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重提杨建利精神 杜绝惰性思维——审慎看待“投诚”事件
(博讯2005年8月12日)
    崩盘手(湖南)

    老崩记得曾经在去年这个时候写过几篇关于在民主运动工作中应避免走一些弯路的拙作,里面肤浅的谈到了一些应如何在民主运动中有效避免激进思想对其冲击的问题,近段时间内因又一批中共统治下的民众逃出了中共的魔爪控制在某些民主国家获得了永久居留权,这一现象是值得广大努力推动民主运动的人士欢欣鼓舞的,不过老崩也认为当某些现象出现叠加时往往也可以让人看到一些值得冷静思考的方面,斟酌再三权衡利弊后本着争鸣的精神写下此文。

     当前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绝对主力在老崩认为并非是近在咫尺与大陆一水相隔被广大海内外民众树为民主样板的中华民国,而是在海外的诸多中国民主党派及其政治团体;尽管中华民国所推崇的“三民主义”与海外民主党派所奉行的核心精神都是与中共所推行的独裁统治水火不相容势不两立的,可由于这几年民国总统陈水扁先生所运作的一系列的放弃大陆国民的做法已经与海外民主党派所追求的目标渐行渐远,在这里老崩从务实的角度无意去责怪陈水扁先生在中共无耻打压下作出的这种无奈之举,也能够理解中华民国在其涵盖了现蒙古国的版图上只能事实管辖台澎金马等地域的现实,只是觉得大陆深受中共独裁统治之苦的民众想要争取自身的自由民主道路又坎坷艰辛了不少,而落在广大海外各民主党派背上所肩负的责任又重了许多。 (博讯 boxun.com)

    或许也正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原因产生了一些影响,也就导致了海外民主运动中应如何正确的多角度的对待处理所谓“叛逃者”问题的产生。

    所谓“投诚叛逃”的问题在共产主义国家里屡见不鲜的出现,中国在前共产主义国家阵营分崩离析之后也是后来者居上与北韩携手并肩一举跃上国民叛逃人数的榜首位置,不过中国是否像北韩那样绝大多数人叛逃都是为了生计问题而被迫逃离的呢,细细的想想似乎并不尽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胡娜在赛事期间以强迫入党为借口滞留美国、卓长仁与姜洪军之流诸多借口而劫持飞机逃往中华民国,再到九十年代初因六四问题影响的一大批国内学者、政治人士陆续流亡世界各国;之后由于中共采取中兴政策及加强口岸管理的缘故及中华民国一再被迫遣返所谓“投诚”人员,“叛逃人员”从数量、质量、思想上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变化。类似于古巴、北韩样板式的平民色彩浓厚的“叛逃者”因其自身经济能力有限及人际关系的原因而逐渐减少,而占据所谓中国内地“叛逃”主力军榜单前几名的就是国内被迫害的诸多知名异议学者与各大政府机关的相关人员。

    这里老崩先主观的把后者分开来着重谈一谈,也就是在国内被中共迫害的知名异见学者与各大政府机关的相关人员这两类人士。先说说被迫走出国门流落异乡的政治异见学者,因其身份的缘故这类人群就是靠宣扬自己所信奉、所掌握熟知的学识来教育引导后来之人,从理想的角度来说可以为一个国家、民族的多元化民主化进程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而从实际的角度来看也可以在这个无公平公道可言的社会里获取一份微薄收入得以养家糊口。不过在现实当中几乎每个生活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国民都清楚,这种人士在国内想要有所抱负是极其困难的,因为其在理想方面与实际处境中都会受到极大的冲击,而宣扬直接冲击独裁根本的政治理念与所推动的思想潮流是中共绝对无法容忍的,于是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也会立即在这些学者的身上实施,但由于绝大部分政治异见人士都会断然拒绝放弃自己信仰的政治主张并向邪恶势力妥协以换取中共故作姿态的嗟来之食,所以此时中共就顺理成章的采取生存孤立的惯用伎俩来扼杀封锁该类人士的生存空间。这些学者人士的“我辈不展凌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理想境界一旦缺少了社会上应给予的正常劳动回报自然也变得无法施展难有作为,而其自身的价值也根本无法在其所处的社会环境里得到一丝一毫的体现,所以走出国门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多数政治异见学者的无奈选择。不过值得欣喜的是背井离乡的这些人士所拥有丰富学识与自身高尚的人格魅力恰恰是海外民主运动所必须具备的,所以不需要什么太多时间的磨合这两者就结合在一起共同发展共同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进步了。

    而反过头来看另一批人士——从中共各大政府机关走出来的相关人员,放眼望去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高高矮矮参差不齐,猛然间确是给人一种鱼龙混杂、孰浊孰清的感觉,尽管中国有一句古话说“英雄莫论出处”,可老崩认为越是如鱼得水的英雄越是要论论其出处,当然这里的出处并非要搞出马克思式的阶级论及毛泽东式的出身论来,而是要冷静的分析筛选这些人士的动机目的所在。继续细拆这一批人士就会发现,其中一些人是含有政治倾向目的的,而另一些则单纯的只为了自身利益,这里的后一种人老崩也不想多谈(就在撰写本文时又闻中共某驻外使馆里的一位理发师携其家眷顺利出逃),因为原因过分单纯多说无益浪费唾沫而已。而此时关注的目光就落在这些含有政治倾向的曾供职于中共大小各级政府里的相关人员身上,这些人也正是处于积极成长壮大的民主运动在发展过程中充分辩析品味的关键。

    中共的特殊官场体制与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在这里也无需老崩过多赘言,所以有的高学历却无法成为编制内公务员、而一无是处者却在各个政府部门里尸位素餐、无门路的只能在政府部门周边无奈游荡、而有门路的却在各个政府部门之间尽情游弋的现象比比皆是。这些靠着非正常手段发迹逐步走向仕途的官员也在逐步走向成熟,深刻体会到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当然也会提早为自身做好多种出路达到狡兔三窟的目的,所以当到了一定时间、一定程度下如发现在中共体制下终归会导致无依无靠乃至于身败名裂时,这些人士就会凭借在中共官场上混迹摸爬滚打了多年的经验,以深谙当前“欲有所保全”或者说“有所更上一层楼的突破”就必须采取某些非常手段,而立马转身投奔当前海外正在蓬勃发展急需扩充力量的民主运动正是其理想选择。照着惯例这部分人士会利用职务之便搜集相关材料以作为进入民主运动的敲门砖见面礼与自身的漂白剂。

    而老崩认为促进这种现象快速升温的另一重要原因就是这几年来海外民主运动中惰性思维正在极速萌芽滋生,是严重缺乏亲身实地调研获得的相关材料、缺少与发展对象的适时沟通而导致的。所以这里必须着重谈到杨建利先生的问题,杨建利先生为了脚踏实地的获得不假他人之手的第一手材料冒着极大的风险回国之后被捕,也随着被中共无故囚禁时间的慢慢推移,国内外民主运动对其的声援也逐渐由原来以务实手段为主逐步转变为以字面抗议为主了,同时由于杨建利先生是因为实地调查的需要回国而导致被中共发觉后被捕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海外民主运动中一部分准备采取务实手段理论研究的人士,也可以说让部分准备实施实地调研的民运人士在行动落实上有所动摇有所犹豫,于是等米下锅、坐壁上观、静观其变就成为了当前海外民主运动中一种极不正常令人忧虑的现象。久旱逢甘露,于是只要一出现类似于投诚事件这种不劳而获的意外之喜发生就出现了民主运动中的部分政治组织、党派一拥而上争相报导分析的燥热现象,同时这也正反映了民主运动在其研究对象上的缺失与盲从,也可以说投诚现象是正常的,而对待这种现象的态度则出现一定的偏簸。

    在此种情况下海外民主运动的部分相关人员似乎更加看重投奔而来之人手中所掌握的中共相关资料,而往往忽视淡化了审视这些人士本身是否具备人格魅力的程序,简单草率的把获取的相关资料的轻重份量与之相挂钩而后衡量,错误的不切实际的把中共惯用的造神运动运用到了自己的实际工作中,再者也抱着一种“来者都是客”的宽容态度全盘接纳了这些人员,更有甚者在某些宣讲民主的场合上还邀请这些人员频繁作陪以体现出海外民主运动的又一里程碑式的胜利,试图把某些投诚事件与自身努力工作的结果两者联系起来。实事求是的说现在海外民主运动虽正处于蓬勃发展急速扩张期,可从宏观的层面看尚处于起步向制度完善的阶段,还远没有达到完全成熟的程度,说得再通俗些就是海外民主运动尚处于打根基不断丰富完善不断修正自身的阶段,所以此时海外某些民主运动人士盲目乐观所导致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严重与致命的,把某一个人的投诚渲染过度造成民主运动中思想上的麻痹及享乐主义是极其危险的。

    民主运动作为一种潮流趋势可以改变一个人,然而一个人也足可以影响到这种在中国正处于发展阶段的趋势;这种彼此之间的关系是相对的也是相互作用的,当一种理性的发展趋势逐步推广时会有越来越多的信奉其理念的人群随之聚合,可参与民主运动的人员中间产生盲动思想懒惰思维惧怕心理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反过来破坏这种趋势中的理性与和谐,使之变得在政治作为上过分浮燥与好大喜功,缺少在自身建设上对基层人员乃至高层领导的认真筛选与斟酌考核。从中共阵营投诚过来的人士不可否认其自身对独裁中共的某种反感,然而就能完全等同于对民主运动的全盘认识与接受吗?如果这都能直接简单的划上等号的话,那似乎也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士来参与推动中国的民主发展进程了,直接派上一两名舌辩之士招安以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为首的中共几位核心首脑就足够了,因为照着当前某些人士的思维逻辑就是“之后的民主推进工作可以交给他们这些思想经过感化的人去完成就足够了”;当前海外民主运动的过分依赖坐享其成的思想蜕变在由于冒着风险回国实地考察调查取证至今被中共囚禁的杨建利先生的面前是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呢?想要一劳永逸的却又不想真正有所付出的惰性正在若隐若现的在海外民主运动中蔓延;随之而来的就是民主运动所追寻的根基变得越来越脱离群众的实际需求,盲目追求民主运动中的“档次化”、“贵族化”、“格调化”,而缺乏将民主在广大国民大众中的普及深入效果会使民主自由这一我等为之奋斗争取的目标再次成为少数人所掌握的口号而被束之于高阁之上,“假大空”是中共独裁政权的核心缺陷之一,海外民主运动在批判时也应时刻关注其对自身的负面影响;而此时此刻杨建利先生身体力行的那种扎扎实实的工作作风与个人踏踏实实的学术研究是值得当今海外民主运动中的某些团体及其党派所反复借鉴与认真学习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老崩相信绝大部分参与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都会了解,与其等着吃某些人士带过来的不清不楚的政治剩饭不如自身本着杨建利先生的实干精神去探索求证,努力开创一个新的局面。

    写到这里,当然也正如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先生所说的那样,类似于老崩这样的政治评论者的多半都属于那种“僵化”、只认死理、不识时务的憨直之人,而真正参与政治运作的人士则是一些善交际、多变通、勤伸缩的智者;所以某些胸中怀有闷气的受屈者也勿需把老崩这些个的闲言碎语时刻放在心上而耿耿于怀,老崩只是由衷的希望这些人士从当下开始能确实的把“脚踏实地、防微杜渐”这八个字铭记于心多多付诸于行动就善莫大焉了。

    原载《议报》第210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胡温新政”重新倡导僵尸崇拜的根源
  • 崩盘手:奶妈般的民众 干妈般的政府——侧评丛飞事件
  • 崩盘手:邓小平先生冥寿一百周年杂谈
  • 崩盘手:恶鬼退散——勿使中国在世界上成为孤家寡人
  • 崩盘手:平头百姓的命挥泪贱卖了——评赵燕事件
  • 崩盘手:做个“刁民”又何妨——为“刁民精神”喝彩
  • 崩盘手:开禁派系——中共党内的资产重组
  • 崩盘手:胡汉三又回来了——中共梦寐以求的台湾政治局面
  • 崩盘手:睁眼瞎话可以 真实表达万万不能——评张惠妹事件
  • 崩盘手:愚忠愚孝——中共玩弄国人七寸
  • 崩盘手:东方之珠人老珠黄——中共“一国两制”的崩溃
  • 崩盘手:午夜与国内民运激进人士漫谈
  • 崩盘手: 暴力还是非暴力——政权更迭前后的慎重选择
  • 崩盘手:破"神"立"实"是民主运动中不可获缺的根基
  • 行动001: 评云飞扬--不要把六四作为分界线 和崩盘手--辩证的看待
  • 崩盘手:应避免民运工作中的盲点死角——六四时间十五周年祭5
  • 崩盘手:辩证的看待“六四”作为分界线的意义——六四事件十五年祭4
  • 崩盘手:全民普选决定中共的“人民”使用权
  • 崩盘手: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祭3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