戴学武等被软禁刚刚解除
  • 郭国汀援手 杨天水取保候审获释
  • 独立笔会会员杨天水已经被释放回家
  •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呼吁保障政治犯的基本人权
  • 129人要求释放杨天水、师涛联名信
  • 南京公安以涉煽动颠覆政权刑拘杨天水
  • 杨天水:明显的枉法判决-杨桂香等诉泗阳工商财产损害赔偿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