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图)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8月03日)
    
    
    四九鼎革后,各个阶段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所经受的浮沉跌荡,全凭操权柄者的主观需要定夺一切,大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势。从隋朝大业二年(公元606年)至清朝光绪论三十年(1906年),一千三百年间,其间因战乱、改朝换代,科举考试或稍有影响。但像1966年—1976年十一年间大学停招的情形,可谓千百年来之未有。对于生处这个时期的适龄学子来说,真是绝大的不公,青春伤逝,不少人学业无成,对社会来说也是无可追挽的大损失。1951年前政权新定,尚未来得及分身搞统一思想、窒息教育自由的全国统一高考——四九年前是各大学自行招考,没有全国统一高考——因此所谓五十年来的高考作文命题,自然只能取个约数。准确地说,我分析的是1951年—1965年,1977年—2005年,总共四十四年的高考作文命题。
    
    审视过去的历史,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来观察,国朝五十年来,国史失诬、家史失谀,野史失臆,真是一个活脱脱的诬妄世界。而考察高考作文命题,看政权对教育中立以及自由的干预,更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角度。折腾孩子自然是我们的传统,五十年来的伟大成就,便是将这传统变成了国粹,而作文便是通向这项国粹的方便之门。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
    一:命题类别概析
    
    古今公文文种,据梁永诲等编的《古今公文文种汇释》所载,约有四百一十七种,分上行文、下行文、平行文、其它四大类。在书中“其它”无法归类的这一类里,他们收入了“八股文”,这样的分类是否恰当和科学,暂不在我的考虑之列。我看了田子霖编著的《八股文观止》中四百八十四篇八股文,无一例外都是代圣立言,可看作“上行文”之一种,但可能因为没有上行文那么具体的有送达人物和机构,因此他们将其编入无法归类的“其它”类之中。但八股文被纳入公文之中,本身反证了八股文不是一种创作,而是一种套路——依傍“四书”,摸拟圣贤,严守起承转合的文法——类同没有多少特点的公文。
    
    公文在我们现今通称为“应用文”,但八股文却没多少实用价值。八股文可憎的面目,历来为人诟病,就连苏轼这样的文章高手,写出来的《王省维岁》、《作周恭先作周孚先》、《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君使臣以礼》等八股文,都令人生厌,了无生趣。至于李维新主编的《天下第一策——历代状元殿试对策观止》里,状元们回答皇帝的考题,虽有皇帝“悉心以对,毋有所隐”、“详切敷陈,毋徒泛泛”的指令,脑袋也不是南瓜,他们哪敢讲什么太真的话,到最后无非是“伏乞天恩,特赐裁择”、“冒犯圣听,不胜战栗屏营之至”、“臣昧死谨对”的话。这些话没有什么想像力,却很形象,因为我们后人仿佛看到他们回答问题时,恐惧得全身都在发抖,令人难过。
    
    今天的高考作文也承袭古代八股而来,深得代圣立言的传统。从到处空话套话、大话假话的作文来看,似可归入公文之中,因为我们现今不少公文就是做假的典范。但这些作文与八股文一样,除了拿来作为一次性使用品——考试用外,可谓没有任何价值。一般说来,作文命题,从文种来分,无非是说明文、记叙文、议论文等,从文学体裁来分无非散文、诗歌等,但这样的统计看不出几十年来作文命题的实质。我将以命题所涉内容来作些较粗浅的分类——有不少作文命题无法准确分类,不少兼有多种类型的特征——以便明了作文命题的倾向。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


    1、励志类(共21篇)
    
    我所报考的志愿是怎样决定的(1954年)、我准备怎样做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1955年)、我在劳动中得到了锻炼(1960年);
    
    路(1977年,浙江)、不到长城非好汉(1977年,甘肃)、在我报考大学的时候、难忘的一天(1977年,宁夏)、攻书莫畏难、青松赞(1977年,云南)、读后感:《画蛋》达.芬奇的故事(1980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1982年)、看图作文,漫画《挖井》(1983年)、“致青年同学的一封信”,关于报考志愿的困惑和苦恼(1989年)、《坚韧——我追求的品格》、《战胜脆弱》任意选择或不选择,中心围绕“心理承受能力”(1998年);
    
    田中耕一获奖的启示(2003年春季卷,上海)、相信自己与听取别人的意见(2004年,全国卷一)、遭遇挫折和放大痛苦(2004年,全国卷二)、快乐幸福与我们的思维方式(2004年,全国卷三)、看到自己与看到别人(2004年,全国卷四)、材与非材(2004年,天津)、自己的认识与别人的期待(2004年,重庆)、谈谈对人生、事物的看法(2005年,湖北)、凤头猪肚豹尾(2005年,江苏)。
    
    2、政治类(共30篇)
    
    一年来我在课外努力地工作、论增产节约的好处(1951年)、我投到祖国的怀抱里来、记一件好人好事(1952年)记一个你所熟悉的革命干部、记你最熟悉的人(1953年)、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1956年)、当社会主义总路线公布的时候、大跃进中激动人心的一幕、记整风运动中的一件事(1958年)、我学习了毛主席著作以后、一位革命先辈的事迹鼓舞着我(1961年)、说不怕鬼或雨后(二者任选一,1962年)、唱《国际歌》时所想起的、“五一”劳动节日记(1963)、谈革命与学习、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1965年);
    
    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1977年,北京)、他像雷锋同志那样、宏伟的目示鼓舞着我(1977年,天津)、“知识越多越反动”吗?在抓纲治国的日子里(1977年,上海)、心中有话向党说(1977年,湖南)、《一个青年矿工的变化》读后感(1977年,四川)、苦战(1977年,江苏)、《大庆见闻一则》读后感(1977,福建)、难忘的时刻、当我想起雷锋的时候(1977年、江西)、在沸腾的日子里、谈青年时代(1977年,辽宁)、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1977年,河南)、学雷锋的故事(1977年,湖北)、伟大的胜利——难忘的一九七六年十月(1977年,吉林)、每当想起敬爱的周总理、驳“难”、在攀登的起点上、大治之年里的几件小事(1977年,新疆)、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1977年,山西)、难忘的日记、我们要继承革命前辈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1977年,广西)、谈实事求是、在红旗下(1977年,内蒙古)、每当我唱起《东方红》(1977年,黑龙江)、从“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谈起(1977)、难忘的一天、致全国科学大会的一封信(1977年,陕西)、缩写“速度问题是个政治问题”(1978年,安徽)、一份关于改革的摘要、五十年前的今天(1987年,上海)。
    
    3、道德类(共20篇)
    
    “读报有感——关于干菜的故事”(1964年);
    
    改写“陈伊玲的故事”(1979年)、读后感:《毁树容易种树难》(1982年)、论知足常乐(1985年,上海)、习惯(1988年)、我更喜欢、清流与活源(1988年,上海)、看图作文“李雄救人”(1988年,广东)、素材为“玫瑰园的里花与刺”(1990年)、以圆形为物体,写一篇想像以及近墨者黑或者近墨者未必黑(1991年)、要学会关心别人、谈回报(1991年,湖南、云南、海南)、关于社会公德问题,街头雨中一景(1992年)、素材为诗歌《鸟的对话》(1995年)、“我更喜欢”(1996年)、“助人为乐”为主线(1997年);
    
    以“诚信”为话题写篇文章(2001年)、心灵的选择(2002年)、感情的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2003年)、包容(2004,北京)、自豪和平凡(2004年,辽宁)、忘记和铭记(2005年,全国卷)、位置与价值(2005年,黑龙江)。
    
    4、其它类(共60篇)
    
    我的母亲(1957年);
    
    难忘的一天(1977年,山东)、“致光明日报编辑部的信”,关于环境污染问题(1985年)、“树木.森林.气候”(1986年)、评《十五的月亮》、2000年回母校(1986年,上海)、关于育民小学游泳训练班的简讯(1987年)、“借书规则”、“借书规则”实施之后(1987年,广东)、我的一点看法、中学生活的回顾与思考(1989年,上海)、史蒂芬研制火车的遭遇(1989年,广东)、欢送老师退休、时间啊时间(1990年,上海)、代拟电报稿一则、我们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1991年,上海)、看图作文、遥远夜空(1992年,上海)、别生活在懊悔之中(1992年,湖南、海南、云南)、关于补课报酬问题(1993年)、找回文具盒和介绍文具盒、帮同学补课该不该拿报酬(北京、湖北、湖南、云南、海南)、介绍“上海之夏”、机遇(1993年,上海)、尝试(1994)、介绍街头或乡村小店、父辈(1994年,上海)、运动会简讯、责任(1995年,上海)、初夏的时令特征、我的财富(1996年,上海)、推荐一部电影、我看课外阅读(1997年,上海)、以“春水”一诗为题、读报有感(1998年,上海)、假如记忆可以移植(1999年)、开考时刻、以“回声”的启示主题(1999年,上海);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2000年)、以2010年上海世博会为题(2000年,上海)、以“世纪交流”为题(2000年春季卷,北京安徽)、如何看待世界(2001年,北京安徽内蒙春季卷)、以“如果我办专栏”为题(2001年春季卷,上海)、以中国的世界文化及自然遗产为题(2001年,上海)、如何看待中外动画片对青少年的影响(2002年,上海春季卷)、以“出发”和“到达”为话题(2002年春季卷,北京与安徽)、以“面对大海”为题(2002年,上海)、以“规则”(含“规则与……”)为题(2002年,北京)、以“水的联想”为题(2003年春季卷,北京与安徽)、以“杂”为话题(2003年,上海)、以“转折”为题(2003年,北京)、以“忘忧草”为话题(2004年春季卷,上海)、以“寻找”为话题(2003年春季卷,北京与安徽)、忙(2004年,上海)、山给你以沉稳,水给你以灵性(2004年,江苏)、人文素养与发展(2004年,浙江)、买镜子(2004年,湖北)、语言与沟通(2004年,广东)、家庭教育(2004年,湖南)、以下列所列的一个人物或文学形象为题作文(孔子苏轼曾国藩鲁迅霍金、曹操宋江薛宝钗冬妮娅桑提亚哥,2004年,福建)、以“教育方式”为话题(2005年春季卷,北京)、打开心灵之窗(2005年春季卷,上海)、《意料之外情理之中》(2005年,全国卷)、说“安”(2005年,北京)、文化生活三个镜头的影响(2005年,上海)、留给明天(2005年,天津)、筷子、自嘲(2005年,重庆)、以纪念为题作文(2005年,广东)、今年花胜去年红(2005年,辽宁)、一枝、一叶、一世界(2005年,浙江)、跑的体验(2005年,湖南)、以“双赢的智慧”为题作文(2005年,山东)、看两圆形(一稳定,一多变),自拟题目(2005年,福建),脸(2005年,江西)。
    
    通过对以上四十四年一百三十一篇——肯定尚有遗漏,不过以后的补充,也不可能影响我对高考作文的基本判断——高考作文的粗疏(因为有些只看到标题,未看到要求及给出的材料,故有可能分类不准确)分类,励志类、道德类、政治类所占比重是很重的,至于“其它类”也或多或少与这三类有关,只是不像上述三类那般用意彰显。
    
    政治类命题集中于1951至1978年的高考作文命题里,占一百三十一篇作文命题的22.9%,党派教育、奴化教育无处不在,在四九年后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励志类占16.1%,在“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长大为人民立功劳”的教诲下,非励个人之志,而是励那些大而空的虚幻之志,便于把你卖了,还帮着他数钱。仅从一般励志来看,这也是对学生的矮化和幼稚化,是成人社会对学生的不信任。今日举目四望,当我们被胡编乱造的垃圾类励志书包围,很多成人都还靠励志类书活着的时候,教育的不堪更是彰显无遗。道德类占15.2%,从八股文到现在的高考作文命题,道德绑架,奉送精神原子弹,历来就是中国人的强项,这也是代圣立言的作文传统,过于强大而久远的必然反映。
    
    至于占一百二十六篇作文命题45.8%的“其它类”,大致可分成日常生活类、科普(幻)类、社会问题类等。但我认为从命题特性来看,没有上面所分三类突出,这些命题多有泛道德、泛政治的影子。尽管还有意识形态的紧箍咒,统一思想的残酷要求,在窒息着作文命题和学生写作,自由表达的空间还很小,不能发挥学生酣畅淋漓的创造性。但与此前赤裸裸的道德绑架、政治报告、浆糊励志相比,“其它类”作文多出现在近几年的分省作文命题中,这是个相对可喜的变化。这些命题使得考生写作时多了些选择余地,内容的多样性也相对得到了一定的展现。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


    6月4日,在北京一所中学高考减压营内,1000名高考生参加了集体减压活动,通过参与各种游戏释放紧张情绪。
    
    三 圣人阉割术
    
    在我的眼中,并无所谓圣人。小子不才,也算读书破万卷,但没读出谁是圣人。张岱的交友原则,便可证明我所言不虚: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按我的话说便是:人没有毛病,不能跟他交往,因为他是个死人;人没有爱好,不能跟他交往,因为他是个冷血动物。只有死人才没有缺点,圣人云乎哉,大抵圣人便是死人,那么泼皮无赖只要没于尘土,便成圣得道了,真是条条道路通圣人。
    
    代圣立言的传统之久远,就不必劳神费力,覼缕证明了。我们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八股文和现今的高考作文喜欢去代圣立言,而不让考生说自己想说的话,拿出自己的思想,我手写我心呢?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恐怕是统一思想,钳制言论自由之必须。让学生从小练习拾人余唾,说些前人看似正确的废话,拿圣人大言蒙人,即使你有反驳的理由,但你在重压之下有反驳的勇气吗?圣人仿佛咳唾成珠,不仅是思想的主流,而且是当政者粉饰社会苦难,妆点天下太平,掩盖血腥屠戮的遮羞布,这样的麻醉剂对于当政者来说是越多越好。所以要放在学校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做文章有圣人姿态,用他们的吻说话,长此以往,便成为一颗替当政者服务,跟着他们思路进退的道德膨胀螺钉,对老百姓的合理要求及相应权利,有巨大的扼杀能力。
    
    既是代圣立言,揣摸圣人思想——作文中的审题训练便是如此——不仅思想要正确,表达方式也不能嬉笑怒骂,必须注重起承转合,正所谓凤头猪肚豹尾,这也是八股文和今天的高考作文无趣的真正原因。作文评卷,至今把符合当政者口味的内容正确,放在首位,至于怎样将文章写得优美好看,则可以放在次要位置,甚至不加重视。所以不少作文,不仅内容正确如同废话,而且表达呆板得如同一个死人。不少人一生因此对美妙的文章、优美的汊语没有欣赏力,就像置身于美女中的太监一般无能为力,皆拜我们糟糕的语文教育和代圣作文的传统之赐。
    
    参加中国高考的考生肯定不在国外,从属地上讲,他肯定用不着“投”。但作文“我投到祖国的怀抱里来”(1952年),这里面有三层含义:第一是替国外想回未回的徘徊者,代做表白和效忠之辞,在他们的逻辑里爱国必须回来,否则与叛国无异;其次,是替当政者做政治宣传,过一把《人民日报》评论员的瘾;最后,便是潜在的有罪类推,即你一直在中国,但由于你思想跟不上当政者的节拍,你的思想是有罪的,当然无法投入祖国的怀抱。你思想上的原罪,得逐步根除,才可能“投到祖国的怀抱里来”,否则你便会是游荡在中国的孤魂野鬼。思考的大脑被整肃、骟掉了几十年,早就“投入了祖国的怀抱”,还有网友大声质问:“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为什么暂住在中国?”这说明不少中国人,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拿圣人的要求来阉割老百姓的权利,在中国真是屡试不爽。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


    1000名高考生参加了集体减压活动
    
    四 道德绑架与膨胀螺钉
    
    执政者早年大张旗鼓地宣传教育的目的,是为培养永不生锈的革命螺丝钉,可谓邪恶得毫不掩盖、底气十足。说这些背时的话,完全不考虑什么成本,因为被愚弄得没有人知道反抗,或者知道了也没有勇气。一个人和一颗螺丝钉没有什么区别,这不仅是教育的成果,也是几十来大部分中国人生活的真实写照。一个螺丝钉,小得可以忽略,任意使用,任意丢弃,随时毁坏,实在没有骄傲的资本,命贱如蚁。现在人们的权利意识开始复苏,知道谁也不是谁的附庸,谁也没有能力为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乔羽《让我们荡起双浆》),也从未有真正的幸福生活是别人安排的。可是《让我们荡起双浆》的歌词还堂而皇之入选北师大小学语文实验教材。可否仿俄罗斯著名诗人涅克拉索夫的名诗,大声一问,“谁在中国能过好日子?”有这样愚弄人的课本,当然也少不了同样愚弄人的作文题。
    
    为了配合螺丝钉的教育理念,让学生丧失自我,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便是对虚假道德的强行兜售——即便是该免费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也是拿钱读书,故有此说——以及无处在不在的灌输。大公无私、舍己救人、公而忘私、非友即敌、你死我活等等,这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你死我活的斗争哲学,至今尚存在我们的教材及作文考试中。学雷锋学赖宁这种不可学的道德人物,其实是剥夺别人为自己正当权利所做的一切努力。庄子早就说过“焉知曾、史非桀纣之嚆矢也”,你哪里知道好人不是强盗的开路先锋,那些号召别人去学习雷锋、孔繁森、赖宁,自己去学没有?肯定没有,自己却在别人的奉献中,窃取果实,实在是执权柄者的惯用伎俩。
    
    如果陈伊玲参加第二次考试(1979年),不是因为救人,而是因为感冒而没发挥好,就不应该获得同情么?同时因为救了人,复试不合格,依然被录取,违背考试公平原则,这样的方式是否值得提倡?如果值得提倡,只要代价许可,不对自己损害太大,那么高考前几天成绩差的人,都可能做出些好人好事来。存在这种可能,便说明这种提倡有其可商榷处。“心灵的选择”(2002年)是写登山者的互救,本来是很好的。很多人有登山经验的人,从技术上论证,觉得如此救助人的一幕不大可能发生,这且不表。倘若学生“心灵”里“选择”了不去救那个不知死活的人,而独自下山,因为如果救他,完全可能一起死掉——至少与救活的可能性是相等的——倘若他能自圆其说,表达了自己独立的看法,他的作文你将怎样评判?当他行使自由“选择”的“心灵”,而不选择社会所强加给他的道德时,我们该怎样处置?一个人处于极限状态时,心灵的选择可否应有他的自由?话又说回来,如果只有救人一途,才是“心灵”的需要,也就是说只有一件事我们能做,那么我们还有“选择”吗?怎么选择?除非我们陷入等额选举——其实等额选举是典型的病句、毫无逻辑,等额能“选”吗——这混帐可笑的游戏中。其实这里涉及到自由意志问题,恐怕绝非普通道德伦理能够探讨清楚。出这种题,除了给个道德说教的牢笼外,实在无助于学生自由表达。
    
    我们的道德教育总是因为非此即彼的思维范式,把活生生的人弄得灰头土脸,自画牢笼,陷入欲罢不能的泥淖。道德教育者在这样对反复对学生的折腾中,好像寻求到了快感。其实进行这种道德教育,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因为在降低学生智商的同时,也侮辱了自己求真的尊严。而通过这样的学校教育出来的学生,愈来愈多,遍布全社会,又因不认识这道德的虚伪性,或者意识到这虚伪性而想从中混水摸鱼,从而使生活泛道德化,产生大量的道德膨胀螺钉。这种道德膨胀螺钉,随处可见,就像全中国有多少墙壁,就有多少膨胀螺钉一样。他们道德膨胀之功可谓巨大,作为螺钉的破坏功能也不可忽视。这些道德膨胀螺钉亦即泛道德主义者,他们在与人争辩一件事时,往往不看真伪,动辄拿道德说事,只拿出不允许他人置疑的道德优越感来,道德成了他们最后的护身符。无处不在的、泛化的道德,以及成上千万的泛道德主义者,成为扼杀普通人创造力和权利的利器。
    
    五:比傻秘技及其表演
    
    五十年来,不少人都扮演过华子良,开始装疯卖傻,是为了在铁幕下苟活,这是可以理解并应深致同情的,活着并且要记住;但不少人,越演越起劲,越演越上瘾,后来竟然把装疯卖傻当作了乐趣和职业。教育界因执政者的意识形态严管,成为比傻演出的主要舞台之一,而有的教师仿佛在比傻表演中找到了乐趣和职业的共谋。装孙子装出了自得其乐的感觉,心满意足,真是一种超常的发挥。
    
    比傻,《孙子兵法》里名为扮猪吃虎,又可谓假痴不癫,常言为装孙子,俗语叫“面带猪相,心头嘹亮”。国人在这方面功力深厚、源远流长。一个国家的文化比谁更聪明,比谁更有趣,那么该国文化必定活力四射,民众本身好玩且一脸阳光。反之,不比聪明却比傻,不比有趣且比呆板,这就好比不比往前赶,却比退着走,虽是独门绝技,却总是很别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跌入坑中,摔大跟斗,实在不好玩。但我们国家玩退着走的高手,可谓多如牛毛,指不胜屈。
    
    比傻,当然不真傻,真傻是无法比无法表演的,因为他会傻到无法比谁更傻,丧失比傻的能力。比傻就是聪明人装孙子,饱经风霜的老人可以扮演黄口小儿,却不让对方洞察个中玄机。即便对方看出你在比傻,他也未必要说明道破。设若对方与你同为平级竞争者则继续比傻,倘是上级则拈花微笑,一片佛心装大度。林彪有事没事老说毛泽东“一句顶万句”,这就不叫比傻,这叫挑战。捧誉过度,西人要决斗,我们虽不至于如此鲁莽灭裂,但总要疑心你的用意。以毛之深谙勾距之术,他能不洞察风浪于未萌?开会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一项游戏,一项政策逐级下达,下级必对最高上级,上级的上级,自己的顶头上级,都来一番措辞得当——谁是重要批示、重要讲话、重要发言都有讲究,且不可遗漏——的称颂,切不可妄自表态,逾矩跬步。其实下级未必不在心里暗骂,你们这样的狗屁也拿糊弄下官,真是岂有此理。而上级也未必不知,政策下到地方,不致郢书燕悦、南辕北辙之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大家常常都能相安无事,中国官场的比傻功夫实在一流。
    
    我看四十四年来的作文命题,大部分都适合装疯卖傻。在不知情的人看来,我们的学校好比疯人院,学生都成了智障儿童,老师大概智商也高不到哪去。看到一篇作文命题,你就会想到相对应的社论、指示、文件、讲话、发言、通知,像摸拟德育课,你只有往那套路里塞进一批成人们要求的套话大话、假话空话,而作为阅卷老师,也乐于鼓励这样的作文,以维持互相之间比傻的均衡态势。诚然,在政府干预教育中立及自由的情况下,老师和学生只不过是“木偶人”。“每当我唱起《东方红》”(1977年),虽然你昨天才从监狱出来,亲人冤死,你不仅不能抱怨,还得忍气吞声去赞美这种非人折磨,因为不装疯卖傻,你就不会得高分,便不能对猪狗一般的命运稍有改变。
    
    至于你心理脆弱,如果你不去战胜(1998年考题),你便是懦夫,坚强比脆弱先天地具有一种道德、行事的优越感。为了倡导“战胜脆弱”,提倡一种所谓健康的生活,不惜让学生变成没有思考的木头,变成听废话的垃圾桶。这样的作文命题,你若写成我就是个脆弱的人,坚强与脆弱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个人性格属于硬币的这一面“脆弱”,你让我怎么战胜?难道性格就像那枚硬币一样,将写有“坚强”一面翻过来就行了么?或者像身上的肉一样将“脆弱”那块剜掉,就万事大吉了?最终你不战胜脆弱,不仅作文得低分,而且生存中都感到压力与歧视,于是你就只有妥协比傻,按照主流意识的规范来作文。事实上,难道脆弱的人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吗?不应该得到社会的同情吗?“脆弱”真能战胜?脆弱既可战胜,那么作为性格之一种,“坚强”是否也需要或者也能战胜?这能证明吗?又怎么去证明?要言之,这只不过典型的庸俗进化论,变态的社会竞争理念在我们学校教育和生活中作怪,急功近利成了社会的普遍选择,并成为伤害每个人判断力的病灶。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


    1000名高考生参加了集体减压活动
    
    六:拿钱买瓜
    
    拿钱买瓜,天经地义,这话多半是外地人说的。四川人说这话,暗藏玄机,翻了点新。为了推广,我将他贡献给全国人民。天府之国,物产丰饶,瓜自然是不缺的。但此瓜非彼瓜,此瓜系蜀人所谓瓜娃子之瓜,国人所谓傻瓜之瓜。为何傻瓜之“瓜”,瓜娃子之“瓜”也要拿钱来买呢?难道它比西瓜还好吃,比冬瓜还可口,比南瓜还管用。流沙河先生曾用南瓜的口吻,在一南瓜上写了两句开玩笑的话:瓜娃子,说我瓜。可谓对物质之瓜及精神之“瓜”的双重解构。其实经过浃肌彻骨的洗脑教育,还有流沙河先生所摸拟的南瓜那么睿智者——其实他何尝没有自况的意味——可谓凤毛麟角。
    
    学生进学校读书,不应该是王小波所说的举办“谦卑学习班”,他文章说的是一帮自大狂名人没事找抽,吃苦花钱让别人说他是个傻B。世界不少国家包括所谓的发展中国家,义务教育都是不花钱的免费教育——当然花的是纳税人交的税钱,只不过不再从纳税人兜里再掏罢了——而在中国你得花双倍的钱才能读成书(你已缴了各种税包括应用在教育上的税收,但你读书时得重新交钱),否则你便只有失学的份。失学当然会成文盲,但你还不失本朴,不过本朴又不能当饭吃,所以这点美德,在一个极尽倾诈诬妄的社会里,是没有博弈资本的。既然文盲没有竞争资本,那么只有千方百计,砸锅卖铁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里去,哪怕接受的是有一定毒害的教育。
    
    一般家长将孩子送进学校的第一天,便以为万事大吉,开启智慧,始于今日。实则学校教育的毛病和缺陷,家长多不了解,当然官方的愚民政策也不让他们了解。你想自己的孩子求得真知,把自己经年累月攒的血汗钱交给别人,以便让自己的孩子变聪明点,将来在社会上也混口像人样的饭吃。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这个朴素的想法真是伟大得足够动人,但干预教育中立及自由的当政者,不会成全你的愿望。因为成全你的愿望,他便不能最大限度地愚民,也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民、国家这样的宏大叙事,配送许多精神原子弹,来压榨和剥夺你的利益,从而中饱私囊。教材原来的第一课“毛主席万岁”变成现在的“长大为人民立功劳”,是典型的把人变成傻瓜的教育。这样的学习不会有趣,只会觉得痛苦,当你会思考后,你就觉得受辱,作为人的尊严受到伤害。
    
    除了教材里选一些愚民文章,老师按“政治正确”来灌输外,作文写作是语文教育里真正的致命伤。这些致命伤是假、大、空,于身不亲,不说人话。《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可谓五十年来出得比较的作文之一,因为它可以提供无数种可能和结局,不是给你一个貌似有理的圈套,让学生往里钻。这样的命题,相当于小说创作,它只给定了可能,没限制你的不可能,这种想像和伸缩的自由,才是心灵和写作之必须。但也有不少写作者受常规作文的套路,往许多大得不着边际的政治话题上套,貌似正确,实在不过是愚民教育的变种果实。至于那些政治类、励志类、道德类作文题,就更只有往大话套话上写的份,哪怕是面对“其它类”中关于日常生活、社会问题的考题,也会不知不觉往说教方面靠,不能展现学生的个性和真性情。勿需举例,只要你仔细看了话题作文所给定的材料,你会不由自上地跟着他们的要求和脚步挺进,没有丝毫的怀疑,更不会有反抗。
    
    七:无趣是作文的天敌
    
    英人丘吉尔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第一次看到这句耿直的话,我就喜欢上了他老人家。我智商不算低,但不喜欢那些企图用好听的言辞把别人绕糊涂的人,道理很简单,他们一点不比绕弯的出租车司机高尚。丘吉尔当过首相,退休后曾著有《英语民族史》、《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等书,大多深刻有趣。而让我记忆最深的是他公布的两个难题——虽然好像不如罗素悖论值得推究——其一是爱上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二是爬上一堵倒向自己的墙。以我这个俗人的想法,前者会把自己累死,后者能把自己压死,结局都不是太妙。里面还有些微言大义尚待开发,我不想多说。我只想说他是个有趣的人,就是这一点让我心生敬意。
    
    我已到了不崇拜英雄的年龄,因为我现在的智力清污工作,已使我明了小时候课本上所学的英雄,有的连自己都不如。我现在的想法是,学英雄还不如学自己,虽然这样显得有点狂妄。我的发现是,教材里那些英雄,更像是出自编剧的手笔,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有某电影制片商赞助了教材的印刷出版。更进一步的发现是,学我们的一些英雄,还不如学外国政客,比如丘吉尔。发现这个事实,我有些痛苦,因为知道这一切必然带来自绝于人民的后果。虽然这样代价太大,但由于太热爱自己,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发现,也只好忍受自绝于人民的孤独。
    
    丘吉尔的两个难题,使我们看到无趣的生活很痛苦。而我们的语文教育及高考作文,很少是有趣的。写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那不叫智力练习,应该叫脑死亡。大脑长期不用或者误用,都是暴殄天物。写过看好看的《儿童杂事诗》的周作人说,我们提供给儿童的读物应“优美、新奇”,“不可过量的鼓动崇拜英雄的心思,或助长粗暴残酷的行为”。循此而来,学生作文代圣人立言,说成人的废话,仿佛替公家写文件,画道德圈套,杜撰好人好事,让学生去为人成人社会的诸多不是开药方,下诊断,完全是剥夺了学生自我思考的权利。对于好的的文章,谁都有自己的看法,我的看法,如用减法,就是文字优美而说事(理)有趣。
    
    知道点真相的人,难免有些忧心忡忡,这不是我的发明。屈子之离骚,贾长沙之痛哭——臣窃惟今之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虽然于现实无补,但此等情难自抑的心痛,于今读来依旧动人心弦,一派赤诚总无欺。医治现实自是得仰赖良好的制度,寄望于某人之圣明,不免有缘木求鱼之讥。但个人的绵薄之力,亦不当委弃。同样的不快活,陆游用“五十年来命压头,即今残发不禁愁”来一抒半百之年内心的积愤。共党得鼎五十年,小而言之,高考作文命题;大而言之,整个教育,大都成了对生活的欺瞒,心灵的窒碍,智性的颠覆,尊严的丧失,汉语的灾难。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纪霖:迫不得已的荒谬高考(图)
  • 高考满分少年为何自杀(附满分作文)?(图)
  • 高考阅卷,你想不到的黑幕
  • 高考阅卷:那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 高考,心痛的感觉(图)
  • 病态的“举国高考”(图)
  • 高考感言
  • 傅国涌:“高考教育”是教育的失败
  • 高考状元落榜,冤不冤?
  • 大陆高考招生陷阱 水涨船高变本加厉
  • 高考分卖声讯台 教育部门咋这么贪?
  • 高考分卖声讯台 教育部门咋这么贪?
  • 北京取消明年春季高考
  • 高考成绩不好投湖自尽(图)
  • “高考移民”只要有钱就行(图)
  • “高考综合症”蔓延中国
  • 山东高考作文题目词不达意成笑柄
  • 一女生高考时情绪失控撕毁试卷
  • 高考讨吉利 出租车全部没有“4”
  • 八百万考生今起参加高考
  • 大陆高考考生猛增144万
  • 北京高考铅笔统一发
  • 青海取消140名“高考移民”资格
  • 北京明年高考拟试行网上阅卷
  • 高考外语听力考试形式、时间各地自定
  • 体育特长生高招重大调整:一级运动员可免高考
  • 陕西高考志愿卡竟被调包 20名中学生志愿成其他院校
  • 湖北一中学制订土规定 7考生因欠学费丢高考机会
  • 高考作文非要把人人逼成假把式的哲学家
  • 报料黑幕:广东今年高考成绩可能错得骇人听闻
  • 黄钟:中国高考批判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