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旺才:自由主义他爹是谁?
(博讯2005年8月09日)
    
    骂声自由主义话题之二,嘿嘿。
     (博讯 boxun.com)

    自由主义先生身世很复杂,血统本身也不纯,不过人家说杂种天生聪明很有道理,血缘关系越远的两性交配起来,后代更优秀。自由主义先生的爹所以身世一直很神秘,偏偏自由主义先生现在出了大名,于是孝子贤孙就争论起来。大体说来,远可追溯到希腊罗马,近可追根到大陆派和英伦岛国派,积极派和消极派两种。当然,自由主义先生的家族背景更是复杂,从亚当•斯密、义赛亚•柏林、大卫•休谟到洛克、康德、哈耶克,据说他这些个有名有势的爹为了塑造出这个优良品种推广世界而吵吵嚷嚷了多少年。
    
    最近可不得了,自由主义家族内乱了,本来身世复杂的自由主义先生就为自己爹是谁挠头,横杠子里去冲了个基督教先生出来冲着大家狂喊:“TMD,没老子就屙不出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是老子受难才拉出来的”。
    
    天啦,这“平等、自由和正义的自由主义”血统本来倒还纯正,你要说,自由主义的爹始终出在欧洲民族之中这不假,本来判定自由主义血统的标准是否“民主”,是否“科学”的德、赛,天生就有“仁爱、慷慨宽宏和开放的心灵等古典美德”来加以鉴定,可 要说自由主义仍然是上帝在伊甸园里的拉出来的,这怕太荒唐了。
    
    这基督教可是血淋淋的十字架上受难钉出来的,这种排他化的宗教总是警告大家都有罪恶,是代罪之身,要不停的忏悔!可现在自由主义先生这个悖逆传统的家伙认为自己应该是放弃理性共识的自由意识形态,主张妥协,协调,而不是高高宣扬某种普世的理想主义。正是自由主义先生如此聪明,所以先后在米国,倭国,印度...乃至我天朝等地 开花结果,培育出众多品种优良的民主信徒。
    
    可,这这这,难道全世界信仰自由主义的信徒因为不信仰基督教而都成为了伪自由主义 者?!
    
    朋友们,如果自由主义家族的血统必须如此干净,那么信佛教的,道教的,喇嘛教的, 伊斯兰教的...种种教派,还有无神论者岂不是都成了自由主义先生的敌人?
    
    恐怖主义先生最近势力也很大,恐怖主义先生的血统没这么复杂,他来自与某种极端信 仰(人家不一定就是某种宗教,譬如马列主义先生培育下的共产主义爱国青年信奉恐怖 主义先生的也大有人在)的原教旨主义。
    
    自由主义先生倘若接受了基督教这种必然的传统,拜他为爹,我倒是有些恐惧了。依我的看法,虽然宗教可能是某类意义上的哲学,但宗教可以不讲义理考据而让崇拜者无条件服从,且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而这哲学毕竟是有体系的科学,必须要根据具体的实证来推出结论。这两个血统明明不同嘛,你倒是说,自由主义是很多信仰基督教的人培育出来的,这不假,如今你却说成,不信仰基督的人一定就是伪自由主义者,如此不宽 容,恐怕让信你的人很寒心了。
    
    如今这认定是德赛先生的自由主义在俺们天朝生根发芽,搞了开放,本来是好事,无奈我天朝信仰土地公的,达摩教的,三姑六婆八大爷,还有什么都不信的无耻阶级革命派……多了去,这自由主义如果一定要通过基督教传教士的那本圣书,口含天宪,念念有 词,大唱圣歌赞美诗的人才产卵受精怀孕自由主义的种子,这不仅逻辑不通,脑袋简直 是秀逗了。
    
    某些极端信仰,我们称之为邪教,邪教往往依托与某种成熟的宗教,比如佛教,比如基督教,比如伊斯兰教,用夸张和唯恐天下不乱的手法将其原教旨化,变成大卫教,真理教,科学教…将这种观念企图用极端方式推广投射到全世界全人类。这正好是自由主义先生这种宽容的,平等的,个人主义的,普遍主义的,社会向善论者极力避免和坚决反对的对立面。
    
    人们信仰自由主义,除了避免虚伪的道德教化,从字面意义理解的“自由”而外,人们不再为他们的生活方式提出普遍性的要求。即便是对立的价值观念也可以相濡以沫,共生共存。主流的,正统的自由主义可以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而自由主义也不必去反对旧传统并以血腥暴力的方式去革人的命,去打倒什么儒教道教传统价值,而自由主义也不是倚靠基督教或是必须扫灭基督教才能实现民主。
    
    如果有人认定自由主义的血统必须并且一定是信仰基督教的“德”,西方科学文化古典 艺术传统的“赛”,成为相对乃至一种绝对不宽容的自由主义,并且在这种旗号下打倒一切所谓中国传统文化,打倒孔孟仁义佛教儒学,尊崇所谓西方基督教义涵育着自由、平等和博爱,而无视其他民族传统中善爱的价值观,那这种不宽容的相对爱上帝耶稣基 督的自由主义者才是绝对的原教旨主义,是另外一种恐怖主义!
    
    上帝之外还有撒旦,迫使人类屈从于一种原教旨化,脸谱化的宗教才能判定他的血缘正统与从属关系,这是邪教的幽灵隐藏在狭隘的宗教膜拜者潜意识的作祟!
    
    还是少给自由主义戴上不和尺寸的荒诞避孕套这么堕落吧。
    
    本不想说的,怕要得罪人了…
    
    (旺才于05-08-07)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自由主义“基要派”的利益分析/冼岩
  •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郑旭光
  • 陈永苗:自由主义如何才有政治领导权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图)
  • 陈奎德: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图)
  • 霍布豪斯:自由主义诸要素
  • 徐水良: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 武宜三:自由主义火种不会熄灭
  • 徐水良: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 梁京:胡锦涛为何出击自由主义知识份子
  • 茅于轼:我就是自由主义分子
  • 任不寐:捍卫自由主义
  • 天外:中国向何处去的另一种解答——由杨晓凯对中国自由主义的矫正效应所联想的
  • 王怡: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 郭飞熊: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旗帜下复兴儒家[投稿]
  • 冼岩:“中国化”自由主义者的论辩方式--简答丘岳首先生
  • 丘岳首:“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的要害—从冼岩的话语展开
  • 自由主义:中国知识分子的手淫
  • 丘岳首:从胡平到李慎之---近二十年中国自由主义的艰难历程
  • 什么是蔡卓华案的意义?——也论基督教和自由主义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 《求是》杂志文章:旗帜鲜明地予以抵制和反对新自由主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