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怡:从民族主义到军国主义
(博讯2005年8月07日)
    王怡更多文章请看王怡专栏
    
     从刘亚洲、迟浩田到朱成虎等人最近半年军方将领频频发布激进言论,是军国主义在中国抬头的危险讯号。防止军人干政在中国民主化转型过程中至关重大。 (博讯 boxun.com)

      
    
    面对解放军少将朱成虎对西方媒体发表的核战言论,一个正常人想要理性的评论,就要先把感性上受到的强烈震撼释放出来。不然行文就很难保持冷静。就像你坐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一边看焚尸炉冒烟一边写作,你的写作不可能正常。所以评述朱成虎事件的意义之前,我必须先说令我愤怒的两个事实,其一,朱成虎是中共专制主义和国家恐怖主义熏陶下的疯狗一条。其二,这次事件不是个人意见的发表,是有安排的放狗咬人。
    
    民族主义的尽头就是军国主义
    
      指朱成虎是疯狗,是一种客气,甚至还有善意维护中共之嫌呢。如果朱看到此文,我建议他到法院去控告我诽谤。笔者很乐意应诉。这疯狗打核战都不怕,不至于怕打官司吧。中国孙文以降一百多年,秦始皇以降两千多年,乱臣贼子出了不少。但像朱这样肆无忌惮要死掉「西安以东」的中国人主动发动核战的民贼,鼓吹用核武器解决全球人口过剩问题的战争狂人,你翻遍史书,真还找不出第二个来。
    
      朱成虎七月十四日的核言论有很多时间上的背景,如上半年「反分裂法」的出台、欧盟维持武器禁运、将揭晓的国民党选举、刚过去的伦敦恐怖袭击事件及胡锦涛的即将访美等等。这些事都有说头。但我要特别指出一个背景,是上半年中共对国内反日浪潮的镇压。最近半年,从刘亚洲、迟浩田到朱成虎等人,军方将领频频发布激进言论,我的基本看法,这是从民族主义到军国主义的图穷匕现。
    
      八九之后十六年来,中共刻意扶持和纵容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滋长,以民族主义作为社会主义的替代,拿来弥补统治合法性的亏空。这一历程在今年上半年走到一个终点。中共逮捕和弹压反日游行的民族主义者,终于撕裂了长期以来与国内民族主义的暧昧关系。使大部份以民族主义或爱国者自居的青年人,在意识形态上程度不一的走到中共的反面。其中一部份力量甚至向着民主主义转向。另一方面,国内自由派人士也大谈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合流,尽管我并不赞同一些自由派朋友的立场和策略。但事实上民间的民族主义不再是中共的盟友。它们的关系在未来必将进一步的撕裂。爱国,就是爱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这样的看法也越来越被温和的民族主义者所接受,包括像王小东这样的民族主义人物。
    
      事实上,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内的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情绪的表达,一直混杂在一起,没有得到细分。军方控制的舆论势力在塑造和培育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上一贯起着巨大作用。如两本标志性的书籍《中国人可以说不》和《超限战》。都有军方人士的参与。朱成虎的国家恐怖主义立场,也正是「超限战」这一概念的延续。但之前所有分析评论民族主义的文章,几乎没有人把其中的军国主义成份有效的辨认和剔出来。
    
      因此,上半年中共与民族主义的关系破裂,是一个重大事件。一方面,它使官方一直含混的军国主义情绪,从笼统的民族主义情绪剥离出来,单独出场。从刘亚洲到朱成虎,我们看到军国主义的闪亮登场,甚至如此迫不及待,如此甚嚣尘上。另一方面,这也使中共退无可退,在政治合法性上图穷匕现,总要把刀子露出来。无论在外交、政治或意识形态上,都开始直接依靠和借助军方的军国主义立场。看这次外交部和军方发言人回应朱成虎言论的态度,明显能看到中共对这条疯狗的纵容。无论出于甚么具体目的,对朱的倚重将意味着军方地位在未来的提升。
    
    军国主义是中共合法性危机的产物
    
      我在评论刘亚洲的文章中指出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和各种症候。引来海内外一些朋友的意见,以为我对刘或对军人干政的评论太过。他们对中国的故事失去耐心,以为有变革搅乱一潭死水总是好的。但身在大陆,尽管我对民主宪政之前途并无信心。但中国每一日的变化放大了看,都是惊心动魄的。尽管质变老是不来,但每一天前所未有的事都像天花乱坠。这是个麻杆打狗两头怕的年代。我们固然是麻杆,一碰就断。但他们是心怀恐惧的狗。其实专制者对于专制的不自信程度,远远超过民间对民主转型的失望程度。你看中共最近的宣传会议,对颜色革命的恐惧,指着媒体老总们的鼻子骂「现在舆论已经失控了」。一位被国安监管的朋友说,那位国安沮丧的认为中共三、五年不至于有事,七、八年就难说。另一位解放军少将去监狱看望我的一位坐牢的朋友。同行的朋友说还有十年怎么熬啊。这位将军居然说要不了十年。为甚么呢。他说,要不了十年共产党就垮了。
    
      你就能理解,为甚么共产党这一次「保先」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要求卧床不起的七十岁老党员担架抬都要抬去保先三个月。很多人模仿宣统帝他爹的口气说,最后一次了,就快完了,就快完了。
    
      我的意思是,政体的革命早晚是要来的。来之前,中共的政治力量无论怎样闹腾,也只可能处在不断的消耗和衰微当中。但只有一个例外是可怕的,就是中共文官系统对军方的倚重加强,致使军方的政治地位开始崛起。
    
      倚重军方,对任何一个由文官统治的集团来说,都是一场噩梦。直接依靠枪杆子,对任何一个非军人的专制者而言,都是要尽可能避免的灾难。中共虽然靠武力起家。但武力从来没有成为党内斗争或政治排行榜的决定因素。在党国体制内部,文官系统一直有效地抑制着武将集团在政治地位上的攀升。这是中共革命与历史上一切农民暴动不同之处。也是「支部建在连上」这现代党军体制带来的成效。
    
      如果我们姑且承认「党国合一」的事实,那么共产党五十年来其实比较有效的维持了「军队的国家化」。即文官系统对武装力量的绝对控制,和军队对文官系统的绝对服从。即使是在一九四九年建政后的论功行赏中,开国武将们的政治地位也尽可能的被抑制住了。从历史上看这不容易,靠的是现代意识形态的专制力。但只要每一次中共出现合法性危机,这种武人顺从文人的关系就会被打破。如毛泽东为了打压刘少奇,化解出匈牙利事件的危险,被迫倚重林彪。导致军事将领的政治地位攀升到极点。结果刘一去,毛便后悔莫及。解决林,更使毛体制彻底耗散。
    
      军国主义的成形,是中共合法性危机的必然结果。合法性危机不仅会撕裂中共与民众的关系,在外交问题上也会最终撕裂文官系统与军事系统的关系。在内政问题还将最终撕裂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如果共产党说服不了老百姓我凭甚么有资格统治你,共产党的文官系统最终也说服不了军人凭甚么要绝对服从你。唯一的理由是军方作为大股东,产生进董事局的要求。这就是军国主义在后极权时代的根本危险。后极权时代拖得越久,军人的崛起空间就越大。这也是渐进式改革模式造就的危险之一。
    
    未来的中国军国主义危险
    
      今天政治局没有毛泽东,军方也没有林彪。双方都是一个分散化的寡头集团。这也许会有利于降低军国化的速度。有很多主张民主自由的人,也担心中国「变天」会出现秩序崩溃甚至军阀混战,并举民初为例。事实上单纯的枪杆子最多维持三个月。军阀统治取决于军事将领的政治地位。在各种现代政体下(党国也是现代的为物),军人政治地位的大幅提升有三种机会。一是以暴力革命的方式追求民主。这是民初军阀混战的根本原因。二是巨大的民族危机冲垮了文官系统。三是文官政府遭遇合法性危机,这又有两种,一是文官政府因此刻意倚重军队,二是军队主动成为改革派力量。后者也许正是刘亚洲们所期望的。
    
      目前,大陆军国主义的危险有两种,一是我们不能预测的重大危机。二是我们可以观察的军人在和平时期政治地位的上升。重要的不是一两条疯狗的叫嚣。重要的是这样两个指标,是期望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人们必须反抗和防止的两种局面。
    
      一是扩大军方将领进入政治局的席位、或谋求进入政治局常委。尽管中共历史上有效抑制了武将系统的政治地位。但始终会有军方将领作为开国元戎进入政治局常委,分享董事局的席位。但军方常委除了林彪时代,事实上都不在决策中心。邓时代为了控制江泽民,安排刘华清进入常委。但到了胡温时代,军方被彻底踢出政治局常委。这是十六大后中共政治体制的一大变局,也是埋伏着的一大危机。因为胡锦涛对军队的控制力,显然不可能超过江和邓。军队政治地位的短期下降,和军队作用在未来的提升,构成军国主义的温床。从这个角度理解近来的军方激烈言论,也许正是对党务系统的一种不满和反弹。可以预料,未来军人席位的扩大几乎是必然的。而每一次扩大,中国就将距离军国主义的危险更近。
    
      二是扩大军方将领超出军人系统之外的社会影响力。从《超限战》作者群到刘亚洲和朱成虎,都在积极谋求军营外的影响力。《超限战》的某作者,据称是刘亚洲的枪手,便在一些自由知识份子中推销刘的观点。对这一倾向,民间社会必须给予最严厉的回绝。无论其观点是甚么,对军方人士谋求军营外的影响,民间社会都要毫不留情的打击和羞辱。穿上军人的皮,再优秀也不能面向社会发言。政治改革不是军人的事,是文官的事。打战的事要由不打战的人决定(议会),不能由打战的人决定。就像财政不能由花钱的人(政府)决定,要由出钱的人(议会)决定一样。
    
    军国主义的实质是卖国主义
    
      如果在和平时代不能抑制军人政治地位的提升,等我们面对危机时就更无能为力。
    
      军国主义在手段上是国家恐怖主义。朱成虎的话就是赤裸裸的说我们是流氓政权。之前听说胡锦涛号召向朝鲜学习,实在想不通能学甚么。朱疯狗的一席话把我提醒了,学的就是流氓国家和核讹诈。你想一个金正日,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核武器呢,就把世界讹诈了这么多年。中国有货真价实的,却还不如朝鲜?
    
      军国主义在价值上是虚无主义。它藐视一切人类价值,把抽象的国家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但国家甚么呢,如果不是你,不是我,不是西安以东的任何人,也不是西安以西的任何人。国家到最后也是一个虚无。如果在我们心中「国家」是有确定价值的,是由每一个人的自由和尊严构成的。那么军国主义最后的结果就是卖国主义。它把四分之三的中国人都卖了,如果只凭嘴巴说,中国历史上还有比朱成虎更大的卖国贼吗?
    
      疯狗将军七月六日在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内部会议上讲话,说「我首先必须申明的是:我绝对不是甚么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我是一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话一是和民族主义撇清关系。二是招供了军国主义使人发疯的两个来源。就是「彻底的现实主义和彻底的唯物主义」。彻底的现实主义者是不怕遗臭万年的。因为现实,可以放弃一切人类价值,因为唯物,可以杀人不眨眼。
    
      军国就是卖国,军国就是无国。把人民都卖了,哪里还有国家。朱成虎啊朱成虎,称你为禽兽是对禽兽的侮辱。不知放狗咬人的到底是军方还是文官高层?但谁豢养这样丧尽天良的疯狗,谁就是玩火自焚,终将反被狗咬。我给中共政治局一个建议,最好的办法是快点把这条疯狗空投到北朝鲜去。
    
      二○○五月七月二十一日
      (王怡:四川作家、成都大学教师)
    
    ——《开放》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军国主义危险日益临近
  • 徘徊在中国上空的新军国主义幽灵/森林唱游
  • 黄大川:危险和可能的军国主义
  • 坚决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绝对不允许这些狂人为亡灵招魂!
  • 王怡: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 蔡咏梅:日本可能复活军国主义吗?
  • “军国主义”?关于“China 有什么资格要求更多生存空间?”
  • 反军国主义示威:中宣部两点指示(图)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