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赵达功: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博讯2005年8月01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博讯 boxun.com)


我是反对暴力革命实现社会政治变革的,几乎所有的不同政见者都持相同的观点。2003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香港《争鸣》杂志2月号上,题目是《穷人革命的可能性》,文章就保护贪官资产的所谓“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对社会变革的影响进行了探讨。腐败积累所引起的贫富悬殊进一步扩大和由此造成社会分化,必将引起社会矛盾激化,激烈的对抗可能会引起“革命”,尽管我说的“革命”并非暴力革命,不过两年来中国社会演变真快,工人、农民为维护自己的权利,竟然已经发展到与政府和资本频频激烈暴力对抗的地步。胡锦涛和中共当局已经注意到了这种激烈对立的社会矛盾,所以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以此向中共党内提出警告。不过中共的专制体制不改变,也就是说不进行政治改革,工人、农民与政府的对抗必将愈演愈烈,而且越来越显现出暴力对抗的趋势。

由于司法不独立,由于司法腐败,由于司法权力控制在各级腐败官员手中,工人和农民依靠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已经成为不可能。多少老老实实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中国老百姓在上访过程中,在司法诉讼过程中,在媒体舆论呼吁中,每每都是败北;而掌握权力同时也掌握资本的党政官员却依靠暴力和“法律控制”,权力与资本勾结在一起,不断掠夺农民的土地,不断加重对工人的剥削,不断侵犯公民的权利,每每得手更加助长了权力和资本的猖狂,于是,中国人民已经在水深火热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中国百姓维权却也取得了几个少见的胜利,不过这些胜利不是依靠法律程序或上访取得,而是以流血方式取得胜利,是以牺牲人的生命作为代价,可以说是“惨胜”,并且我还不能确定是最终的胜利,因为失败了的权力和资本一方依然可以秋后算帐,依然可以卷土重来,我宁愿说维权者的胜利只是表面的和暂时的,只要国家政治没有进行真正的变革,公民的权利就不会真正得到保障。



浙江省农民维护生存权奋起反抗




浙江省农民不堪忍受污染带来的生态灾害,今年短短三个月时间内,爆发了三宗农民抗议污染的事件,而三次都被当局动用武警、防暴警察予以镇压。不过浙江东阳画溪村农民经过几个月长期抗争却取得了意外的胜利。《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浙江农民抗争是反共罕见胜利。这篇发自画溪村的报导指出,邻近该村的竹溪工业区造成严重的水源和空气污染,农民的日常生活和农地耕种都受到冲击,农民投诉无门,今年三、四月间封锁该工业区,在工业区外搭起帐篷,围堵工厂人员和物料出入。四月十日当地政府派出三千警察和其他人员前去排除封锁,在场看守的村民放鞭炮号召两万群众,与警察等政府派出人员对阵,冲突中警方不敌众多反抗的农民而撤离,警车遭翻覆击毁。受伤人数可能在数十至百余人之间。

《华盛顿邮报》分析说,这种自发性大规模抗议事件可能是影响中国未来走向的一股力量。中国快速经济成长中,被抛在后面的农民和劳工越来越常动用群众抗议的手段,引发类似画溪村的骚动,爆发出来的怒气已变成潜在的不稳定来源,对垄断权力的共产党造成威胁,使北京的领导人感到忧心。有说法指出,中国一年有数以千计的类似抗议事件,通常是遭到武力压制。画溪村抗议事件是农民反抗共产党政府的罕见胜利。

类似画溪村的农民抗争在浙江还有很多,只是还没有取得像画溪村一样的胜利。根据《纽约时报》前几天的一篇报道说,一万五千多名的浙江新昌县不堪当地化工厂长期污染生活环境,从本周日(7月17日)晚上展开抗争行动。居民不仅砸毁警车,还和警方当局掷石对峙一个多小时,最后在警方发射催泪瓦斯后才结束当天的抗争。不过这几天来,每当夜幕低垂,不少居民便又再度集结,他们誓言,除非这家建厂十年的化工厂搬迁,否则就抗争到底。

农民为什么不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问题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正常途径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正如浙江新昌一位农民说,“现在只有用我们的方法,才能解决问题。你去其他省城看看,市长或官员就只会拿钱。”



河北定州绳油村农民为保卫土地死伤数十人




河北定州事件震惊中外,事件本身说明权力与资本结合形成的集团与贫苦农民阶层发生不可逆转的激烈对抗冲突。马克思当年描述的羊吃人的情景在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共统治下又显现了,“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 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之险”。中国的“圈地运动” 是在权力、资本以及权力、资本雇佣黑势力下进行,暴力强占农民土地是主要表现形式。

2005年6月11日凌晨四点半,河北省定州市南部绳油村外一块荒地上,二三百名头戴安全帽穿着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持猎枪、钩刀、棍棒、灭火器,随着急促的喊杀声,冲向居住在窝棚区的村民,向许多手无寸铁的男女村民疯狂袭击。期间不时还传出类似爆炸的巨响,以及响亮的连发枪声,有村民应声倒地。事后据绳油村村民统计,此次袭击至少造成6人死亡,袭击造成约100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有51名村民在不同的医院里接受救治,其中8人尚有生命危险。

值得注意的是定州暴力袭击和屠杀村民事件的背后官方色彩。绳油村村民出示有500多名村民和群众代表签名的《关于贪污、截留绳油村征地补偿款,激起村民上访的紧急情况反映》:2004年3月至2004年7月9日,在定州市相关部门的强力支援下,煤灰厂施工方共强行施工十余次,出动工程车辆50台次,警车 80台次,公安及施工人员5000余人次,试图采用断水断粮的手段逼迫村民退出征地。与之相对应的是,村民至今没有拿到任何征地补偿款。

绳油村农民抗争终于赢得的 “惨胜”,新华网7月20日报道说,为切实保证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国华定州电厂正常运营,充分考虑电厂灰场原选址绳油村人多地少的实际情况,目前,河北省政府和保定市政府决定不再征用该村土地,电厂贮灰场用地将另行选址。

浙江省画溪村和河北省定州绳油村农民维权取得了胜利,但事件的意义我们必须认真思考:

一、胜利一定要通过流血实现吗?结论可能很不幸,维权胜利必须通过流血。因为上访、法律诉讼等都不会使农民权利得到维护,要维护权利就必须流血,画溪村和绳油村农民维权胜利就是流血甚至牺牲生命换来的。流血意味着暴力冲突,暴力冲突包含“暴力革命”的意义。

二、“胜利”的案例会扩大吗?如果我们反对暴力革命,上述两个农民维权胜利都不是好案例,都会带来剧烈社会动荡。试想,当全国人民都看到可以“惨胜”,必会模仿,于是画溪村、绳油村的维权暴力流血冲突会发生骨牌效应,问题还在于这类事件究竟会在规模上、数量上、程度上会有多大,以及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

三、中共当局会接受教训吗?权力和资本结合如同洪水猛兽在吞噬着劳动者的利益,除非将权力与资本分离,但这是不可能的。在现有中共专制体制下,腐败必将进行到底,权力带来的资本和资本带来的权力,其诱惑之大,如同毒品,一旦上瘾,无法自拔。何况,资本的增值就是要靠嗜血,不侵犯劳动者的权利如何维护腐败和资本的利益?


2005年7月23日

原载《人与人权》8月号(Modified on 2005/8/0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昌平:说不定有一场新的文化大革命?
  • 苏露锋:颜色革命与权贵资本主义的出路
  • 廖天琪: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 谢选骏:是传统还是革命?
  • 陈永苗:违宪审查:在宪法之下进行革命
  • 中国工人阶级队伍现状及无产阶级再度革命的报告/子默
  •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下)
  •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上)
  • “颜色革命”对俄国与中国的启示
  • 闵良臣:革命·暴力革命·反革命
  • 理解毛泽东:为何要发动文化大革命?/范立群
  • 毛泽东的悲哀:文化大革命失败的具体操作原因?/范立群
  • 马悲鸣:人民币汇率的革命与改良
  • 一个纺织工人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
  • 张林──永不止息的革命家
  • 安替:中国新青年深入美国闹革命
  • 反“革命”的话语创造
  • 李锐、杜光、李普、胡绩伟、张定: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余杰: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 对市场经济与暴力革命的关系的再思考
  • 胡錦濤力堵爆發顏色革命
  • 芮杏文喪禮十五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 胡锦涛促警惕“颜色革命”
  • 机密:中共中央通知-以革命的两手争取台湾缓独势力
  • 温家宝家乡闹“土地革命”(图)
  • 胡锦涛擅用毛泽东的“革命两手”,国民党正在重蹈覆辙历史
  • 上海将以流行歌曲取代革命歌曲
  • 专家谈“橙色革命”与“和平演变”
  • 赵紫阳去年谈话盼中国走向民主,以免被“革命”
  • 部落格(blog)革命横扫全中国
  • 辛亥革命列中国古代史 马英九直言“诧异”
  • 雅可夫:隆重纪念十月社会主义革命87周年(图)
  •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犯去向
  • 中国“第三次革命”与民主进程
  • 纳斯达克爆发“翻身革命” 中国概念风云再起
  • 迎接民族革命的英魂百年归来(邹容,1905-2005年)
  • 末代反革命集团案及其刑事判决书
  • 第三次入局的湖北省小反革命:孔灵犀出国留学前夕被公安绑架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 【博讯专稿】辛苦革命一辈子,老来药费无人报!
  • 王九旦 :闲扯新编革命样板戏:“老少爷儿们上法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