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独立工会缺位是矿难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华山剑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5年8月14日)
    原标题:真正属于劳动者的工会组织缺位,是导致近年来矿难等安全事故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 作者:华山剑

    真正属于劳动者的工会组织缺位,是导致近年来矿难等安全事故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

     近年来,新闻媒体披露了不少矿难等安全事故事件,但是,根据笔者所了解的一些情况和判断,恐怕还有不少矿难等安全事故还隐没在水下,所以,这个问题真是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 (博讯 boxun.com)

    前不久,笔者回到自己当年当农民的乡下去,回去,就听说咱们这个村子里的一个青年农民在山西某煤矿中出事了,他,永远瘫痪了。笔者立即去看望了这个年轻乡亲,也详细询问了他们这些农民工在煤矿中的的情况。小伙子告诉笔者,他们下井,只培训过三天,由于工作环境异常恶劣,所以,农民工自己也知道自己都是在拿生命和身体在搞金钱赌博,他就是因为井下塌方,造成脊椎神经被打断,下半身永远不能够动弹了,矿主私下给他们几个出事的人一笔费用,就遣散他们各自回家了,这起事故,就这样烟消云散了。这个青年农民是我看着长大了,他新婚不久,孩子还穿着开裆裤跑,他老婆也很漂亮,他躺在床上好像没有什么痛苦感,还直庆幸自己比别人多拿了矿主的补偿金,我问他拿了多少钱,他说有6万元人民币。看着小伙子满脸的得意,我,心中非常难受,小伙子毕竟还年轻或者还有些愚昧,他不知道瘫痪对于没有医疗保障的农民意味着什么,今后,一旦他那6万元人民币消耗完,他,恐怕就要步入黑暗日月了,他那颇有姿色和眼睛好骨碌碌转的老婆,恐怕到时候就得走人的。

    因为笔者在隧洞中工作过几年时间,并当过风钻工、出渣工、送风排水工、爆破工、回填工,安全工,这井下的工种,笔者只没有干电工,所以,笔者对井下作业的程序还是比较清楚的,笔者询问了这个瘫痪的青年乡亲井下作业的情况,他的回答真是让人吃惊,他们,经常是在没有安全工监督的情况下井作业。笔者询问他原来工作的煤矿中是否有工会组织,他说有,但是,从来不知道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也从来没有见过工会干部是什么模样,在煤矿工人心目中,工会组织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工人都是把工会干部当成为“官”来看待的。

    笔者前几年曾经在某山区的两个小煤矿中参观过,那里的情况,也非常糟糕。后来,笔者在山下酒馆中与一个小煤矿的矿主巧遇,海了他几碗老酒,他就给笔者讲述了不少小煤矿可以顶风冒险作业的秘密,原来,他们之所以能够不顾国家一再三令五申停止30万吨年产量以下小煤矿停产规定而顶风开矿,都有县乡两级党政干部在背后暗地支持,这既是为了追求地方政绩,也有地方党政个人从中要吃矿主贿赂的原因。这就是说,许多煤矿的矿主之所以一再敢于违法国家相关安全规定而擅自开矿作业,无非两个关键原因,一是官商勾结牟取私利,二就是矿产企业中的真正属于劳动者自己的工会组织缺位;如此这般,无权无势的那些下井农民工,命运就与被人随便驱使的牛马差不多了。

    有些道理,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在现实中却需要反复唠叨。

    笔者就很清楚,指令性计划经济时代,之所以安全事故相对现在少,主要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

    1,那时候的企事业单位都是国家公有的,所以,在安全生产和生产效益上,那时候,提的口号都是“安全生产第一”。比如,笔者当年工作的隧洞进尺就曾经多次遇到过裂隙水和塌方,一旦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就会立即停止工作,有一次,我们甚至停止进尺达一个半月之久。当时,无论当官的,还是普通工人,都一点没有经济效益的思想紧迫观,反正,工程是国家的,就连我们个人,也都是国家的,既然如此,就没有人愿意去考虑经济生产效益问题。

    2,指令性计划经济时代,工人地位特别高,再加上那时候中国政治领袖人物提倡反潮流,所以,一旦工人发现问题,即使那时候还没有工会组织,也一样会得到上级重视,否则,工人就要造反。笔者就记得,自己工作的那个作业面就曾经因为一个工人因为神经过敏,他硬说他闻到了强烈瓦斯味道,吓得整个隧洞中的人丢下工具就开跑,无论干部怎么做工作,工人们坚决不再下洞子了。后来,硬是被迫停产了一个多星期,工地指挥部只好驱车几百公里到省城里去请了一个专业的瓦斯检测小组进入现场,测试结果一出来,瓦斯浓度远远没有超标,一个工人闹的虚惊,就这样造成了近十天的无进尺。

    改革开放年代,无论是经济体制还是行政管理体制的运作,刚刚与文革极左时代走了一个极端。现在,国家煤矿几乎已经被卖光,许多其他行业的国营企业,也几乎全部卖给了私人老板。单位,不管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这与打工吃饭的普通劳动者并无太大关系,关键是,普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应该在什么时候都能够得到保障,这,才是普通劳动者所强烈关怀的。

    前面说了,指令性计划经济时代,中国人什么都是“公家”的,那年月,只有找对象结婚,才算是“个人问题”,即使如此,这“个人问题”都还要被单位组织所强制关怀。这种社会运作体制,当然大家就没有必要一定要去追求什么单位的经济生产效益,为什么那时候的干部和群众一定要去追求经济生产效益的?没有理由嘛!所以,那年月,无论干部,还是普通劳动者,大家都把安全生产看得很重,因此,那年月的安全事故少!但是,这种安全事故少,是以牺牲了国家、单位和个人的生产经济效益为代价的。

    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单位的经济运作体制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绝大多数单位必须 自负盈亏,老板想发财,普通劳动者也想发财,这年月,已经不是越穷越光荣的岁月,而是有钱才是大爷的年月了。“公家”既然已经退出了单位的经济生产运作,即使是现在的“国有单位”,那,也是承包给了几个私人老板的,也是自负盈亏的。这就是说,经济体制已经发生了巨变。于是,现在的单位,其实就不再像以前那样是“公家——劳动者”的二元对待关系了,而是“私人老板——劳动者”这样的二元对待关系了。

    公正评价,现在的“公家”退出企事业单位的具体经济运作体制,应该是一种社会结构的进步表达。因为,以前是“公家——劳动者”的二元刚性对立结构,“公家”是虚的,“劳动者”则包括了普通劳动者,也包括了那些管理干部,所以,那年月,有了什么问题,我们就找组织(公家),“公家”什么都得管,什么都得负责,因此,那时候的“公家”的权威也就无限大,谁一旦代表了“公家”,他 自然就掌握了无限的权力,大家都必须紧跟他。同时,“公家”也养育了一批懒人,这些懒人就像一个个被家长长期严厉管辖的人 那样,他们就永远也长不大,他们觉得依赖“公家”是理所当然的。现在的社会生活中,还有这样的一批懒人,他们一边休闲打麻将,一边咒骂现在的年月不如毛泽东时代,他们还很怀念毛主席,其实,这些人这哪里是是怀念毛主席,他们是在怀念过去的大锅饭!他们哪里是在怀念毛泽东时代,他们其实是在怀念懒人照样可以被“公家”包养的时代。

    现在,“公家”退出企事业经营盘子,这肯定有利于各单位高经济效益的管理经营,也使得“公家”的国家政权机构可以退出具体事务工作去考虑国家和地方的宏观经济发展规划及其高效管理社会。但是,这之中有个问题必须应该清楚,这就是,各单位的内部如果还是刚性一体的,那么,这经济和行政体制上,就依然还是“二元对立”的,这道理很简单,过去以往,是“公家——劳动者”,现在,依然是“国家——企事业单位”,这就是说,企事业单位内部如果没有根据经济体制变革的实际需要,在内部拉开“老板——劳动者”这样的对待关系式,那么,改革家们初衷希望的“国家——企事业老板——劳动者”这样的三元柔性结构关系,就始终没有显现,党政也就始终无法退出具体烦琐的企事业运作舞台,因此,过去和现在的国家经济和政治体制,也就没有从根本上发生变革,还是“换汤不换药”的,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普通劳动者感觉到的自己头上的大爷,不再单纯是“公家”,而是自己的老板和“国家”而已。国家和私人老板,就这样被普通人民群众看成为是一体的了。

    经过上面分析,就可以知道,这改革二十多年来,由于城市企事业单位中的工会组织并没有真正回到真正的劳动者手中,由于农村中可以代表农民利益的农会组织没有恢复起来,或者说,由于村官们还不是农民直接提名和直选,现在的村官依然还是县乡党政的下属小吏,所以,中国改革二十多年来,社会结构并没有发生相应的改变,还是刚性的二元对立结构的。

    现在的城乡中的各经济生产单位,如果没有在内部行政体制上裂变成为“老板——劳动者”这样的二元对待关系,大家想想,你各级地方党政怎么样去处理自己的位置?你如果要行使自己的正常党政职能,你至少就要寻找到相应的权力组织机构吧,但是,现在的劳动者并无真正代表自己利益的工会组织,现在的工会组织其实就是各单位老板的下属职能机构,所以,你地方各级党政除了与单位老板对话,你还能够寻找到谁呢?这就是说,现在的社会腐败,特别是官商勾结现象,很大程度上是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因为,各级地方党政只能够与各经济单位的老板合作,才能够行使自己的党政工作职能任务。而目前这种体制,又是造成普通劳动者越来越被边缘化的根本原因。

    我们来做个讨论!大家知道,目前私人老板(其中也包括那些承包负责制度下的国有企事业老板)都必须追求高经济效益,否则,他和他的单位就生存不下去,就给自己的员工发不起工资奖金。如果执政党政站在企事业经济运作体制之外,那么,各级政府就可以行使自己职能,促使各种业务管理机构对各行业单位的经济生产运作机制进行监管,帮助他们建立完善和高效的生产、检测、安全、营销、研发、信息等一系列内部运作机制。但是,这里需要提示的是,既然现在是企事业单位自负盈亏时代,那么,就总是存在着偷奸耍猾的老板,这些人总是会尽量减少生产成本和无限追求经济效益,甚至,他们还会减少生产安全设施设备和投入,让普通劳动者在极其危险的生产条件下去工作。这就是说,在自负盈亏和追求经济效益的时代,老板当中,总是会出现铤而走险的贪婪者。那么,发现和制裁这些贪婪的老板,主要依靠政府机构,还是主要依靠普通劳动者自身呢?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因为,劳动者身处生产第一线,他们,一定是最早察觉到生产中不安全因素的人。

    以井下作业为例,安全工,也是工人,安全工人肯定是最早发现井下危险的人,这就是说,一般采矿工人可能不熟悉安全业务,但是,安全工人却是专业人员,再加之任何重大危险发生之前,肯定都有些征兆,比如,透水事故发生,一定先有浸水渗透现象出现;瓦斯爆炸,除了违规作业人员使用了明火或者防暴电器出了故障外,其他问题,都是安全工能够觉察到了,这瓦斯的浓度如何,其实是连鼻子都闻得出来的;塌方,则都有先前征兆的发生。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近年来还屡屡发生了那么多的矿难呢?这就是说,排除开其他因素,在目前企事业单位的工会缺位和工会名不副实的现实下,安全工觉察到问题之后,他们,就只能够向矿主报告,大家想想,只有安全工和矿主知道井下危险情况,那么,这就需要矿主需要很高的道德操守才能够使他做出停产整顿的命令,这对于那些贪婪的 老板来讲,这不是要求老虎不吃肉么!可能吗!

    但是,我们来设想下,如果把工会组织真正还权于真正的劳动者自身,那么,安全工因为自己也是普通劳动者,那么,他就有义务把井下危险情况报告给工会组织者,这样,工会组织者就可以根据情况,要求矿主下令停产,如果矿主不停产,工会组织就可以发动罢工。如果老板要开除工人另寻新工人或者要克扣工人工资,那么,工会就可以根据国家相关法律与劳动合同法捍卫自己合法权益。大家想想,如果这样的“老板——劳动者”二元对待结构出现,这政府不就可以高效发挥自己的职能任务了么。这就是说,这样,“政府——老板——劳动者”的三元对待柔性关系,就出现了!如果企事业内部的劳资纠纷闹大了,政府就可以组织相关机构对井下情况进行检测鉴定,如果作业面真是存在危险,政府就站在劳动者的工会一边;如果井下危险没有劳动者所说的那么大,如果还有个别劳动者滋事,那么,政府就站在老板一边。这,不是使得政府机构也就越来越像个公正的裁判了么,政府的威信不也就出来了么。由此,各企事业单位中的安全事故不也就可以大大减少了么。

    政府,就像是比赛的裁判,比赛场上的对手,是资方和劳动者方。如果现在的中国各企事业单位内部的工会组织还归属于企业老板直接领导,这比赛场上就没有比赛双方可言了,或者说,只有强弱势双方,面对这种尴尬的场面,这政府的裁判角色怎么当 呢?这政府就没有了角色可当了!只有跟随比赛场上的强势者所作为,这样,官商勾结和腐败的情况也就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了。

    把工会组织真正还给真正的劳动者,使得资方——劳动者方——政府这三方形成正常比赛和裁判运作关系,这个话题和道理,笔者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讲了多久了,现在,笔者都有些讲烦了,都觉得自己太唠叨了,就像个老太婆。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构建中国和谐社会应该尽快恢复民间社团组织/华山剑
  • 华山剑: 从吴仪拒见小泉事件说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